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07 打神棍的威力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18次加更

507 打神棍的威力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18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一切当然都是蜘蛛安排好的。

我以前一直以为李皇帝的控制欲就够强了,没想到蜘蛛也不遑多让,这些大佬好像都喜欢玩弄别人于股掌之中,但凡有一两个不听话的就会让他们暴跳如雷。其实认真来说,我在蜘蛛面前是理亏的,他帮过我不止一次,而我却没来得及回报他,就跟他闹翻了,看上去像个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不过闹成现在这一幕,实在也不怪我,我是李皇帝的手下,又怎么能忤逆他呢?当时没法跟蜘蛛解释,言语上也有些冲撞,现在已经真相大白,蜘蛛却还对我不依不饶,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可怜的我,就这么成了两个大佬斗争的牺牲品。

我坐在地上,看着窗口外面的蜘蛛,点着头说:“我知道啦,千不该万不该,确实不该得罪您老人家。”

蜘蛛冷笑一声,说:“现在知道错了?晚了!你就在号里踏踏实实呆着吧。”

说完,蜘蛛掉头就走,我立刻扑上去。抓着铁栅栏冲外面喊:“蜘蛛,蜘蛛你别走啊!咱们有话好好说,李皇帝已经把我赶出来了,我以后可以继续为你效劳了!”

“嘿嘿嘿,我可用不起你!”蜘蛛的声音越来越远。

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床上,默默地拿了支烟出来抽,号里的其他人也不敢说话,房间里一片寂静。就这样,又过了三天。这期间里,我委托蚊子他们准备厚礼去给蜘蛛送去,希望蜘蛛能够放我一马,但他始终软硬不吃,还让蚊子带话给我,说他不缺这些东西,让我不要再费心机了。

不缺这些东西,那缺什么东西?

我托人带话给蜘蛛,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您尽管提。

蜘蛛听过我这番话后,才肯又来见我一面,将我引到了待客室里,和我面对面地坐下,问我:“你能提供给我什么东西?”

一定程度上,蜘蛛其实是个生意人,只不过他贩卖的是人情、关系和信息。他和一个人来不来往,关系密不密切,要看这个人的价值大不大,能否提供给他想要的东西。

我正襟危坐,说我有身手,有实力,有胆子,有魄力,是一柄非常好、也非常快的刀,可以帮助你完成很多事情。

当初蜘蛛看中我,将我纳入他的关系网中,就是因为看中了我这一点。

论省城年轻一代的优秀程度,我若第二。没人敢排第一,谁敢说我是没用的?

结果蜘蛛却摇了摇头,缓缓地说:“王峰,你的确是一柄非常好的刀,但你如果只做一柄刀的话,也未免太大材小用了点,现在的你明明可以挖掘出更多的潜力!”

我不理解蜘蛛的话,所以疑惑地看着他。

蜘蛛继续说道:“比如,你曾经在李皇帝的手下做过事,对他那边的情况想必非常了解,如果把这些信息贩卖给省城如今联盟的四大家族,不是要比单纯地做一柄刀更能发挥你的长处吗?”

我吃了一惊,又沉默一阵,才面sè复杂地看着蜘蛛说道:“李皇帝在把我赶出来之前,说只有如此,你才能全心全意地帮他一统省城,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

蜘蛛笑了起来:“你也不想想看我是做什么的,如果省城真让李皇帝给一统了,以后还有我什么事?”

蜘蛛这话说得不错,他就是贩东家长、卖西家短,省城只有矛盾频发,他才能四处兜售人情和关系,以此牟利。如果李皇帝真的一统省城,不敢说蜘蛛就彻底没活干了。起码要比以前损失不少。

就比如现在的罗城,自从被我一统之后,感觉火爷也没多少事干了,所以才三天两头地往省城跑。

这么说来,蜘蛛是准备站在四大家族的联盟那边了。

“所以,你就这么蒙了李皇帝?”我直勾勾地看着蜘蛛。

“啪嗒”一声,蜘蛛点着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之后说道:“不要讲得那么难听,于私我是为了自保,于公我是为了整个省城。李皇帝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省城必将血流成河,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因此丧命。李皇帝只有死去,省城才能回归平静。”

我点头,说您心系省城,实在让我感动。

蜘蛛冷笑一声,说你也不用讽刺我,我也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这是你唯一可以自救的机会了,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我们还可以继续当朋友。如果你不愿意,我有一万种法子让你把牢底坐穿,从此再也呼吸不到自由的空气!

