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初战

第四百三十五章 初战

晨光将最后一丝黑暗的面纱揭去,草原上的草叶挂着晨露随风摇曳着,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可是接下来无数双兽皮战靴重重的踩下来,践踏着青翠的草叶。

五六万人的兵马,踩在松柔的草地上,此次犹是作为克列部前锋将的左鹫,坐在巨兽之上,一脸yīn翳的看着十数里之外的魔猿城。

克烈部的大军悍然而来,铁崖部的斥侯都收缩到城墙之后,即便有几头魔鹫飞翔半空,侦察周围数十里草原、山岭里的动静,但也不敢离开魔猿城的上空。

“呜呜”的苍凉号角悠扬响起来,克烈部的精锐战兵停住了脚步,分左右翼、前军、中军、后阵,占据魔猿城对面一座七八十米高的山岭摆开阵形……

“左鹫大兄,你就是被这样的部族给打败了?”

一个和左鹫容貌相仿的蛮武,指着十数里外那堵矮得他们抬脚就能跨过去的城墙,虽然隔着十数里远,但以他们的修为,即将再远一些,也能看清楚城门洞上方“魔猿城”三字篆书,不可置信的问道,

“近三个月的时间,就建起了这么点高的城墙,这种行事低效的劣等部族,居然能让你吃这么大的亏,今天且看俺来帮你报仇!”

听着身边的这蛮武聒噪不休,左鹫一脸不悦,指着前方说道:“左立,你可见草原上有这样打仗的?”左鹫此前在银石滩遇挫,折损两千多精锐,是他今生难以洗刷的羞耻,而即便他脾气暴躁,但犹不失为克烈部有名的老将,在面对令他受辱的强劲对手,他反倒能冷静下来。

左立骄横不已,顺着左鹫的手指望去,只见一道道十数米宽的壕沟在魔猿城前纵横交错,犹如天神愤怒降下的道道伤疤刻在猿跳峡外的草陂上。

左立也是克烈部有数的悍将,多次率部南袭雁门、凉雍等郡,知道在城墙前挖掘壕沟,是懦弱人族的防御手段,再看到壕沟与城墙之间,还有更低矮的羊角土墙、拒马等碍障物,他们想到进攻魔猿城,首先要将派兵马冲上去,翻越这么多的障碍物,才能直接进攻到城墙,但要做这些事,克烈部的兵马不可能保持整饬的阵形,同时还要暴露在城墙铁崖部战兵的掷弓跟箭矢之下。

今天显然不指望能攻下魔猿城,他所谓今天帮左鹫报仇,不过是个笑话。

“这些蛮子,怎么绕出那么多弯弯肠子来?”左立愤恨的说道,但他大话说在前面,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将嫡系兵马派上阵,先往魔猿城冲过去,试探魔猿城的防守有多强。。

这时候有一群魔鸦聒噪着,在两军之间的阵地上方飞来飞去,期待着噬食即将而来的美餐。

陈海站在城头,眯着眼睛向外望去,看到对方的军容,大感无趣,虽然敌军有五六万兵马,但要是不能及时填平壕沟、清理路障,想要直接翻越这个障碍冲到城墙脚下,这两天的战事还能有什么好期待的?

陈海就想拉姚文瑾回血魔峡去,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借这个机会,指点血魔峡里的匠工营多造两具抛石弩。

铁鲲还没有真正指挥过守城战,心里略微有点不安,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陈海拦了下来。

正在这时,远处的敌军开始动了,一个个纵队的妖蛮挥舞着手中的兵刃,喊着号子,往魔猿城而来。

只是一道道壕沟实在给他们制造了太多不必要的障碍,虽然在手脚并用下,他们还是一点一点的在接近魔猿城,但根本无法保持完整的阵形,有时间还不得不将手里的护盾放下来,以便能从六七米高的壕沟里爬出来。

看着在视野中越来越清晰的克烈部战兵,铁鲲踌躇了一会儿,终于在他们踏过又一道壕沟的同时,他一咬牙关,将高举的右手狠狠挥下。

他身边的那些传令兵早已经紧张的要虚脱了,毕竟妖蛮互相杀戮,都属寻常,但是拒城而守,对于铁崖部的蛮兵而言,还是人生第一回。

铁崖部作为蒙兀部的附庸,从来都是没有资格筑城,黑石汗国为层层统御附庸部族,汗国内,只有蒙兀部这一级数的部族,才有资格在草原深处,择险筑城。

然而数名传令蛮兵还是飞快往城墙的两侧奔跑,传达铁鲲的命令:“抛石弩射敌……”

