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96 程力的底气

496 程力的底气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确实是我没想到的。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晚上,从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一,眼见各种流光溢彩、热热闹闹,我就不断在想,如果能回趟罗城,见见我的亲人、朋友就好了。尤其是之前给郝莹莹送红包,看到她和她的家人在一起时,这种思乡的感觉特别强烈,恨不得插上一双翅膀飞回罗城。

可是现在,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实现了。

我怀疑是不是老天听到了我心里的声音,所以才给了我这么一次探亲的机会?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真要好好感谢一下天上的神了。

之后,李皇帝的情绪好一些了,让我们继续吃着喝着,说是不要影响了大家过年的气氛,还让台上的明星继续唱歌。明星的裤裆还一片潮湿,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唱歌,今天晚上对他来说想必特别难忘。

“王巍失踪”的插曲过去以后,场子终于重新热闹起来,大家继续喝酒作乐,根本没人把王巍放在心上。就算他混进省城,单枪匹马又能有些什么作为呢?

在强大的李皇帝面前,所谓的王巍只是蝼蚁罢了。

我看着四周的一片纸醉金迷、靡靡之音,知道这帮家伙迟早会死在我的手上。

流星倒是很不愉快,问我刚才为什么不提议将他一起带走?

我说你又不是我的女人,我干嘛要带着你?

流星的嘴角抽了两下。

我摸摸自己快要断掉的鼻子,继续说道:“刚才差点没吓死我,在李皇帝面前只会‘嗯嗯啊啊’了,哪里还想得起来你啊?你要想和我一起去,不如自己去和李皇帝说。”

流星看了看正在喝酒的李皇帝,哆嗦了一下。

这天晚上算是顺利过去。

第二天早上酒醒之后,我又去找了一趟李皇帝,在去罗城之前,看看他还有没有什么指示。李皇帝告诉我说,这次我到罗城是半公开的行动,一方面寻找王巍的踪迹,一方面传播他的威严,震慑罗城诸人。

之前李皇帝去罗城带走我舅舅的时候,我并没有亲眼看到整个过程,但是事后听李爱国他们描述的时候,知道大家对李皇帝确实非常畏惧。就包括我自己,在来到省城之前,对李皇帝也是又惧又怕——当然,我不是说现在就不怕了,只是接触的次数多了,可能不像以前那么怕了。

人对自己不了解的事物,确实容易脑补出很多的恐惧来。

现在看来,李皇帝也刻意在营造这个氛围,所以才会让我到罗城传播他的威严。

我说我保证完成任务。

李皇帝又告诉我说,他在罗城有个远房亲戚,现在生意做得挺大,这次我过去后就由他和他的儿子陪着,有什么麻烦事也尽管找他俩就行,罗城没有他们摆不平的事情。

李皇帝在罗城有亲戚,这个并不稀奇,谁还没有个远方亲戚。只是,生意做得很大,罗城的事还都能摆平?我在罗城那么久,怎么还不知道有这样的人存在,难道是吴建业?

不能啊,吴建业要是有李皇帝这棵大树靠着,之前还能被火爷整得那么惨?

但除了吴建业外,我也实在想不到其他人了。

我就问李皇帝,是谁?

李皇帝:“说了你也不知道,你到罗城之后,他们自然会去接你,到时候你们再认识不迟。”

我说可以。

至于其他的,李皇帝就没交代我什么了,只是嘱咐我快去快回,毕竟省城这边还有一摊子事等着解决,一统省城可比什么罗城王巍重要多了。

我也和李皇帝告了别,离开皇家夜总会直奔机场,订下半小时后就到罗城的飞机票。

省城到罗城其实不远,开车也就三四个小时,坐飞机就更快了,二十分钟足矣。之前我来省城的时候,是偷偷摸摸来的,又划船又坐黑车,辛辛苦苦一夜;现在再回罗城,直接坐了飞机,不算荣归故里,起码也光明正大了。

