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94 让那里,血流成河

494 让那里,血流成河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这一大群人的时候,我确实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赵家的援兵来了。结果定睛一看,领头的人竟然是赵铁手,后面的人也都是李皇帝的部下。与此同时,赵铁手也看到了我车库门口的我,立刻大叫一声:“王峰!”

我赶紧跑了出去,也跟着大叫一声:“铁手大哥,你怎么来了?”

赵铁手带着众人走进赵家别墅的院子,看着我说:“李皇帝说你有危险,所以让我过来帮你,你这怎么样了?”

听到赵铁手这么说,我心里还是挺惊讶的,之前赵义给李皇帝打过电话,希望能和李皇帝重归于好,结果李皇帝不顾我的安危,直接拒绝了赵义,说是没得商量,必灭赵家。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李皇帝已经放弃我了,才想借赵义的手把我杀掉,结果转眼之间又让赵铁手过来救我,这人的行为实在匪夷所思、捉摸不透。

我告诉赵铁手,说流星和大龙彪等人正在里面围剿赵家,一切都很顺利。

赵铁手问我怎么出来了,我说我出来看看赵家还有没有其他援兵,看到你们过来还吓了一跳。

赵铁手乐了一下,说顺利就好,咱们进去看看。

赵铁手让大部分人在外面待命,只带了几个骨干人员和我一起进入赵家。这场大战已经进入尾声,大部分赵家的人已经被我们干掉,只剩下一丁点的人还在负隅顽抗,尤其是赵川,还在大厅和流星斗得你死我活,两人都是鼻青脸肿的,受了不轻的伤,看来这场战斗十分激烈。

周围则聚集了不少我们的人,正为流星加油鼓劲,热闹的就跟比武大会似的。看到我和赵铁手进来,众人立刻齐刷刷站好,恭敬地叫道:“恭迎,月曜使者、火曜使者!”

看到赵铁手也来了,赵川的脸上立刻浮现一丝绝望,但这绝望并未影响他的士气,反而使他更加暴躁起来,招式也愈发地狠厉起来,竟然逼得流星步步后退。

看到这一幕,我还是挺吃惊的,因为连我都没办法将流星逼到这个程度,当初也是拼了全部力量才侥幸打赢了他,这个赵川果然很有两把刷子,怪不得敢直接挑战李皇帝。

而赵铁手,在看到赵川之后也是吃了一惊,说他怎么也在?

之前赵义给李皇帝打电话的时候,并未提到赵川也在的事,所以赶来帮忙的赵铁手一脸懵逼。我说是的,非常不幸,今天晚上赵川恰好就回来了,我和流星差点栽到赵家。

赵铁手点头:“怪不得你们会遇到危险,原来是赵川回来了。”

接着又说:“赵川可是很难对付的,你怎么不和流星一起收拾他?”

我说我也想啊,可是流星不让。

我们的对话,流星全部听在耳朵里面,立刻再次叫道:“今天谁也不许插手!”

我冲着赵铁手耸了耸肩,意思是说你看到了。

赵铁手点点头,冲我无奈地笑了一下。

流星的脾气之傲,在七曜使者里面也是数一数二的。不过傲归傲,实力要是跟不上也够呛,果然还没打上几下,流星就被赵川一脚踢飞出来,骨碌碌滚到我们脚边。

流星尴尬地要死,又跳起来准备再冲上去,赵铁手说:“不要浪费时间了,赵川不容小觑,咱们三个一起上!”

这一次,也不管流星同不同意,我和赵铁手立刻一左一右地冲了上去。

流星也没办法,只好跟在我们身后冲了上来。

“好啊,你们三个一起上,省得我一个一个解决!”赵川同样咆哮一声,两条飞腿顿时朝着我们三个踢了过来。

赵铁手伸出一双铁掌去拍,而我举起三菱刮刀往下狠劈,流星则同样飞出两条腿去猛踢。我们三个如果和赵川单挑,要收拾他可能不太容易,但是既然一起上了,肯定就发挥出超乎寻常的威力。

在我们三人的联手打击之下,赵川迅速败退。赵铁手的铁掌,流星的鞭腿,再加我的刮刀,杀得赵川毫无还手之力,而这家伙的抗击打能力也几乎堪称逆天,挨了我们不知多少掌、多少腿、多少刀,浑身上下的骨头、皮肉也没有一块完好的了,最终才一动不动地靠在了墙根之上。

他就算死,竟然也是站着死的。

不得不说,赵川真的是个响当当的硬汉。赵义窝囊懦弱,却有这么一个出息的儿子,也算没有辱没赵家的门风。如果我和赵川在其他场合碰到,或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可惜从我们见的第一面起,就注定必须要斗个不死不休了;而且就算我要放过他,流星和赵铁手也不会放过他的。

