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结盟

第四百三十六章 结盟

拓跋部、克烈部援军结盟而来,抵达到尧山的西南,两军便各自分工,往南麓的魔猿城、西麓的白鹿城进逼而来,当左立被铁鲲战戟斩成无数碎块洒落、左鹫悲痛怒吼之时,白鹿城西面的攻防战,正进入白热状况。

白鹿城外围的地形,要比魔猿城更平坦、开阔一些,除了一座高逾十米的石墙外,城墙外没有挖掘壕沟,也没有鹿角、拒马等障碍物,拓跋前锋所派出的数千兵马,在一员黑甲蛮将的率领下,直接进逼到城墙脚下,用粗制滥造的蚁附直接登城,好在蒙兀部也没有造出投石弩之类的战械,虽说据城墙而守,拥有一定的优势,但优势也有限,双方围绕西城墙打得惨淡,各自抛下数百具尸骸,黑甲战将终于率数百精锐蛮兵,占下白鹿城的西南角,往两翼进攻……

黑甲战将,全身都包裹在重甲之中,即便是脸面也戴着面具,识不得他到底是拓跋部哪一员悍将,就见他站在城头,手持重锋矛,全身气血摧发到极致,那透漏而出土的黄sè光华,在身后凝聚出一头三四丈高的巨大魔鹫虚影,仿佛在无声的咆哮、厉啸。

这是身为魔鹫一族拓跋部嫡系子弟,全面觉醒血脉天赋才有的异相。

战时身后凝聚魔鹫虚影,并不能让黑甲战将的气力或速度增加多少,却能令他六识感知提升到一层玄之又玄的境界,甚至能将从正面围杀过来的数十名蒙兀部蛮将战卒的混乱气机,都了然于战。

虽然妖蛮诸部,极少有部族藏有修炼神识的秘法,但身为魔鹫一族的拓跋部,这种血脉神通,比神识对外界的感知更加玄微。这使得黑甲战将手里的重锋矛,每一势都以最简截了当的路线出击,毫无花招,但效率极快。

而且重锋矛出击的角度极其刁钻,几乎能以难以想象的角度,抵御住蒙兀部三员蛮将的围攻都绰绰有余,甚至还有余力,抽冷子去斩杀冲入淬金重锋矛范围之内的蒙兀部战兵。

亲自站在城楼前督战的蒙战,这时候也意识到这员黑甲战将的威胁。

要不能果然将其击毙,或击退,一方面左翼没有更厉害的蛮将,将此人挡住,他们自身的伤亡会加剧,同时也会令拓跋部在白鹿城的东南角占据越来越多的城墙,到时就会有更多的敌兵攀附到城墙上来,另一方面,白鹿城毕竟不能跟人族与防御法阵融为一体的坚城相提并论比,在黑甲战甲与三员蛮将的激烈战斗中,东南角的城墙虽然经过特别的加固,也是已经承受不住如此恐怖的反冲力及气劲的冲击,墙石不断的崩落,要是恶战再持续片刻,蒙战担心东南角的城墙要整个的垮塌掉。

蒙战身边虽然还有蛮将可调,但他们都露出避战或者畏战的神sè。而且东南角的城墙就那么一小块的区域,也容纳不了更多的人去恶战。

蒙战心里同时也知道,他将蒙兀部的本族兵马安排在内侧的东城,而将其他附属部族的兵马安排最容易受攻击的西城、南城、北城,诸蛮将已经有很大的意见,他这时候再让其他部族的蛮将,去跟黑甲战将硬拼,谁会满意?

蒙战身为主帅,这时候也是将手中巨斧猛然一挥,带着死亡的气息,一步似直接跨越数百步的虚空,往黑甲战将的腰部劈去。

蒙战此时的战力虽然不如巅峰之时,但向蒙兀部第一强者,一斧之下,还是将黑甲战将蹬蹬蹬逼退到城墙角,城石又是崩断一片,墙体整个都晃动起来。

黑甲战将的嫡系扈卫,从两翼拼命的进逼上来,想给主将争取喘息的机会,但蒙战身后此时有三员凶狠勇猛的蛮将,手里的战矛、战戟,泄出如匹练般的矛影戟芒,率领身后的蛮兵,往黑甲战将从两翼进逼上来的扈卫杀去,将黑甲战将分隔在中间,由蒙战去收拾。

黑甲战将要是此时果断撤出,蒙战身为主帅,不能轻易犯险,自然不会杀出城去纠缠住他,但黑甲战将却是一咬牙,脚步一错,手里的重锋矛,极瞬间就刺出数十矛影,仿佛天河倾泄般往蒙战当头罩去,这一瞬时的气势,似要将整座白鹿城都捅成血葫芦,见人胆寒。

