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03 无边的深渊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16次加更

503 无边的深渊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16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些人显然已经埋伏很久,就是冲着我来的。

但说实话,他们虽然个个悍勇,但我也不是没能力反抗。只是在那一瞬间里,我发觉反抗也没什么用,李皇帝想制服我轻而易举,于是就不动声sè地站在原地。

雪亮的钢刀围成圈架在我脖子上,说我心里不紧张那是假的,但我并不是怕死,而是担心李皇帝识破了我的身份。我的心里连连叫苦,不会真叫流星那个扫把星说对了吧,李皇帝还真派人跟踪了赵铁手?

李皇帝要是连赵铁手都信不过,那他在这世上还有可以信赖的人么?

关键是,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流星、赵铁手三人不就全暴露了吗,那这一趟罗城之行所谓的收获也成了灾难!

只是在未确定李皇帝到底什么意思之前,我肯定不能率先暴露自己的心虚,所以只是疑惑地看着李皇帝。李皇帝还松松垮垮地躺在床上,摆摆手把两边的女人赶开,又伸了一个夸张的懒腰,才慢慢地坐了起来,打着哈欠说道:“王峰啊,你回来了?”

我点头,说是的。

接着。我又转脖子看了一下两边,说:“这是什么意思?”

“这件事随后再说。”

李皇帝摆了摆手:“你先把这趟罗城之行给我好好讲讲。”

这趟罗城之行,我一共去了将近十天,其实已经向李皇帝简单汇报过了,现在要更详细地给他再讲一遍。我便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说辞讲了一遍,第一天如何如何,第二天如何如何,一直说到最后一天。在我的嘴巴里面,我当然成了一个兢兢业业、努力寻找王巍踪迹、几乎把整个罗城都翻了个遍,最终却一无所获的苦劳人士。

李皇帝一边听一边点头,最后说了一句:“你确实辛苦啦!”

我又看看左右的钢刀,说您老人家就是这么对待辛苦人士的?

李皇帝嘿嘿地笑了两声,继续说道:“王峰,程家父子那事办得怎么样了?”

我微微皱眉,心想难道是程大力在背后告了我一状?不能啊,程大力应该没有那个胆子才对。于是我继续不动声sè地说:“非常顺利,周部长听说那事是您亲自过问,愿意和程大力各退一步、和好如初。”

李皇帝又点点头:“不错,你做得不错,自从你跟了我以来,就没有一件事办得不漂亮!”

李皇帝虽然是在夸我,但他说到最后却叹了口气,甚至还轻轻拍了一下床头。再看看左右的钢刀,我立刻意识到他话里有话,于是便问:“您到底什么意思?”

“我在可惜啊,可叹啊…;…;你这么好的一个人才,我却马上要失去你了!”李皇帝一脸的哀容。

听完李皇帝的这句话,我的一颗心几乎要提到嗓子眼了。

李皇帝这是什么意思,要杀我么?

李皇帝抬起头来看我,无奈地说:“王峰,你要相信,我是很喜欢你的,更是舍不得你的,可是现在有人非要置你于死地啊!”

李皇帝的语气充满哀伤和不舍,似乎要杀我的那人来头很大,连他都无能为力、不能保我。在整个省城。还有能让李皇帝如此忌惮的人?我皱着眉,说是谁?

李皇帝又叹了口气,才缓缓道出这个人的名字:“蜘蛛!”

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里猛地一跳,接着什么都明白了。

坦白说,蜘蛛对我是有恩的,自从比武大会以来,帮过我不止一次。但是后来,我跟了李皇帝后,李皇帝命我去灭洪家,灭过洪家之后,赵、刘两家担心我找上门,便托了蜘蛛说情,但因为这是李皇帝的命令,我只能无奈地拒绝了他。

也因此,蜘蛛对我大动肝火,问我是不是翅膀硬了,连他的面子也不给了?

