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妖兽(四)

第四百四十六章 妖兽(四)

入夜后,风雪溯转,积雪慢慢掩盖了血肉狼藉的地宫谷,洁白的大地上再也没有杀戮的痕迹,到明年春风吹过,积雪消融,饱受创伤的大地会恢复成原样,这山谷里各种植物经过血肉的滋养,会更加茁壮的成长。

生与死,轮回不止!

只是拓跋部的将勇不会有这样的体会。

虽然苍遗带领着众妖兽没有再制造更血腥的杀戮,但拓跋部的蛮兵蛮将们,士气都跌到了一个谷底;反之铁崖部在玉柱峰的兵马却欢欣鼓舞,士气拔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连夜在玉柱峰的西坡,伐木运石,重新筑造寨墙。

玉柱峰的西坡狭口,只要一百多米宽,伐木造两排栅墙,中间填入碎石。溃逃奴隶、蒙兀部族人以及溃兵,都看到或都听到巨妖凌虐敌军的情形,心思稳定下来,不再乱糟糟一团,铁鲲则得以将拥堵的猿跳峡栈道清理出来,将一车车研磨成粉的灰浆岩从魔猿城运过来,和水、粘土搅绊,灌注到碎石栅墙的隙缝里,连夜造出一堵高逾五米、更坚固的护墙来。

十数架抛石弩的部件也从魔猿城那边运过来,在玉柱峰护墙后安装起来,防止敌军再次进入地宫谷。

无奈之下,拓跋旗也只能将兵马都收入白鹿峡,在白鹿峡最狭窄的内侧,距离玉柱峰约三十里,也修筑城墙,加强白鹿城东面的防御纵深。

在拓跋旗数十年的杀伐征战中,从来没有打过如此诡异、如此令人绝望的战斗。【零↑九△小↓說△網】

白鹿城内,拓跋旗的大帐中,熊熊的炉火驱散了严寒,却驱散不了众人心中的刺骨寒意。为了尧山地底的上古大阵及其他遗宝,拓跋部和克烈部都暂停了今年的寇边计划,甚至连南面聚集到赤眉军的黑燕军都不及顾及,集结大军到尧山来,想要一赌千年的族运。

谁曾想,都顺利攻下白鹿城,击溃蒙兀部,眼见上古地宫在望、成功在即的这一刻,偏偏出了这样的岔子?

这情形,实在是让人气闷。

大帐中静寂一片,只有簇簇的雪落声,偶尔有蛮兵在大帐外巡逻,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沙沙的响声,让夜显得更加寂静。

坐在铺着雪熊皮的石椅上,拓跋旗舒展了一下身体,健壮的身体下筋骨发出咔咔的响声,左右扫视了一圈,克烈部的族长左阳有些颓废的低着头,入夜前从南面紧急赶来的左鹫,则抱着肩膀靠着根柱子闭目不作声,拓跋颜则面无表情的呆坐着,也不知道心理在想些什么,其余蛮将也是神sè各异。

拓跋旗轻轻的叹了口气道:“小小的铁崖部没想到竟能得如此强助,接下来的战事是要比预想中要艰难,但也恰是如此,铁崖部这个祸患,一定要除掉,待明日雪一停,我就率兵马……”

没等拓跋旗话说完,拓跋颜一声惊呼站起,往东北方向看去,紧接着拓跋旗等人也察觉到了地宫谷异样,能感知道地宫谷的上空犹如出现一个黑洞一般,大量的天气元气正在拼命的往那里灌注。

数人赶忙走出帐篷,帐外的雪像是小了一些,但地宫谷的上空,天地元气的快速涌动,将四周八面的飘雪都裹挟过去。

天地元气是无形无质的,没有足够高的修为,是感知不到其存在的,但在漆黑的夜里,一个巨大的雪柱在地宫谷的上空旋转不止,借着到处都是的营火,普通蛮兵还是能看到隐约的黑影。

众人呆立在峰头,任由强风吹拂,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地宫谷对天地元气的吸纳才散掉了,旋转的雪柱失去了支撑,轰然坠在了地上,巨大的雪浪在地上起伏了几下,就静了下来,白鹿峡这边的雪花又密集了起来。

拓跋旗等人心思沉重的回到大帐中,身上的铺满了雪花,被大帐中的热气一扑,化成雪水顺着头发、一副和甲胄留下,说不出的狼狈。

虽然很多蛮将都猜到刚才这一幕意味着什么,但还是有人忍不住的问出来:“刚才难道是地宫大阵在吸蓄天地元气?”