蒙战心中冷笑,便是开天劈地般的一斧,朝黑甲蛮武斩去,巨斧快得,就像在半空凝聚成一道黑芒,将如天河倾泄般的重重矛影尽数破去,一斧斩在黑甲战将的重锋矛之上,竟是直接将坚不可摧的淬金重锋矛斩成两截,战斧的余锋,甚至还将黑甲战将遮脸的面具剖开两半掉落下来。

黑甲战将看上去年纪还轻,不是拓跋部早就成名的悍将,蒙战也不认得,看到这黑甲将此时脸露惧sè,眼珠子左右转动,似生逃意,伸出左手,冷冷笑道:“此时想逃命,来得及吗?”

就见蒙战左手所戴着的一枚兽首古戒,释出一团黑雾,极速凝聚出一道黑sè的巨索,就往黑甲战将缠过去。

黑甲战将情知被这道黑索缠住,兼之他的扈兵又被挡在外围,今日注定是九死一生,压住胸口沸动的气血,口吐一口殷红的鲜红,喷到重锋战矛之上,就见战矛的刃口弥漫出血腥的红光,下一刻化作更凌厉的矛影,往黑索斩去。

而在这时,蒙战右手一抬,似要再将战斧斩出,却见他的袖甲里射出一道剑光,直接洞穿黑甲战将没有面具遮护的喉咙。

黑甲战将没想到堂堂蒙兀部第一蛮武强者,竟然使诈,最后用人族玄修所祭御的三寸灵剑,将他袭杀,瞪着眼,死不冥目,巨大的身躯往后翻倒下城墙。

黑甲战将的死,给攻上城墙的拓跋部蛮兵打击是致命的,胆气尽丧、进退失措之时,他们迎来的则是致命而残酷的狡杀。

在三里外督战的拓跋颜看到这一幕,只能下令前部兵马后撤,尽快可能减少一些损失。

城头上的战斗很快就彻底平息了下来,蒙战背着夕阳,巨斧一挥,朝着拓跋部族撤退的方向嘶吼,欢呼声响彻城头。

拓跋颜远远的看着城头欢呼的蒙兀部众,也叹息了一声。

前日和大军汇合之后,他就建议休整数日,将营寨扎下来后,多造攻城战械,而不能急于攻城,只是克烈部、拓跋部的两军统帅都害怕夜长梦多,又认为蒙兀部并不以筑城、守城擅长,率大军赶到后,只是在银石滩一线短暂休整了两天,就悍然分两路进攻魔猿城、白鹿城,迎来这样的结果,并不出乎意料。

拓跋颜看向位于中军阵列之中的族长拓跋旗脸沉如水,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但他相信今日试探进攻魔猿城的克烈部应该也不会顺利,在伤亡继续扩大之前收兵,再议攻城之计,应该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整队收拢完毕之后,拓跋部族又派出数队奴隶到白鹿城下收敛本族的遗体,蒙兀部此时也意阻拦,甚至还配合将城头上的拓跋部战兵死尸往城下抛去,大家还保持着部族血战间应该有的基本礼节。

直到掌起灯火的时候,战场才收拾完毕,整个白鹿城在黑夜中如同正待噬人的巨兽一般,横亘在地宫此前,拓跋部数万战兵终究没有紧逼着白鹿城筑寨,更没有夜攻白鹿城的意味,而是缓缓往后方退去。

蒙战松了口气,安排各部族晚上也不能掉以轻心,就径直回自己的大帐中了。

简单的用过晚餐,躺在铺满兽皮的床上,松软的兽皮让蒙战舒服的几乎都要呻吟起来。但是从腰和肩膀处传来的酸疼还是提醒他,他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锐意风发的蒙战了。

拓跋部族虽然退了,但是他知道拓跋部今天远没有用尽全力,只是试探城池的强度以及蒙兀部的防守意志而已。他身为主帅,今天就亲自出手,虽然成功斩杀拓跋部的一员悍将,实际并不是什么好事,只是加倍暴露出蒙兀部的虚弱而已。

过了一会儿,酸疼渐渐的减轻了,听着帐外时不时巡逻的脚步声,蒙战恍恍惚惚的睡着了。

***************************

拓跋部族退到白鹿峡外,赶到白鹿峡往南四十里的地方,这里奴隶们已经筑成一座简陋的营寨。

这时候,西线今天的伤亡已经统计了出来,此役死伤一共一千四百余人,损失百夫长三名。

损失虽然在接受范围之内,毕竟还只是试探性的战斗,唯一可惜的,就是那员黑甲战将,虽然才任职百夫长,却是拓跋部年轻一代里最具潜力的蛮将,拓跋颜没想到蒙战这老贼会亲自出手,斩断拓跋部未来的希望之星,而事情发生得太快,他都没有来得及救援。