坐在飞机上,我的心里是掩饰不住的激动,昨天还盘算着要是能回一趟罗城就好了,现在就完成了这个心愿,简直天助我也。

二十多分钟后,飞机抵达罗城地界,重新站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我激动地几乎快要跳起来了。

我走的当然是VIP通道。

李皇帝告诉我说,VIP通道的尽头会有人接我,我也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李皇帝的远房亲戚,那位号称在罗城什么事都能摆平的家伙到底是谁,所以脚下也情不自禁地加快了步子。

在走到尽头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把罗城所有的商业大鳄都想了个遍,基本是谁都不会让我太意外了。但,当我看到站在VIP通道尽头的人时,还是实打实地吃了一大惊。

竟然是程力,和他的父亲!

没错,就是那个和李娇娇订婚的程力!

在我离开罗城之前,程力和李娇娇在火爷的主持下订了婚,后来我知道那是李皇帝的yīn谋,意在向我证明即便是在罗城,也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以此来警告我在罗城老实一点。

当时我只以为程力和他父亲不过是李皇帝的棋子,可没想到他们还和李皇帝有点亲戚关系。

我看到程力和他爸的时候,确实整个人都懵了,程力他爸在罗城虽然有点生意,但是距离“什么事都能摆平”还差得远啊,难不成他们在我消失的这大半年里,发展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在我思绪翻腾的时候,程力和他爸可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两人知道我就是李皇帝派来的火曜使者,立刻一溜烟地小跑过来,在我身前点头哈腰:“您就是火曜使者?”

我看到这对父子,心中就忍不住涌起重重怒火,虽然强行把这股怒火给压了下去,但是面上的冷漠却无法遮掩,冷冷地说:“对,我是。”

“我听李皇帝说火曜使者很年轻,没想到竟然年轻到这个地步……”

程力他爸并未计较我的冷漠,大概觉得李皇帝的手下,冷酷一点也是应该的。他搓着手,激动地说:“火曜使者,您好,我叫程大力,是李皇帝的表侄儿,这是我的儿子程力,很荣幸能认识您!”

旁边的程力也激动地说:“火曜使者,您好!”

程大力一边介绍,一边还伸出了手。

我对这对父子厌恶到了极点,当然不会去握程大力的手,直接冷哼一声,继续往前走去。

程家父子对视一眼,虽然非常尴尬,但是也没多想,立刻一路小跑跟了上来,在我身前鞍前马后地伺候着。两人簇拥着我出了机场,已经有一辆凯迪拉克的商务车在等着,程大力恭恭敬敬地把我迎上车去,说是午饭已经为我安排好了,现在就过去吃。

我虽然很烦这对父子,恨不得一脚将他俩踢飞,将他们毕竟是李皇帝钦点了来陪我的,我也不好直接就将他们甩开,所以就默认了他们的安排。

他们非常高兴,立刻安排司机驱车前行。

之前我在罗城呆了一年多,在李爱国他们的辅助下,一步步将这个城市彻底握在手中。我在这片土地上奋战过、拼搏过、逃亡过、厮杀过,对这里的每一条大街小巷、每一栋高楼平房都很熟悉,这里的每一片土地都是我的地盘啊!

时隔大半年,又回到这片土地上,这种感觉真的无法形容,我只是贪婪地望着窗外,试图将这所有景sè都尽收眼底。

程大力则以为我没来过罗城,所以耐心地为我讲解着这里的每一条街、每一条路,甚至还时不时地指着某个高楼,说那是他的产业,一路上竟然给我指了十几处。

这些高楼我也熟悉,甚至能说出它们主人的名字来,怎么现在都成程大力的产业了?

在我的印象里,程大力也就做点小生意,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一开始我以为他在吹牛,后来经过一番旁敲侧击,才知道他们是在一年多前,通过族谱认下了李皇帝这门远亲。后来又靠着李皇帝这棵大树,在罗城横行无阻,生意也越做越大,如今已经超过吴建业,成了罗城最知名的商业大鳄!

