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三十章 援兵

第三百三十章 援兵

决意强攻白鹿城时,此前退下休整,又从最近投附部族征调大量蛮兵后规模扩张到三万余众的拓跋颜所部,这时候再度轮换到前锋营垒,将作为攻城的先部投入战场。

蒙兀部以血炼大阵,将上万燕州苦奴的血肉精华炼入城墙中时,拓跋颜他人当时在尧山西南麓的黄龙峰脚下筑寨,当时受地形阻拦,没有看到白鹿城被血云覆盖的情形,只是从前锋营垒传过来的消息,对这血sè城墙略有耳闻。

这时候他率部进驻前锋营垒,亲眼目睹到血sè城墙的时候,一股刺骨的寒意还是在心头回转着,手脚都差点冰僵掉,他将神念往前延伸出去,想要感知白鹿城城墙上覆盖的那层犹如活物的猩红物质,到底是什么东西。

然而拓跋颜的神念刚附上城墙,却仿佛置身在修罗地狱一般,只觉得身周有无数厉鬼嚎哭嘶喊,他大惊,想要把神念收回,就觉得这堵猩红城墙,仿佛黑洞一般要将他的神念,甚至将他五脏六肺间的三魂六魄都吞噬进去。

拓跋颜数十年来,第一次遇到如此凶险的事情,但是他毕竟心志坚毅,果断的将神念切断,“噗”的一口鲜血喷出,坐在战骑上坐立不稳,摇摇欲坠。

诸将皆是大惊,有两员蛮将及时扶住拓跋颜,拓跋颜才没有狼狈的一头栽倒在地。

拓跋颜颤颤巍巍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小心翼翼从中倒出一枚略带血腥气的绿sè丹丸,将其放入口中,然后就闭目小心翼翼的炼化药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拓跋毅睁开双眼看到拓跋旗乘御明光辟水兽以及左阳,就站在他的身边,回头见有三万兵马陆续进入前锋营垒,都不知道他刚才炼化药力用了多少时间,但他还是有些精神萎顿,跟拓跋旗、左阳解释道:“少君、左族主,那城墙好像是无数生魂铸就,我神念一附上,就如同身陷地狱一般,无数生魂要吞噬过来,令我神魂受创不轻,但倒没有看出其他的什么异状来。”

“不知道黑石汗国哪来这种血腥邪法,蒙兀族怎么敢这么大胆子用生魂及血肉筑城?”拓跋旗蹙着眉头说道。

虽然昆泰用上万奴隶的血肉跟生魂加固白鹿城,当时只有苍遗的神识能勉强透进来,“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拓跋旗当时虽然不知道详细,但蒙兀部数十万族人、战兵分布在白鹿城以及白鹿城后的深山之中,蒙兀部只能将白鹿城守得滴水不漏,却没有办法彻底杜绝拓跋部斥侯对白鹿城后,数十里深山险谷的渗透。

有关昆泰组织诸部巫蛮施展血祭邪术的详细情形,在蒙兀部的族人里都已经传遍了,拓跋旗也不难知道当时的具体情形。

这种血祭邪术,虽然令白鹿城变得坚不可摧,但在蒙兀部族人之中所造成的惊扰甚至说惊惧,都已经影响到蒙兀部蛮将战兵的士气了。

拓跋旗自然清楚,这就是强攻白鹿城的最佳士气,他甚至派潜入白鹿峡深入的奸细,暗中散遍谣言,说昆泰实力如此恐怖,但他率领的部族却如此的微不足道,实是昆泰暗中在拿自己的族人修炼这种邪术,以期进一步打击蒙兀部将卒的士气。

拓跋部在白鹿城以西集结了十三万大军,拓跋旗将六万战兵调入前锋营垒,归拓跋颜指挥,准备进攻白鹿城的攻尖兵马,将数百巫蛮集中起来,调给拓跋颜使用,同时还要七万大军集结在白鹿峡外的营寨里,一方面是作为进攻白鹿城的预备兵马,随时都能调上去,同时也要防备黑石城那边随时会有援兵过来。

拓跋旗虽为主帅,但他到前锋营垒,是不会干涉拓跋颜指挥攻城的。

拓跋颜看到六万兵马已经集结完毕,就下令甲卒、弓矛手依次出阵,紧接着将这一个多月紧急打造出来的三十架抛石弩推出营寨。

在距离白鹿城四里处,拓跋部已经提前在这里造好两三米高的土墙,又在土墙上淋水冻成坚冰,可以抵挡普通的箭矢,三十多架抛石弩就部署在护墙与甲卒、弓矛手组成的战阵保护之下,开始对白鹿城抛掷石弹。

这种从燕州传回来的配重式抛石弩,制造极为简单,一学即会,无论攻城还是守城,却都有极其不弱的威力。

在经过最初的校准后,抛石弩开始将二百斤以上的石弹,带着呼啸的风声,都准确无比的往白鹿城城墙上砸去。

拓跋旗、拓跋颜身在十里之外的前锋营垒之中,却能清晰无误的看到的西城墙,没有出现哪怕一点儿损坏的迹象,就见石弹的落处犹如砸到水面上一般,激荡起一波又一波猩红sè的涟漪。

“这血墙毕竟只有十余米高,并不能将白鹿城完全遮闭住,不能摧垮城墙,那就附城强攻吧。”拓跋旗没有什么好犹豫的,让拓跋颜直接组织攻城。

拓跋旗的想法很简单,蒙兀部在此前南下寇边时受到重创,本族精锐就剩一万余,蒙战将本族精锐安排后线,而将附庸部族的战兵安排最前面,西城墙上的守兵士气绝对不会强,而蒙战将本族精锐安排在西城墙上,他们只需要将蒙兀部的万余精锐战兵都消耗掉,剩下的部族,谁还会再战?