我信,我当然信,以蜘蛛的能力,收拾我这么一个小角sè不是易如反掌?

于是我立刻笑了起来:“看您说的,我怎么会不愿意配合呢?李皇帝无情无义,我为他做了那么多事,他还把我给赶出来了,我正想找他报仇呐!”

蜘蛛猛地一按桌子,说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我现在就去帮你办理手续,天黑的时候接你出去!

我的脸上堆满笑容:“我等着您。”

蜘蛛点点头,便起身离开,我盯着他的背影,笑容一点一点收敛,一张脸最终变得沉默僵冷。

在我离开密境之前,李皇帝曾在我耳边说过一句悄悄话,就是有关蜘蛛的评价和接下来要我做的事情。看来李皇帝真是个聪明的人,一眼就看穿了蜘蛛在打什么主意,连应对之策都帮我考虑好了。

随着省城的局势越来越恶劣,要死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这片土地之上终将沾满鲜血。

之后,我就被带回了号子里。

一直到天黑的时候,一个管教过来打开了门,将我接了出去。办完手续以后,我离开了拘留所,外面停着一辆黑sè的商务车。一个戴着白手套的司机告诉我说,是蜘蛛让他来接我的。

我说好,咱们走。

我坐上了车,任由司机开车将我带走。

在省城里,行踪诡异的人有很多,但其中最神秘的无疑要属蜘蛛了。因为其身份、职业的特殊性,蜘蛛并没有固定的住所,每次和人见面的地方也不一样,就连火爷、旺哥这些人都不知道他在哪里,想联系他只有通过无线电话。

车子在繁华的省城夜sè里疾行,最终停靠在某个巷子口处,司机告诉我说:“一直往里面走。你会见到蜘蛛。”

我说了声谢谢,便推开门走了下去。

巷子很黑,我不停地往前走着,最终来到一处门口亮着两个灯笼的宅子门前。我不确定蜘蛛是不是在这,正准备上去敲一下门,门已经开了,一个孔武有力的汉子走了出来,说:“是王峰吧,里面请。”

我一声不响地跟着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宅子,无非就是大了一点,汉子在前我在后,穿过一个挺大的院子。才来到正中的堂屋门前。这期间里,我仔细倾听四周的动静,感觉这里好像没什么人在,倒也亏了蜘蛛才能找到这么一处僻静的所在。

进了屋门,里面只亮着一盏幽暗的油灯,正中摆着一张小桌,桌上摆着几道凉菜和一瓶老白干。桌前坐着蜘蛛,油灯将他的脸晃得有点yīn森恐怖。

“坐。”

蜘蛛指了指他面前的位置。

我不动声sè地走了进去,盘腿坐在蜘蛛面前,心里感觉有点慎得慌,蜘蛛为什么要在这里见我?

蜘蛛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说道:“这是我家。”

接着又说:“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进入我家的外人。我在这里见你,足够表达我的诚意,希望你也不要再让我失望了。”

我吃了一惊,我以为蜘蛛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和我见面,却没想到这里竟然就是他家。我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声称是,说我不会再辜负您老人家了,之前实在是李皇帝的命令不能违抗,还希望您不要见怪。

蜘蛛点头:“我以诚待你,希望你也以诚待我,之前的事可以既往不咎,之后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我也再次点头,说好。

蜘蛛呼了口气,接着说道:“接下来咱们两个人的谈话,显然会影响到整个省城的局势和未来,所以我这里什么电子设备都没有,只有一盏枯燥的油灯而已,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做出偷偷录音的事,尽管畅所欲言,把你知道的有关李皇帝的事情都说出来。”

我也长长地呼了口气,说蜘蛛先生,如果你真的以诚待我,何不把隐藏在黑暗中的那些杀手全请出去?

