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血炼大阵

第四百三十八章 血炼大阵

九月中旬,酷署未消,魔猿城墙之上兵戈林立,铁鲲负手立着,看着远方,已经是好几日迟迟不见都克烈部来攻,然而烈日炎炎下,铁崖部在城墙上严阵以待的蛮兵浑身犹如水洗,却没有一人敢有松懈,或下城到荫凉闭暑。

“敌军动了……”铁鲲这时候注意到敌寨有所动作,但接下来又觉得困惑,克烈部的兵马,没有出北寨门往魔猿城攻来,而是从南寨门鱼贯而出,陆陆续续的往西南而去,这摆明了是要绕到西面,与在白鹿城西面的拓拔部战兵,一起强攻白鹿城啊。

虽然魔猿城这边的压力小了,但铁鲲脸上却无喜sè,他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一旦白鹿城失陷,魔猿城绝对坚守不了多久。

陈海却是微微一笑,目对铁鲲望过来征询的眼sè,只是让他加强对敌军的监视,另外魔猿城修筑、战械兵甲的修造还得持续下去……

此时的白鹿城上,蒙战也陷入巨大的忧虑当中,拓跋部在最初的试寨之后,退出二三十里外筑寨休整数日,此时又派了两千精擅骑射的蛮兵压上来,远远往这边城头射箭。

草原上的妖蛮并没有大规模造床弩的能力,所造弓弩又相当的劣质,射出的骨箭、铁箭,对皮糙肉厚的妖蛮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诸蛮战兵更习惯在两阵接触之前,使用短矛互相抛掷,或能更好的打开敌阵的缺口。

拓跋部两千弓手齐射的场面看似壮观,却没有什么效果,相距又太远,甚至有大半箭矢都没有飞到白鹿城头,就无力的坠落下去。

偶尔有一两声闷哼,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中了一箭,转头望去,中箭的那个蛮勇咬着牙把箭拔了下来,狠狠的折断扔在地上,手臂一用力,肌肉收缩了几下,本身就不大的伤口就停止了流血,耸了耸肩,继续恶狠狠的盯着城下那些只敢在远处散射的孬种。

直到中午,得知克烈部三万大军从魔猿城的南面撤出,往白鹿城转进时,蒙战才知道对方真正的打算,匆忙召集众将开始商讨对策。

从城墙下来的时候,看着数日前在战事中崩塌的城墙已经用土石修补好,但蒙战心里没有丝毫的喜sè。

在这等程度的恶战,这样的城墙太弱了,甚至连最初的试探接触战都扛不住,就垮塌了好几截,在接下来近十万大军的强攻下,能再支持住一天吗?

一阵阵无力感从他心头泛起,这一刻蒙战才发觉,他真的是老了。

不多时,各部族的首领都到齐了,蒙战背着双手在帐中来回转着,说出了自己对战局的判断。

“要不,我们放弃白鹿城,通过猿跳峡去往魔猿城。魔猿城地处狭窄,不利敌族强攻,而魔猿城的城墙坚固超乎想象,两侧还有大量的灰浆岩能开采出来,修筑更高、更长的城墙,固守应该没有问题。到时候父皇一旦出关,是不会放弃我们的。”穆图看蒙战说完后没人说话,喏喏的提了个意见。

“蠢货,若放弃白鹿城,放弃上古地宫,不管汗王将来出关会不会追责,二三十万族人、十数万奴隶,挤到小小的魔猿城里,吃什么?你能将上百万头的牲口,以及上百万头牲口所需的草料,都塞进小小的魔猿城吗?”蒙战心情恶劣到极点,面对这个在一战之下被龙骧军打破了胆的外甥,说话也没有那么客气。

“那怎么办?哪一座城池修建不要持续数年才能完固?我们短短几个月的时候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非常不容易了。难道非要大家都拼死在这里你才心甘?”穆图不服气的反驳道。

魔猿城是没有办法装进那么的族人,但魔猿城与猿跳峡互为一体,他们只需要撤入猿跳峡之中,在猿跳峡北侧最狭窄的地方建立防御,也能坚守下去。

当然仅守猿跳峡与魔猿城,活动空间就被变得极狭窄,根本容纳不下数十万族人、奴隶以及上百万头的牲口,但想要成事,就需要有取舍,只要将蒙兀部的精锐战兵保留下来,奴隶以及蒙兀部的老弱妇孺都舍弃掉,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蒙战知道穆图是什么心思,他一时气结,扫视了一圈,却看见众蛮将有颇多人是这样的心思,想要发火,却又不知道从何发起。

“敌人看来也知道我白鹿城这边除了地势开阔外,城墙也谈不上坚固,所以才要拿我们当重点突破。如果我们能加固城墙,不就能打破了敌人的如意算盘吗?”一个黑瘦的巫蛮站了起来说道。

“五个月才将城墙建成这个样子,你说加固,一夜之间就能将城墙变成钢铁铸就的么?”穆图此时心中也是烦乱不堪,看这巫蛮站出来胡说八道,不客气的指责道。

一声桀桀怪笑,那黑瘦巫蛮丝毫不顾忌穆图的身份,回道:“穆图皇子身为一个巫蛮,却是不知道我巫蛮一系体弱不堪,没有一些逆天改命的手段,怎么在瀚海传承千年?”

“逆天改命个屁?”穆图不客气的骂道。

蒙战挥手阻止了穆图的无礼,对那巫蛮客气的说道:“昆泰大师,难道你有破局之法?”

