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91 惊心动魄的一夜

491 惊心动魄的一夜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吃惊、震惊、瞠目结舌!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赵义竟然要把自己的妻女献给李皇帝,这么无耻的主意他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不光是我感到不可思议,赵川和赵家一众人也都傻了眼,目瞪口呆地看着赵义。【择天记吧少年王】

而赵义却越说越兴奋:“怎么样,这个主意还不错吧?之前李皇帝来过赵家,眼睛在香云和雪晴身上就没移开过,那时候我就知道他对我的妻女感兴趣了!如果把香云和雪晴献给他,他一定会非常开心的,然后就会放过咱们!”

在赵义的嘴里,好像周香云和赵雪晴根本就不是活生生的人,也根本没有将她们当作妻子和女儿,而是两个可以随便拿去做交易的物品,言语之间也没有一丝丝的愧疚,反而很为自己的机智和聪明而感到骄傲。

“爸,你在说什么啊!”

赵川都听不下去了,涨红着脸说:“那可是我的母亲和妹妹啊,你到底把她们当作什么,能不能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我对赵川虽然很没好感,但他这几句话说得不错,赵川和赵义一比简直就跟圣人似的。而赵义却一点悔改之意都没有,反而板起了脸,冷声说道:“川儿,你怎么和为父说话的?简直放肆!那是你的母亲和妹妹,也一样是我的妻子和女儿,我难道就不爱她们了吗?只是现在情非得已罢了!祖上给咱们留下这么大的基业,不能毁在你我的手上啊!如果仅靠两个女人就能换来赵家的和平,换来赵家上下几百口人的平安和往后几十年的无忧,何乐而不为呢?孙权为了东吴平安,都舍得把妹妹嫁给年近半百的刘备,我把妻子和女儿送给李皇帝又怎么了?我这也是为了赵家好啊!你的母亲和妹妹在赵家的庇荫之下平安地活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为赵家做一点贡献了!”

赵义言之凿凿地说了一堆大道理,甚至还自比孙权,说自己是为了赵家,厚颜无耻的程度连我这个外人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多大点基业,需要用妻子和女儿的屈辱来换?

赵川当然无法认同父亲的价值观,红着脸说:“爸,你再考虑考虑,把我妈和我妹献给李皇帝实在太荒唐了……”

赵川一边说,一边看向左右的赵家众人,希望有人能帮他说几句话,劝说赵义放弃这个荒唐的主意。然而,周围的人眼神却是躲躲闪闪,没有一个站出来说句话的,似乎都被赵义给说服了,同意把周香云和赵雪晴交给李皇帝,以此来换取整个赵家的平安。

“你给我住嘴!”

赵义大发雷霆,怒喝着说:“我意已决,你也不用再劝了,我现在就把她们两个给李皇帝送过去……”

赵义一边说着,一边就站起来,急匆匆往外面走,显然已经被李皇帝吓破了胆,急着想要献好。赵川是特种大队出身,也算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现在却也有点崩溃了,一想到母亲和妹妹要去服侍那个老头,脑子都快要炸掉了,赶紧就追上去拉住父亲的胳膊。

“爸,你别冲动,我们还有其他选择的,我们可以和李皇帝拼啊,实在不行还能离开省城,完全没有必要让我妈和我妹妹去受辱啊……”

但是不管赵川怎么说,赵义都置之不理,仍旧大步往外面走。

赵川终于彻底急了,大吼着道:“爸,你不要再发疯了……”

“混账!”

赵义猛地回过头来,狠狠抽了赵川一个巴掌。

这一巴掌,把赵川抽得愣住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而赵义则继续转过身去,大步出了餐厅。实话实说,那个时候我都想骂赵义两句了,可亲生儿子都拦不住他的疯狂行为,我一个外人又起得了什么作用?更何况,我现在还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过了一会儿,外面便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周香云凄厉的喊叫响了起来:“赵义,你要把我和女儿带去哪里,你放开我们!”

赵义则大叫:“我把你们送给李皇帝,才能换来咱们赵家的平安!你们放心,李皇帝也是个喜新厌旧的人,说不定玩你们个一年半载就厌倦了,到时候就会放你们回来了!”