那次吵架闹得挺凶,他说了不少难听话,我也说了不少难听话,故而彻底撕破了脸。蜘蛛挂掉电话之前,还信誓旦旦地放过狠话,说能高高地把我捧起来,一样能狠狠将我摔到地上。【择天记吧少年王】

没想到。报复这么快就来了。

只是当时,我和李皇帝提过蜘蛛的威胁,他还说蜘蛛那边不用担心,他来搞定,怎么转眼间又让人把钢刀架在我脖子上了?

似乎看出我的疑惑,李皇帝耐心解释:“那时候,我以为蜘蛛只是一时气话,随后安抚下他也就好了,他总要卖我这个面子的吧?但是没有想到,他就是这么的绝,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还给我施加了不少的压力,他掌握着省城不少资源和人脉,我也没有办法啊…;…;”

蜘蛛虽强,但李皇帝要跟他斗,也不是完全没有胜面,但他显然并不愿意为了我去得罪一个能够提供给他很多帮助的人。就如同当初李皇帝放出话来要置我于死地,蜘蛛也不愿意冒着得罪李皇帝的风险保我一样,两边都把对方看得十分重要,起码比我重要多了。

反正李皇帝现在也用不到我了,之前他让我去对付八大家族,就是看中我和洪家、赵家有着私仇,能在不必打草惊蛇的情况下一一将他们铲除。然而现在,李皇帝之心已经人尽皆知,冯、刘、王、葛四家也联合了起来,暗地里的战斗转到了明面之上,也就无所谓什么打草惊蛇了,接下来双方就是亮出刀枪大干一场,自然也就不再需要我再暗中出战了。

双方交战,更少不了蜘蛛这样掌握大量人脉、资源、关系的人帮忙;而七曜使者之中,就算少我一个,也影响不了多大的局势。

李皇帝在权衡利弊之下,为了维持和蜘蛛的关系,或者说是为了讨好蜘蛛,李皇帝决定牺牲了我,把我的大好头颅砍下,去给蜘蛛送去!

李皇帝这一招就叫做过河拆桥、兔死狗烹。

我跟随李皇帝的时间不算太长,但也算是立下赫赫战功,洪家和赵家都死于我手,为李皇帝一统省城的计划铺好基石。而李皇帝却做出这种事来,无疑让我的心里一片冰寒。

我越想,越觉得愤怒,咬着牙说:“所以,你准备把我杀了,去给蜘蛛献媚?”

“别说得那么难听。”

李皇帝摆了摆手:“怎么叫献媚呢?这叫权宜之计!王峰,你死以后,蜘蛛肯定会帮我的,到时候我顺利一统省城。你就是我最大的功臣,我一定会在心里永远铭记你的…;…;”

“你铭记我有个毛用啊?!”

我忍不住吼了出来:“我都死了,你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砰”的一声,李皇帝猛地拍了一下床头,喝道:“王峰,为了我的大业,你就是牺牲一下就怎么了?你不是说要对我忠心耿耿吗,现在正是考验你忠心的时候啊,到时候省城一定会流传你的美名!说不定若干年后,大家拜得就不是关二爷,而是你了!为了这流芳百世的身后名,也值得了啊!”

虽然我一直都知道李皇帝非常无耻。但是真没想到他竟然无耻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能把杀掉手下这事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还关二爷,我关他妈妈!

我刚从罗城回来,就被钢刀架了起来,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我身份暴露了,后来又以为是程大力告了我的状;结果折腾半天,却是因为蜘蛛想让我死,而李皇帝还真打算把我弄死,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如果真是前俩原因,我也就认了,起码还死得心里明白,结果却是因为蜘蛛。让我尤为火大。我面上的青筋根根暴起,几乎暴跳如雷:“李皇帝,我跟你也没几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就这么把我杀了,良心上过得去吗?”

“我根本就没有良心!”

李皇帝大喝一声:“少废话,给我把他杀了!”

