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溃败

第四百四十一章 溃败

经血炼大阵,将上万奴隶血肉与生魂炼入的城墙,仿佛披上一层血sè巨甲,初期看上去牢不可破,然而这件以血肉与生魂炼就的血sè巨甲,是要靠不断填补大量的血肉精华及生魂才能增强或者维持下去。

只是血炼大阵的反噬太恐怖了,蒙兀部也没有能力再施展一次血炼大阵。

随着战事的延续,拓跋部的攻城无一刻或止,或用抛石弩,将大量的石弹抛砸过来;或组织数以千计的战兵、奴兵,簇拥着冲车、铁甲车、扛着巨木,往城墙冲撞过来;还有更多的蛮兵蛮将不要命的冲上城墙血战,到第九天的时候,以生命献祭,为白鹿城披上的这层猩红巨甲,就彻底被撕碎掉,露出黑褐sè的粗糙墙面来。

粗制滥造的城墙,这时候开始让蒙兀部尝到了苦果,动辙数百斤的巨石抛砸过来,撞击在十数米高的城墙横切面上,每一枚石弹都令城墙震动不休、土石剥落,大段大段的城墙垮塌。

随着城墙垮塌,一方面城墙带不及撤离的精锐守兵,很多人也都被埋入城墙土石之下,一命呜呼,另一方面,白鹿城这边的抛石弩,是贴着城墙脚布置,十数架无法随意移动的抛石弩,就这样被坍塌的城墙压毁……

“这次应该是守不住了……”站在玉柱峰之上,看到拓跋部新一波的攻势正在成形,姚文瑾幽幽叹道。

拓跋部这一次也应该是想彻底攻陷白鹿城,拓跋颜等或战力或巫术强悍的主将,也都在扈卫簇拥下披甲上阵;十数头荒原巨象的血肉力量,也被嗜血巫术彻底激活起来,这时候与其他巨形战兽一起,疯狂的往白鹿城冲撞过去。

白鹿城的西城墙已经垮塌差不多,拓跋部继续驱御战兽,是想要趁胜践踏白鹿城里的残兵。而在拓跋部数千正冲锋陷阵的蛮兵里,还有数百精锐蛮勇皆穿黑甲,这是拓跋旗一手带出来的亲卫黑甲蛮。

此外,拓践部还有两万精锐兵马从前锋营垒杀出来,很显然,拓跋部这次不想拿下白鹿城就结束今天的战事,而在白鹿城两侧的山嵴之上,又有一些高大的身影出没,显然是拓跋部的精锐斥侯,将白鹿城三面都封堵起来,防备蒙兀部有蛮兵蛮将能翻山越岭逃跑。

白鹿峡内,蒙兀部的族人也都知道灭亡的厄运将临,满地的牛羊、帐蓬都丢弃不管,疯狂往玉柱峰南面的猿跳峡逃跑,但奈何玉柱峰西南脚下修筑的栈道太狭窄了,只能供两匹马并行而过,那么多人的夺路而逃,不断有人及牲口被挤出栈道,摔下数十丈深的峡谷里,发出凄厉的惨叫。

而十数万人族奴隶,有一部分在白鹿城里,辅助防御,这部分奴隶估计是撤不出来,但有近十万奴隶,之前就集中关押在玉柱峰北面的地宫谷里,事实上是最早往玉柱峰南面猿跳峡溃逃的,这时候差不多都撤到猿跳峡里。

“这一仗要怎么打?”铁鲲在数十精锐蛮勇的簇拥上,乘御獒狼,走上玉柱峰的半山腰,焦急的问道。

这里就能清楚看到拓跋部的前锋精锐,已经从西城冲入白鹿城,蒙兀部战兵已经没有抵御之力,要么夺路而逃,要么就被分割切断在城里逃无可逃,蒙战、穆图等人在数百扈卫的簇拥下,正仓惶夺城而出,逃入白鹿峡,但拓跋旗的亲卫黑甲蛮,则直接从白鹿城穿过,想必是想将蒙战、穆图等人围杀于白鹿峡,不使他们有机会越过玉柱峰,逃入猿跳峡。

猿跳峡北面极其狭窄,清理出来后,北侧的谷底也就百余步宽,蒙兀部大量的族人、奴隶夺命逃入,将通道都堵塞起来,铁鲲也只来得及将千余精锐蛮勇,带到玉柱峰来。

凭借这点人手,怎么阻止数以千计、万计的士气正旺、战意正浓的拓跋部精锐?