“不,不!”周香云凄厉地大叫:“川儿,你在哪里……”

时至此刻,周香云唯一的希望就在她儿子身上了。而赵川也不负所望,立刻就奔了出去,外面又响起一片大吵大闹的声音,有赵义愤怒的咆哮,也有赵川歇斯底里的大喊,父子两人似乎动上了手,砰砰啪啪的声音响个不停。

餐厅里的赵家众人,也纷纷跑了出去拉架,只留下两个汉子看守着我,他们为了防我逃跑,还拿绳子把我给绑住了,餐厅内外都是一片混乱。过了一会儿,似乎赵川占了上风,赵川一手抱着赵雪晴,一手拉着周香云,急匆匆进了餐厅。

赵川的头上、身上都流着血,显然打得十分激烈。赵川刚迈进餐厅,赵义就紧随而入,狠狠一脚踢在赵川背上,赵川躲闪不及,连同赵雪晴、周香云一起摔倒在地。

赵雪晴的身子本就非常虚弱,这么一摔更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周香云和赵川都吓到了,一起朝着赵雪晴扑上去,而赵义一副疯疯癫癫的模样,像只炸了毛的狮子,嘴里怒吼着“孽畜,我今天要杀了你”,又扑上来对着赵川又踢又打。周香云想拦着他,结果却被赵义一脚给踢飞了,脑袋狠狠撞在餐桌上面,昏死过去。

“你这个刁妇,敢挑拨我和儿子的关系!”

赵义已经彻底丧心病狂,还要再扑上去暴打周香云。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枪响乍然而起。

砰!

赵川已经站了起来,手里握着一支冒着青烟的枪,口中还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本来扑向周香云的赵义,身子像是突然僵住,一动不动。

乱糟糟的餐厅,此时此刻也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只见赵义的背后多了一个血窟窿,鲜血正一点一点地为往外渗出。

赵义慢慢地,慢慢地回过头来,他的面sè变得煞白,额头上也有冷汗滴下。他的神情十分复杂,有迷茫,有疑惑,有愤怒,有恼火……最终,只能化作一声叹息:“儿啊,你怎么连父亲也打?”

赵川握着枪,喘着气说:“爸,你变了,你不再是那个让我尊重的父亲了。你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恶魔、一个疯子,为了不让你再疯下去,为了让你维持住赵家家主最后的体面,所以我也只能做出这个有悖人伦的决定了,希望你长眠于地下之后能够好好反思反思!”

“混账,混账……”

赵义骂过两声之后,声音便越来越小,眼神也逐渐变得涣散。最终,身子像一滩烂泥般慢慢倒了下去,最终“轰”的一声重重砸在地上。

一代赵家家主,就这么死在了亲生儿子手上!

餐厅内外一片死气沉沉的寂静,赵家所有的人都一言不发、沉默不语,没有人指责赵川做得不对,也没有人说要为赵义报仇。赵雪晴还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周香云倒是昏昏沉沉地坐了起来,呆呆地看着地上赵义的尸体,像是完全傻了一样。

而赵川,慢慢低下头来看着自己手里的枪。【择天记吧少年王】

无论他有多么充足的理由,“弑父”之罪怕是一辈子都无法洗脱了,更何况他还是特种大队的人,算是国家的工作人员,犯了杀人之罪以后,肯定无法逍遥法外。

只是,不知道他接下来会怎么做,向公安机关自首,还是一条道走到黑,从此和自己以前的身份做一个彻底的割裂?

赵川显然选择了后者。

赵川狠狠把枪摔在地上,随着“啪”的一声脆响,那枪顿时变得四分五裂。

接着,他便挺起胸来,抬起头来,气势万千地道:“从现在起,我便是新的赵家家主,你们可有不服?”

“没有!”众人齐声高喊。

赵义已经死了,于情于理都该这个大儿子接替家主之位,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谁又会有不服?

赵川满意地看着众人,接着又说:“好,那我决意和李皇帝拼杀到底,取他项上人头之后,再图谋整个省城,你们谁有异议?”

“没有!”众人继续齐声高喊。

其实刚才,不同意和李皇帝交战的赵家人中足以占到十之八九,但是现在,不知他们是害怕这个连亲生父亲都敢杀死的赵川,还是被赵川的豪气给感染了,竟然没有一个缩起来的,个个成了铁骨铮铮、不屈不挠的好汉。

果然,有什么样的将,就有什么样的兵。之前赵义那么熊,只会拿家里人撒气,赵家的人也普遍都熊,甚至没人反对将周香云和赵雪晴献给李皇帝;现在赵川硬起来了,赵家众人也都跟着硬起来了,甚至有了和李皇帝决一死战的勇气。

而说起来,我最服气的还是赵川。

他刚刚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即便这个父亲作恶多端、丧心病狂,有一千个、一万个该死的理由,死了也无人会感到惋惜。可赵川毕竟身为人子,手刃亲生父亲之后,不说心中愧疚,起码也该有点难过吧,可他好像一点反应都没,反而迅速拿下赵家家主之位,还气势冲冲地要灭掉李皇帝,继而进取整个省城!

