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汗国

第四百三十七章 汗国

克烈部族早年实力是要比拓跋部更强一些,甚至在两百多年前,拓跋部还只是克烈部的附庸。

不知什么时候,拓跋部踊出大批修为精深的巫蛮,形成更完善巫术体系,逐渐强大起来,并最终摆脱克烈部的控制,成为瀚海东岸草原最强大的部族之一。

这时候面对黑石汗国的强势崛起,克烈部、拓跋部要是彻底联合起来,只是以松散的联盟形式存在,彼此戒备,迟早有一天会被黑石汗国逐一攻灭,而此时,两方各攻尧山一座城垒,也有诸多的不便,左阳就想着,不如趁这个契机,将组建汗国之事,提上日程。

左鹫等克烈部的蛮将一听,大惊失sè,他们不甘心受制于人,正要出言反对,左阳一抬手制止了他们,沉声说道:“眼下看来,蒙兀族虽然受创,但是数百年的底蕴还在,战况一时半会儿是打不开缺口的。如果任由这样纠缠下去,一旦穆豪出关或者黑石汗国内乱了结,我们这二族的精锐恐怕要尽丧于此,更别说还有赤眉湖旁还有居心叵测的三四十万人族,对我们两部也是严重的威胁……”

说完这些,左阳左右扫视了一圈,看着帐中的人都若有所思的样子,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接着说道:“魔猿城那边经过我们的试探,城防坚固无比,想强攻伤亡不会小,但听拓跋宗子你讲来,白鹿城的城防相对来说要简陋了许多,那我们两家就应该直接合兵,全力进攻白鹿城破,只要将白鹿城攻破,将蒙兀部的主要战力歼灭,到时候地宫就被我们抓在手上了,不仅上古法阵、遗宝,同时还会有十数万奴隶都落入我们手里,就算剩一些残兵败将困守魔猿孤城,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好!”拓跋旗振奋说道。

整个瀚海万余年的历史,传承都断断续续,近千年来就没有出现过几个强大的汗国。

也因为克烈部与拓跋部恩怨纠缠,虽然作为瀚海东岸最强大的两家部族,但一直都不能有效的统治瀚海东岸万余里的土地。

两家部族自身相互防备,每家所控制的草原,实际就千余里方圆而已,太多的部族都选择在他们两家之间左右逢源。

组建汗国,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简单问题,两家彻底结盟,意味着两家之间缓冲之地,将直接纳入新的汗国的版图,直辖地域就将扩大到两千里方圆,比之前各家控制千里之地,面积直接增加了一倍。

此外,组建汗国,瀚海东岸草原上的部落,将再没有左右逢源的机会,要么主动并入汗国,要么迁入瀚海东岸的万里草原,要么就等着被征服。

两家合并,组建新的汗国,才有可能真正统治瀚海东岸的草原,到时候一次大规模出征,就不是十万兵马了,就能像黑石汗国一般,一次就能征调百万大军南下。

当然,拓跋旗更高兴的,左阳提出两部彻底合并的条件,就是拥立他为汗王,毕竟他与左阳之女所生的幼子,拥有两家部族的血脉,只有让他的幼子,成为未来的汗国继承人,克烈部才能放心的合并进来。

拓跋颜眯着眼睛看着帐中的众人,他知道拓跋旗声望极高,不仅作为瀚海东岸最有希望突破踏入天巫境,与穆豪并尊的强者,这些年领兵作战,为拓跋部的崛起也立下汗马功劳,此时老族长也差不多将部族的大权都交到拓跋旗,但说到为拓跋部崛起立下汗马功劳,他这些年所立的功劳,难道就少了?

当然,拓跋颜心里清楚,要想两家彻底合并,他是没有资格跟拓跋旗争汗王之位,拔跋旗不仅此时已经是宗子了,两家彻底合并,更会有克烈部的全力支持,但看当前的形势,要是克烈部甘愿屈下,合并过来,拓跋部这边也绝对不会拒绝。

拓跋颜心里一叹,长身而起,说道:“两家合兵不能如此唐突,如果我军和蒙兀部鏖战正酣,铁崖部突然从魔猿城出来,抄我们后路我等该如何自持?依我看,克烈部需要派至少两万的精锐,在魔猿城的外围建造城寨,将铁崖部的战兵彻底堵在里面,这样两家兵力才能放心攻打白鹿城,而有坚固的城垒,即便黑石城发生什么变故,或突然派援兵过来,我们也不至于除了撤退外就束手无措了。另外,白鹿城高险,我们还需要建造一些攻城器械,否则一味的强攻下,就算强拿下白鹿城,伤亡也会很大,得不偿失……”

拓跋颜自幼思路清晰,看待事情很有一套,这也是为什么在崇尚勇武的妖蛮中作为一个巫蛮就能独掌一军的原因。

拓跋颜敲着桌子,接着说道:“在筑城和建造攻城战械的同时,我们并不能就这么呆着,佯攻也只是枉费兵力,我建议大部留在白鹿城对峙,派出两万精锐,征调尧山东面那些不听令的部族,派出兵马、奴隶过来。”

