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三十二章 雷霆

第四百三十二章 雷霆

陈海这一戟劈来,劲气四溢,甚至在数十米外的崖壁上都赤溜刻划斧刻刀凿般的痕迹。

昆泰虽然化身血魔,却神智还没有完全被杀戮意志吞没,惊骇之余,也知道这一戟绝难抵挡,张口就吐出一道血芒,往裂天戟撞过来,竟将陈海这开天劈地的一劈封住。

血芒也停滞在空中,却是一枚猩红sè、还没有完全凝炼成形的血sè大丹。

陈海没有想到昆泰竟然修炼到假丹境了,距离道丹境就差一步之遥,他此时将本命血丹祭出,却也是能勉强封住他一击。陈海定晴往血sè大丹看去,就见血sè大丹内似锁有混杂无数的生魂残魄,在凄厉的咆哮,带着生前无尽的怨气恨煞,要从血sè大丹里冲出来,将陈海吞噬掉……

“至邪血丹!”虽然血丹还没有彻底成形,但修炼到这步,不知道昆泰暗中吞噬了多少生灵神魂。

陈海在燕州不敢修炼罗刹血炼大法,但他的傀儡分身在血云荒地,绝不会介意吞噬其他血魔的血肉精华来提升自己,但傀儡分身距离假丹境还有一些距离,实在不知道昆泰到底暗中吞噬了多少生灵血肉神魂,才修炼到这个境界。

也恰似如此,陈海更不能容下此厮。

昆泰似乎从陈海越来越强的杀机上感觉到陈海对他杀念已决,狰狞笑道:“你不让我活,我今日又岂能让你独活?”张口吐出一蓬鲜红,极瞬间化作一支血箭,往半空中的血sè大丹射去。

“该死,”陈海见昆泰竟然要自爆本命真丹,跟他同归于尽,怒目朝昆泰瞪去,喝道,“看看本尊是谁!”

昆泰睁眼就见一樽血sè六臂巨魔矗立在他的眼前,浑身透漏滔天的魔煞气息,几乎叫昆泰的神魂兴奋得快高潮起来,震颤叫道:“魔主!”这些年他苦参魔主真形,没想到会亲眼遇见的一刻,他眼睁睁看着血sè巨魔伸出血爪将他的本命血丹取出,他也丝毫生不出反抗之中,直到他与本命血丹的神魂连系被强行切断,昆泰惊醒过来,定睛才看到陈海站在他的面前,已经挥戟斩至他的头顶。

昆泰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陈海一戟劈为两半。

昆泰已经踏入假丹境,很可能已经修成元神,陈海这时候从怀里取出一面金光灿灿的小旗祭出,就见小旗见风就长,极瞬间长至三丈余高,透漏而去的金芒凝聚成一面金sè灵罩,将战场完全笼罩住。

虽说刚刚修成元神,要想夺舍重生的成功可能几乎为零,但元神逃走,并不能立时消散,昆泰还是有机会将罗刹血炼大阵泄漏出去。

在血魔大劫之前,陈海不知道这片大地再发生什么意外了。

待确认昆泰并没有修成元神,三魂六魄都散入天地之间,陈海才将金sè小旗收起来。

陈海这时候朝被他一戟劈成两半的昆泰走过去,在两半尸体上探查了一阵子,挥手一招,将一面看上去也是刚刚炼制成、有销骨融肉、吞噬生魂邪能的邪血旗,跟一本带有魔煞气息的破旧典籍从昆泰尸体中冉冉飞了出来。

陈海有左耳直接以灌顶的秘法,将罗刹血炼真意的根本之形,罗刹魔神秘相直接印入他的神识,成为永亘不灭的存在,所以普通的魔功修炼秘籍他完全不敢兴奋,邪血旗炼制还不知精纯,吞噬的生魂数量既不多,品质也不好,勉强只能算玄阶中品法宝,威力是不错,但对陈海完全不造成威胁。

说到昆泰蛰伏百年所修的血丹,陈海也不敢等闲视之,任它悬浮在身前,细细观看。

只见这血丹外壳晶莹剔透,无数狰狞而玄奥的血sè符文,像血雾似的在血丹的表面环绕着,游动不止,但陈海将神识透进去,却能“看见”血丹里却犹如血海一般翻腾不止,不时有一个个狰狞的面孔在血海里浮浮沉沉,离得近了,仿佛能听到他们绝望的尖啸一般,惑人心神。

陈海暗道侥幸,幸好这昆泰才刚刚修成假丹,还来不及将驳杂的神魂炼化为自己的力量,否则即便他没有踏入道丹境,自己想将他灭掉,也会极不容易。

陈海将血丹收起来,就往玉柱峰方向狂奔过去,那边的战事正急。

**************************

此时溃兵正如潮水般绕过玉柱峰,往南面猿跳峡逃去,拓跋部的追兵却如同飓风一般席卷过来,吹得浪碎潮崩。

蒙战犹豫礁石一般,背后升腾起金sè魔猿虚影有三四丈高,明灭不停。

这金sè魔猿虚影,蛮族称之为蛮魂,但实际上跟玄门所谓的元神或无上道意真我法相并无本质的区别。

此时蒙战血脉深处的力量彻底激发起来,身形也暴涨三尺,此时足足有一丈高,赤裸的双臂青筋虬结,站在玉柱峰北面的一座山坡前苦战,将两只各有上千斤重量的巨斧挥舞得跟风车一般,这时候在他的脚下,已经躺下近百名拓跋部最精锐的黑甲蛮,同时也有蒙兀部上百具族兵的尸首。