蜘蛛的脸sè微变。

我轻轻耸了耸肩,说别在意,像我这种练功的人,耳力、视力肯定要强过一般人的,所以能够察觉到这屋子里藏了不少的人。

蜘蛛沉吟一阵,便轻轻咳了一声。

堂屋之中,那些油灯的光亮未能照到的黑暗之处,便慢慢响起了脚步声,至少有七八个手持兵刃的大汉从不同的方向走了出来,在蜘蛛的示意之下走出门去。

等他们出去以后,蜘蛛才说:“好了,你现在可以放心地讲了。”

我摇摇头,说蜘蛛先生,在这之前。我还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要安排这些杀手?

蜘蛛说道:“毕竟之前我那样对你,怕你怀恨在心,报复于我,所以…;…;”

“嘿嘿…;…;”

不等蜘蛛把话说完,我便打断了他的话。

蜘蛛疑惑地看着我:“你笑什么?”

昏暗的油灯之下,我的双目爆出精光,冷冷地说:“你之所以安排人手,是因为想要在我说出秘密之后,就将我杀掉灭口,然后独自一人拿着这些信息去四大家族那里换取利益!蜘蛛先生,我分析得没有错吧?”

蜘蛛的面sè变幻不定。

最终,蜘蛛长长地叹了口气:“王峰,我还是低估你了…;…;好吧,既然你都猜出来了,那咱们也打开天窗说亮话。这次李皇帝和四大家族开战在即,于我来说是个非常好的机会,两边现在都需要我的鼎力支持,而我只要操作好了,能从两边得到大量利益,超过以往几年的总和都有可能。你猜得确实没错,一开始我想把你杀了,这样就没人知道我打的什么算盘了。但是现在,我决定要正式和你合作。咱们一起从中牟取收获,怎样?”

听完蜘蛛的话,我又“嘿嘿嘿”地笑了起来,我的笑声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显得格外诡异,就好像yīn曹地府里传来的幽冥鬼叫一样。

蜘蛛皱着眉头:“王峰,你到底什么意思?”

“蜘蛛,你真以为没人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吗?”

我幽幽地说:“实话告诉你吧,李皇帝并没有真的把我赶出来,我也还是他手下的火曜使者。”

我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带有火焰的纹章在他眼前晃了一下。

蜘蛛的眼睛一下瞪大。

我手持火焰纹章,继续说道:“李皇帝假装把我赶出来,就是想看看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他说。如果你想两头吃,必然会找到我,让我提供有关他的信息。他还说,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让我当场把你杀了!”

“什么?!”

蜘蛛越听越惊,听到最后眼睛已经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大,站起身来就想往外面跑。

但是已经迟了,我猛地摸出三菱刮刀,朝着蜘蛛的身体就狠狠劈了下去。

坦白说,我不知道杀掉蜘蛛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但我舅舅说了,在和李皇帝彻底翻脸之前。要听从李皇帝的一切指挥。李皇帝让我干掉蜘蛛,那我也只好照做。

我知道这里是蜘蛛的家,也知道外面潜伏着他不少的人。但,刚才我看了蜘蛛安排的那些杀手,实在都很一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即便是我杀了蜘蛛,那些人也绝对拦不住我。

我朝着蜘蛛的后背狠狠一刀劈下,蜘蛛是个毫无战斗力的斯文人,怎么可能会是我对手。听到刀锋斩下,蜘蛛慌得一头扑倒在地,又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凄惶地叫道:“江儿,救我!”

江儿?!

我还没反应过来江儿是什么东西,旁边的小桌突然腾空而起,桌上的酒菜也哗啦啦地摔了一地。桌子下面,竟然滚出个黑乎乎的东西来,张嘴就往我的小腿咬来,一口就钳住了我的脚腕。

我“嘶”的一声抽痛,立刻提刀朝那黑乎乎的东西身上去劈。那黑乎乎的东西反应竟然还挺快的,就地一滚就躲开了我劈下去的刮刀,接着又从另一个方向朝我窜来,就听呼呼的风声响起,一个不是很大的东西凌空扑出。张开血盆大口就朝我的脖子咬来。

刚开始我还以为这是条狗,后来发现不是,竟然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再后来又发现不是,而是一个身材矮小的侏儒。我和侏儒是作过战的,上一任火曜使者就是个侏儒,实力确实很强,被我用计给除掉了的。