“你尽可能在玉柱峰山脚下疏散逃卒、族人及奴隶过去,将追兵挡住,切记莫要进入玉柱峰的北坡……”陈海说道。

“玉柱峰的北坡?”铁鲲又惊又疑的问道。

玉柱峰的北面岩层下,就是上古地宫所在,铁鲲不知道陈海的告诫,跟上古地宫有什么牵连。

“昆泰逃了,我去杀他!”苍遗瓮声说道。

“我去!”陈海说道,瀚海地宫的中枢目前只有苍遗能远距离控制,即便是郭泓判已经率弟子进入瀚海地宫,但受限于修为,对中枢大阵的控制,还是远不及苍遗。

此外铁鲲手下就只有千余兵马可用,要是拓跋部直接派多名悍将,率最精锐黑甲蛮直接冲过来,没有苍遗这样的旷世强者,铁鲲及手下千余蛮勇,凭什么将玉柱峰的山脚守住。

陈海得让苍遗留在玉柱峰坐镇,而他也不希望宁婵儿有接触血炼大阵的机会。

以宁婵儿此时的心性,要是知道罗刹血炼大法的存在及凶残,还真有可能会遁入魔道。

***************************

白鹿城里混乱一片,乱兵逃卒鸡飞狗跳,谁都没有注意一道干瘦身形,化作一道血影,以出乎想象的速度,从北城出白鹿城,借着山脊林木的掩护,往瀚海方向逃去。

白鹿城往北,都是数百米深的悬崖峭壁,直上直下,十分险要,除非御空飞行,寻常妖蛮哪儿能穿越?

这道干瘦身形,不敢腾云驾雾暴露身形,只能在悬崖深处纵跃,而每一纵跃就是几十丈高,十根并不甚粗壮的手指,像穿破泥沙一般插入坚硬的崖壁,像是魔猿一般,十几个纵跃,就攀爬到了崖顶,躲藏在密林里,看着下方夺路而逃的溃兵以及惊恐绝望的老弱妇孺,他狰狞的一笑,就借着茂密树木的遮蔽,往瀚海方向逃去,眨眼间的功夫,就已在数里之外,很逃想象,他竟然是一个肉身孱弱的巫蛮。

此人北行百余里,眼见无边无垠的冰封瀚海就在眼前,也不掩饰自己的气息,浑身浓郁的血腥气息浮现,桀桀怪笑的想要破冰潜入瀚海之中,就再也不怕谁能察觉到他的气息。

忽然一阵感觉右侧一道凌厉的杀机,封死了他的去处,这瘦小妖蛮一惊,身形诡形闪开,所立之处陡然出现七道一模一样的身形,以防止伏敌可能会有的绝杀。

“昆泰大师,我已经久候多时了!”一道虹光从左边深谷里斜掠而去,滞住身形,就见陈海恢复真身,手持裂天战戟横在昆泰大师遁入瀚海的前路上。

昆泰看陈海满脸髯须,虽是人族,但身形不比普通的妖蛮族人矮上多少,实在不清楚来的是何方神圣,拱手yīn笑道:“不知尊驾何方神圣,却要拦住我的去路。”

陈海微微一笑:“昆泰大师以万人生魂为血祭,给白鹿城添一座血sè城墙,如此有伤天和的手段,就不怕遭天谴么?”

不知道哪儿来的人族二愣子,竟然跑到这里来打抱不平了,昆泰心里冷笑不已,却故作义愤填膺怒斥道:“拓跋部势大,我蒙兀部又被左胜王出卖,难道蒙兀部上下数十万人放下兵器任人宰杀,就不有违天和了么?”

陈海轻轻叹了口气:“你妖蛮征伐,我却不管,我且问你,若你真是为蒙兀部着想,为何当日你还私自截留那么多的生魂和血肉精华,助你暗修魔功?”

几句话问的昆泰哑口无言,陈海见昆泰不能回应,运起六阳炼魂咒,带着真元只因问了一句:“我且问你,你这罗刹血炼之阵何处修来?”

