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00 气势逼人

500 气势逼人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这个混乱的世界,要相信一个人不是件容易的事。

尤其流星还是李皇帝的手下,我俩曾经拼得你死我活,各自都将对方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即便后来我加入李皇帝这边成为火曜使者,流星也对我从来没有过好脸sè,甚至处处和我做对。

也就是赵家一战,联手对付赵义和赵川之后,我俩的关系才有所缓和,能在一起喝喝酒、说说话了,但还远远算不上是朋友。

甚至今天我来罗城,他还在背后给我下绊子,跟李皇帝说我有异心,让李皇帝开始怀疑我。但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结果就是一趟罗城之行,让他识破了我的身份,好在他和李皇帝也有生死大仇,所以我们最终站到了一条船上,握手言和、同仇敌忾。

这事仔细想想其实也挺悬的,如果流星对李皇帝忠心耿耿,而无其他非分之想的话,那么我肯定就完蛋了。等到再回省城的时候,迎接我的必然是李皇帝的杀伐。

总之,这次虽然逃过一劫,还意外地得了一个盟友,却也再次给我敲响了警钟,绝对不能随便暴露自己的身份,哪怕是在罗城都不保险。这次还好碰到同样和李皇帝有深仇大恨的流星,如果下次碰到其他人呢?

好运气不会一直眷顾我的。

黑暗的小巷之中,我和流星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火热的目光也彼此交汇。我也算是阅人无数了,能从流星的眼神之中看出真诚和坚定。果然和老酱说的一样,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再往前倒推几个月,我和流星在台上生死大战的时候,恐怕谁也没有想到我们还有今天。

我不敢说我和流星现在的关系有多好、感情有多深;但,有了李皇帝这个共同的敌人,那么在李皇帝彻底陨落之前,我们的联盟肯定是牢不可破了。

接着,我们当然又聊了很多。

流星既然已经知道我是王巍,那么不用我说,也知道我到省城是为了救我舅舅。他对我舅舅还是很服气的,说起我舅舅当年侵入省城、横扫八大家族的壮举,也是赞不绝口。他说,他知道我舅舅绝不是真心跟李皇帝的,所以曾经试图接近我舅舅,想和他商量一下对付李皇帝的计划,但我舅舅为人实在太高冷了,永远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别说合作,连说句话都难,搞得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很正常。”我说:“我舅舅看不起你,就不会和你说话。”

“……”流星一脸无语的模样。

流星又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说我不知道,我舅舅只告诉我,说开春的时候,和李皇帝会有一场决一死战,让我提前做好准备;在这之前,一切按照李皇帝的安排行事即可。

我和流星既然已经是盟友,那么就没有再瞒着他的道理了。

“开春的时候么?”流星疑惑地说:“那也没多长时间了啊!”

现在已经过年,等正月过后,再过一段时间,大地解冻、万物复苏,春天就会来了。只是,现在又出了“王巍失踪”的事,让李皇帝有点把重心偏到罗城来了,不知道会不会打乱我舅舅的计划?

不管怎么说,事情还是要进行下去。

流星问我接下来要怎么办,既然我就是王巍,那肯定就找不到王巍了。

我说我也没有好的办法,只能在罗城瞎混几天之后,跟李皇帝说没有王巍的消息,至于他肯不肯放过王巍,就不知道了。

流星沉吟一下,说:“昨天赵铁手就劝过李皇帝,让他把重心放在一统省城上面,不要过分关注‘王巍失踪’的事,还是挺有效果的。坦白说,赵铁手在李皇帝面前的地位举足轻重,李皇帝也挺倚重他,他说一句话比咱们说一百句都管用,如果能让他帮忙的话就最好了,你这问题也能迎刃而解。”

我苦笑一声,说怎么可能?

流星也叹一口气,说是啊,不可能的,论对李皇帝的忠心程度,赵铁手若排第二,那么绝对没人敢排第一!

我说行了,以后的问题先不考虑,先把这几天混过去再说。

这时候,“小诚”恰好打电话过来,说他已经到了约定地点,问我怎么还没过来?

我说我马上就到,对路况有点不太熟悉。

挂了电话之后,我则和流星说,接下来的几天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办。流星则说他会在暗中继续跟着我的,如有什么突发情况也会及时地提醒我。

和流星分开以后,我便出了小巷,打车去和小诚见面。

在某个酒店门口,我顺利见到了小诚。

小诚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别看年龄不大,却是一脸的精明市侩,是个常年混于市井中的老油条。一见面,我就狠狠把他训了一顿,问他在罗城是怎么做事的,怎么就能把一个大活人给看丢了?