这番心志,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赵家父子,果然都不寻常,一个虐待起妻女来毫不手软,一个谋杀起父亲来干脆果断,我对他们真的只有一个大写的“服”字。

餐厅之内,赵家众人的热血已经彻底沸腾起来,赵川也趁热打铁地继续说道:“对,我知道我们赵家的势力远远比不上李皇帝,这一去也可能是鸡蛋碰石头、有去无回!但,李皇帝肯定也是这么想的,他绝对不会想到咱们还敢主动攻上门去,反而能够杀他一个措手不及!而且事在人为,只要我们团结一心、同仇敌忾,就一定没有我们拿不下的敌人,你们说是也不是?”

“是!”众人再次高喊,声势几乎震天,士气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

甚至连我都产生一丝恍惚,感觉他们此去似乎真的可以拿下李皇帝。

“好!”

赵川再次一声大喝:“那咱们就先把守在附近的大龙彪等人斩尽杀绝,再直取皇家夜总会,手刃李皇帝!”

“好!好!好!”

餐厅内外响彻着众人的呼喊,整个天地似乎都为之震颤起来。

不得不说,赵川真有两把刷子,怪不得就连李皇帝都有点忌惮此人。

赵川长身而立、浑身豪气,在众人的声音平息下来之后,突然伸手指向了我,说道:“此人是李皇帝手下的火曜使者,深受李皇帝的器重,这次就是他来灭我赵家!嘿,李皇帝也未免太不把我赵家放在眼里,派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想将我赵家斩尽杀绝!现在,我就把他杀了,用来给咱们祭旗!将他杀了以后,咱们就开始行动!”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赵家众人已经彻底被赵川的豪气所感染,成了一群唯杀是图的死神。

赵川从桌上拿起一把明晃晃的餐刀,一步步朝我走了过来,很快就来到我的身前。

“听说你打败流星,拿下比武大会的冠军?”

“在我看来,你也不过如此。”

“省城真是没人了,连你这样的人都能扬名。”

“现在,你可以去死了,你不用觉得孤单,你那个主子,会和你一起去死!”

说完这番话后,赵川便抓住我的头发,狠狠一刀朝我脖子扎来。

餐厅里的众人齐刷刷地盯着我,他们的眼神炙热、呼吸停滞,等待着“祭旗”的一刻到来。然而,就在赵川手里的餐刀快要扎中我脖子的时候,一只孱弱的、白皙的手突然伸出,一把抓住了赵川的手腕。

按理来说,这只手是绝对拦不住赵川的,但赵川偏偏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一动也不动了。

“妈,你……”赵川一脸诧异。

拦住赵川的当然就是周香云。

“川儿,你不能杀他!”周香云经历一番折磨,现在已经浑身是伤,说话都有气无力,但她还是努力地说着:“王峰是我和你妹妹的救命恩人,你绝对不能杀他,否则你连良心都没有了!”

“良心?!”

赵川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歇斯底里地吼着:“我连亲生父亲都杀死了,我已经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魔,还要良心有什么用!妈,你不要和我爸一样犯糊涂,这人是李皇帝手下的火曜使者,如果我不杀他,他也会杀我的啊!除非你希望他活着,而我死去!还有,他算什么救命恩人,今天就算是没有他,我也一样可以救你和妹妹的啊!”

赵川这话说得没错,虽然我今天以身犯险,进入暗室救了周香云和赵雪晴,可赵川今天也回来了,一样可以救出他的母亲和妹妹。在赵川看来,我只是做了他也能做的事而已,算不得什么功劳。

周香云却是一脸固执,认真地说:“他在救我和你妹妹之前,并不知道你要回来!总之,你不能杀他,你要真想动手,就从我的身体上跨过去吧!”

“妈,你……”

“还有,他不会死,你也不会死!”

周香云又回头看向我:“王峰,你是李皇帝派来灭我赵家满门的,我也知道你不会违抗李皇帝的命令,所以我也不会让你为难。我只问你,如果我们一家连夜离开省城,从此再不回来,你可不可以放过我们?”