一言不合,终于彻底撕破了脸。

李皇帝一声令下,四周这些汉子立刻持刀朝我脖子劈来。他们的刀本就在我肩膀上面架着,所以动作也是相当地快;但他们快,我却更快,我要是连这几个家伙也对付不了,那这火曜使者也就不用当了。

我的身子猛地一低,脑袋已从“刀网”之中脱出,几柄钢刀迅速撞到一起,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我的身子半蹲在地,手中已经拔出三菱刮刀,猛地往四周砍去,就听“唰”的一声脆响,紧接着便是一片惨叫,这四五个汉子的腿已经被我砍中,纷纷惨嚎着跪倒在地。

接着,我又连番几下飞踢,将这些人通通踹飞出去。

李皇帝如果觉得这些家伙能干掉我,那可实在太天真了,好歹也叫外面的六力士进来啊!

然而我刚站稳身子,空中便传来“哗啦啦”的一声,一股庞大而又慑人的杀气袭面而来,竟然是李皇帝亲自动了手,一只如鹰爪一般坚硬的手掌,狠狠抓向我的脑袋。

李皇帝的身上还穿着松宽的睡衣,看着宽袍大袖,但这一点都不影响他的威势,再加上他满头白发和白须,还有他那张狰狞的脸,反而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杀气腾腾,仿佛举手投足间就能置人于死地!

我不是第一次见李皇帝出手。

第一次是在比武大会上,他一掌就拍死了个老医生,威力惊人、震慑全场;第二次他手捏飞刀,刺向正在打游戏的我舅舅,虽然没什么人看到,却令一边的我惊心动魄。

我一直都知道李皇帝是个高手,他的实力也绝不像他表面看去那么不堪,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他此刻真的向我袭来的时候,还是把我惊得差点魂飞魄散。

因为真的是太猛了,也太快了!

世上一切又快又猛的物体似乎都不足以形容他,什么猛虎、雄狮、闪电、飓风。似乎都落了他很大一截。他只要稍稍一动,似乎都能惊天地泣鬼神,我在比武大会上见识过许多高手,也曾经有几个给我造成过巨大的压力,可是没有一个能像李皇帝这样,让我感到过前所未有的绝望和恐怖!

巨大的威压从李皇帝的身上散出,像是狂烈的风,像是骤然的雨,铺天盖地而来,笼罩我的全身。

那一刻,我只感觉到了一个“死”字。

李皇帝就好像一个手握镰刀的无情死神,已经将我的生命牢牢锁定。

我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可我偏偏又是个不肯轻易屈服的人,所以我还是毫不犹豫地举起手中的三菱刮刀去挡。我心中坚信一个信念,只要我努力去拖延时间,总能寻到李皇帝的破绽,然后用我的“炎烧拳”去轰杀他。

砰!

尖锐的三菱刮刀和他的一双鹰爪狠狠撞在一起。

这一瞬间,天地仿佛都为之变sè。

我只感觉自己手中的三菱刮刀就好像撞在一座巨大的、不可抵挡的山峰之上,也就是一刹那的功夫而已,我手中的三菱刮刀已经被击飞出去,而我的整条手臂也仿佛没了一样,被震得酸麻、酸痛无比,几乎失去知觉。

接着又是“砰”的一声,李皇帝那只铁爪狠狠抓在我的胸口。让我觉得自己像是被一辆正在行进中的火车无情地撞了,整个人瞬间就倒飞出去,后背顿时“咣”的一声重重撞在墙上。

疼,前所未有的疼!

痛,痛彻心扉的痛!

我不是没有被人击飞出去过,但是没有一次能像现在这样给予我如此震撼的感觉,我觉得自己的整个前胸像是被击穿了一样,已经不属于我的了。我低头看了一下,前胸当然还完好如初,但我知道自己受的内伤肯定不小,因为我整个人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原来李皇帝竟是如此恐怖,我在他手上连一招都过不了!