尧山以东,也有不少部族栖息繁衍,但都是远离拓跋部、克烈部的传统控制区域,即没有投附黑石汗国,也不可能降服于拔跋部、克烈部。拓跋旗想着两家既然要彻底合并、合兵,那就不用急着去攻打尧山,应该有更长远的方略才行,而先征服这些部族,勒令他们出兵、出物资,来加强这边,将来他们拿下尧山,也就不用再撤回去,就能直接将尧山当成进攻黑石汗国的桥头堡经营了……

****************************

白天的一战虽然持续时间不长,但是却打消了铁崖部族对着低矮城墙的疑虑。

傍晚时分有魔鹫从白鹿城方向传讯过来,其实也不需要蒙战那边传讯,两边就直线距离就一百里,铁鲲等将也是早就清楚那边的战事要惨烈许多,在第一天的接触战中,城墙就大垮塌了好几处,后期估计蒙战只能调派本族精锐,去加强正面的防御,要不然的话,白鹿城那边的士气会更弱。

连月来的紧张备战,让铁崖部族的所有人精神崩得紧紧的,虽然后续的战事还将更惨烈、残酷,但今日毕竟开了个好头。

看到克烈部战兵撤到二十多里外,开始筑寨、挖掘壕沟,相信克烈部在尝到苦头之后,不会再仓促攻来,铁鲲就宣布今晚用酒宴犒赏大家,即便是奴工也暂时停歇一天,魔猿城内欢声雷动。

如水的月sè撒满了魔猿城城头,铁崖部族的蛮勇在城头来回梭巡,时不时的有口令声传来,如果不是黑sè的血迹沾染了城头,就完全看不出这里是曾经激战过的样子。

天空中的几只魔鹫来回盘旋,锐利的眼睛在皎洁的月光下将魔猿城方圆几十里的范围都看的一清二楚。

毕竟还在战时,每个蛮勇只是分了两角酒,只是将肉管够,没有烈酒的佐餐,蛮勇们只是在填饱肚子后将难得的美酒一饮而尽,就各自回去休息了,魔猿城渐渐安静了下来,但是大帐中的晚宴还在继续着。

帐中的蛮将分两排坐着,不时的有人来回敬酒,场中气氛热烈的很。

宴到正中,铁都、铁鲲站起身来,端着酒杯往陈海、苍遗这边走来,

铁鲲、铁都举起酒杯,恭恭敬敬的施礼道:“铁都、铁鲲代铁崖部上下谢过苍公、曹公!”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苍遗喝了一杯酒,拉着陈海就往外走。

苍遗今天两个回合,就在城墙之上,将无人能敌的左立擒住,送到铁鲲的战戟之下,真是将满城铁崖部的战兵、族人都震得目瞪口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粗豪无比的苍遗,竟有如此恐怖的修为。

铁鲲在燕州为奴数年,心里清楚苍遗这一级数的强者,即便是地榜强者之中,也绝对是最前列,不要说他铁鲲了,即便是蒙兀部的第一强者蒙战,又能在苍遗手下支持多久?

而要不是苍遗的出手,今日铁鲲被迫出手去应战左立,又在城墙上斗个旗鼓相当,到时候克烈部再派一员悍将,率精锐兵马攻上城墙,他们要如何应对?将四五具血魔傀儡派上城墙,就一定能搬回劣势?

陈海助铁崖部筑四里坚城,是立下汗马功劳,但在崇尚武勇、唯强者独尊的瀚海草原上,苍遗今天的功劳,绝对远在陈海之上。

当然,铁崖部族人心里也有更强烈的困惑,如此强悍的人族强者,为何要跑到尧山来,助铁崖部守城?

毕竟只有铁都、铁鲲知道龙骧军的真正谋算,但即便是铁都、铁鲲也没有想到天机神侯会派这么一个强援过来。

只是苍遗性格太古怪,不容他人亲近,这时候苍遗更是强拉着陈海直接出了大帐,无所顾忌的直接冲天而去。

陈海莫名其妙的跟在苍遗的身后,高速飞行的巨大呼啸声并影响不了二人的交流。

“师弟,前些日子我老龙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给你做见面礼,师兄很是惭愧啊。这努力了好几天,终于帮师弟你弄了些好东西。”苍遗兴奋的话语在陈海识海中回荡着。

“师兄有心了,有师兄在,比什么见面礼都好很多!”陈海无奈的答道,实在不知道这老龙又要搞什么飞机,只是一想拿满坑满谷的血魔傀儡,和坑爹的天罡雷狱阵,陈海就对此行非常不看好,只希望苍遗能继续留在魔猿城坐镇,他就无需暴露了。

“啧啧,那天也不知道是谁喊都喊不住往外就走。”苍遗毫不留情的揭开陈海的老底。

陈海脸皮厚的不行,只是若无其事继续赶路。

二人最后落在尧山东南麓一处悬崖上,苍遗指着悬崖下方的深峡,得意洋洋的问道:“师弟,这些做你的见面礼如何?”

陈海瞠目结舌的看着悬崖下方,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转过头去,狠狠的拍了一下苍遗的肩膀道:“师兄,原来你还有这本事啊!”

看着陈海激动的样子,苍遗抱着膀子哈哈大笑。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七章 汗国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