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妖兽

第四百四十三章 妖兽

血炼大法涉及太多不为人知的机密,陈海不敢外传,通过神念,将与昆泰一战交代给苍遗知道。

苍遗点了点头,昆泰也知道他暗中修炼血炼大法的事绝不能传扬出去,因此,除了昆泰本人之外,他所在的部族,并没有巫蛮修炼这样的至邪之法,就不用担心在血魔大劫彻底暴发之前,还会横生枝节。

拓跋部残部已经退入白鹿峡,在摸清楚情况之前,不敢轻易进来;玉柱峰以南,猿跳峡内也是混乱一片,铁鲲想要收拢一部分可用的残兵,在玉柱峰北坡构建防线,也需要一段时间,陈海也不着急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他和昆泰战斗时间虽短,但也极耗真元,看苍遗在此主持中枢大阵,也是疲态尽显,便与苍遗他们在大殿中盘膝调息起来,大殿中就此静了下来,只是大殿不时有一两声若隐若现或悲壮或绝望的嘶吼传出来。

此时的拓跋旗驱骑进入白鹿峡,往白鹿峡以东满地皆是雷霆轰灭的尸骸,睚眶俱裂。

此前,白鹿峡以东,是一座高逾千丈的孤峰,与南面的玉柱峰并肩而立,在年初的数次大震中,这座孤峰坍塌,露出上古地宫,也是这一战的缘由所在。

蒙兀部征调十数万奴隶,将孤峰坍塌下来的碎石,一步步清理到南面深谷之中,在玉柱峰与白鹿峡之间清理出一片方圆六七里的盆地来,谁曾想到,这里会是拓跋旗近两万悍卒的埋骨地?

连年的寇边过程中,他也曾数次见过人族阵法的威力,只是没有想到在这里会受到如此大的损失。

一阵剧烈的喘息声,拓跋颜狼狈冲到了拓跋旗身旁,此时他早已经没有之前的潇洒从容,一身黑sè巫袍破破烂烂的,身上有数处焦黑,他逃命时也是挨了几道雷柱,亏得修为深厚,及时逃出雷霆覆盖的范围,保住性命。

天雷已经不再劈下,天上的浓云翻滚消散。

虽然拓跋部在白鹿峡以及白鹿峡以西,还有十万精锐战兵,在魔猿城的南面,还有三万精锐战兵,虽然还不能说是伤筋断骨,但近两万精锐战兵在一次性就灰飞烟灭,这对士气的打击是极恐怖的?

没有搞清楚眼前是怎么回事之前,这一仗还要怎么打?

这就是令黑石汗王穆豪都受重创的雷霆大阵?

拓跋旗现在是确认瀚海一代枭雄穆豪确实是受重创未愈了,但不是说穆豪闯入地宫才引发大阵,为何他们在地宫之上厮杀,暴烈的雷瀑会在猝然间形成?

难道说蒙兀部有人看到白鹿城失陷,不顾一切的闯入地宫,去引发大阵了?

拓跋旗等人先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不管如何,蒙兀部已经彻底溃败,刚刚遭遇的一切,更让他们坚定了要将这大阵拿到手中的念头。

一队队的蛮兵在蛮将的呵斥下,畏畏缩缩,不敢往前,仿佛前方就是地狱。

看着士气略有些低落的战勇们,拓跋旗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他可以吩咐让奴隶去做这些事情的,只是这个心结不除,接下来的战事还要怎么打?

最后在一团团的黄sè黄团的笼罩下,被巫蛮施了御雷之术的蛮兵踏上了天罡雷狱阵的边缘,一个蛮兵小心翼翼的抬起脚,轻轻的踏上焦黑一片的地面,然后又迅捷的抬了起来,看起来如果有任何异状他就会马上掉头逃跑。

天地之间还是只有风声呼啸,并没有再次出现万道天雷的状况,只是他神经质的表现让其他妖蛮一阵骚乱,差点掉头而逃。

收尾工作一直持续到夜半才结束,拓跋旗一直如雕塑般站在白鹿城头,直到最后一队战兵退入白鹿峡内,他才下去休息。

连日征战的疲乏让他很快的进入梦乡,在梦中,他顺利打开上古地宫,获得大阵等无数上古遗宝,甚至还有诸多不传玄法真诀,从此之后,拓跋部在瀚海草原开启万代传承……

******************************

第二天天气有些yīn霾,呼啸的北风在山谷中盘旋,趁着拓跋部兵马不敢从白鹿峡贸然西进,铁鲲率铁崖部兵马,趁着夜晚玉柱峰的西坡构筑了一条简易的防线,将进入猿跳峡的通道封堵起来。