身为七曜使者之一的我。拥有奇特能力“炎烧拳”的我,一直觉得自己在省城也算是一流高手了吧,没想到在李皇帝面前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就连我所骄傲的龙脉之力都不能抵挡于他。

就在我低头的一刹那,空中已经再次卷来无穷的杀气、无上的威压,宽袍大袖的李皇帝再次疯狂地朝我冲了过来,巨大的yīn影笼罩在我心头,狂风骤雨即将侵蚀我的身体。

我想动,我想躲,我想反抗,但是身体已经完全不听我的使唤。

我眼睁睁地看着李皇帝的铁爪距离我的脑门越来越近却无可奈何,现在能救我的人唯有我舅舅了。我舅舅的房间就在斜对面。刚才我回来的时候,他也是看到了我的,而且李皇帝这里咣当咣当的响,他不可能没有听到动静,以我舅舅的实力,我不敢说他一定能打过李皇帝(毕竟我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实力究竟如何,只能猜测他或许不在李皇帝之下),但从李皇帝手中救下我这条命还是没问题的!

而且密境还有流星、赵铁手都是我们的帮手,我们一起打出密境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为什么,我舅舅却无动于衷,一点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难道说他为了他自己的计划能够顺利进行,宁肯牺牲我这个外甥的命?不,不会的,我舅舅不是那样的人,过去的很多次我身处险境,都是他现身来救我的!

他一定会来的,一定会…;…;

我绝望地瞥向门外,看向我舅舅那间屋子,但是那里依旧没有什么动静,并没有一个高大的人影如同盖世英雄一般出现。

我知道,他是不会来了。

坦白说,就是他现在出现,也已经来不及了。

我轻叹了口气,绝望地闭上眼睛。安静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算了,如果牺牲掉我,能保证我舅舅的计划顺利进行,也算死得值了。我不会恨我舅舅的,毕竟如果没他的话,或许我已经死在陈老鬼的手上,连那个镇子也出不去了。

现在的我,风光过、辉煌过,做过罗城老大,还做过火曜使者,这辈子也算值了。

即便是我闭上眼睛,也能察觉到巨大的威压和杀气袭向我的脑门。而且越来越近,只在咫尺之间、毫厘之内。然而,就在我安静等待死亡的时候,那股子慑人和凌厉的威压和杀气却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就如同突然消逝的风、停滞的雨,又仿佛时间停滞、空间凝固,一点点动静都没有了。

四周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一点响动。

难道,我已经死了?

我疑惑地睁开眼睛,只见一只狰狞的爪子就在我的眼前,距离我非常非常的近。李皇帝这一爪,终究还是没有拍下来,但也并没有人拦住他,是他自己停下来的。

我稍稍抬了下头,看向李皇帝的脸,他满脸的杀气已经消失不见,狰狞的面庞变得憔悴不堪,目光里也透着疼惜和不舍,还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像是瞬间老了十岁。

怎么回事?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门外已经传来了脚步声,各个房间的使者们听到动静已经跑了过来,除了我舅舅以外,流星、赵铁手他们都到了,聚在门口奇怪地往里看着。

他们看到房间里躺了一地的汉子。还看到我也靠在墙角,而李皇帝的爪子正伸向我的面庞。

这是要杀我的姿势。

流星和赵铁手都露出惊疑的神sè,但是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其他人就更不会说话,各个一脸紧张地看着我们。

李皇帝慢慢把手放了下来,接着又托住我的双肩,慢慢将我扶了起来。

“王峰…;…;”

李皇帝轻轻叹了口气:“我还是舍不得杀你!你是个人才,又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我要是还把你杀了,岂不是禽兽不如?”

随着我的身子慢慢站起,刚被李皇帝击打过的胸口传来巨大疼痛,我忍不住轻轻咳了几下。反而引起更加剧烈的痛,让我的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李皇帝赶紧托住我的身子,关切地问:“王峰,你没事吧?”

