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01 省城的惊人变化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佩第115次加更

501 省城的惊人变化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佩第115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程大力的语气高傲之极,颇有种狐假虎威的态势,让我想起那天晚上在包厢里的时候,程力就是用这种态度和卷毛男说话的,这父子俩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择天记吧少年王】

程力已经吃了一回这样的亏,程大力竟然还是没有吸取教训,不得不说这父子俩的智商也是如出一辙。

而周部长,似乎在来之前已经打听过了我的身份,知道我这个“火曜使者”有多可怕,所以直接来到我的身前,恭敬地说:“使者先生,您看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从周部长的态度,同样也能联想到卷毛男那天晚上的态度,父子俩的行事风格同样也像,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什么样的教育就结出什么样的果。周部长肯定是惹不起李皇帝的,所以才会对我这么尊敬。

程大力立刻满怀期待地看向了我,希望我能给周部长一个下马威,而我淡淡地说:“李皇帝的意思是,你们两个各退一步,谁也别追究对方的责任,再闹下去也不好看,这一页就翻过去吧,怎样?”

周部长松了口气,说道:“可以,那就谢谢使者先生了。”

结果程大力却炸了毛,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叫道:“使者先生,不能就这么算了啊,他儿子把我儿子打成这样,一点惩罚都没有怎么行啊!”

程大力也是犯贱,之前周部长摆出一副死磕到底、玉石俱焚的姿态,怼得程大力都没办法了,只能向远在省城的李皇帝求助,那会儿他希望能和解就行了,根本不敢奢求别的。

然而现在,他看周部长的态度软下来,立刻张扬跋扈起来,揪着周部长不肯放了。我又问他:“那你想怎么样?”

程大力立刻说道:“至少得让周毅给我家儿子道个歉!”

周部长点头。说这个可以,本来就是我儿子的错。

程大力接着又说:“另外,还得赔偿医药费一百万!”

周部长的脸sè一下变了,说赔点医药费可以理解,几千几万的我也能够接受,一百万是不是太多了点?

程大力冷笑一声,咄咄逼人地说:“周部长,一百万对您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吧?买您儿子一个平安,可以说非常值了。我告诉你,就一百万,一分也不能少,否则这事翻不过去!”

程大力这个条件确实奇葩,先不说周部长到底能不能拿出这一百万来,他的身份这么敏感,就算能拿出来,也不可能拿,否则事情就闹大了。卷毛男都纨绔成那样了,在外也只敢弄个Q5开开而已,不就是因为在外要低调吗?程大力要是趁这机会跟周部长讨个人情,以后多少钱也赚得回来,可他偏偏看不到这一点,硬是要压周部长一头,图眼前的这点蝇头小利!

周部长果然不高兴了,板着脸说:“对不起,我工资不多,确实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既然程总说这事翻不过去。那咱们也别翻了,继续斗吧!”

周部长虽然得罪不起李皇帝,也愿意摆出一副谦卑的姿态来诚心解决这个问题,但他也是有底线和原则的,不会什么条件都能答应。就是冒着得罪李皇帝的风险,哪怕头上这顶乌纱帽被人摘了,有些事情也绝不能做,所以他在说完这番话后,便毅然转身朝外走去。

周部长,当然也有他的骄傲。

周部长一走,程大力立刻急了,他可不希望和周部长继续斗下去,立刻“哎、哎”地叫了两声。见周部长没有回应,又立刻回头求助似的看向了我,一副可怜巴巴又挑拨离间的语气:“使者先生,您看看他,根本就不把您放在眼里啊……”

我轻轻叹了口气。

说真的,如果不是碍于李皇帝,我当场把程大力打死的心都有了。

“周部长,请等一等。”我开了口。

周部长已经和程大力闹翻,决定回去和他力抗到底,和我也就没什么话好说了。但我毕竟是李皇帝派来的人,他还是要给点面子的,只能站住脚步,回头说道:“使者先生。我没有不尊重您的意思,不过刚才您也看到了,程总提的条件太苛刻,我实在接受不了,所以没有办法,我只能继续和他斗下去了。【择天记吧少年王】李皇帝如果不满意,我也没什么辙了。”

“您看看他这是什么态度!”程大力几乎一蹦三尺高:“使者先生,他不光不把您放在眼里,连李皇帝他老人家也不放在眼里啊!”

我再次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来,从旁边的柜子上拿了个输液瓶子。

我拿瓶子想干什么,稍微有点社会阅历的人都能看懂,周部长的脸sè一下就变了,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毕竟他都这个身份和地位了,还被人砸一瓶子实在难看。

在他身后的几个工作人员见状,立刻要扑上来挡着,但被周部长摆手给拨开了,同时目光炯炯地看着我,显然不论我要干点什么,他都认了。

谁让他得罪不起李皇帝,更得罪不起我这个火曜使者?