回到营寨后甲卒自去休息,拓跋颜等将领却要去中军帐中议事,走进大帐里,却发现克烈部族的族长左阳和左鹫等人早就在帐中等候了。

只是看着他们或愤怒或黯然的神sè,魔猿城一处的战况不言而明。

两部的将帅分宾主之位坐下,克烈部族长左阳则迫不及待的问起白鹿城这边的战况。

拓跋部亲自率部出征的是部族宗子、同时也是左阳女婿的拓跋旗,分长叹一声,将这边的情况如实到来,帐中陷入一片死寂。

克烈和拓跋二部地处瀚海以东,两个部族相距不远,百余年前相互征伐也相当惨烈,但在穆豪率黑石部族在瀚海西岸的草原建立汗国之后,两族深感威胁,才渐渐放下以前的仇恨,共同对抗黑石汗国势力对东岸的渗透跟侵伐。

而为此次出征,拓跋部宗子,已经有六七十岁的拓跋旗,更是迎娶左阳年纪十四岁的幼女左雁,两家实际上形成更密切的同盟关系。

几个月前二族得知穆豪探索地宫,受到重创,有可能命都难保,他们自然是惊喜不已,又通过内线、暗哨验证了诸多消息源,确认这一消息相当可靠,但也是先派出拓跋颜、左鹫率一部兵马过来试探。

看到蒙兀部确实是因为内斗,被黑石汗国放弃掉,他们就悍然动员大军,进攻尧山。

尧山看似不是特别高耸入云,主峰也就两千余丈,山体也就五六百里纵深,但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之上,却是难得的险要之地,又是划分东西瀚海的战略要点,谁抢先占据这时,就能在将来的多股势力争斗中占据优势。

两族除了奢望地宫的遗宝,还想着能占据尧山,从此将黑石汗国东侵的通道封堵住,他们这才想着将精锐战兵抽调出来西征,以决千年的族运。

过不多时,帐外有脚步声传来,却是仆从准备好了食物端了上来,大盘大盘的烤肉流水般上来,刚刚炙烤好的食物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将帐中的压抑气氛驱散了不少。

拓跋旗手拿匕首轻巧的割了一块儿散发着热气的牛肉,不待吹凉就放入嘴里,咀嚼了一会儿咽了下去,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sè,接着连连招呼众人。

其实在场的众人也都是久经杀伐战阵的,眼前这一点儿情况甚至都算不上挫折。

虽然蒙兀部做了缩头乌龟,坚守城池不出,虽然拓跋部损失了一员悍将,但也试探出白鹿城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固,今天一场恶斗,城墙就有多处崩垮,相信后续加强攻势,夺下白鹿城应该没有问题。

此时在美酒美食的煽动下,大帐里的气氛顿时热烈了起来。

拓跋颜一个巫蛮,体型弱小,食量本身就不大,草草的将一条烤牛腿顺着美酒送进肚中,就不准备再进食了,他左右看了看帐中大快朵颐的众人,却好奇的发现老对手左鹫闷闷不乐的坐在那里,面前的烤肉都没有怎么动,只是端着硕大的酒杯狂饮不止,要知道之前的他吃相最是难看,自己还多次因为这个嘲笑过他。

“左鹫?打了败仗,连饭都不想吃了,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拓跋颜跟他开起了玩笑,他刚才听克烈部的战报,今天的试探战,也就损失千余人而已,虽然作为试探战,这么大的伤亡有些难看,但也不算伤筋痛骨。

左鹫听完两眼一红,眼泪险些掉了下来,一旁的克烈部族长左阳看了连忙劝慰。

这时候才有人说起左立今日战死在魔猿城之上,人族有一名最顶级的地榜强者,藏在铁崖部蛮兵之中助战。

帐中人都是一惊,两部近几十年走得很近,都知道左立乃是左阳的侄子,是左鹫之弟,两人兄弟感情极为深厚,而左立蛮武修行天赋更加是好,虽然才三十余岁,但勇武就早不在左鹫之下,也是克烈部的明日之星,没想到第一天居然也战死在魔猿城下了。

想到己方今天也失去一员悍将,拓跋部诸将也都默然不语。

左阳黯然神伤了一会儿,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双拳一紧,抬头看向拓跋旗:“拓跋旗,倘若你父亲同意此时就立你为汗王,你又能立我女儿为汗妃,我们两族就借这个机会彻底联合起来,成立汗国,你看如何?”

左阳这话有如惊雷,顿时将帐中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六章 结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