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十月

第四百三十九章 十月

陈海在孤峰上立着,宽松的袍袖在大风中被吹得翻飞不止,一阵轻微的破空声传来,却是苍遗到了。

一向玩世不恭的老龙盯着白鹿城,神情凝重的问道:“这难道是血炼大阵?”

陈海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至少上万生魂永不能进入轮回啊,就为白鹿城铸就了这么一副血肉铠甲,只是这个世界怎么会有罗刹域的血炼秘法?”

苍遗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才说道:“上万年前的那次血魔大劫,当时由于神殿已经式微,并没有能将所有的罗刹血魔斩杀在血云荒地,还有不少漏网之鱼进入金燕诸州,很是造成了一些杀戮,或许有什么余孽隐藏起来,又或许有些血魔首领,故意将血炼之法传下来……”

陈海呆立了片刻,疑惑的问道:“这方世界到底有何好处,要让龙帝、左耳甘愿付出这样大的代价来守护?”

苍遗摇了摇头道:“虚无缥缈的因果,又或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职责,然而到底怎么回事,左师也并未跟我详细说过……”

苍遗的语气有点儿落寞。

陈海很能体会到他的感受,近万年来,苍遗虽然偶尔能得左耳传授玄诀真法,但更多时候是守在这座地宫里潜修,时间长了,难免会有些小变态。

这时候白鹿城上空的血云已经是极其淡薄了,苍遗伸手在身前画了一副虚圆,凝聚水波似的光芒,将白鹿城内的一切都纤毫毕呈的倒映在这水月镜之上。

陈海的神魂修为还是要差一些,神识还是没有办法像苍遗这般,相隔二三十里就直接穿过稀薄血云的遮闭,延伸到白鹿城里去。

他通过水月镜看见白鹿城内惨绝人寰,上万具枯骨狰狞扭曲站在空荡场地里,还有上百巫蛮受血炼大阵的反噬而死,死相也极其狰狞。

在万具枯骨的中心,一个脸形干瘦的苍老巫蛮,这时候正将眼瞳里的一抹邪血之sè敛去,接着又伪装成脱力的样子,跌坐当场——这个巫蛮平时不露山显水,陈海也只知道是一个小部族的首领,一时都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

白鹿城诸部蛮兵、蛮将都为这一切的变化而震惊,没有谁注意这年老巫蛮的异样。

“伪装真好……”陈海不由得为这年老巫蛮的演技感慨,陈海在燕州没敢修炼罗刹血炼大法,但他的傀儡分身在血云荒地不知道用这秘法,吞噬多少血魔的血肉精华来提升自己,对吞噬他人血肉精华后特有的气息,再是熟悉不过。

这老巫蛮看上去用上万苦奴的血肉及生魂,将白鹿城筑成至yīn至邪的血肉之城,但也暗中克扣了一部分,用来提升自己。

“再不除掉,这人就要修成血丹了。”苍遗蹙眉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来还不清楚,此时不宜打草惊蛇,也不知道此人有没有将血炼秘法传授给别人,需要暗中观察一阵子再行事。”陈海知道苍遗想出手,以苍遗的实力,偷偷摸摸将这老巫除掉也是容易,但他更想搞清楚,这老巫将血炼大法修炼到哪一步了,有没有将血炼大法传给其他人,或许说到底有没有血魔余孽潜伏在燕州,不然只是暗中除掉这老巫,并不能解释最根本的问题。

苍遗点头道:“师弟,我老龙暂时就暗中先盯住这老巫,但不管怎么说,这血练大法一定不能流传出去,否则将遗害无穷。”

陈海看到苍遗一眼,心想左耳应该也叮嘱过苍遗,倘若发现他遁入魔道,大概会让苍遗暗中除掉他吧?

陈海也没有说什么,二人转身往魔猿城而去。

*******************

此时白鹿城内的血炼大阵已经完全停止了下来,大阵中只剩下一个人在站立着,那就是正在急剧喘息的昆泰,强抑内心的狂喜,看到一脸沉重的蒙战朝他走过来,苦叹道:“此法太违天和,若非生死存亡之际,昆泰也不敢轻施此法,倘若上苍有什么反噬,皆由我昆泰一人承担好了。”

蒙战先让人搀扶着昆泰好生下去休息,脸上也是忧sè重重,他心里清楚这件事传到穆苛等人耳里,绝对会拿这事跟他发难,甚至将蒙兀部驱逐出去加以剿灭都有可能,但不管事后会面临多严重的后果,蒙兀部首先要存活下去,不然谈什么都是空。

蒙战看向左右惊疑未去的诸将,说道:“这也是不得已之法,大家先活下来要紧,而此法也仅此一回,往后绝不会再用。”

诸将心里皆想,将巫蛮集结起来也就数百人,为施展这血腥邪术,一次性就暴毙上百人,其他巫蛮也都或多或少受到反噬,想再施展这样的一次血腥邪术谈何容易?