程大力则兴奋极了,幸灾乐祸地看着周部长,一脸“我看你怎么死”的表情,嘴角扯得像破了边的饺子,面目极为可憎。

我手持输液瓶,慢慢往前走去。

一时间里,病房里的气氛凝重极了,周部长面sè沉重地看着我,而程力和李娇娇连大气都不敢喘。我一步步往前走着,走到程大力的身前停了下来,程大力指着对面的周部长说:“使者先生,他……”

程大力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已经举起输液瓶子,接着手起瓶落,朝着程大力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瓶子在程大力的头上爆开,玻璃四溅,液体横流。

程大力的脑袋倒是挺硬,竟然没破。

液体顺着程大力的脑门、脸颊,慢慢流淌下来。

我这一砸,实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时间病房里面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周部长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也没想到我会突然来这么一手,面sè极为诧异地看着我。

而程大力,则完全傻了,他可能以为这是幻觉,还轻轻摇了一下脑袋,最终确定这是真的,结结巴巴地说:“使,使者先生。您这是……”

我回过头去,看着周部长说道:“周部长,实在不好意思,李皇帝还是希望这件事能和平解决的,希望你不要动怒。李皇帝他老人家说了,一定要给足您面子,不知道这样够不够?”

周部长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走出来,依旧一脸诧异地看着我,甚至忘了接我的话。

“看来是还不够啊。”

我轻轻叹了口气,又走回去拿了个输液瓶子,再次狠狠朝着程大力的脑袋砸了下去。

又一声“啪——”的脆响。

这一次,程大力的脑袋终于破了,鲜血混着药水流淌下来。身子也站不稳了,晃了两下之后便倒下去。

我再次回头看向周部长,说这样,您看够吗?

周部长还处在惊诧之中,呆呆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哪怕他的脑子已经足够好使,也完全看不透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看来还是不够啊……”

我又叹了口气,再次转过身去拿输液瓶子。

“够了,够了!”

周部长终于叫了起来:“使者先生,够了!”

周部长不知道我到底在玩什么花样,只能赶紧叫停。

我转过身来点点头,说好的,您觉得够了就好,那事情就按之前的办,你们双方各退一步,以后都不追究,怎样?

“好。”

周部长的脑子哪怕有十万八千转,也完全参悟不透我的行为,几滴冷汗甚至掉了下来。

“好的,再见。”我很有礼貌地说着。

周部长回头看了旁边的工作人员一眼,便带着他们匆匆离开了。

我低下头,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呻吟不止的程大力,便走出门去叫了医生进来给他处理伤口。我则坐在程力床前,拿了个橘子剥着吃,程力像看鬼一样地看着我,身子还不断地往后缩,李娇娇站在旁边一句话都不敢说。

等程大力的伤口处理好了,脑袋上颤了一圈厚厚的绷带,医生离开病房之后,我才一边吃着橘子,一边幽幽地说:“程总,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李皇帝最讨厌别人仗着他的名头在外耀武扬威!李皇帝说了,这事你俩各退一步就行,你却还要咄咄逼人为难周部长,今天也就是我在这,才给了你两瓶子而已,要是李皇帝在这,非要你半条命不可,希望你能吸取一个教训,知道了吗?”

我说这番话的意思,就是提醒程大力别去李皇帝那边告状,否则后果会更严重。程大力虽然有点愚蠢,但智商也在及格线上,立刻点着头说:“是,使者先生,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会记住的,今天这件事情,还希望您千万别和李皇帝他老人家说……”

我点头,说我在罗城这几天,没少受你的照顾。帮你瞒着也是应该的。

其实前几天都是小诚陪着我跑,程大力照顾个屁了,我也只是说几句客套话,好让他下台而已。

程大力立刻对我千恩万谢。

把他打了,他还谢我,这事想想也是挺好玩的。

之后我就不再说话,而是不断地剥橘子吃,病房里也一片寂静,谁都不敢开口,气氛一直处在微妙的紧张之中。吃了三四个橘子以后,我突然抬起头来,看着站在对面床边的李娇娇,意味深长地说:“这个小姑娘。挺漂亮啊……”

程家父子二人的脸sè立刻变了。

他们想起前几天的晚上,我曾把李娇娇掳走,后来李皇帝一个电话,我才把人放了的事。

现在我又把目光瞄向李娇娇,还夸这个姑娘漂亮,不得不让他们产生一些不好的联想,以为我要做些“欺男霸女”的事。

程力立刻急了,焦虑地看向他爸。

程大力也紧张地说:“使者先生,她是我儿子的未婚妻……”

我摆摆手,说你想哪去了,就算我想干点什么,也得顾及下李皇帝他老人家的面子是不?