蒙战已经陷入重围之中,周围是数百黑甲蛮,拓跋颜等人守在外围,不急着进逼过来,不给蒙战狗急跳墙的机会,用黑甲蛮消耗蒙战的血气精元,直至将他拖得油尽灯枯。当然,拓跋颜手持一面黑旗,不时凝聚一缕毒煞黑烟,往深身欲血的蒙战缠去。

黑甲蛮也不会一味的贴上去死斗,看到蒙战发狂起来,他们也会拉开距离,减少伤亡。这时候蒙战手持巨斧拄地,剧烈的喘息着,他的黄金战甲早已经破烂不堪,浑身上来都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在他略显露老态的躯体上犬牙交错,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来,滴在被鲜血浸染有些粘稠的地上,瞬间无影无踪。

蒙战扭头往身后看去,他与嫡系扈卫被拓跋颜亲自率黑甲蛮盯住,想逃也没有机会,但却因为他在玉柱峰北面被缠住,拓跋毅也锐意要围杀他,这倒让更多的溃兵逃卒,越过玉柱峰西南坡的栈道,进入猿跳峡,但看铁鲲这厮站在西南坡前一脸铁青的样子,应该是不会突围过来救他了。

蒙战这一刻觉得好恨,看到无数拓跋部的蛮兵蛮将,这时候像是开闸的洪水一般,往地宫谷这边涌过来,他知道这里就是他的灭亡之地,没可能突出重围了,然而在这一刻,他突然感觉到地底震动起来,有一道极为恐怖的雷煞之意透地而出,上空风云突涌,大片的雷云从四面八方涌聚过来,无尽的雷光电弧仿佛龙蛇般在雷云间游走。

蒙战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这一切变故都是极瞬之间发生的事情,下一刻,数十道雷柱就往他这边轰过来。

蒙战真元都已经耗尽,不可能以血肉之身去抵挡数十道雷柱的轰劈,但他在闭目时,是笑的,因为他垂死之际看到是无尽雷霆,像雨瀑一般狂|泄下来。

这一刻,从玉柱峰北坡,到白鹿峡的西段,差不多有七八里方圆的样子完全笼罩在雷霆的世界之中,而在这个区域,随拓跋颜追击过来的拓跋部蛮兵蛮将,足有两万之多。

拓跋颜脸sè大变,就在这犹豫之间,一道儿臂粗的天雷扭曲着劈了下来,把他身边几个精锐的蛮兵劈成焦炭。

拓跋颜将手里黑旗祭出,人跳下战兽,贴地疾行,拼命往白鹿峡那边逃去。

拓跋颜这辈子都没有如此疯狂的摧动真元过,只觉身边已经化为雷霆世界,一道道雪亮的雷霆,将天地彻底的刷白,他知道只要有一道雷霆劈过来,只要他在区域内,只要他不死,气机感应之下,就会源源不断有越来越多的雷霆专朝他劈过来。

拓跋颜是幸运的,他及时逃入白鹿峡,逃出雷霆覆盖的区域,只是他转头看时,雷霆大阵发作时,当时进入地宫谷近两万精锐,此时就剩不到四分之一的人,还在雷柱轰劈下惨嚎哀叫,能像他这般逃出雷霆覆盖的,仅有数百人而已……

怎么会这样?拓跋颜欲哭无泪,想不明白眼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蒙兀部已经挖开地宫,控制中枢大阵了吗?

只是蒙兀部已经控制上古地宫的中枢大阵,为何会在白鹿城被他们的打杀得落花流水、伤亡惨重,以致蒙兀部的族长蒙战都第一个被雷霆劈死。

铁鲲持戟站在玉柱峰的西南坡,看着眼前的一切也是目瞪口呆,他这一刻才明白过来,为何陈海他们浑不将十数万拓跋部的精锐战兵放在眼里,原来龙骧军的玄修弟子,早就暗中控制住中枢大阵了。

*************************

陈海此时站在尧山的北崖之巅,看到雷霆灭处、尸骸遍地的情形,也只是轻轻一叹,便从北崖进入地宫。

大殿正中,苍遗站在祭天台上,鹤婆婆等人在他四周按方位站定,一道道电光将他们连接起来,汇聚到祭天台正中央的吞雷铜兽的口中。

这樽吞雷铜兽就是天罡雷狱的阵眼。

陈海走过去,吞雷铜兽口里的电光渐渐消散。

要避免雷狱阵波及太广,散得太开,不能更好杀伤被诱入地宫谷的敌兵,雷霆也不能散到玉柱峰的南坡去给南逃的溃兵、奴隶造成伤亡,刚刚主持完大阵的几人神情十分委顿。

几个人看到陈海过来,向他施了一礼就各自盘膝坐下调息。

看着略微有些疲惫的苍遗,陈海心里面稍微有些愧疚。

可哪料到苍遗一看到他顿时神采飞扬了起来。“怎么样师弟,俺老龙办事还是稳妥的很吧,那什么劳什子拓跋部让俺老龙一阵乱劈,劈的跟灰孙子似的,话说那边的事儿了了吧!”

陈海准备好的安慰之词在肚子里转了几圈,还是没能说出来,伸手摸向那吞雷兽首,神识顿时在玉柱峰的上空展开。

只见整个玉柱峰下尸横遍野,很多的尸体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怕是那些被劈成灰烬的士兵所化,略略一算,仅仅这天罡雷狱阵的一次爆发,就让拓跋部小两万的精锐蛮勇命丧当场,这不禁让陈海有些兴奋,心想虽然这天罡雷狱阵是极难炼制,威力还真不容小窥啊……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二章 雷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