架在城墙之后的抛石弩,发出“蹭蹭”机刮摩探的声响,很快就见一块块巨大石弹高高抛入空中,在空中划了一条条优美的弧线,落到最外侧的壕沟附近,落入克列部战兵冲锋的阵中。

缺乏足够多的淬金铁,铁崖部所造的抛石弩,只能用精锻铁铸造,即便如此,十数架配重式抛石弩,还是能将数百斤的石弹,抛掷到三四里外。

数百斤重的石弹砸入克烈部战兵阵中,沿着草坡往山脚下翻滚,终于卡在两座矮山的山谷里,虽然大部分蛮兵都及时躲了过去,但也有二三十个克烈部的蛮兵,被石弹砸成肉酱,或被石弹快速滚动,撞伤、压伤、肢残骨断。

那地上鲜艳的血红,让克烈部这些下马而战的甲卒们真切的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只是瀚海男儿,怎么会临阵退缩,蛮将怒吼着发令,将躲避石弹四散的蛮兵聚集起来,再度往眼前的壕沟冲过去,然而迎接他们是虽不密集,却绵延不绝的一波波石弹。

而在最前一波蛮兵翻过距离主城墙仅五百步的羊角矮墙时,都不用铁鲲招呼,铁崖部部署在城墙上的千余弓箭手,将箭囊里的重锋铁簇箭,不要命的射出去,还有早期从燕州城池缴获过来的两张床弩,正将短矛般的巨弩箭,像闪电一样射出。

床弩射出来的威力,不比重弹弩稍弱,但射速太慢。

三名辅兵操作一架床弩,即便再熟翻,也需要五六个呼吸才能射出一箭,而重弹弩在一个呼吸时间内,能射出来六十箭,这才是重弹弩以天机符阵禁制畜力发挥弩箭的威力真正强大所在。

虽然铁崖部所用的弓械、守城战械,相比此时的龙骧军,可以说是简陋到极点,但克烈部冲锋的战兵,护甲更是简陋,甚至都没有辅助冲城的战械,一千试探性接触的兵马,在抵达五百步外的羊角墙处,就已经就有近两百蛮兵或毙或伤,失去战斗力。

左立看到前锋势挫,急得满头大汗,左右转了几圈,咬牙就往魔猿城而去。

左鹫待要阻拦,但他伸出手里,左立一步已经跨出到十几二十丈外,他身边留在左立两只深深陷入石地里的脚印。

左鹫身为前锋军主将,不能随意丢下身后两万前锋战卒,但心想敌军在城墙前大挖壕沟,在限制己方冲击的同时,遏制了自身的反击,而左立即便是身先士卒,冲到前阵去,就算不能有所建树,但以他的武勇,铁崖部除了铁鲲此厮外,还无人能抗衡,相信性命应该无忧。

左鹫又派了千余战兵冲过去,助左立一起试探魔猿城的防御有多强,也没有一定要勒令左立回来。

魔猿城内的战兵辅兵,虽然绝大多数都经历人生之中的第一次守城战,一片惶然里却还是算井井有条。

只是因为抛石弩都是新造,又没有足够强度的机刮部件,多架抛石弩在两三个轮回后就偃旗息鼓,即便没有直接散架,也不能正常运作。

左立手持一面巨盾,直接挡住一块二三百斤重的石弹,轰的一声巨响,石弹被巨盾打得粉碎,但以左立上万斤的神力,左臂的血管、皮肤还是被强大得难以想象巨力反震得暴裂出来,鲜血溢出,将他的袖甲染红。

不过左立很快就掌握住抵御石弹的技巧,就是在石弹将要弹及巨盾时,他以更快的速度,将巨盾像闪电反震出去,除了能将石弹更干脆利落的震碎,还能有效减轻自身的震伤,但像他这样,能直接持盾抵挡重型石弹的悍将,整个前锋部也没有人能比了。