程大力立刻松了口气,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了声谢谢。

“不过……”

我的这两个字,又让程力和程大力紧张起来,两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哆哆嗦嗦地看着我。我的眼睛里射出精光,沉沉地说:“程总,你应该知道我七曜使者,个个都是狼心狗肺、心狠手辣之徒!坦白说,我确实看上这个姑娘了,那天晚上要不是李皇帝一个电话,恐怕我已经把她给带走了。结果刚才,我看你对她也不怎么样,简直把她当下人一样使唤……”

我的声音越来越冷,杀意越来越浓。

程大力的额头汗如爆豆,立刻紧张地说:“使者放心,我们以后一定会对她好的……”

我点点头,说希望你说到做到,不然我随时过来将她带走。

我一边说,一边拿起旁边桌上的诊疗手册,从最后一页“唰”地撕了张纸条下来,又拿起笔在上面“唰唰唰”地写了一串数字,接着伸手交给对面的李娇娇。

“姑娘,这是我的电话,如果这父子俩再敢对你不好,你就打电话给我,我不会放过他们!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一个电话给我。我立刻带你走!”

李娇娇的眼圈红了,里面还噙着泪水,颤颤巍巍地从我手上接过字条。

旁边的程力和程大力已经哆嗦如风中的树叶。

搞定这一件事,我才站了起来,说:“好了,我要走了。”

程大力也赶紧站了起来,说使者先生,我送你吧!

我摇摇头,说不用了,你一个大老爷们送我干什么?

程大力立刻会意,说:“娇娇,快去送送使者先生!”

我没拒绝,抬腿朝着病房门外走去。李娇娇也立刻跟了上来。

走到门外,我们二人并肩前行,一路无言。

出了住院部,穿过偌大的院子,来到医院的大门口,李娇娇才轻轻地说了一句:“为什么?”

“什么?”我站住脚步,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李娇娇也站住脚步,面对面看着我,红着眼睛说道:“为什么每次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总会像个盖世英雄一样出来帮我?”

她说着话,眼泪已经滚滚而下,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划过她的唇边。

看她这样,我的心里再次疼了起来。脑子里又回想起她之前在病房里被程家父子呼来喝去的模样。李娇娇是个何等骄傲的女孩啊,却活生生被逼成这个样子,到底是何人之过?

如果我真的是个英雄,就不会让李娇娇发生这种事情!

事实上,在很多时候,我都无能为力,现在也不过是尽点绵薄之力,让李娇娇暂时免于苦难罢了,还远远不能让她脱离苦海。

看着她的眼泪滚滚而下,我忍不住想要像过去那样,伸手为她揩去脸上的眼泪。但是,手刚抬到一半,我便想起自己是王峰。而不是王巍,现在又是在大街上,人多嘴杂、隔墙有耳,所以我只能做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轻轻说道:“娇娇,再坚持一下,等我回来的时候,会让你真正恢复自由!”

“嗯,我信!”李娇娇用力点了点头,眼泪却流得更多:“但你一定要早点回来!”

我轻轻嗯了一声,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接着便转身进入滚滚的车流之中……

按照李皇帝的吩咐,在解决完程力的这件事后,我就该回省城去了。

一转眼,我就来到罗城一个多礼拜了,我是真的非常热爱这片土地,尤其是想到脚下的每一条街、每一块地都是我的地盘,这种依依不舍的感觉就非常强烈。

我是真的不愿离开这里,但是省城那边还有许多事没做,还有一个大仇人没杀。

我必须要回去。

临走之前,我又把小诚叫过来,说我马上就要走了,却没查到一丁点王巍的线索,这让我心里非常不爽,所以还想再把王巍身边的人给查一下。

“峰哥,我听您的。”小诚认真地说。

在小诚的陪同下。我又花了一天时间,走马观花式地把我那帮兄弟全都看了一遍,虽然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和他们说,但能看他们一眼已经足够解我心中的思念之苦了。

话说回来,小诚他们这帮王八蛋可真够变态啊,竟然真的能够完全掌握李爱国他们的行踪,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一个电话,就能准确提供他们每一个人的位置。

估计连李爱国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今天穿什么颜sè的内裤,也被别人了如指掌!

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李皇帝这样的人不成功,还有谁能成功?

好在我已经完全掌握了小诚这些人的名单。并且交给了我妈,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

等所有的人都见完以后,我才叹着气对小诚说:“确实没有丝毫线索,王巍失踪也不能怪你们。”

被我当狗一样使唤了几天的小诚,终于亲耳听到了我一句体己话,激动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是吧峰哥,真的不怪我们,谁知道王巍是怎么好好就失踪的!麻烦您到省城以后,一定要好好和李皇帝他老人家说清楚、说明白!”