拓跋颜脸sè难看的点了点头,也没说话。

“可你之前不是说地宫大阵需要月余才能缓缓将天地元煞吸足,为什么突然这么大的动静?”那蛮将惊惧问道,前天的雷瀑太令人心惊,谁愿意再去经受一回?

“这地宫大阵有人控制跟无人控制,自然不是一回事。”拓跋颜恨恨的说到。

诸蛮将皆是沮丧,知道那魔獒所谓的祖地之说,绝不是空穴来风,眼前的情形已经说明,铁崖部的巫蛮是彻底控制住这地宫大阵了,他们不能再有任何的饶幸了。

左鹫看了一下自己的父亲,心想要不是父亲贸然提议组建汗国,克烈部此时还是可以选择退出,没有必要去招惹铁崖部这崛起的强敌。

现在他们进退失据,对魔猿城不能弃之不攻,但即便能攻克,伤亡也必然惨重,又不能集结兵马南下寇边,这个寒冬就难熬了……

沉思了一下,拓跋旗缓缓开口:“铁崖部已成大患,不仅事关上古遗宝,在尧山有如此强族崛起,也会威胁到我族的存亡。事已至此,一不做二不休,我们只能将兵马集结到魔猿城强攻之,总不能让那三四十头披麟顶角的畜生捆缚住手脚!”

帐中有人想反对,但是想想的确这也是眼前最好的办法了,总不能三十万大军鏖战数月,眼看着胜利在望就撤兵回去吧?***************************

陈海担忧铁崖部收拢、整合溃兵的情况,就要拉苍遗到猿跳峡去看看情况。

那几十头大妖在大殿里却眼巴巴的看着陈海,陈海有些哭笑不得,便让姚文瑾、郭泓判他们先将一些基本的玄修之法传授给诸妖,让诸妖先安排在这地宫大殿里安顿下来。

然而陈海、苍遗、宁蝉儿、齐寒江一走,看着地宫大殿的石门种种落下,没有了苍遗的压制,众妖兽兴奋起来,都懒得用神念交流,各种兽语在大殿中回荡起来,争论着即便是加入道禅院,他们妖族也要联合起来,不能让人族弟子欺负了,讨论最好都能争取担任护法或长老一类的职务,以后即便是纵横瀚海草原或荒域大漠,也有一个威风凛凛的名衔,讨论着大战了一番,肚子都饿瘪了,是不是出去捉几百号人过来填填肚子,又说人族那小子或许不会同意,又讨论要是人族那小子要是欺骗他们,他们要用什么刑法去折磨这小子……

姚文瑾、郭泓判都摸不着头脑,鹤婆婆却是懂兽语的,听着头大不已,实在不知道陈海以后到底要用什么办法,去驯服这些桀骜不驯的大妖们。

鹤婆婆之前一直在道禅院修炼,山门里却也有不少护山大妖同族,但在道禅院就被大燕王朝攻陷,太多的同族在大战中殒落,此后的百余年她追随在巩清身边一直筹谋复仇,此时突然和一群有灵智的同族呆在一起,头痛之余也感觉分外亲近。

那头冰原魔猿还在大放厥词,都没发现其他大妖都静了下来,又想拉黑角妖虎出去捉些人回来吃,只见众妖都憋着脸看向它背后,这时它才感觉脊背有些发凉。

它颤颤巍巍的想要回头,却不料一股大力从头上传来,巨大的身躯被打的轰然飞起,撞到一根柱子上“砰”的一声巨响,让人担心这根铜柱要被拦腰撞断。

那根巨柱这时却是金光一闪,这头魔猿上万斤重的妖躯就被重重弹倒在地上,脑袋一歪就没有气息。

诸妖都不知什么时候陈海和苍遗中途又返回来了。

苍遗听这魔猿这时候都不知道忌讳,大谈食人之事,自然要出手收拾一下,陈海这时候让鹤婆婆先将道禅院的戒律说给诸妖记在心里,才再次与苍遗离开地宫。

这次二人走了后,大殿内还是一片静寂,过了好一会儿,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在地上躲着一动也不动的冰原魔猿睁开一只眼,悄悄问黑角妖虎:“那老怪这次真走了?”诸妖又安静了片晌,没见苍遗回来,又热闹欢腾起来,没谁去听鹤婆婆去讲什么戒律。

看网友对 第四百四十六章 妖兽(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