而程大力崛起到今天这个地步,仅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而已。

说到这个,程大力也沾沾自喜:“李皇帝虽然也帮了我,但主要还是依赖我自己的商业天分。”

程力也献媚地说:“是的,父亲的商业天分无人能及。”

我心里默默地想,李皇帝这明显是在罗城培植他自己的力量啊。

碍于和我舅舅的约定,李皇帝没法插手罗城道上的事,所以就在商场上扶持了程大力,以便将来有个能够制约我们的地方。看看吴建业,就知道一个商场大鳄的能量有多巨大,因为他们和政府官员的关系往往如胶似漆,怪不得李皇帝敢说罗城没什么事是程大力摆不平的。

李皇帝的心机,确实无人能敌,无声无息之间就在罗城渗透到了这个地步。

李爱国对这一切肯定有所知晓,但他显然也没办法,毕竟对方的后台可是李皇帝啊,连我舅舅都畏惧的所在!

一想到曾经被我压在脚下的程家父子,如今又把尾巴给翘起来了,还成了罗城商界的领头大鳄,我的心里就憋屈的不是一丁半点。所以程家父子还在炫耀他们的产业有多少,商业成就有多大时,我终于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狠狠骂了一句:“吵死了,给老子闭嘴!”

因为有李皇帝罩着,程家父子在罗城或许已经嚣张到了一定地步,但是他们在李皇帝手下的火曜使者面前肯定不敢肆言妄语,所以凯迪拉克的商务车里立刻变得一片肃静了。

我闭上眼睛开始养神,程家父子也一句话都不敢再说。

一直到了酒店,两人才重新开始说话,不过特别变得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得罪了我。

“程总,程少……”

门口的服务生显然已经特别熟悉他们两个,立刻笑脸盈盈、点头哈腰地迎了上来。

程大力又恢复了趾高气昂的态度:“我订下的包厢还在吧?”

“当然在了,程总钦点的包厢谁敢占呢,快请快请……”

程家父子将我引到了包厢里面,当然各种山珍海味、美酒佳肴,两人试图向我搭话,但我始终爱搭不理。程大力似乎意识到我不是个好接触的人,在吃过饭后,便借故溜走了,将我丢给了他的儿子程力,让程力继续陪我进行接下来的流程,走之前还吩咐程力一定要好好招待我。

程大力是个老狐狸,所以溜得还算快,程力却是个愣头青,一点都不介意我的冷漠,反而觉得能陪李皇帝手下的火曜使者是件非常荣耀的事,吃过饭后还要再拉我去唱歌,说是给我安排了非常丰富的行程。

我哪有时间陪他在这墨迹,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当然要趁这个机会赶紧去见我妈和我的朋友。我本来想拒绝他的,结果他的手机恰好响了,又起身去外面接了一个电话。

等他回来,便兴致勃勃地跟我说:“火曜使者,一会儿我未婚妻也过来,咱们可以一起玩啊!”

我的心中一动,程力的未婚妻,不就是李娇娇吗?

我这次回来的目标之一,就是见李娇娇一面,正愁没什么理由去找她呢,这倒是个非常好的机会,于是便答应了他。

“叫我峰哥就行。”我淡淡地说。

“是,峰哥。”程力特别开心,立刻恭敬地请我出了门,直奔酒店不远的一家娱乐会所。

到了会所以后,我才知道程力还叫了一帮狐朋狗友,据说还是一帮二世祖,家里干什么的都有。之前我在罗城混的时候,跟着卷毛男认识过不少公子哥大小姐,那是真正家里有权有势的,程力的这帮朋友我却一个也不认识,估计全是二线的吧。看来程力他爸虽然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就成为罗城的商业巨鳄,硬实力够了软实力却还不够,被真正的纨绔圈子排斥在外,导致程力只能和这帮二线的公子哥玩玩。