赵川死了以后,整个大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沉默下来,就连身为凶手的我和流星、赵铁手三人,也一句话都没有说,呆站了很久很久。

接着就是料理后事了,这对李皇帝的人来说实在轻而易举、轻车熟路。

赵家的精锐几乎死光,剩下的人就是再多,也掀不起多大的浪了,在我和流星接连几日的奔波之后,成功地将赵家的势力、产业全部吸收了过来,李皇帝的势力版图则再次扩大。

李皇帝当然好好嘉奖了一番我和流星,说我们这次任务完成地相当漂亮。

至于赵雪晴,我亲自向李皇帝求情,李皇帝也答应赦免了她,说料她也翻不出什么浪了。赵家的事情解决完后,我便询问李皇帝,说接下来该铲除哪一家呢?

李皇帝则说不用着急,现在洪家、赵家刚灭,剩下六大家族人人自危,全部处在了高度防备之中,想再进取哪个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了。所以还不如暂时休手,让他们以为我只是找洪、赵两家去报私仇而已,和其他家族没有关系,等到他们放松下来,再动手不迟。

李皇帝说得很有道理,灭掉洪家和赵家以后,剩下的六大家族现在如同惊弓之鸟,一个比一个紧张。他们现在还在观望,看看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只报复那几家呢,还是准备所有的都轮一遍。论单个的势力,他们肯定不如我们,可如果再去进犯其中一家,逼得他们联起手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不是李皇帝希望看到的场景。

所以李皇帝让我暂时歇歇,静待时变。

“正好也快过年了,踏踏实实过个春节吧,这事就等年后再说。”李皇帝嘿嘿笑着,像个慈祥的老者。

不过省城大军围攻我的那天晚上,最终留下来的除了洪、赵两家以外,还有一个刘家,如果立刻放任刘家不管,好像也不太符合我的作风。所以我又向李皇帝建议,说这期间里,我可以故意挑衅几次刘家,但是并不真打,还能麻痹其他家族,以为我的重心在刘家身上。

李皇帝想了想说可以,又提醒我说不要玩得太过火了,刘家和冯家的关系匪浅,逼得两家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就不好了。

就这样,在过年前的一段时间里面,我除了偶尔派人去骚扰下刘家的场子以外,一直都处在无所事事的状态之中。而这些骚扰,对刘家来说又完全能够承受,也不至于和我翻脸,尺度拿捏得还算精准。

唯有一次差点过了火,那是有天晚上在某场子玩的时候,恰好碰到刘璨君在隔壁招待朋友。这个场子既不是李皇帝的,也不是刘家的,而是龙华集团旗下的一个娱乐会所。

刚开始我并不知道,我和老酱在包间里面喝酒,蚊子和飞刀陈去上厕所的时候发现的。

自从我在李皇帝手下做了火曜使者以后,再加上又连灭了洪家和赵家,在省城的风头也是一时无两;蚊子和飞刀陈他们跟着鸡犬升天,走到哪里都是趾高气昂的,再加上那天晚上也喝了不少的酒,竟然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直接冲进了刘璨君所在的包间里面,不仅把他们桌上的酒全部都掀翻了,还当着不少公子哥和大小姐的面,狠狠抽了刘璨君两个嘴巴。

这还不够,他们还把刘璨君拖到我的面前,强迫刘璨君叫我爸爸。

人人都知刘璨君和我打赌输了,曾叫过我爸爸。

我们兵强马壮,和刘璨君在一起的则都是些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当然得罪不起我们,所以一个个都战战兢兢的。但是我却知道,这事要是玩得太过火了,不光是引得李皇帝不高兴,很有可能也给我带来麻烦。

但是当时,我已经骑虎难下,也不能表现出自己畏惧刘家的模样,所以也只能当着众人的面羞辱了刘璨君一番,然后让他滚蛋。

刘璨君当然气不过,一个电话打到龙王那里,要求龙王帮他主持公道。

结果龙王跟他说道:“孩子,那可是火曜使者,你觉得我有什么办法?你不如去找找你爸。”

刘璨君很崩溃,非常崩溃,立刻回家和他爸爸告状,要求他爸出人干我。

那算是最危险的一夜。

后来,也不知道刘德全和儿子说了点什么,总之刘家没了动静,也没有再来找我。

再后来,有点风言风语传了出来,据说那天晚上,刘德全语重心长地和儿子说:“孩子啊,还记得洪家的大少爷洪水寒吗?王峰要是真想对付你,你觉得你能出得了那个场子吗?”