蒙战将对未来的担忧收拾起来,定下心去研究其城墙来,看着披上一层猩红sè外衣的城墙,那猩红sè缓缓蠕动,看着分外可怖,他小心翼翼的用手触碰上去,和城墙的质感一样,但是却留着温热。

他轻轻握住拳头,向城墙击打而去,但是相当于明窍初期的一击,在城墙上只是发出了如击败革的轻响,落拳处犹如击打到水面一般,激起了一道猩红sè的涟漪,这就是能开山裂土的一拳对城墙造成的所有伤害。

蒙战和身边的众蛮将对视了一眼,也不得不承认,昆泰此法虽然血腥邪恶,但确实有用。

***********************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考量,时间进入十月,寒流从瀚海之上侵袭而来,千里尧山白雪皑皑。

这时候也终于有消息传过来,拓跋部内部也做出决定,要在尧山战事了结之后,就推举拓跋旗正式继承族主之位,推动拓跋、克烈两族的正式合并,到时候,就会有一个新的汗国在瀚海东部崛起,成为瀚海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汗国之一。

而在克烈、拓拔两族的内部,则已经非正式以拓跋汗国自居。

一方面,拔跋旗在尧山西南麓连筑数城,又派兵骚扰和劫掠尧山附近的部族,同时两族合并、组建拓跋汗国的消息传出去,那些摇摆不定的部族明白在汗国成立后,就会丢失了左右逢源的基础,有些部族见机快,提前宣布对拓跋汗国的效忠,纷纷派出蛮勇、奴隶,赶往牲口往尧山而来。

这使得白鹿城所面对的拓跋汗国战兵,在一个月内,从十万急剧扩充到十三万,同时还有大量的奴隶被驱赶过来,随着时间的延续,后续增援的兵马,还会源源不断的赶过来。

做好了所有准备的拓跋汗国远征军,悍然动起来,新生的战争巨兽露出自己狰狞的爪牙,而他们的猎物,就是三十里外的白鹿城。

一队队蛮勇列成方阵,喊着整齐的号子往白鹿城开去,一台台粗陋的抛石弩被辅兵推出,在被整饬过的道路上,吱吱呀呀的跟在阵后。

“昂昂”,十几头身高十米,浑身鳞甲,脖颈粗长的战兽,昂天吼叫着从营寨旁走出,沉重的步子将大地震的闷响,汇入了滚滚洪流之中,只是这些巨兽身周似乎带着某种气息,所过之处,一片混乱。

把拓跋部的驯兽师们急得满头大汗,拼命的收束着巨兽往一旁走去,避免对行军造成什么麻烦。

拓跋旗志得意满的带着众蛮将踏出简陋的城池,挥军白鹿城。

蒙兀部早早的就得知了拓跋汗国的动向,整个白鹿城头兵戈林立,严阵以待。

蒙战眯着眼睛向前望去,只见敌军犹如钢铁洪流一般,仿佛永无止境一样往白鹿城前填去。他身边的众蛮将被眼前的景象所夺,都说不出话来,站在一旁的穆图脸sè灰败,仿佛站都站不住一般。

敌人还在汇聚,但是蒙战已经清楚的感觉到城墙上的众蛮勇士气正在急剧下降。虽然经过大阵加持的城墙不再弱不禁风,但是四万和十三万的巨大差距却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而且十三万敌兵里聚集了大量武勇强悍的蛮将。

深吸了一口气,蒙战一声大吼,吼声如龙吟虎啸般在白鹿城中回荡,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到他的身上。

蒙战竭力将自己的气势提向巅峰,在四万蛮兵蛮将眼中,这个已经纵横瀚海一百余年的老人仿佛又回到了巅峰一般。

“是谁,将整个蒙兀部从一个几百人的小部族带出来,延绵成现在数十万的规模?”蒙战喊道。

“蒙战族长!”四周稀稀拉拉的有人应和道。

“是谁,经历了大小百余战,终于一统额尔兰大草原,为部族找到水草丰茂的久居故乡?”

此时城中所有的战勇看着满面坚毅的蒙战,有些老兵开始想起了当年蒙战南征北战的身姿,大声的应和道:“是蒙战族长!”

“那又是谁,能带领着大家,在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中,活下来!?”蒙战此时须发皆张,无比的自信让白鹿城上下狂热不已。

“蒙战族长!蒙战族长!”四万人的齐声高喊冲破云霄,一股杀意慢慢凝结,将天空中纷飞的魔鹫惊的都往一旁飞去。

“我蒙兀部,真正的勇士,心里哪怕是有失败的念头,都是耻辱!这次,我们以四万面对十三万,你们可能会害怕,会恐惧,但是你们要记得,你们的背后,是二十万族人,是手无寸铁的父亲、母亲以及子侄。他们用丰盛的食物喂饱你们,让你们免于饥饿;他们用鲜美的奶酒奉给你们,让你们免于干渴;当你们受伤了,他们给你们最好的呵护,让你们复原,难道你们要弃他们于不顾么?”

“不会!”所有的蛮兵的血性都被激发了起来,他们红着眼睛,为自己刚开始的怯战而羞愧。

“这一战,你们注定有人要死去,但是每一个光荣战死的人,灵魂都会回归先祖的怀抱,在哪里,你的祖先会宽慰你,会给予你奖赏。如果你怯战而死,你的灵魂依然会回归先祖的怀抱,但是你的先祖就只会辱骂你,让你的灵魂不得一丝安宁。”

“对面的那些杂种,他们也是血肉之躯。我们会受伤,会流血,会死亡,他们同样也会。但是我们的勇士受伤后会得到救治,死亡后灵魂可以回归留,可是他们不会。我宣布,此战过后,将那些杂种们肮脏的尸体,统统喂给魔鸦!”

蒙战看了看狂热一片的将士们,稍稍平缓了一下胸中的气息,接着大声说道:“所以我只需要你们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拿稳你们手上战矛,将它们狠狠的捅进那些杂种的胸膛、肚子里去,再狠狠的拖出来,让他们的肠子留满城头。如果你们不幸阵亡了,请你们的英魂不要那么着急离开,因为……”

蒙战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又指了一下身周的一众蛮将:“我,我们,随后就到!”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九章 十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