还说:“这次要是找不到王巍的线索,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我的言辞激烈、神情凶狠,一下就把小诚给震住了,吓得他连连给自己辩解,说负责盯梢王巍的不是他。给过他下马威后,我便问他是负责什么的,看丢王巍到底是谁的责任?

这小子自然不敢对我有所隐瞒,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给我说了,甚至给我列了一份名单,足足有二三十人,各人的职能工作、负责区域,也全都标注得清清楚楚,供我查阅。

这些人里,其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是罗城本地土生土长的,甚至就在李爱国他们的手下做事,怪不得能对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另外三分之一,才是李皇帝从省城调过来的。

妈的,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拿着这份名单,我严厉地质问小诚:“没有其他人了吗?”

或许是我太凶,气场也太强,小诚着实被我吓得不轻,哭丧着脸说:“峰哥,真没有了,这就是所有的人了。”

我的心中暗喜,这次能把李皇帝的“耳目”一网打尽,也算是一桩意外收获,我越来越觉得自己这趟罗城之行来得值了。当然,我的面上还是一副凶狠的模样,说道:“我会好好调查一下的,看看王巍失踪到底谁的责任最大!”

小诚连声称是。

接着,我又问了一下小诚有关罗城的情况。小诚告诉我说,在发现王巍失踪之前,罗城的一切都很正常,李爱国他们各司其职,做事也都规规矩矩。唯有乐乐和他们吵过一架之后去了省城,这一点他们早就和李皇帝汇报过了。

我心里想,原来李皇帝早就知道乐乐去了省城,这家伙在比武大会上还装作第一次见到乐乐的模样,实在狡诈得很。

我继续问:“那王巍失踪之后呢?”

小诚回答,说还是一切如旧,感觉他们好像并不知道王巍已经失踪。

我点点头,说明白了。

因为时间已经太晚,我让小诚早点回去休息,说明天再调查吧。

当天夜里,我就睡在小诚为我安排的酒店房间里。

身处罗城,这种回家的感觉实在太好,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嘴角都是弯的。

第二天上午,小诚便来找我,问我打算怎么查。

我先假装问了他一些王巍朋友、亲人的情况,便说:“王巍的家既然还在镇上,那么咱们先从罗城开始行动,暗中调查一下王巍身边的朋友——知道他们都在哪吗?”

小诚终于恢复了一些自信,说:“当然,我们在罗城干得就是这个。”

我说好,带我挨个去见他们。

今天是大年初三,大多数人都放假了,街上热热闹闹的,有成双成对的情侣,也有快乐幸福的一家三口,当然也少不了扎堆的单身狗。生意最忙碌的当然还是餐饮行业和娱乐行业,李爱国、花少、豺狼他们基本也都在各自负责的区域里忙碌。

过年期间,反而是他们最忙的时候。

小诚带我找到李爱国的时候,他正在某个会所的大堂忙着给人打电话,听意思好像要约哪个领导吃饭。现在的他,早就把头发染回了正常颜sè,身上也穿着笔挺的黑sè西装,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再也没有了当年乡村非主流的模样。

我的心中感叹,时间果然能改变一个人啊。

我刚这么想完,李爱国已经打完电话,准备赴约去了。他走出门去,熟练地跨上一辆250型号的破烂摩托车,放着“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祝福大家新年好”的音乐,突突突扬长而去。

我:“……”

像是看出我的疑惑,小诚认真解释道:“他就是这样的,虽然多好的车他都开得起,但只要时间不是太紧张,他出门一定骑着这辆摩托。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喜欢风中的感觉。”

我苦笑一声,说:“好,带我去找豺狼吧。”

让我意外的是,豺狼竟然在一间烟雾缭绕的台球厅里,和他打球的人竟是熊子。

又高又大、曾在初中和豺狼是死对头的熊子。

这个年代竟然还有人打台球,真是让人唏嘘,两人古老的像是穿越来的。

“突”的一声,熊子将一只黑sè七分球利索地打入袋中。

“漂亮。”站在一边的豺狼继续说道。

熊子撇了撇嘴,又瞄准另一个红sè的一分球,同样狠狠一杆打了出去,不过这次并没有打入袋中。

“漂亮。”豺狼又说。

“这有什么可漂亮的?!”熊子瞪着眼睛。

“我是女生,漂亮的女生。”豺狼擦了一下球杆,将熊子刚才落空的球打了进去。

熊子又撇了撇嘴,显然已经对豺狼突然念白歌词的行为见怪不怪,嘟囔着说:“你不在罗城当你的大哥,跑到这小地方找我干嘛来了?”

