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98 意外的盟友

498 意外的盟友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卷毛男这人的性格虽然出了名的张扬、霸道,但也还算蛮会审时度势,惹不起的人也不会故意硬刚,比如他在火爷面前就挺老实。之前他只是瞟了我一眼,就断定我是个不好惹的人物,所以并没有让他身后的青年继续为难我。

现在,程力又指着我,语气神秘、态度傲慢,问卷毛男知不知道我是谁,显然在暗示我的来头很大,让卷毛男都忍不住心里嘀咕起来,又细细地看了我几眼,确定不认识我之后,才小心翼翼地问:“是谁?”

听到卷毛男的语气软了下来,程力无疑更骄傲了,冷笑着说:“你刚才不是说李皇帝远在省城,没法救我吗?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李皇帝手下有七曜使者,个个功夫无敌、名贯省城!坐在沙发上的这一位,就是七曜使者中的一个,火曜使者!周毅,你敢让我们滚出这间包厢,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惹上了大麻烦?”

罗城的人可能听说过李皇帝,但绝对没听说过七曜使者,只是经过程力这么一渲染,众人也知道了七曜使者的可怕,纷纷面面相觑,卷毛男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程力很满意卷毛男等人的变化,继续得意地说:“即便是王巍、李爱国他们那一帮人,在火曜使者面前也连个屁都不敢放!周毅,火曜使者好不容易来一次罗城,你竟敢让他滚蛋,我看你这次还完不完!”

程力说完之后,便把目光看向了我,一副恭请我出面主持大局的模样:“峰哥,您看怎么收拾这帮家伙?”

卷毛男是个聪明人,跟着他爸见识过不少大人物,早就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穿别人是真有本事,还是装腔作势。我的气场十足,举手投足之间充满淡然,若非真有底气的人不会做到这样,所以卷毛男信了程力所说的话,还不等我开口,就微微低头说道:“这位大哥,不好意思,我们确实不知您在这里,我们现在就走行么?”

卷毛男虽然认了怂,但是语气不卑不亢,也不算折了他的面子。但是程力不依不饶,反而一把抓住卷毛男,叫道:“现在想跑?晚了!峰哥,您说怎么收拾他?”

卷毛男咬了咬牙,知道这一劫是逃不过去了,所以只好硬着头皮朝我看来。包厢里的一众人等,也全部朝我这里看了过来,似乎我在这里就是主宰一切的王。

跟随卷毛男来的那帮二世祖,脸上都露出无奈的神sè,悄悄地唉声叹气着,而程力这边的人则都神sè亢奋,一个个站了起来,有种终于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觉。

而我依然不动声sè,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才缓缓说道:“程力,你们之间的事,我就不管了吧?我来罗城有其他事做,可不是来陪你玩这种无聊游戏的。”

我这话说得很明显了,就是你们斗你们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听我说出这样的话,包间里顿时一片目瞪口呆,两边的人都有点傻眼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卷毛男,他将程力一把推开,重新举起手里的钢刀,指着程力兴奋地说:“王八蛋,我看你这次还说什么?”

程力惊得不轻,看着我结结巴巴地说:“峰,峰哥,您刚才还说会帮我的……”

我轻轻摇头:“你记错了吧,我什么时候说会帮你了?”

“你……”

程力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眼睛突然瞪大,似乎想起一些事情。是的,我之前只说让他们进来,可没说会帮程力出头。程力吃了个哑巴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一脸无语无奈地看着我,知道是被我给彻底地玩了,但他的反应也算挺快,立刻回头冲着卷毛男说:“我警告你,不要轻举妄动,我爸可是罗城商界……”

“我去你妈的,少拿你爸来吓唬我,有能耐就让你爸来找我吧!”

不等程力说完,卷毛男就狠狠一脚踢了过去,直接把程力踢了个四脚朝天,接着喊道:“兄弟们,给我上,把这帮家伙砍了!”

看得出来,卷毛男是真不怕程力,程力他爸是和官家有点关系,但卷毛男他爸却是正儿八经的官家。而且他这次过来准备充足,显然就是要给程力一点教训,而且自信能够把后事给料理好。

卷毛男一声令下,跟在他身后的一帮人顿时轰了上来,尽情地把手里的家伙往程力等人身上招呼,包厢里面顿时一片哭天喊地、惨嚎哀叫,唯有我和李娇娇幸免于难,在一片混乱之中保得安宁。

让我出乎意料的是,卷毛男他们下手还挺狠的,真不亚于道上正儿八经的血战了。在我的印象里,他们这帮公子哥以前虽然也打架,但是也就动动拳脚之类的,现在竟然动刀动枪,我总觉得卷毛男是被我给影响了。

包厢里面一片鸡飞狗跳,在卷毛男等人疯狂的砍杀之下,程力等人根本没有一点还手之力,要么哭爹喊娘,要么连连求饶。卷毛男则大声叫道:“你们既然敢跟程力,就该想到会有今天这个下场!”