防线非常简陋,只是使用了土石筑成,浇水成冰加固,但是经过一夜的混乱,铁崖部更多的兵马、战械、兵甲都调了过来。

这一个月来,左鹫率三万兵马,负责将铁崖部封堵在猿跳峡之中,在魔猿城外挖掘壕沟、筑造营垒,在魔猿城外围增派岗哨、斥侯,事实上左鹫以及拓跋旗对魔猿城以及猿跳峡内部的事情,就不甚清楚了。

铁崖部此时在玉柱峰西坡所布兵马,装备之精良程度,着实让拓跋旗吃了一惊。

无论是数寸厚两米高的淬金铁盾,还是闪着凌厉光芒的淬金长矛,这些就连拓跋部也没有多少,铁崖部一次就能拿出上千件装备族中兵马,部署在玉柱峰的北坡?

郭泓判、齐寒江他们这次过来,携带上千件淬金级装备运入尧山,用来加强铁崖部的兵马,此时都部署到玉柱峰西坡,但也仅限于此,尧山南面到底都是拓跋部的斥侯,除非直接派精锐兵马护送,想再偷偷摸摸的运入军械,很困难了。

拓跋旗站在白鹿峡南侧的一座石岭,眺望对面玉柱峰西坡的情形,脸sèyīn沉。

拓跋颜这时候率领部族里的几名大巫走过来,神sè憔悴,压着声音跟拓跋旗说道:“我们已经布下侦测大阵,能够监探方圆三百里内的天地元气动向,此时是不断有雷元罡煞往这地底涌聚,但依据昨日雷瀑威力推算,以此时雷煞罡元的聚集速度,这大阵想要再施展昨日那样的雷瀑,估计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诸多蛮将跃跃欲试,有一个月的缓冲时间,他们早就将猿跳峡拿下了。

拓跋旗摇了摇头,说道:“发生太多的意外了,我们需要考虑铁崖部已经有巫蛮进入地宫,掌握中枢大阵这个可能了。此时看地宫大阵聚集雷煞罡元的速度,是很缓慢,但未必不是诱敌之策,倘若我部攻势在玉柱峰前展开,再突然受一次雷袭,这一战还要怎么打?”

拓跋颜此时还惊魂未定,知道地宫大阵有人主持跟没人主持,完全是两个概念,便问道:“那我们接下来绕回到南面,去进攻魔猿城?”

摸清楚上古地宫的真实状况,他们只能分兵驻守西面的白鹿城,然而将主力调到猿跳峡的南面,进攻魔猿城,才是上策,但就这样直接调整战略,太伤士气。

再说就算铁崖部的巫蛮已经进入地宫控制住中枢大阵,但只要四周的天地元气不出现急剧变化,至少两三天内,铁崖部的巫蛮,还是没有办法控制地宫大阵施展那毁天灭地的雷瀑。

想到这里,拓跋旗还是决定派出数千兵马,去攻击铁崖部部署在玉柱峰西坡的简易防线,以探虚实。

号角声呜呜响起,拓跋部囤积在白鹿峡的前锋战阵,分出数千兵马进入地宫谷。

两千蛮骑从左右两翼往玉柱峰冲锋过来,身强体壮的蛮骑,借着战骑冲锋的力道,将一支支精铁所铸的短矛,狠狠地投向铁崖部的阵地,就仿佛黑sè的雷网覆盖过来。

铁崖部战阵里,也早早就听见铿锵声连连响起,前数排的所有士兵蹲了下去,将沉重而坚固的淬金巨盾举起来环环相扣,一个巨形龟墙早已结成,势大力沉的战矛狠狠地扎过来,就见火花四溅,砰砰乱响,试探了几回,却都没有办法射穿盾墙。

已经冲到玉柱峰山脚的蛮骑自然不甘心退去,游走于两翼,很快就又分出两百余骑,催动胯下战兽,由远及近,速度越提越高,到了土墙前,用力得一挽缰绳,凶猛的战兽腾空而起,横空跃过三四米高的障碍,冲击到铁崖部阵前。

蛮骑胯下的战兽,每一头都神骏无比,有两三千斤重,快如奔马,但固然能轻松的跃过土墙,却没有办法将环环相扣的盾墙冲开,受阻于盾墙前,立足又未稳,就见一支支锋锐的长矛从盾墙缝隙间,如同毒蛇出洞刺出来。