我点头,说我会照实说的,你们在这也要继续盯着这帮人,有了消息立刻及时汇报!

“是!”小诚目光灼灼。

该见的人见了,该做的事也做了,这趟罗城之行不仅没有遗憾,反而大有收获,不光掌握了一帮探子的名单,还收获了一个意外的盟友,流星。

自从那天晚上过后,我就再也没见过流星了,但我知道他一直在暗中跟着我。

在回去之前,我觉得我该见他一面,好好商量一下回到省城以后的事。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来到郊外一个荒僻无人的公园里。

我左右四顾,找了半天,一个黑影才从某株大树后面现身,并且迅速来到我的身前,正是流星。

“王巍,找我有什么事?”流星嘻嘻笑着。

我揉着脑袋,说你还是叫我王峰吧,听你叫王巍可真别扭。

“好的,王峰。”流星再次大笑起来。

一个多礼拜之前,他就是这么开心,这都近十天过去了,竟然还是笑个没完。

这事有那么好笑吗?

我们两个坐了下来,商讨回到省城以后的事。

流星告诉我说,以李皇帝的心机和能力,既然知道王巍已经失踪,那么挖地三尺也会把人给找出来;也就是说,我的身份暴露是迟早的事,现在是要尽量拖延这个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李皇帝忙于其他事情,暂时把我抛在脑后,没有时间管我,自然我就不会暴露。

我说这个好办,李皇帝不是想一统省城吗,八大家族虽然已灭其二,剩下六大家族可不好对付,一个个地熬过去足够李皇帝忙活一段时间了。

一段时间过后,大地苏醒、万物复苏的春天也就来了。

我舅舅会在这时候干掉李皇帝!

在这之前,李皇帝应该没功夫再来管我了吧?

“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情。”

流星认认真真地说:“在咱俩在罗城的这段时间,李皇帝已经派小阎王,哦,也就是你舅舅,出手把周家给灭掉了。也就是说,省城现在已经只剩五大家族,并且其中冯、刘、王、葛四家已经对外宣布结成联盟,虽然没说联合起来到底干啥,但是目的已经很明确了,就是要对抗李皇帝!”

听了流星所说,我真是吃了一大惊,没想到我在罗城这段时间,省城已经出了那么大的变故,银枪周家也被李皇帝给干掉了。我和周天阔虽然没有什么感情,但是那人的豪迈气概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挺深刻,没想到就这么玩完了。真是有点呜呼哀哉。

更让我吃惊的,就是冯、刘、王、葛四家的联盟了。我知道随着李皇帝的持续杀戮,一定会有家族联合起来抗争,但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而且一联合就联合了四家!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冯家和王家在我的提醒之下,早就知道李皇帝的yīn谋,私下里串通一气也很正常。而冯家和刘家又有婚约,自然也是站在同一条战线里的。

至于葛家,虽然不知道怎么和他们混到一起的,但说实话也不是太意外。冯、王两家既然想对付李皇帝,那肯定会笼络更多的帮手。

至于岳家,岳家的家主岳青松是个保守的老实人,大概还没想到李皇帝的疯狂计划,就算冯、刘、王、葛四家拉拢他,他也不会轻易有所动作,还想独善其身。

这么一想的话,也就能够理解省城现在的局势了。

怪不得李皇帝让我回去,原来是有大麻烦了。四大家族联合起来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单单人数就上千了;虽然李皇帝的人更多,但想啃下人家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一下,李皇帝想一统省城可就难喽。

大敌当前,双方蠢蠢欲动,恶战一触即发,李皇帝还有空关注“王巍失踪”才有鬼了!

所以这次回去,短时间内肯定是无忧了。

“那就什么都别说了。直接回省城吧。”我乐呵呵地站了起来。

“我看可以。”流星也站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什么,鬼使神差地说道:“流星,李皇帝能派你跟踪我,会不会也派人跟踪你?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咱俩的秘密不是就都暴露了吗?”

流星皱起眉头,说:“不能吧?”

我说怎么不能,李皇帝的疑心那么重,又知道你一心想杀他,不会派人跟踪你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好好说起这个,完全就是突然而起的念头,但是越说越觉得很有可能,背后甚至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以李皇帝的性格,很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不是么?

流星也有点被我吓到了,紧张地看了看左右,并没发现什么端倪,四周只有冷风吹过。流星刚想抱怨我疑神疑鬼的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却在此时突兀地响了起来。

“嗯,确实很有道理,李皇帝能派流星跟踪你,当然就能派我跟踪流星。”

看网友对 501 省城的惊人变化 为旧故灬然龙的玉佩第115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