卷毛男一边说,一边往程力身上砍着,程力费力地往我这边爬着,哭喊着说:“峰哥,我求你了,帮帮我吧……”

我根本看他不看他,仍旧悠哉悠哉地喝着酒。程力很快爬到我的脚下,抓着我的裤腿痛哭恳求,我不耐烦地将脚拿开,说道:“把他弄走!”

“是是是……”

卷毛男立刻扑了上来,抓住程力的后领就往后拖,然后继续对他拳脚相加。

程力现在可太惨了,哭得都快没有人样,而他的未婚妻李娇娇,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仍旧在不断地盯着我。李娇娇的目光好像有种穿透力,要把我给当场看穿似的,我被她看得有点发毛,感觉自己要是再坐下去,李娇娇就要叫出“王巍”来了。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所以我直接站起身来就往外走,这趟会所之行,不仅狠狠出了一口恶气,还如愿以偿地看到了李娇娇,我已经觉得非常满足了,真是神清气爽。

临走之前,当然深深地看了李娇娇一眼。

毕竟,这次分别过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了。

看过她一眼之后,我便头也不会地往外走去,身后的喊杀声也越来越小。这回算是把程力给甩开了,我得赶紧去办我自己的事。出了会所,我便站在路边打车,刚招手拦了一辆,身后就传来一声叫喊:“峰哥!”

我一回头,竟然是李娇娇追了出来。

我现在很难去面对她,但也不能甩膀子就走,否则就更显得我做贼心虚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看向了她,冷冷地问:“有什么事?”

李娇娇气喘吁吁地跑到我的身前,说:“你有东西落下了。”

她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来,在她手心放着一块淡粉sè的手帕,蕾丝的边正随着轻风微微摆动。

卧槽?!

看到这块手帕,我确实吃了一惊,因为这正是之前李娇娇送过我的那块,说是满足我的变态恶趣味,让我没事的时候可以好好闻闻。这块手帕,我一直放在贴身的口袋,几乎从来没有丢过,今天怎么恰好落在这里,还被李娇娇给拾到了?

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

不过想到打神棍也曾经被我丢过,丢个手帕似乎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只是当着李娇娇的面,我肯定不能承认这手帕是我的,结果我一抬头,就看到李娇娇那双目光灼灼的眼睛,几乎要把我的整个人、整颗心都烧透了,我鬼使神差的、情不自禁的,就伸出手去接下了这块手帕。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李娇娇解释,只能匆匆说了一句谢谢,就把手帕往怀里塞,并且准备坐上车去,被我拦停的出租车已经等半天了。结果我的手往贴身的口袋一摸,才发现里面的手帕并没有丢,还好端端地在我口袋里面。

那我手里这块……

我吃惊地回过头去看着李娇娇。

李娇娇的目光已经不再灼热,而是变得温暖和柔情,里面还有滚烫的泪水正欲滴落:“这块手帕,我有两块。”

我明白了。

我被李娇娇给骗了。

我的手帕根本就没有丢,她拿了块一模一样的手帕来试探我的。

我去,李娇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真是防不胜防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只能无奈地看着她。

“果然是你,王……”李娇娇的眼泪顿时滚滚而落。

但,不等她把话说完,我就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后伸手将她的腰揽过来,将她往出租车里面一送,我也跟着坐了上去。

“师傅,往前开。”我说。

车子迅速往前开去。

隔墙有耳,更何况还是在大街上,我不能让任何人看到我和李娇娇在一起。看我端正严肃的样子,李娇娇也不敢有所动作,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猫,老老实实坐在我的身边。

车子一直往前开着,直到经过某条漆黑的小巷时,我才让司机把车停下。

下车以后,我拉着李娇娇的手就钻进了小巷子里。

当四周的黑暗彻底笼罩在我们身上的时候,我才张开双臂用力把李娇娇拥在怀里,很紧、很紧。李娇娇当然也是一样,同样用力地抱着我,把头也埋在我的怀里。

“王巍,我好想你,好想你!”李娇娇似乎有点意乱情迷了,口中喃喃地说着:“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这是真的!”