六阳炼魂咒乃姚氏千余年来,不断完善的玄门绝学,内练神魂,外慑妖邪,端的是玄奥无比,昆泰就觉得这几个字犹如有铁锤一般,狠狠的砸在他的三魂六魄之上,而待听清楚陈海直接说秘法之名,更是惊骇莫名。

怎么会有第二人知道罗刹血炼大阵之名?

昆泰眯眼打量陈海,心想对方也不过是明窍巅峰的实力,而他在过去十几日的防守战中,偷偷吞噬新鲜的生魂,已经跨出至关重要的一步,踏入假丹境,假以时间潜修,他必能修成绝不比玄门真修所谓道丹稍差的血魔大丹。

看着沉默下来的昆泰,陈海挥戟直指,拓跋部追兵随时都会杀到玉柱峰,他可没有时间在这里跟昆泰纠缠下去。

虽然血魔大劫暴发后,高等级血魔进入燕州,罗刹血炼邪法还有可能流传到金燕诸州,但在血魔大劫暴发之前,陈海不希望有太多的意外,此时要不能将昆泰擒住,也要斩草除根,不能让他有机会逃出去。

一阵怪笑缓缓从昆泰口中发出,在陈海的注视着,昆泰干瘦的体型急剧变化起来,瘦弱的四肢充血般膨胀起来,在一阵阵裂帛声中,宽松的袍子紧绷起来,然后被撑烂——此时昆泰不只是体型急剧增大,体表长出一层细密的血红鳞甲覆盖住之前深绿sè的皮肤,双手都变成力大无力而无坚不摧的鳞爪。

一头近三米高的罗刹血魔,赫然就出现在陈海面前,虽然要最低级的武卒级血魔要矮一大截,但绝对比陈海以往遇到的血魔都要凶险。

昆泰蓦然发动,近三米高的血魔之躯,带着凌厉的破空之声向陈海扑来。

陈海眼睛一眯,纯心要试探一下变化后昆泰的实力,当下不闪不避,右腿前弓,左腿挺直,一个弯弓射虎架,硬生生将扑过来的昆泰架住。

砰的一声巨响,无形的劲风将两人身周数尺深的雪吹得四散开来,露出了褐sè的地面,两人脚下的坚硬山岩,皆出现蛛网般的细密裂痕,范围足有百步之宽。

“好强悍!”陈海暗道一声,将手臂轻轻往后一抽,双手抓向昆泰粗壮的鳞臂,嘿的一式倒背山将昆泰背起狠狠的往地上摔去。

陈海早将数百种武道秘形早已纯熟,举手投足、真元流转之意,就自然而然的融入真意,这一摔生生的将足下巨石砸了个粉碎。

陈海毫不留手,又待要给昆泰一记锤击,却不料从手掌处传来一阵巨震,将他的双手震开,昆泰这时候周身乏起一层血sè光泽,如游鱼一般滑了出去。

陈海如影随形,右手挥戟,雷光大作,两道雷柱随时成形,往昆泰头顶劈去。

昆泰双臂抬起,交错格挡,这时候双臂血光大盛,硬生生的将两道儿臂粗细的银白sè雷柱挡住。

昆泰缓过局势,一双鳞臂上下翻飞,带着残影往陈海身周横扫来去。

陈海反手便是一戟,似开天辟地一般,抡圆了往昆泰斩去,仿佛有了轮弯月在雪地上蓦然升起,照得四周的雪峰都有些刺眼起来。

昆泰硬生生的往前一凑,一双鳞臂交叉,就要架住凌厉的一击。

一道沛莫能御的大力传来,昆泰分明能听到自己的双臂传来细密的骨裂声,没想到无坚能摧的鳞臂,明明都已经不畏戟刃的锋锐,却没想到臂骨受此一斩,曾经被斩得粉碎。

昆泰惊诧的嘶吼起来,想要施展邪血神通,但双臂直接挂落下来,已经没有办法以最快的速度掐动法诀。

陈海战戟被架住之后,迅捷的往后一抽,就见锋锐无比的戟刃在昆泰那无坚能摧的鳞臂上划出一串火花,发出令人牙酸的响声,他都不知道昆泰这手枪不入的双臂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他不待昆泰有何反应,又是一道更凌厉的劈斩,戟芒瞬时暴涨数丈,往昆泰后修的血魔之躯斩去……

看网友对 第四百四十一章 溃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