在盾墙与护墙之间回旋的空间有限,这两百余精锐骑兵冲过来却没有腾挪的空间,慌不及的后撤也来不及,被迫丢下百余具尸首,才拉开距离,跟左翼的骑兵汇合到……

铁崖部防阵极坚韧,而玉柱峰西坡的峡口又太窄,不利骑兵冲阵,这时候三千蛮甲携带着十数架简陋的抛石弩,往玉柱峰前簇拥过来。

盾墙再强,也只能抵挡住数百斤重的石弹,从两千步远处抛砸过来。

风渐渐大了起来,天空中隐隐已经有雪花飘落了,拓跋旗眯着眼睛,期待着血腥场面的出现,但这时候看到铁崖部的精锐战兵们开始往侧后方收拢,拓跋旗心里一跳,第一个念头就是担心铁崖部的巫蛮又要发动地宫大阵?

拓跋旗转头往拓跋颜看去,拓跋颜摇了摇头,示意天地元气并没有剧烈的波动。

此时拓跋部一个千人队的披甲蛮卒,已经接近了土墙,在没有人骚扰的情况下,他们犹如泄愤一样将土墙彻底推到;而在他们的身后,抛石弩也架了起来,奴兵们将石弹运上去……

拓跋旗实际上也是想着迫使铁崖部的战兵放弃盾墙,出来跟他们争夺抛石弩的阵地,不然他们就争势夺下玉柱峰,再往猿跳峡内部进逼。

这时候远处蹄声滚滚如雷,仿佛有数以千计的战骑在山岭间狂奔。

拓跋旗脸沉如水,铁崖部不会有数千狼骑冲过来,玉柱峰南面的猿跳峡极为狭窄,没有让数千战骑冲击,而且铁蹄踩踏大地的声音要比普通的骑兽沉闷得多,气息虽然杂乱,但都极其强悍,是要比普通战骑强悍得多的战兽……

没想到铁崖部还有这样的后着,但拓跋旗不会仓促下令撤兵,事实上这么短的时间,已经进入地宫谷的五千后马,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撤入白鹿峡,他现在只能冷血的看着山前的一切。

前锋蛮将也是大惊失sè,但他没有接到收兵的令旨,只能硬着头皮,大声叱呵着命令三千蛮甲往抛石弩所在的阵地收缩,将铁盾与长矛安排在外围,准备抵挡接下来的冲击;两千战骑安排在两翼,举起战戟、战刀出鞘,准备从两翼钳制敌军的冲阵。

这时候一头巨大到难以想象的魔獒巨妖,从玉柱峰的南坡腾空而来;在它的身后,则是三十多头体形巨大的妖兽,露出狰狞的爪牙,就要从玉柱峰猛扑出来。

不要说来不及撤入白鹿峡的五千兵马,站在玉柱峰对面石岭之上的拓跋旗、左阳、拓跋颜等人,这一刻都心惊肉跳,心里在痛苦的呻吟,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名不经传的铁崖部竟然会有这么一支妖兽战兵助阵。

特别是那头为首的魔獒巨妖,透漏出毁天灭地的气息,雪白的獠牙支出来,妖瞳里藏着愤怒的青sè火焰,狰狞的头颅高高昂起,从头到脚足有十一二米,周身覆盖黑鳞,像是一座黑sè石崖,就要往山脚这边砸过来。

瀚海草原已经有好几千年没见过魔獒妖兽的身影,更不要说见到如此巨大、恐怖的魔獒妖兽了。

这么巨大的魔獒巨妖,在瀚海草原深处,得修炼了多少年?

除了这头魔獒巨妖外,其他三十多头妖兽,形态各异,有黑鳞狡、有青鳞巨狼、有黑角妖虎、有冰原巨猿,且不管这些妖兽修为如何,但看它们恐怖的体形,就知道在瀚海草原的深处,都至少有三五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气候了,体形至少也有五六米高。

没有足够多的强悍武将上阵硬扛,此时已经来不及撤入白鹿峡的五千蛮兵,绝对抵挡不住这三十数头妖兽的血腥践踏了——就算这些妖兽没有参悟过强悍的妖术妖法,如此恐怖的体形,手枪不入的鳞皮筋骨,就已经是碾压性的优势。

待拓跋鹤要率领一队黑甲卒精锐,亲自冲入地宫谷,就听见魔獒站在玉柱峰山脚前一声怒吼,万里无云的苍穹凭空就劈下十数道雷柱,往这边的石岭轰来,随后又一道强横而血腥的神识,凭空出现在拓跋旗等人脑海之中:

“铁崖部有我魔獒一族血脉,此处乃是铁崖部的祖地,尔等若敢再骚扰铁崖部祖魂安息之地,杀无赦!”

看网友对 第四百四十三章 妖兽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