豺狼说道:“熊子,在这地方看场子真是委屈你了,跟我到罗城去吧?”

“让我给你卖命,你做梦吧。”熊子挺直了腰,高大的身材几乎要顶住天花板了。

“好,那咱俩打个赌,这把台球如果你赢,我把大哥的位子让给你,我给你卖命;如果我赢,你就给我卖命,乖乖跟我到罗城去。你敢不敢?”豺狼冷笑着说。

到底还是豺狼,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和熊子交流最直接。

当初说服熊子帮我们一起打陈峰的时候,也是用了差不多的激将法。

“有什么不敢!”熊子一声怒吼。

一把台球下来,熊子输了。

熊子呆呆地看着案台,不再说话。

豺狼走过去,举手拍了拍熊子的肩膀,说兄弟,跟我走吧。

熊子没有办法,只好跟着豺狼走出门去,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坐上了豺狼专程为他准备的路虎越野车。

老板从台球厅奔出来:“你们打台球的钱还没给……”

但是车子已经绝尘而去。

旁边的小诚对我说道:“我就是负责盯豺狼的,他已经来找过熊子八次了,这次终于如愿以偿。另外,王巍的失踪一定和他没有关系,这点我可以打包票!”

我点点头,说好,现在带我去找花少。

一个小时以后,我见到了花少。

花少手里捧着一束红sè的玫瑰花,站在一栋普普通通的居民楼下,神情落寞、表情忧伤,看样子已经站了很久,冻得嘴唇都发白了。

小诚给我解释:“他在追一个女孩,据说已经追了很多年,始终没有成功。”

接着又嘟囔着说:“我也挺纳闷的,这花少既长得帅,又有钱,什么样的女孩找不到啊,干嘛非得在这一棵树上吊死?”

我没说话,我知道那个女孩是刘梦。

记得在我离开罗城之前,花少还曾和我说过,他已经把刘梦彻底放下了,准备去追求其他真爱。现在看来,他并没有放下,仍旧痴痴地恋着刘梦。

就在这时,花少面前的单元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漂亮可人的女孩子,正是刘梦。

看到刘梦,花少的目光绽放出一抹春意,整个人也变得开心起来,仿佛多久的等待都值得了。花少立刻走上去准备迎接刘梦,但也就在这时,又一个人从门里走了出来,自然而然地就牵住了刘梦的手。

那是个长得不算帅,但是挺阳光的男孩,我不认识他,估计是刘梦的新男朋友。

看到这一幕,花少的笑容立刻僵住,脚步也顿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刘梦也发现了花少,惊讶地说:“花妹妹,你怎么在这?”

花少的嘴角抽了几下,笑着说道:“我来接我女朋友,她也在这个小区住。”

“哇,你又有新女朋友了啊,你可真是个花花大少!”刘梦咯咯笑着。

花少也只能苦笑。

“我先走啦!”刘梦摆手。

“再见。”花少微笑。

刘梦和她的男朋友越走越远,花少痴痴地看了很久很久。

如果不是小诚还在身边,我真想冲上去狠狠一拳打在花少脸上。

“峰哥,他以前和王巍的关系极好,可以说是王巍最铁的兄弟了,在他身上或许能得到一点线索!”小诚认真地向我建议。

我点头,说我记住他了,回头会好好查查他的。

临走之前,我又看了花少一眼,他的目光还是痴痴愣愣地盯着刘梦远去的方向。说实话,这是我最好的兄弟,看他这样不心疼是假的。但,各人有各人的命,谁也不好横加阻拦。

接下来的两天里,小诚带着我把王巍以前的朋友见了个遍,但是仍旧一无所获。

“该去王巍的家里看看了。”小诚认真地说:“别人不知道,王巍的母亲一定知道!”

但他很快又认真地说:“不过李皇帝他老人家说了,王巍的母亲来历不凡,一定不能对她动粗。所以,峰哥你……”

“我知道了。”我说:“我会对他母亲客客气气的,能问得出来就问,问不出来就算了。”

第三天的晚上,我们抵达了一个小镇,来到了王巍家的门前。

那是一座很普通,甚至有点破败的民房,却承载了我十多年的记忆,要不是我强忍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没想到吧?”旁边的小诚笑着说道:“堂堂罗城老大,竟然住着这么破的房子,说实在的连我都不敢相信。王巍和他的那帮兄弟,好像个个都有点问题,不是出门骑一辆破摩托,就是为了一个小弟连访八次,还有痴痴喜欢一个姑娘的……这王巍更绝,身家至少几千万了吧,就住这么一个破房子!”