刘璨君惊出一身冷汗,果然再也不敢说报仇的事了。

“可他总是让我叫他爸爸!”刘璨君特别委屈。

刘德全再次语重心长地说:“叫声爸爸就能免于一死,我觉得还是挺值的。以后尽量绕着他走,实在饶不过去了,叫声爸爸也没什么,大丈夫要能屈能伸。”

当然,这些都是传出来的,刘德全到底有没有说过这番话,我也不太清楚。后来一直没见刘璨君,也没法验证此话的真伪。

总之,一场风波就此平息。

事后我也批评了蚊子他们,要求他们以后不能擅自行动。

很快就过年了。

这是我在异地他乡过的第一个年,也是长这么大第一次没和家人一起过年。壮志未酬,连家也不能回。还好身边有些朋友、兄弟,也不算很寂寞,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我朝着罗城的方向磕了几个头,算是给我爸和我妈拜过年了。

说实在的,还真想我妈啊,要是能和她一起过年就好了。还有李娇娇和孙静怡,之前的几次过年,我们都是一起玩的,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罗城暂时是回不去了。

大年初一的早上,我给蚊子他们分别封了红包,还跑到郝莹莹家的楼下,专程给她发了一个红包。让我意外的是,郝莹莹她爸又返给我一个更大的红包,搞得我哭笑不得。不过看到郝莹莹和她爸妈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有点酸溜溜的,更加的想我妈了。

我试着给冯千月打了一个电话,想跟她说句新年快乐,但是她并没接。可能和王公子一样,已经将我当成敌人了吧。

之后,我才前往皇家夜总会,去给李皇帝拜年。

李皇帝给我们七曜使者也分别封了红包,又对我说:“王峰,过完年后,铲除八大家族的行动就要继续了,你准备好了没有?”

我挺直胸膛,说时刻准备着。

大年初一的晚上,皇家夜总会里举行了一场年会,李皇帝、七曜使者,以及各部骨干均有参与。

好酒好肉自不必说,居然还请了明星过来献唱。

总之,这个夜晚特别热闹。

见缝插针的功夫,我还和我舅舅碰了好几杯酒。这个年,虽然没和我妈一起过,但是和我舅舅一起过了,也算弥补了一点遗憾。

而经历过之前赵家的事后,流星意外地对我好了起来,也主动跟我碰了好几杯酒,甚至和我坐在一起欣赏晚会,时不时还和我聊上几句,似乎有想和我做朋友的意思。

我嘛,当然来者不拒,只要他对我没有恶意,我不介意和他说说话、聊聊天。

只是场子越热闹,我就越怀念在罗城的日子,想念我的亲人,想念我的朋友,古人说“每逢佳节倍思亲”,这句话真是一点都没错的。

如果能回一趟罗城就好了,我在心里不断这么想着。

就在众人欢聚一堂、觥筹交错的时候,一个汉子突然急匆匆进入会场,在李皇帝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也不知到底说了什么,李皇帝的脸sè一下就变了。

接着,李皇帝把面前的酒杯狠狠摔到地上。

“咔嚓”一声响过之后,整个会场一片寂静,台上的明星也吓到了,拿着话筒汗流满面。

李皇帝指着身边的那名汉子,说:“你把刚才的话,和大家再说一遍。”

大家的目光又集中在那名汉子身上。

直到这时,我才感觉那汉子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汉子说:“罗城的王巍,消失不见了。”

众人一片噤声,纷纷面面相觑;我的心里更是怦怦直跳,我终于想起来这汉子是谁了,之前在罗城监视我的就有他。我忍不住看了我舅舅一眼,而他面sè如常。

李皇帝继续说道:“怎么就好好消失不见了,你给大家解释清楚。”

李皇帝的声音虽然平静,但字里行间却隐藏着可怕的怒意。那汉子顿时倍感压力山大,先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接着才哆哆嗦嗦地说:“这一年多来,我们一直守在王巍家的附近,也没见他去过哪里,就是每天早晨到水库边上练功,然后晚上回家休息……谁知就在昨天晚上,我们无意中发现王巍竟然偷偷跑出屋子,我们也不知道他想搞什么鬼,所以就跟了上去,结果他却跑到了同镇的另外一户人家。”

“大年三十,跑到另外一户人家干嘛?”李皇帝皱起眉头。

“对,我们也觉得很奇怪。”那汉子认真地说:“我们觉得其中有问题,所以就闯进了那家去看……”

“看到了什么?”李皇帝的声音越来越冷。

那汉子“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哆哆嗦嗦地说:“看到那人根本不是王巍,而是王巍的一个朋友,杨帆!王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杨帆的母亲病重,所以他才回去看望,否则我们还不知道……”

“王巍去了哪里?!”

李皇帝根本不关心杨帆的母亲如何,他一把抓住那汉子的领子,面目狰狞地问。

“我不知道啊……”那汉子哭丧着脸,说:“我们想把杨帆抓起来好好问问,结果杨帆那小子实在太厉害了,三拳两脚就把我们给打了出来……整个镇上、罗城都是他们的人,我们根本不是对手,所以只能先回来了!”