不过他们嚣张的程度可一点都不逊于曾经的卷毛男等人,尤其在知道我是李皇帝手下的火曜使者以后,一个个就跟磕了大麻似的疯了起来,在大堂里就大呼小叫、吆五喝六的,那股子飞扬跋扈的劲儿让我都看不过去。

要不是想见李娇娇一面,我早就甩手走了,实在耻于和这帮人为伍。

在程力的带领下,一帮人簇拥着我进了包厢。

当然是这间娱乐会所里最大气最奢华,价格也最贵的包厢,程力完全负担得起。

进了包厢以后,在程力的带领下,一帮人迅速众星拱月似的把我围了起来,各种殷勤各种卖好。程力还想帮我叫个陪酒的公主,但是被我给拒绝了,毕竟一会儿要见李娇娇,我不希望给她留下个轻浮的印象。

虽然她肯定认不出我来,但我也要在她面前做最好的自己。

见我态度冷淡,程力也没强求,劲爆的音乐响起,洋酒也开了一堆。有人问程力:“你女朋友怎么还不来?”

程力说:“一会儿就来!”

我一边默默地喝着洋酒,一边静静地等着李娇娇的到来。

果然不到一会儿,包厢的门被推开,一个面容精致的女孩走了进来,正是李娇娇。

和过去总是打扮时尚艳丽的李娇娇相比,现在的她真是变化太大了,不光脸上未施粉黛,身上也只是穿着简简单单的T恤和牛仔,外面还套着一件天蓝sè的羽绒服,看上去虽然十分得体大方,却一点都不像以前那样扎眼了。

但她带给我的触动仍旧丝毫不少,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狠狠砸进我的心湖,荡起的不是涟漪,而是滔天巨浪。

这一瞬间,属于我们两人的回忆迅速涌进我的脑海,从我们坐同桌的三年开始,从一开始的相互厌烦,到后来的彼此吸引,期间争吵过、暧昧过、柔情过、痛苦过,点点滴滴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李娇娇在我心中的地位自然不用赘述,尤其是在我离开罗城之前,我还大闹她和程力的订婚仪式,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立下誓言,说李娇娇是属于我的,不许任何人把她抢走!

我不知道这大半年过去,李娇娇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是否还一直惦记着我,但她的脸上确实写满了忧伤,像是一只孤孤单单的画眉鸟。

是的,虽然在李娇娇进来以后,包间里的众人立刻站起来跟她打招呼,说嫂子好,程力也立刻迎上去拉住了她的手,但她看上去还是那么孤单,仿佛和这世界格格不入。

程力在拉住李娇娇的手的时候,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就盯了过去,我清楚地看到李娇娇试图躲闪,但最终还是没有反抗,任由程力拉住了。

我的心,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被击穿了。

程力在接到李娇娇后,第一时间就带着她来我面前问好。

“峰哥,这是我的未婚妻李娇娇。”

程力点头哈腰地说着,又对李娇娇说:“娇娇,这位是李皇帝手下的火曜使者,峰哥!你快和峰哥打个招呼!”

虽然我的心中已经激起万丈波澜,但我的面上还是没有半点颜sè,眼睛里更是如海一般深邃,只是淡淡地冲李娇娇点了点头。

而李娇娇,却盯着我的眼睛一动不动,整个人也像是傻了一样,仿佛灵魂被抽空了,一副呆呆的模样,似乎看到了极度不可思议的东西。

而我心里也是吃了一惊,心想不会吧,这样也能认出我来?即便是乐乐,也是经过反复辨认,最终才确定是我的啊。这李娇娇,不会只看我一面,就认出我来了吧?