不过,左立也注意抛砸过来的石弹渐渐稀疏了,猜测应该是铁崖部所造的抛石弩太水了,他心中大喜,振臂一呼,与身后两千精锐向那几乎能一跃而过的城墙蜂拥而去。

魔猿城的城墙高度其实很尴尬,这么短的时间内,能修筑到五米多高已经算是很快了,但在平均身高都要超过两米的妖蛮眼里,无非就是一个纵跃事情,甚至都不用额外去造云梯,

然而,魔猿城的城墙虽然不高,但顶面的宽度,却又足有二十米左右,宽到足够让铁崖部战兵,以十五人一组在城墙之上严阵以待,等待敌蛮跳上城墙,落入他们的天罗地网之中。

虽然左立所率兵马,是克烈部的精锐,但城墙上严阵以待的,也是铁崖部的精锐战兵,看到这一幕,左立暗暗心惊,怒吼着挥舞手里的战锤、巨盾,要想凭借自身的武勇,将从左右及前方包抄来的三队铁崖部蛮兵打溃掉,杀出更多的空间,以便己阵的将卒能汇聚到他身边,最终在这城墙下站稳脚,然后再一点点的往外扩大范围,直至最终将铁崖部的蛮兵压制下去,夺下这段城墙。

左立的算计不错,但一切都要建立他无人能敌的武勇之上,他看到不知道从哪个地方钻出一个人族大汉,看着碍眼,一锤轰砸过去,想将这人族老奴砸成肉酱。

这人族大汉惊恐抬手护住脸,左立狰狞一笑,心想这也只是让这人族死前少些惊惧而已,但他砸出去的这只淬金巨锤下一刻似被无形的巨手死死抓住,竟然纹丝不动。

左立心里一惊,虽然他没有用什么气力,但这头淬金巨锤重逾一千二百斤,即便是缓缓放下去,也足够将眼前这人族大汉压成肉酱,怎么会纹丝不动?

“你这蛮将,竟然欺负我一个快入土的老头,真是好生没礼,看来不教训你一顿,是不行了。”苍遗怒骂道,一手托住巨锤,一手就往左立抓过去,任左这一刻觉得这人族大汉伸来瘦骨嶙峋的手,像是一座巨山般朝他侵压过来。

“吼!”左立怎甘心受制于人,怒吼着举起左手的巨盾,整条左臂都金光灿灿起来,汹涌澎湃的巨力涌聚到巨盾之上,再度朝这人族大汉怒砸过去,他更主要还是想封住人族大汉抓向他左胁的手。

“咦,倒是有些道行!”苍遗哧然一笑,伸出去的左手,猛然拐了一个弯,还是照旧朝左立的左胁抓住,但这时候苍遗站在原处不动,左手臂像面条一样拉长起来,还自由拐弯。

看到苍遗的左手能够在极瞬间随意伸长,如此厉害的变化神通,在人族宗门玄修里,至少也是道丹境巅峰强者,左立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族最顶尖的地榜强者,藏在铁崖部的蛮兵里。

左立想不明白也没有用,他巨大的身躯已经被苍遗抓起来。

苍遗抓起左立,就朝站在铁鲲身边的陈海那边丢过去:“师弟,送你这份大礼,今天老怪我就收工了……”

看到这一幕,铁鲲也是心惊,陈海一个月前带回来的这名粗豪大汉,还以为是龙骧军的一员普通精锐,没想到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实力,要知道他此时都不自信一定能胜左立这样的悍将。

铁鲲怕陈海此时瘦弱的身子骨,被左立那巨大的身躯从两百多步外砸过来,会砸成肉酱,侧跨出一步,手里战戟一挥,七重戟芒重重叠叠的往从半空砸过来的左立斩去。

左立自恃武勇过人,冲锋陷阵,也只用一面淬金巨盾抵挡前方的箭石、术法,没有穿战甲的习惯——这主要也是找不到他合适穿的战甲,长得高大实在是费料——他被苍遗抛到半空,虽然脱离了苍遗的双手,却有十数道无形的绳索,将他捆绑的结结实实,只能眼睁睁睁看着七道戟芒,无一落空的轰往他的体内……

左立的肉身再强悍,只要没有超越凡人之躯,就抵挡不住戟芒的锋锐,何况他还被苍遗的捆仙诀困住。

克烈部如此强悍的勇将,竟然就这样被斩成无数的碎块,从半空洒落下来。

克烈部跳上城墙或冲到城墙脚下的战兵,看到这一幕,难以置信,心惊神摇,迟疑之际,又是数十人被斩死,才惊恐的往后逃去。

“左立!”左鹫看到这一幕,悲痛的怒吼,没想到铁崖部除了铁鲲外,竟然还显然如此恐怖的强者,他不该让左立如此冒失直接闯入敌阵的……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五章 初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