我轻轻地说着:“我也很想你!”

在来罗城之前,我想着远远地看李娇娇一眼就好了,结果现在我却这样紧紧地抱着她,和她这么近距离地接触着,已经让我非常非常地满足了。我现在已经无心去计较李娇娇是怎么认出我的,我只想安安稳稳、踏踏实实地享受这一片刻的温暖和旖旎。

“你真的很想我吗……”李娇娇轻轻地问着。

“嗯!”我认真地回答着。

我确实很想李娇娇,在省城的时候就不止一次地把手帕拿出来睹物思人,我一刻都不曾忘记过自己在火爷等人面前许下的诺言,李娇娇是属于我的,我不许任何人夺走她!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嗯”过一声之后,李娇娇竟然把我给推开了,抬起头来,恨恨地说:“那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其他女孩的味道?而且还不止一个!你这个混蛋,有我和静姐还不够吗,又在省城沾花惹草了吧?”

我吃了一惊,完全没想到李娇娇连这也能闻得出来。

我在省城确实接触过不止一个女人,无论是和郝莹莹还是冯千月,都曾有过很暧昧的接触,对了,还有“皇后”贾桃桃,我们曾经同床而眠,身上沾了她们的味道也很正常。

但是,那也是很多天以前的事了,我洗澡、换衣服也挺勤的,李娇娇竟然还能闻得出来,简直是狗鼻子啊!

不过,李娇娇的狗鼻子,我也不是第一次见识了,以前我和孙静怡稍微有点接触,她立刻就能察觉出来,所以也不是特别稀奇。让我最意外的是,她竟然知道之前我在省城!

李娇娇一连串的问题,直接把我的脑子给整当机了,我只能呆呆地看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娇娇叹了口气,说:“算啦,你别解释了,我也不想听。我就纳闷了,你长得那么难看,怎么老是有女孩子看上你,她们是眼瞎了吗,能不能早点去看看眼科?”

李娇娇还和以前一样,总是习惯性地嘲讽我、侮辱我,不过在我听来可真亲切。我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你的眼睛是不是也瞎了?”

“讨厌你……”

李娇娇伸出粉嫩的小拳头来砸我,我当然伸手一把握住,问道:“说真的,你怎么认出我来的,我变了样子,你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吗?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去省城了?”

短暂的相聚、旖旎过后,当然要抓紧时间和李娇娇聊聊天。

她告诉我说,虽然她和程力订婚了,但还是特别向我,之前曾偷偷到我家去找我,一开始总被我妈婉拒。她就觉得奇怪,锲而不舍地去找了我几次,终于发现端倪,在我家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杨帆!

事已至此,我妈也没有办法,只好跟她讲了实情,说我乔装改扮去了省城,并说这事事关重大,让她千万不要外传。

李娇娇既然知道我现在变了个模样,所以即便我顶着另外一个人的脸,她也没有觉得吃惊,很快就接受了;只是她说,认出我来并不容易,反复辨认再加试探,才终于确定我的身份。

我哭笑不得,说你这还是反复辨认?我怎么觉得你看我第一眼就认出来了?娇娇,我脸上的这张面具可是大师之作,戴上之后和以前完全判若两人,你这么快就把我认出来,大师知道以后要气得棺材板都压不住了!

“对,是和以前判若两人,而且你竟然连声音都变了……”李娇娇直视着我的目光,缓缓地说:“可是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的眼神永远都不会变,我只要一看你的眼睛,就知道这是你了……”

我的心中一动,无数的感动油然而生,李娇娇这是对我用情有多深啊,仅靠一双眼睛就能认出我来!我的心中又温又暖,眼圈都有点变红了,忍不住张开双臂,又要把李娇娇拥在怀里。

“……还是和以前一样猥琐,看到我就像是想要把我吃了一样,这样的眼神我足足看了三年,你觉得我能认不出来你吗?”李娇娇继续说着。

我把双臂收了回来,所有的感动也消失一空。

我无语地说:“有那么夸张吗?”

