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妖兽(二)

第四百四十四章 妖兽(二)

雪渐渐大了起来,在山谷中被漫天北风一卷,鹅毛一般。

看着魔獒、黑角妖虎、黑鳞狡等上古时期才能见到的凶悍妖兽登场,不要说普通将卒了,拓跋旗、左阳等人都心惊神凛,特别是那头魔獒,透漏而出的妖煞有如实质,即便没有修成妖胎,也是站在妖丹境的最巅峰。

虽然拓跋旗也是无限接近于道胎,在修为境界上,跟这头魔獒是一样的,但妖蛮一族与魔獒在肉身上的天然差异,让拓跋旗迎上这头魔獒,通常也是被压着打的局面。

人族玄修强者,通常都是依赖于法宝,才能抹平掉跟同境界妖兽的肉身差距。

何况,除了领头的魔獒之外,其他三十多头妖兽,都是上古遗种,而且还都有着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气侯。

此时进入地宫谷的五千战兵,虽然有一名万夫长为主将,指挥战事,但战力也就勉强有假丹境的武修水准,他们如何抵挡住这三十多头凶兽的冲击?

铁崖部从哪里搬来这么一支强悍的救兵,尧山怎么又成了铁崖部的祖地?

一切强横至极的蛮族部落,有自己的祖地,拓跋旗他们是清楚的,就比如黑石汗国的亢龙祖地,只可惜拓跋部才崛起两百年,还没有这个底蕴,但名不见经传的铁崖部也拥有自己的祖地?

拓跋旗实在不敢相信,但这凶势滔天的魔獒就要猛扑过来,又该如何解释?

***************

魔獒的神识并非定向只打入拓跋旗等数人的脑海之内,而是形成一道神识波,以玉柱峰北坡为中心覆盖方圆七八里的范围。

不仅退到抛石弩阵地的数千拓跋部蛮兵,两千铁崖部精锐以及昨夜仓惶逃到玉柱峰以南的一些蒙兀部溃卒逃兵,脑海里也有着这种狰狞而愤怒的声音在传荡。

相比敌军的惊惶失措,铁崖部精锐在最初的震惊之后,迎来则是难以想象的狂喜,怒吼着、敲着战戟铁盾,气势高涨了起来,追随这些上古遗种,冲进战场,还是铁鲲驾着雪獒,来回喝骂,才令诸将卒将阵脚稳住。【零↑九△小↓說△網】

虽然魔猿城的城墙在过去一个月里,加高到八米,但白鹿城被攻陷,看着蒙兀部大量的族人、奴隶以及溃兵逃入猿跳峡,随铁鲲进入玉柱峰西坡的两千将卒,内心也是绝望的。即便他们拼尽一切,能勉强守住玉柱峰跟魔猿城,令敌军进不了猿跳峡,但族人、逃兵以及奴隶四五十万人,拥挤在狭小的猿跳峡里,食物怎么解决?

事实他们心里都清楚,此前敌军没有强攻魔猿城,并非魔猿城坚不可摧,而是白鹿城那边地形更开阔,距离上古地宫又近,才将进攻的重心放到西麓,这时候拓跋部真要将近二十万兵力,都倾压到南麓,铁崖部就两三万士气低糜的残兵,凭什么去守魔猿城。

魔猿城只是一座八米高的城墙而已,就算城墙坚不可摧,又能抹平掉如此巨大的差距?

这时候看到这数十头上古遗种从玉柱峰的半山腰猛扑下来,而且尧山还是他们部落的祖地,这是什么概念?

这意识着昨天一下子就灭掉近两万敌族精锐的雷霆大阵,是铁崖部祖地的守护大阵啊!

不要说铁崖部的精锐了,那些昨日仓促逃到玉柱峰以南的诸部溃卒,这时候也是在绝望与仓皇难安里也是爆发出难以抑制的狂喜。

他们也顾不上追问这些上古妖兽为何拖到这一刻才出现,他们只知道迎接他们不再是必死或族人被掳为奴隶的惨淡下场,这时候他们还要打赢这场战事的希望。

昨夜,铁鲲派人收拢诸部残兵,只能勉强令两万多溃卒都停留在玉柱峰的南坡,令他们不仓惶无措的南逃,但这么低迷的士气,是不指望他们还勇气冲峰陷阵的,而在这瞬时,就有数百不甘心战败的蛮勇,拿起斧锤戟盾,走过来,要加上铁崖部的战阵,准备跟铁崖部的精锐一起,追随这些上古妖兽,重入战场厮杀。