“你等一等,我进去拜访他的母亲。记住,绝对不能打扰我们,等我出来就好。”

“好。”小诚老老实实地站着。

我,则慢慢朝着破败的平房走了过去,越走,心跳越快。

所谓近乡情怯,就是这样了吧。

推开院门,院子里的一切都没变化,角落堆着柴火和煤,上面还有未消的雪,屋檐下面则是一溜的冰锥子。

穿过院子,推开屋门。

此时已是夜晚,屋中亮着一盏昏黄的灯,我妈就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眼睛正看着我,面上平静如水,就好像知道我会来似的。我一点都不意外,我妈似乎一直都是这么神通广大。

记得我走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坐在沙发上的,如今我回来了,她还是这样坐着,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我只是打了个盹儿,从梦中醒来而已。

等我把门关上以后,就再也抑制不住体内积压已久的情绪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眼泪当场就流了出来。

“妈……”

我哽咽地叫了出来:“不孝儿王巍,来给您拜年了!”

我一边说,一边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泪水已经沾湿我整张面庞……

我妈站起,朝我慢慢地走过来,然后扶着我的双肩,将我扶起。

“孩子,你受苦了……”我妈的声音轻颤。

我抬起头,看到我妈的脸上也挂满泪水。

“吃饭吧。”

我妈并没有问我为什么会来,直接将我领到餐桌旁边,上面有一大堆的菜,全是我爱吃的。

“不错,还能陪妈过个年,回头好好谢谢李皇帝。”我妈轻轻笑着,帮我准备好了碗筷。

我擦着眼泪,说妈,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我妈还是笑着:“那当然,好歹我也是你妈。好了,快吃饭吧。”

这顿饭吃得温馨又愉快,也让我觉得特别放松,我并不担心会被人看到,因为天奴会搞定一切。我一边吃饭,一边给我妈讲着一些省城的趣事,至于那些危险、困难、生死瞬间什么的,当然一个字都没有和我妈提,我妈自始至终都轻轻地笑着。

吃过饭后,我便把那份记着罗城界内李皇帝所有耳目的名单拿了出来,交给我妈。

我妈认真地看着,说:“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我也认真地说:“一个都不要处置,该怎么样还怎么样,避免打草惊蛇,让李爱国心里有个底就行。”

“明白了。”我妈小心翼翼地把名单收了起来。

转眼间,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我对我妈说,我该走了。

我妈问我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我说我打算再去看看静姐,然后再随便糊弄几天,就去给李皇帝交差。

我妈说:“你要看小静啊,不用那么麻烦。”

接着,我妈便回过头去,冲着某间卧室喊了一声:“小静,你出来吧。”

我吃惊地抬起头来,只见一个温柔淡雅的女孩从中走出,正是孙静怡。

看到孙静怡的刹那,我兴奋地几乎要昏过去了,整个人都一窜而起,三步并作两步地扑过去,一把就将孙静怡狠狠抱在怀里,激动地叫着:“静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孙静怡轻轻拍着我的脊背,笑着说道:“傻瓜,至于这么激动吗?杨阿姨说今天你会回来,所以叫我来这等着!”

我回头看向我妈,埋怨地说:“静姐就在这里,怎么不早点把她叫出来啊?”

我妈板着脸:“还不是怕你有了媳妇忘了娘?等你先陪好我,再去陪你媳妇,没毛病吧?”

好吧,没毛病,我妈就是霸气。

我本来都准备走了,但是现在见到孙静怡,我又坐了下来,拉着她的手不断说话。孙静怡对外人很冷,对我却很温柔,无论过去多久,在我面前也是一副知心姐姐的模样,问我在外面苦不苦、累不累,让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缠绵了半个多小时,我才重新戴上了自己的人皮面具,和我妈、孙静怡道过别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家。

此时,已经近两个小时过去了。

小诚在外面已经冻成狗。

但他一点都不敢抱怨,狠狠地吸了一下鼻涕后说:“峰哥,有线索吗?”

我叹了口气,说没有,王巍他妈实在太难对付了,说话滴水不漏啊,只说什么都不知道。

小诚又吸了一下鼻涕:“是的,到底是帝城大家族出身,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就是李皇帝他老人家亲至,估计也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峰哥,咱们走吧,再去其他地方找找线索。”

看网友对 500 气势逼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