我沉思一番,心想李皇帝的最终目的还是一统省城,如果赵家能离开的话,结果也是一样。所以我便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周香云长长地舒了口气。

接着,她又回头对赵川说道:“这样可以了么?”

赵川没有说话,显然还是很不情愿,他本来已经下定决心,和以前的生活彻底做个割裂,从此以后展开新的篇章;甚至,他计划做好了,人心也鼓动起来了,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可是现在,周香云寥寥几语,就要打乱他的所有计划,让他怎么心中情愿?

“川儿!”

周香云用力握紧了赵川的手腕。

世上最能打动男人心的,除了情人的眼泪,还有母亲的哀求。

赵川坚硬的心,终于一点一点软了下来。

“好吧。”赵川轻轻叹了口气,四周的赵家众人则神sè各异,有叹了口气的,也有松了口气的。

而周香云却笑了起来,她那张布满伤痕的脸上,此刻绽放着最美丽的笑容。

她没有个好丈夫,却有个好儿子。

“快,给王峰松绑。”

赵川虽然仍旧很不愿意,但还是照他母亲的话做了,伸手就来解我身上的绳子。如果事情顺利进行下去,倒也不失为一个完美的结局,只可惜有时候老天偏偏喜欢玩弄世事。

就在此时,我的眼神猛地一瞟,就看到四周的人中,有个汉子突然从怀中摸出了枪,而且朝着赵川的方向打了过来。

“小心!”我大叫一声。

我不认识那个汉子,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打赵川;我和赵川也非亲非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提醒他。

纯粹只是一种本能而已。

或许是因为他正在解我身上的绳子,让我潜意识里觉得这个人还不错吧。

然而可惜的是,赵川并不知道我这一声小心是什么意思,还迷茫地朝我看了过来,准备问我好端端地发什么疯。

枪声已经响起。

最先反应过来的竟然是周香云。

周香云当然是柔弱的,可在儿子有生命危险的时候,竟然发挥出了她超人一般的潜力,硬生生把身子一横,挡在了赵川身前。

或许这就是母爱吧。

子弹打进周香云的胸膛,鲜血如同一朵莲花般绽放。

“妈!”

赵川的声音嘶哑,充满了绝望和痛苦,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眼圈终于红了。

但他还是抵挡不了死神的降临,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的身体慢慢倒下。他伸手扶住自己的母亲,跪在地上,热泪激射而出,咆哮声也震荡乾坤……

“赵川,你这个王八蛋,禽兽不如的狗东西,连自己的父亲都能杀死,我要为家主报仇……”

那名持枪的汉子还要再射,但是四周的人一哄而上,瞬间就将他给擒住了,并且将他死死按在地上。那人并不畏死,仍在歇斯底里地骂着,将赵川骂了个狗血淋头。

原来赵义还是有忠实拥趸的,这名汉子就是其中之一。

赵川却充耳不闻,仍旧歇斯底里地咆哮着、怒吼着,可无论他怎么喊、怎么叫,母亲都不能再醒过来了。他的嗓子喊哑了,眼泪几乎也流干了,直到过了很久很久,才疯狂暴起,朝着那名汉子冲了过去……

赵川把所有的愤怒和怨气都发泄在了那名汉子身上,仅用一双肉拳就将他揍得面目全非、魂飞魄散,死状惨不忍睹。期间,无一人敢阻拦,无一人敢发声。

而赵川,将那名汉子活生生捶成肉泥之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一双眼睛变得红通通的,浑身上下缠绕着疯狂的戾气和杀气,像是刚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

我知道,这一次无人能再阻挡他了。

“把他给我杀了!”

赵川指着我,歇斯底里地怒吼:“然后照原计划行事!”

赵川一天之内连失父母双亲,急火攻心、怒火滔天,他决定将这把火烧到李皇帝的身上,甚至烧到整个省城。首当其冲的,当然就是我了,他觉得如果不是来给我解绳子,他的母亲也不会死在枪下。

所以他要杀,不光要杀了我,还要杀尽一切。

四周的人顿时朝我扑了过来,一个个恨不得啖我肉、饮我血的模样,准备当场将我斩杀。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陡生,外面的走廊里面突然传来了大量喊杀的声音。

接着外面惊恐地叫:“不好了,流星带人杀进来了!”

看网友对 491 惊心动魄的一夜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