当然我承认,以前和李娇娇同桌的时候,确实没少看着她在脑子里意淫,幻想自己把她衣服脱光的场景等等,久而久之或许目光确实有点……

“不过,我喜欢……”

李娇娇突然嬉笑一声,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也笑了起来,更加用力地将她抱住。

人生最开心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我想吃她,而她也恰好想被我吃。

黑暗之中,我和李娇娇紧紧地拥在一起,两人的心里都甜丝丝的,或许是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样的拥抱来之不易,所以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我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李皇帝打来的。

李娇娇也看到了我手机屏幕上的名字,面sè顿时变得煞白,她当然知道李皇帝是谁了,整天把李皇帝挂在嘴边得瑟的程力没少提起,听得李娇娇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当初她和程力订婚,就是李皇帝在暗中操作。

更重要的是,李娇娇知道李皇帝是我的生死大敌,我到省城就是为了找他寻仇!

这样的人,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李娇娇虽然满脸疑惑,但我并没时间和她解释,立刻接到一边去接李皇帝的电话。

“什么事情,大哥?”

虽然我们在私底下会直呼李皇帝的名字,但当着他的面还是会规矩地叫声大哥。

李皇帝轻轻地叹了口气:“为什么?”

我马上就明白过来,程大力恐怕是把之前的事告到李皇帝那里去了。

我撇着嘴,说:“我说我很烦那对父子,你信不信?”

“信。”李皇帝说:“不止你烦,连我都烦。只是,他们好歹是我的远方亲戚……”

“我来这是找王巍的,不是来给你的远房亲戚当打手的,你要是觉得我做得不够好,大可以换个人来替我,我还不愿意来这乡下地方呐。”我的性子一向很傲,李皇帝也知道,所以我也不怕会得罪他。

“好吧,好吧……”

李皇帝无奈地说:“这件事暂且放到一边不谈,那你把人家小力的未婚妻掳走,又是怎么回事?”

我一阵无言,我以为我做得已经够隐秘了,没想到还是被人看到。送李娇娇上车之前,我有过一个捂她嘴的动作,不知道被谁给看到了,竟然误以为我绑架了她。

不过,误会得好,省得牵出其他麻烦。

听到我不说话,李皇帝继续说道:“咱们都是男人,喜欢漂亮女孩我能理解,但是咱们要行之有道,不要做出勉强别人的事,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李皇帝整天玩弄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竟然还有脸来教育我,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但我也只能顺水推舟地说上一句:“知道了,我这就把人给送回去。”

李皇帝教育完我以后,又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说我准备从王巍身边的人下手,暗中调查一下他的朋友、亲人之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李皇帝说:“行,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但你初去罗城,人生地不熟的,每个人引路也不方便。这样,你既然不喜欢那对父子,那我再给你介绍点其他的人。”

我说可以。

挂了电话以后,我便开心地笑了起来,我一直知道李皇帝在罗城有不少耳目,但是始终不能一一挖出,导致李爱国他们的行动也受到束缚,不管做什么事都得小心翼翼的。

这次,正好借这个机会,把这帮家伙全挖出来。

不到一会儿,果然有电话打来,一个自称“小诚”的人找我,说是接到李皇帝的命令,要陪我去找王巍失踪的线索。

我说可以,便和他约好了见面的地点。

等到一切都张罗完毕,已经过去挺长的时间了,回过头去,李娇娇还等着我。今天是大年初二,天气也冷飕飕的,李娇娇站在风里冻得直哆嗦,但她自始至终一句怨言都没有。

我走过去,再次将她用力抱在怀里。

“你是不是要走了?”李娇娇知道有些事情不便问我,所以问了我一个能够回答的问题。

我“嗯”了一声。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不知道。”

李娇娇沉默下来,同样用力地抱紧了我,而且是越来越紧,就好像只要她一松手,我就会马上消失似的。

又不知过了多久,李娇娇轻轻地说:“把面具摘下来吧,让我看你一眼。”

我把人皮面具摘了下来,在她面前露出了本来面目。

李娇娇定定地看着我的脸,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伸出手去,轻轻帮她把眼泪揩去,说:“我会尽量早点回来!”

“嗯……”李娇娇的眼泪却是越来越多。

我再次帮她把眼泪擦去,按着她的肩膀,将她的身子转了一下,坚决地说:“你先走。”

李娇娇听话地往前走去。

看着她越来越远的背影,我轻轻松了口气。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以后,我也准备动身离开这里了。然而就在这时,一阵狂浪的大笑声突然从不远处的方向传来,和笑声一起的还有一阵清脆的掌声,有人一边拍手一边大笑:“精彩啊,实在精彩!李皇帝聪明一世,却是糊涂一时,派你来找王巍,却不知你就是王巍!还有你,骑着驴找驴,也是天下独一份了!”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脑子一下就炸了。

他,怎么会来的?!

看网友对 498 意外的盟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