虽然不屑于穆图的贪生怕死,对于蒙战这个纵横瀚海百年之久的强者昆泰还是非常尊敬的,他一拱手回道:“禀告左都将,前些年我部从西路进攻之时,在人族城池缴获了一部阵法道书。只是这道书艰深无比,又有些残缺,也是苦修数十年,才算小有成就,但如果左都将放手任我施为,我有信心将整个白鹿城在数日之内化作铁城。”

昆泰乃是蒙兀部一个属从部落耳则部的巫蛮之首。

耳则部的巫蛮在瀚海草原不算多耀眼,但是千奇百怪的手段非常多,只是这等死生大事,蒙战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先让诸将退下,又将诸部最强大的巫蛮都召集过来,讨论昆泰所提议的固城之法。

蒙战虽然这些年也修炼一些基本的玄修真诀辅助战斗,也祭御一些低级法宝护身,但对玄法研究实在算不上深,在大帐里对各种生魂、血肉、血炼等等名词听得头晕脑胀,但一众巫蛮极有疑惑的听过昆泰的解释之后,最后由蒙兀部的巫蛮长老蒙然跟蒙战说道:“此法确实值得一试,但此法又极为血腥,传出去或有不妥。”

蒙兀部灭亡就在眼前,蒙战哪里还顾得上手法血腥,还顾得上传出去是否不妥?

蒙战才不管此法有多血腥,只要有效就行。

这么危急的时刻,自然不容拖沓,昆泰、蒙然等上巫,将全部族数百巫蛮都召集起来,围绕着白鹿城部署大阵。

蒙战站在城头上,看着数百巫蛮在城中腾出来的空地以特定的方位站好,昆泰似乎有什么秘法,将他们的神魂连接起来,紧接着看到各种扭曲、诡异的光影线条在数百巫蛮之间出现,虬结在一起,混若能噬人魂魄一般,看一会儿就头晕不止。

一直到入夜时分,以数百巫蛮自身进布置的庞大而复杂的大阵才最终部署完成,一队队的人族奴隶在蛮兵的驱赶下,一个个的站在指定的位置。

这些天虽然不用再去筑城,但是挖掘地宫的工作还没有停止,这时候突然让他们放下手头上的事情赶到这里,实在让上万奴隶有一些不祥之感,特别是地上那诡异的线条,那些有修道基础的人族更是能直接感受到前方有着吞噬血肉、神魂的凶险,但在两侧残暴的蛮兵驱赶下,谁也都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麻木的前行……

陈海此时在血魔峡里的一汪清泉旁盘坐着,惬意的享受夏日难得的清凉,同时推演着巫蛮的功法体系,苍遗耐不住寂寞,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忽然一道难以言喻的yīn冷气息从白鹿城处冉冉升起,扩散开来。

陈海一诧,神识往白鹿城投去,只见此时的白鹿城的上空yīn云密布,犹如有一头巨兽一般翻滚不止,翻滚中黑sè的yīn云慢慢有血丝泛出,很快的就完全变成了猩红的一片,缓缓降下。而城池的周围被一道玄奥的气息阻隔着,神识竟然探不进去。

也不知道苍遗、宁婵儿去了哪里,陈海当下敛去了气息,也不催动真元,贴着崖壁就白鹿城掠去。

拓跋颜此时正在大帐中头疼不已,两部联合在所难免,只是自己身为一个巫蛮,比起武修的拓跋旗天生就少了优势,有了克烈部支持的拓跋旗,将会是他最更难以逾越的鸿沟。

突然他抬头望去,四十里外的白鹿城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一道神识往白鹿城投去,只是万人血炼大阵哪儿会是一两个人所能抗衡的,僵持了一阵子,神识都缓缓退去,走出大帐,就见此时的白鹿城早就被血sè浓云所笼罩……

这时候大阵中的人族奴隶再蠢也会明白即将发生的事情了,想要四散奔逃,只是大地上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们牢牢困住,只能发出绝望的嚎叫着。

昆泰长诵冗长的咒语,犹如没有尽头一般,不知道是什么力量的加持,他的低沉诵念声竟然能改过场中数万人的声响,咒语声在城内回荡着,将白鹿城渲染的犹如鬼蜮一般。

渐渐的,从人族奴隶的口鼻和眼中,一道道血线冲天而去,划着一道道弧线,往白鹿城头顶的血云汇聚而去,而一个个人族奴隶,化为一具具枯骨,姿态诡异的站在大阵之中,令人无数蛮兵蛮将都看了胆颤心寒,没想到这世间竟然有如此yīn邪恐怖的术法。

这时候白鹿城下起了粘稠的血雨,但是血雨只往城头淋去。

蒙战几人早就远远的躲开,看着这不属于天地的力量,胆战不已。

陈海站在一处孤峰上,远远望着被笼罩在血云中的白鹿城,虽然他不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对神魂特别敏感的他意识到,这个变化最少要上万人的生魂才达成,而且这至邪术法,与罗刹族的血炼大法竟然是同出一脉。

他这些年从来都不敢在燕州施展血炼大法,没想到这种邪法在瀚海草原深处,竟然有传承……

等到场中的一万人族奴隶已经完完全全的变成一具具枯骨,阵中也有上百巫蛮,也承受不住血炼大阵的反噬,七窍流血而亡,但血雨最终停掉,一阵阵狂风吹过,yīn云散去,众蛮眼里的城墙已经完全变了模样:虽然还是一样的高矮,但是上面似乎有血肉一直在流转一般,犹如活物,这是一座血肉铸就的城墙。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八章 血炼大阵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