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四十七章 纷乱

第四百四十七章 纷乱

陈海、苍遗回到血魔峡的时候,天都快亮了。【零↑九△小↓說△網】

尽管心理有了准备,但是看到满坑满谷的溃部败卒,还是让陈海有些意外,死的人比他预料的要少一些。

不管外面的人再多、再杂,守护在血魔峡外的将卒一直恪守着铁鲲的交代,纵使血魔峡外拥着数以万计的蛮族与奴隶,但血魔峡里还是安静如故。

远处谷外时不时有骚动声传来,越发显得谷中幽静一片,数十座徬着悬崖而建的木屋灯火大都熄了,只有寥寥两三点灯火,在银白的雪地映衬下,略微有些微弱。

这时候铁鲲还在玉柱峰北坡坐镇,督促筑垒,陈立想着等天亮再去找铁鲲不迟,先让齐寒江回地宫去。

苍遗在地宫里憋太多年了,还是喜欢血魔峡的木屋更有人味,这会儿时间也不想回地宫去,便找了间木屋就潜修去;陈海推开走进他平时潜修的木屋,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陈海早就寒暑不侵了,但铁鲲还是要侍侯陈海的奴仆坚持每日帮他烧起御寒的火炉,这时候炉灶里的火正熊熊烧起,照得屋里光线明灭。

不管怎么说,舒适的环境还是会让人身心愉快的,反手将漫天寒霜千里冰霜关在门外,深吸了口气,陈海开始入定潜修。

大雪下了整整一夜,还没有停止的迹象,只是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给拓跋部了。一大早拓跋旗就颁下命令,除了留下了两万战兵驻守残破的白鹿城,又留下两万奴隶去维修城池外,其他所有精锐战兵以及随军征战的奴兵,都一头扎入茫茫雪海之中,在一片洁白的天地之中,犹如黑sè长蛇一般,快速的往魔猿城方向蠕动。

此时的陈海,却被一番喧闹吵醒,神识延伸出去,就见血魔峡处聚集了大堆的妖蛮族人,他本不打算去理会这等琐事,却发现姚文瑾也在那里,便伸展了一下筋骨,信步往外面走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一开门,狂风卷着大团大团的雪花迎面扑来,陈海眯着眼睛往谷口走去,远远的就看到数百妖蛮堵在谷口,群情激奋,似乎要冲入血魔峡来。

清晨从地宫归来的姚文瑾一袭青衫,负手而立,身旁是几十个铁崖部精锐手执长矛,严阵以待,这或许也是数百妖蛮没有冲入血魔峡的原因。

看到陈海到来,姚文瑾回身招呼了一下。从姚文瑾口中,陈海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

尽管铁崖部早就做好了接应溃卒以及南逃妖蛮族人及奴隶的准备,但仓促之间哪里能准备得下三四十万妖蛮族人及奴隶居住的房屋?所以这两天来,绝大部分的妖蛮族人只能找一个避风的角落里和衣露宿。

白鹿城失陷,是铁鲲率领铁崖部战兵力挽狂澜,诸部族人及溃兵都不会对铁鲲及铁崖部的族人有什么意见,但是之前随铁崖部南下的小三万人族奴隶,在猿跳峡内都有简陋的住处,这就已经很是令诸部族人心里不满了。

更气他们的,还是血魔峡内修建高大整齐的几十栋木房,比铁崖部族人在猿跳峡的居所还要优越,竟然也是给三四百个奴隶匠工居住。

之前他们心里不满归不满,昨天之前,诸部族人还陷在绝望之中,也没有心思去争这些,但昨天濒死的危机解除掉,加上诸部昨天夜里冻死数十妇孺,一下子就炸开来,数百妖蛮族人要冲进来,将奴隶匠工从这些都烧有火炉的木屋里赶走。

“为什么这片谷地我们不能搬进去,而这些肮脏的人族却可以在这里享福?”看到又一个卑贼的人族走过来,这些妖蛮族人们更加耐不住了,推推搡搡就要往里冲。

铁崖部的精锐虽然得了铁鲲的吩咐,坚守在这里,但总不至于为这种事情大开杀戒。

看着铁崖部的蛮勇有退缩的趋势,一个白发苍苍的妖蛮高呼:“他们不敢拿我们怎么样,都跟我往里冲啊,这么好的地方,怎么能给肮脏的人族占去?”