我的心里砰砰打鼓,面上却还是不动声sè。

“娇娇,你怎么了?”程力都觉得特别奇怪,忍不住推了一下她。

“啊,没事……”李娇娇这才反应过来,神sè变得有点正常了,但眼睛还是一直盯着我看,有点魂不守舍的模样。

“娇娇,你别这样看峰哥,显得很不礼貌……”程力低声提醒着。

“对不起。”李娇娇赶紧低头道歉。

“没事。”我又淡淡地说着。

程力赶紧把李娇娇拉到一边坐下,小声询问着她到底怎么回事,第一次和火曜使者见面,怎么表现这么怪异。

“没事,我没事……”李娇娇摇着头,还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说:“可能昨天没有睡好,有点头晕。”

“嗯,你休息下吧。”

安抚好李娇娇后,程力又端了杯酒过来向我致歉,我说没事,继续玩吧。

程力松了口气,安排大家继续喝酒,包厢里又慢慢热闹起来。

程力知道我的脾气很怪,所以也不敢多打扰我,只是尽力地把场子搞热。而我完全不在意这些,只是不断用眼角余光观察着李娇娇,我们之间隔了大概四五个人,但是并不影响我偷偷看她。

这次我回来罗城,心里有个小小的计划,除了看望我妈以外,李娇娇和孙静怡都在计划之内。我本来打算抽空远远看她们一眼就好,没想到还能这么近距离地看李娇娇,其实已经心满意足了。

这趟没有白来。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李娇娇竟然也在偷偷看我,一次又一次地看。每看一次,她就敲自己的脑袋一下,仿佛在怀疑自己的认知。她的这番怪异表现,也引起了程力的注意,程力不断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李娇娇当然回答没事。

慢慢地,两人便有点争吵起来。

李娇娇还是那个李娇娇,虽然感觉她已经变了很多,但是刁蛮起来仍旧不逊从前,指责程力废话真多;以前的程力,是绝对不敢对李娇娇不敬的,李娇娇让他往东他就往东,让他往西他就往西,但是现在的程力今非昔比,他的父亲成了罗城最知名的商业大鳄,心气儿也高了不是一星半点,竟然也冲着李娇娇发起火来。

“娇娇,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还惦记着王巍?咱俩已经订过婚了,你也是我的未婚妻,如果你还想着其他男人,就有点太过分了!我也实话告诉你吧,那个王巍要完蛋了,之前李皇帝严禁他进入省城,可他竟然莫名其妙地失踪了!知道火曜使者为什么来吗,就是来查找王巍的踪迹,然后把他杀了!等王巍死了以后,我看你还想不想他!”

因为程力和李娇娇吵架,一包厢的男男女女也不唱歌了,纷纷劝着他俩,但是他俩根本不听。

“滚,我不想看见你!”李娇娇的脾气当然也大。

“我就是滚了,王巍也回不来!娇娇,我对你一片诚心,你为什么对我这样?为什么我连拉一下你的手,你都不是太情愿的样子?今天当着火曜使者的面,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你是不是和王巍什么都做过了?”

李娇娇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程力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一张脸当即涨得红通通的,骂道:“你有病啊!”

骂完以后,李娇娇站起身来就走。

程力当然拉住了她:“你不能走,你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你和王巍到底做过那些事情没有?”

李娇娇就是性子再刁,也毕竟是个女孩子,当众被人问这种问题,当然承受不了。她不停地骂着,想把程力甩开,但是程力始终不让她走。别说李娇娇了,我都积了一肚子火,脑子也无法再冷静,当场抓起一个瓶子,就准备朝程力走过去。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一个服务生急匆匆地奔进来,说:“程少,不好了,有人订下这个包间,说是让你赶紧滚出这里,不然让你好看!”

“谁这么大胆?!”本来就在气头上的程力,当场愤怒地咆哮出来。有他程少在这,竟然还有人让他滚出去?

“周少!”服务生战战兢兢地说。

包厢里的众人均是倒吸一口凉气。

罗城只有一个周少。

号称罗城第一纨绔的周毅,也是我的铁杆兄弟,卷毛男。

看网友对 496 程力的底气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7年02月12日

    咋一直重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