拓跋颜下令抛石弩,将石弹往城墙上以及城墙内侧抛射,城墙虽然坚不可摧,但城墙上的战械、守兵,有多少能抵挡住这从四里开外、像流星抛掷来的巨大石弹?

在这个过程当中,拓跋部的甲卒、弓矛手、战兽,也从出发阵地疯狂杀出,扛着坚固的云梯,往白鹿城簇拥而去。

这时候白鹿城内也发出“蹭蹭”的响声,蒙兀部开始还以颜sè了,巨大的石块从城中翻滚而出,重重的落在被冰雪冻得结结实实的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偶尔有几个石块砸中了冲锋中的拓跋部士兵,余势未消的往前冲去,巨石滑行过后的道路上就是一片血腥的肉泥。

蒙兀部此时在西城墙下置有四十余具抛石弩,有十具是从魔猿城运过来的,比此前粗制滥造的货要精良许多,差不多能将四百斤重的石弹投掷到四里外,而魔猿城那边更铸造带椎刺的铁球,掷出敌阵中的杀伤力更强,但还不能将所有的敌军封死在冲锋的路上。

在拓跋部的蛮兵,冲到城墙之下,将云梯一侧的铁钩子搭上城墙之时,巫蛮们出手了,一团团各sè光华划落过来,将蛮兵体内的血勇之力,彻底的激发出来,有些强悍的蛮兵,甚至直接跳上十米高的城墙,挥出巨斧,朝城墙上的守兵斩去……

**********************

玉柱峰位于猿跳峡与白鹿峡衔接处,高千丈。

在确认敌军主攻方向为白鹿城后,玉柱峰之巅的哨岗,就由铁崖部负责,派驻最精锐扈兵,尽可能监视两边的动静,防止敌军的斥侯渗透进来搞破坏。

事实上,尧山深处草木葱郁,蒙兀及附庸部族分布到白鹿峡、猿跳峡两翼上百里绵延的山岭间,人兽进没频频、气息繁杂。即便是强大如苍遗,以神识将百里范围完全笼罩住,也没有办法在这么大的范围内,在如此繁杂的气息里,完全杜绝敌军精锐斥侯的渗透。

现在只能在两翼的山岭多派哨岗,或许这百里山岭内有什么大的动静,他们这边能及时发现、处置。

而这一刻,玉柱峰顶被一团云雾所笼罩,铁崖部的哨兵已经撤到半山腰,是陈海、姚文瑾、宁婵儿、苍遗站在简易营垒里,眺望西面四十余外的激烈战事。

“这个拓跋旗,也算是瀚海草原百年不出的用兵、修行奇才,在他在拓拔部掌握实权之后,就极力推行玄法修行,又极重视重用燕州苦奴里的匠工,营造城池、战械,在瀚海东岸草原极具威望。克烈部、拓跋部两族合并,要不是拓跋旗恰好适合推出来,当这个汗王,新的汗国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雏形……”宁婵儿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看向陈海的说道,“这一战,蒙兀部怎么都不可能守住白鹿城,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我说你还不如,让苍遗前辈直接潜伏过去,将拓跋旗刺杀了拉倒……”

拓跋旗原本就是无限接近天蛮的强者,身边强者无数,又身处杀伐兵气最为暴烈的军营之中,苍遗真要去刺杀拓跋旗,成功不会高,甚至自身还有极大的凶险,但宁婵儿此时是巴不望得苍遗冒险死翘翘的。

苍遗怒瞪宁蝉儿一眼,想必也是窥得宁婵儿的用意,宁婵儿只是撇撇嘴,更期待看陈海如何解决掉眼下的危局。

“拓跋旗真是枭雄之辈,我为何不能容他?”陈海撇嘴一笑,反问道。

这时候苍遗眉头一蹙,说道:“东面有数十人潜伏,身手竟然还都不弱。”

“哦,应该是鹤婆婆、郭泓判他们过来了!”陈海说道。

玉柱峰以南、以东的明暗哨岗,都是陈海替铁崖部安排的,陈海他们都无需刻意的收敛气息,飞下玉柱峰,往西走出二十余里,就见一座峡谷上空笼罩着一团云雾,遮挡住神识的窥测。

“郭泓判,是我……”陈海传音说道。

“陈侯,你真在这里……”郭泓判听陈海的声音,收起遮闭气息的法阵,将随他与鹤婆婆及齐寒江潜入尧山的一小队人马都暴露出来。

“这么点人,管什么用?”宁婵儿看到鹤婆婆、齐寒江、郭泓判身边就六七十人,这些人虽然大多数有辟灵境修为底子,但面对十数万,后续规模甚至更大的蛮兵,实在想象不出,这点人能抵什么用。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陈海微微一笑,说道,“拓跋部十数万战兵,是犀利无比,但我又何等说过,要跟他硬拼?”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章 援兵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