“啊……”

李皇帝突然发出一声震天撼地的咆哮,接着抓起桌上的酒瓶,狠狠砸在了那汉子的脑袋上。仅仅一下,瓶子就四分五裂,那汉子也一头栽倒在地,而李皇帝也没有停手,抓着剩下的半截瓶子,不断往那汉子的身上扎、捅……

以李皇帝的实力,如果想要这汉子的命,也不过是一招之间的事。而他偏偏要以最残忍的手段折磨那个汉子,用瓶子将那汉子身上捅得惨不忍睹、血迹斑斑……

这过程中,没有一个人敢拦,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台上的明星,都直接尿了裤子,裤裆处一片湿漉漉的,最可怜的就是他了,孤零零地立在台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犹如地狱一般煎熬。

但他并不知道,其实有一个人比他还要煎熬,这个人就是我。

我知道,杨帆暴露了。

当初我乔装从罗城逃出,就是让杨帆做了我的替身,因为他和我的身形、发型几乎一模一样,只看背影根本分不出谁是谁。就是他,每天替我到水库边上练功,以此骗过李皇帝的耳目。

大半年都平平安安过来了,偏偏在年三十这天出了事。显然,杨帆大半年没回家,听说母亲病重,就想趁着三十偷偷摸摸回去看望一下,结果却因此而露了陷,被李皇帝的耳目给识破了。

我并不怪杨帆,他是乔装改扮,我也是乔装改扮,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种“身份错位”的煎熬。我明明是王巍,却不能光明正大地以自己的名字生存于世,反而像只老鼠一样苟活,连光都不敢见!杨帆更是如此,每天经过自己的家门口却不能进入,每天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母就在面前却不能相认,这种煎熬的滋味岂是一般人可以体会得到?

更何况,杨帆的母亲还病重了,如果再不回去探望一下,实在愧为人子!

我甚至猜测得到,他就是想着年三十,李皇帝的耳目可能也会懈怠,所以才冒险回到家中看望母亲,可惜还是被看穿了……

话说回来,其实杨帆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当初我们刚刚定下这个计策的时候,就设想过李皇帝的耳目什么时候可以发现,我们的推测是最长不超过三个月。

可是现在,几乎一年过去,杨帆才暴露身份,已经相当不易。

“我跟了李皇帝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

就在我思绪如潮的时候,旁边的流星突然擦了擦头上的汗,轻轻对我说道:“你知道王巍是谁么?”

我当然知道,我比谁都知道,因为我就是王巍。

但我还是假装不知。

流星继续给我解释:“王巍是小阎王的外甥,也是罗城的老大。李皇帝当初把小阎王掳来省城,曾和罗城的人说过,严禁他们踏足省城一步,否则定要血洗罗城……”

流星一边说,一边抬头看向仍旧暴怒不堪的李皇帝,眼神和语气都变得有点兴奋起来:“看来这一天,马上就要到来了啊……”

血洗罗城!

李皇帝当时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他说他看在我妈娘家的份上,暂时不会为难我舅舅,只是将我舅舅软禁起来。但,如果罗城众人敢有一丝一毫进犯省城的想法,那他定让整个罗城血流成河!

想到这里,我的身子忍不住轻轻抖了一下,我不知道这个局面究竟该怎么收场?

而流星并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他的两只眼睛倒是充斥着光,激动地和我说着:“王峰,李皇帝现在这么看重你,如果他真想血洗罗城的话,肯定会派你当先锋的。我和你商量个事,到时候能不能和李皇帝申请一下,也带上我?”

流星这个好战分子,知道马上又有架打,变得格外兴奋。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那边的李皇帝终于停下了手。

我想,他之所以停手,是因为那名汉子身上实在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扎了,浑身上下都支离破碎、鲜血横流。

李皇帝的脸上、身上也溅得鲜血点点,看上去特别恐怖,像是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鬼。

李皇帝把空瓶子丢在地上,长长地喘了两口气,接着抬起头来,一个个扫过会场里的人。每一个被他看到的人,都会忍不住哆嗦一下子。

最终,李皇帝的目光定格在我的身上。

然后,朝我走了过来。

“来了,来了!”

旁边的流星愈发兴奋:“你看,我说得没错吧,李皇帝一定会派你去罗城的!王峰,你可一定要带上我啊,拜托你了……”

我的一颗心却提在嗓子眼里,面sè凝重地看着离我越来越近的李皇帝。

很快,李皇帝就来到了我的身前。

我站了起来,刚想说句什么,李皇帝突然怒吼一声,浑身的毛发竖起,像只发怒的雄狮,接着举起他砂锅大的拳头,狠狠朝我面门砸了过来……

看网友对 494 让那里,血流成河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