我面sè惨白、靠墙站好,一脸复杂地看着他,实在不明白刚才还杀气腾腾的李皇帝,怎么转眼间又换了一副脸孔?

良心发现?

我就是相信猪会上树,也不相信李皇帝还有良心!

李皇帝似乎看出我的疑惑,叹着气说:“王峰,实不相瞒,在你来之前,我已经下定决心要杀你了。因为,咱们即将和四大家族的联盟展开一场省城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惊天恶战,就连我都不敢保证自己一定必胜,这个时候就太需要蜘蛛的支持了!而蜘蛛也知道他的重要性,所以就拿你做要挟,说只要我把你杀了,就全方位地支持我,这一点对我来说诱惑实在太大,因为我想要成就大业已经很久,这实在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把你杀了,就能换来蜘蛛的支持,多么划算的一桩买卖,是不是?相信每一个到我这级别的人,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我定定地看着他,知道他一定还有下文。

果然,李皇帝继续说道:“可是,我过不了自己心里这道坎儿啊!你是有功之臣,如果我真把你杀了,兄弟们会怎么看我,他们不会寒了心吗?道上的人又会怎么看我,他们会戳破我的脊梁骨啊!”

我虽然没有说话,心里却想,你李皇帝竟然还会在乎会不会寒兄弟的心,在乎别人怎么看你?

“总之,我下不了手。”

李皇帝轻轻拍着我的肩膀:“但是我同时也不能惹得蜘蛛不快!两权相衡。所以你还是走吧,这样我既不会得罪蜘蛛,也不会愧对我自己的良心!王峰啊,你回去后,就找个地方躲起来,在我一统省城之前,千万别让蜘蛛找到你了!”

说完这番话后,李皇帝又低下头,轻轻在我耳边说了句话。

听到这一句话,我的瞳孔一下放大。

原来,李皇帝打的是这个主意。

“走吧,来日再见。”

李皇帝又拍拍我的肩膀,接着对门外朗声说道:“从此以后,王峰从七曜使者之中除名,再不属我李皇帝的人!”

李皇帝的声音洪亮,传出去很远很远,不日将会传遍整个省城。

接着,李皇帝便收走了我的纹章。

我回头看看聚在门口的诸人,大家均是沉默不语。

我没说话,默默地走了出去,门口的人自觉为我让开了道。

路过我舅舅门前的时候,我往里瞥了一眼,他还在打着游戏,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我一步步穿过屋子,走出密境,乘电梯下楼,等来到大堂的时候,李皇帝的号令已经传遍了整个夜总会。那些工作人员和李皇帝的部下已经集中过来,对着我的背影指指点点。

“听说了吗,王峰被逐出密境,除名七曜使者了。”

“是啊,前段时间还看他那么威风,没想到去了一趟罗城,回来却这么地惨…;…;”

“从晋升到除名,好像也就两三个月吧?确实太惨了点…;…;”

“没办法,谁让他得罪蜘蛛了呢,李皇帝又和蜘蛛的关系那么好,只能牺牲他了啊!”

“唉,太可惜了,他现在连兄弟都没几个,出去以后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找他麻烦…;…;”

“应该不至于吧,他还是挺厉害的,一般人谁敢找他的茬?”

“别忘了,他曾经灭了洪家和赵家,而那两家或多或少还是有点人活下来的…;…;”

“唉,也是…;…;”

听着这些声音,我慢慢走出了夜总会,天sè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黑夜笼罩在我身上。

一天之间,我从高高在上的火曜使者跌为了普通人,不知道多少人在等着看我笑话,又有多少人在等着向我寻仇。我的心中充满苍凉和悲怮,迈着沉重地像是灌了铅的双脚,一步步踏向无边而黑暗的深渊…;…;

看网友对 503 无边的深渊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16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