铁鲲朝玉柱峰半山腰看去,那边笼罩在一团云雾之中,其他人看不到里面情形,唯有铁鲲看到陈海、姚文瑾等人藏在云雾之后观战。

陈海微微摇头,铁鲲心知此时还不是进入地宫谷决战的时候,铁崖部还没能有效的收编两万多溃兵,他们此时进入战场,只会让拓跋部确认地宫大阵短时间内不能再发挥作用,那拓跋部在白鹿峡以外还有十数万精锐,就源源不断的杀进来?

三十多头上古凶兽,是强悍到极点,但在无尽强弓劲弩以及无数掷矛的怒射下,在拓跋旗、左阳、拓跋颜等一大群强者的缠斗下,能坚持多久?

当然,拓跋部能在瀚海东岸崛起,也不是随便能唬退的。

五千前锋兵马,退回到抛石弩阵地,虽然蛮兵脸上皆是惊惶,但也很快摆好防御阵型,三个千人阵甲卒,在十数架抛石弩的正面及两翼,将长矛、铁盾层层叠叠的架好,掷矛手及弓手包护在内线,巫蛮举起年深日久的骷髅骨杖高声吟唱着,带着神秘玄奥的力量,令将卒忘却惊恐,直觉血脉深处有更磅礴的力量涌出来。

两个千人队骑兵,在两翼结成十数锥形冲阵,虽然蛮骑加上跨下的战骑,也有四米多高,比起上古妖兽还是太单薄了,但此时也做好从两翼决死冲锋的准备。

仓遗所变化的魔獒,与诸多妖兽从玉柱峰北坡猛扑下来,妖躯带动一股黑sè的旋风,将从一千多步开始射来的铁翎箭直接卷落,虽然十数势大力沉的铁矛狠狠的扎进来,但根本刺不破堪比地阶宝甲的鳞皮。

仓遗也不会傻乎乎直接冲击密密麻麻的戟盾方阵,而是带着妖兽,往左翼的千余蛮骑践踏过去,左翼的蛮骑战阵,虽然极力想迎击过来,但听得三十多头巨妖发出撕天裂地般的怒吼,他们胯下的战骑战战脚软,不仅没有提速对冲,反而是不受控制的后退。

就见魔獒人立起来,两只像铁锤的前掌左右挥抡着横扫,就将三四名蛮兵连同身下的战骑打成肉酱;黑角妖虎昂天长啸,张口喷出数以十计的凌厉风刃,不比强弓劲弩稍弱,当下就将二三十蛮兵扫落下马,惨烈巨兽的践踏。

苍遗他们切入角度极妙,就是压着毫无抵抗力的蛮骑,往中央的甲卒战阵溃败。

拓跋部的前锋主将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涌出绝望,知道根本没有反制之力,三个千人步甲阵最终都被己方溃兵冲散掉,只能下令往白鹿峡的东峡口后撤。

结阵都不能抵抗,五千兵马仓促后撤,更混乱不堪,几个呼吸间就被冲散,演变成溃逃,只恨爹娘给他们少生了两条腿。

拓跋旗看着溃败的阵型,双目尽赤,再也按捺不住,双腿一使力,巨大的力道让座下战兽一声悲鸣,就如被抽取了骨头一般倒在地上。

此时看到拓跋旗都已经弃马冲了过去,左阳等人也无奈的紧随其后,他们心里也清楚,必须要分兵在白鹿峡的东峡口外侧结成严密的战阵死死守住,止制这些妖兽往白鹿峡冲击的步伐。

要不然的话,三十多上古妖兽驱赶着三四千溃兵一骨脑冲入狭窄的东峡口,势必将东峡口的防阵也冲乱掉,将诱发一系列的连琐反应。

拓跋旗乃是能够分辨出自己和那头魔獒还是有些差距的,但是那又如何?