“蛊惑人心者杀无赫!”

一道黑芒穿过云雾怒射而来,直接将那白发妖蛮的胸膛射穿,却是一柄纯黑淬金重锋矛,那妖蛮者瞪大眼睛,难以想象眼前的一切,就见铁鲲凌空踏空飞来,将那杆淬金重锋矛拔出来,冷冷盯着峡口外闹事的诸部族人,铁血无情的说道:“血魔峡无关人等严禁擅入,这是我所颁布的严令,违犯者杀无赫,你们可都知道?敌族未去,随时都会进攻过来,你们不思助我守城,却跑到这里聚众闹事,践踏我的军令,是为何故?”

大雪仍然在继续,带着要将天地掩埋的气势,谁都没有想到铁鲲一言不和就出手杀人,都吓得惶然后撤。

铁鲲懒得跟诸部族人啰嗦,让守血魔峡的将卒将诸部族人都赶走,又将负责守卫这里的百夫长拉过来训斥了一顿,要不是百夫长刚才态度太软弱,他也不会出手杀人立威。

苍遗这时候剔着牙走出来,颇为欣赏的看了铁鲲一眼,说道:“你这小子倒也杀伐果断,有些潜力……”

“苍前辈,曹公……”铁鲲给苍遗、陈海行礼。

铁鲲此时已经知道苍遗实是一头有数千年的灵蛟所变化,昨天那头魔獒也是苍遗所变,主要还是为了确立铁崖部能够震慑诸部的威望。

虽然铁鲲并不想铁崖部完全沦为龙骧军的附庸,但他无论是地宫大阵,还是昨天冲锋陷阵的数十头上古凶兽,又抑或是随齐寒江、郭泓判他们携来的上千淬金级兵甲,都不是他办法拒绝的。

真要陈海这边撒手不管了,拓跋部一旦看清楚猿跳峡内的虚实,到时候诸部撤入猿跳峡内的族人、十数万人族奴隶,都将成为拓跋部享受的美餐。

事关铁崖部上下数万性命,事关铁崖部的兴亡,铁鲲心里清楚,即便是沦为龙骧军的附庸,也是必然的选择,要不然的话,不要说拓跋部等敌族,即便是在黑石汗国内部,那些强大的部族也会想方设法吞并猝然崛起,又缺乏底蕴的新兴部族。

“你悍然杀人,就不怕诸部首领找你的麻烦?”陈海瞥了一眼还倒在血泊中的那个白发妖蛮,淡然问铁鲲。

“要不是有人在背后搞事,要不是有人想试探铁崖部的底线,拓跋部才刚从白鹿峡东口撤兵,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聚集闹事?”铁鲲冷冷一哼说道。

陈海微微一笑,看来铁鲲还是知道要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场面,不需要他事事提醒。

“铁鲲有一事相请苍老、曹公。”铁鲲又说道。

“你说。”陈海说道。

“穆图皇子撤入猿跳峡,受创不轻,猿跳峡及魔猿城条件都极简陋,又极繁杂,不利穆图皇子潜心疗伤,我想请苍老、曹公,让他能进地宫安心疗伤。”铁鲲说道。

“……哈哈,”苍遗指着铁鲲哈哈而笑,说道,“这话说得有意思,是要我们将这穆图软禁起来,省得给你碍手碍脚?那还不如直接将他给杀了省事……”

“这个万万使不得。”铁鲲被苍遗说破心事,丑陋覆盖一层细鳞的老脸也涨红起来,强调他只是想将穆图软禁起来,不能给他找麻烦即可,但暂时还没有必要杀人。

看网友对 第四百四十七章 纷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