此时的拓跋旗心中战意高涨,一个纵跃就是百米的距离,一股压抑的气息在山谷中弥漫开来,两个纵跃,拓跋旗背后的紫sè魔鹫就已经展现,犹如实质。

在后面冲锋的拓跋颜一看大惊,拓跋旗早就修成道丹他是知道的,但是怎么也不会料到在数年的杀戮征伐之中,实力竟然进展的如此之快。看他的蛮魂栩栩如生,竟然凝炼到这一步,这无疑是道丹巅峰才有的模样,甚至说半步道胎也不为过。

这让素来自傲的拓跋颜很是受挫,怕是今生是无望超过拓跋旗了。

弃了战骑的拓跋旗速度更快,十数息之间就奔下山岭,站在白鹿峡的东峡口外。

前锋蛮将看到状若天神的拓跋旗,也是羞愧不止,带着数百队形还算整饰的蛮骑往主帅这边汇合起来,怒吼着让溃兵往他们这边退避,尽可能收拢住阵形,避免去冲击东峡口内侧的防阵。

苍遗也是率领诸妖兽,追着溃兵往拓跋旗这边冲来。

拓跋旗高高跃起,手中的玄雷爆炎刀往前挥斩,一道凌厉的刀芒脱刃而出,刀芒在飞行的过程中急剧增大,往苍遗所变化的魔獒迎头斩去。

苍遗此时正撕咬的快活,仿佛已经融入了魔獒这个角sè一般,但拓跋旗那一道刀芒还是让他心头一凛,下意识就能恢复真身,将拓跋旗扑倒在地好好的蹂躏一番,但也是强抑住这个念头,一个定身,十一二米多高的身躯直直立起,两个巨锤似的獒爪拍出层层叠叠的青芒,往拓跋旗的刀芒迎去。

刀芒与层层叠叠似水波一般的青芒撞在一起,砰然碎裂,劲风在地宫谷中来回袭转,将满地的雪花卷起,使地宫谷中的气氛更加肃杀。

东峡口内的铁戟蛮甲要出来布阵,是来不及的,但左阳、拓跋颜等十数蛮将以及拓跋旗身边最精锐的数百黑甲蛮亲卫这时候,已经在拓跋旗身后的结阵,像崖石一般峙立在东峡口外。

“要不要杀了拓跋旗?”苍遗转身往玉柱峰方向望了一眼,传念问道。

“回来吧!”陈海传念道。

苍遗此时恢复真身,他与鹤婆婆、宁婵儿一起杀出,今天是至少有五成的把握杀死拓跋旗,但他此行的目的,并不是要真正扶持铁崖部在瀚海南岸建立汗国;杀死拓跋旗,会令瀚海东岸的蛮族彻底分崩离析,这对将来抵御血魔大劫,并不有利。

再说了,瀚海东岸的蛮族彻底分崩离析了,阎渊不再感受到压力,又何必听从他们的建议,率部迁到榆城岭的北面?

苍遗爪子微微一刨,庞大的身形带着不相称的敏捷电射而去,扑向了半空中的拓跋旗。虽然苍遗现在幻化成了魔獒,不能全部发挥出自己的实力,但是对付拓跋旗已经足够。

半空中的拓跋旗实在料不到魔獒会如此之快,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就觉雷电之力似狂潮般侵入他的身体,让他麻痹不已。

被扑飞的拓跋旗真元流转,很快的将麻痹之意驱除,又要上前再战,却只见那几十头妖兽在魔獒的率领下,飞快的往玉柱峰退去。

玉柱峰还有铁崖部的数千披甲蛮勇严阵以阵,他率数百精锐扑过去,无疑是找死,何况他要防备着地宫大阵有可能会突然发动……

权衡了一会儿,拓跋旗脸sè青红不定,最终决定先白鹿城再说,今天是又白白折损了近两千战兵。

铁崖部战兵看着魔獒与诸妖全身而退,欢声雷动,却见数十个妖兽往玉柱峰山顶奔去,垂直的崖壁在他们的铁蹄下如履平地,不多时隐藏在云雾之中。

铁崖部的蛮勇瞬间石化,只是过了一会儿,一道神识波动在众人脑海中响起:“不到生死关头,莫要再麻烦我们!

玉柱峰遮闭在云雾之下的东坡下去,有一道石岭往后绵延数十里,连接着尧山北崖。

一路狂奔,众妖兽很快回到了大殿。

魔獒身子一抖,又恢复了须髯大汉的模样,陈海这边也先退回到大殿里。

二人还不待说上几句,一个冰原魔猿嘶吼了一下,苍遗一回身从它呲牙咧嘴,吓得魔猿连连后退,只是呜咽了几下,苍遗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几十头妖兽瞬间安静下来,好奇的打量起大殿里的模样。

看网友对 第四百四十四章 妖兽(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