眼前的这个侏儒“江儿”显然也很强悍,否则不会躲在桌下那么久还能不被我给察觉。江儿扑过来的速度极快,他的嘴巴也特别大,几乎占掉他整张脸的一半,牙齿上还血迹斑斑的。正是刚才咬了我腿后的杰作,看上去更加yīn森恐怖,看来这嘴就是他的武器。

自从我踏到这条武道上来,就见识过许许多多拥有特殊技能的人,包括我自己都还是个奇葩,右拳竟然能够变得滚烫,走遍天下也没见过第二个啊。所以这侏儒用嘴咬人,我也没觉得有多奇怪,猛地就用手中刮刀去砍。

“咔嚓”一声,侏儒的嘴就叼住了我的刮刀。

接着又是“咔嘣”一声,钢铁制成的刮刀竟然硬生生被他咬下一块缺口。

卧槽!

我承认我当时有点懵逼了,人的牙齿竟然能咬碎钢刀,这真是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这侏儒咬坏我的刀后,又加速朝我扑了过来,我的刀虽然少了一块缺口,但是还能砍人,于是再次劈了出去。

这侏儒也再次张开嘴,甭管我把刀挥出去多少次,这家伙一律用嘴应对,就跟逮着什么好吃的似的,“咔嘣咔嘣”地不断咬着,不一会儿就把我的钢刀咬成一截锯齿了。

当时我整个脑袋都是懵逼的,因为我这柄三菱刮刀,虽然不是什么神器。但作为替代打神棍的东西,也陪伴我不短的时间了,眼睁睁看着它像面包一样被侏儒给啃吃完了,我感觉自己好像都有点怀疑人生了。

人的牙齿,真能比钢铁还硬?

就在我和侏儒缠斗在一起的时候,蜘蛛则趁着这个机会没命地往外跑去,边跑还边喊:“快,都进去,帮着江儿一起杀了王峰!”

蜘蛛既然知道我还是李皇帝的手下,就肯定不会再让我活下去了,否则他以后就没法在省城立足了,人人都会唾弃他的行为。无论李皇帝还是四大家族都不会轻易饶过他的。

在蜘蛛一声令下,院子里至少闪出十多个黑影来,手持各种家伙朝着屋中奔来。

从他们奔跑的姿势来看,就知道他们不是什么高手,而是一般的打手。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之前才敢肆无忌惮地当场攻击蜘蛛,因为我是真的不怕那一帮人。

但我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蜘蛛这里竟然还有个“江儿”这种难缠的角sè。

面对江儿的“大嘴”攻击,我尚且自顾不暇,如果再多这十几个人围攻,那我今天估计要把命丢在这了。我不敢怠慢,猛地挥动手中残刀,想把江儿给击退开去,但他那张大嘴着实厉害,不断一口一口地咬过来,把我手中的刮刀渐渐给吞吃干净,只剩下刀柄还在我手里了,数次差点被他给咬着手。

我把空落落的刀柄一丢,接着催动龙脉之力,激发阳谷穴后,右拳就变得滚烫起来,然后一拳朝着江儿攻去。

江儿的嘴实在厉害,我不敢单纯地和他肉搏,我还担心自己的拳脚被他吃了,所以我一开始就使用了炎烧拳,我倒要看看他那张大嘴敢不敢咬我这只堪比烙铁的拳头?

我烧死他!

然而可惜的是,我这只火热滚烫到发红的拳头在黑暗之中实在太显眼了,根本无法进行偷袭攻击。江儿立刻就察觉到了危险,并没有用他的嘴巴硬咬我的拳头,而是借助黑暗的优势不断窜上蹿下,试图撕咬我身体其他的部位。

战斗一时间陷入了僵局,我打不到江儿,江儿也咬不到我。

眼看着外面那些汉子就要窜进屋内,我也彻底急了,只能暂时收了龙脉之力,不顾一切地把怀中的打神棍摸了出来。

一块打火机大小的物体出现在我手中。接着我又猛地一甩,就听“飕飕”的破空之声响起,一截又细又长的棍子出现在我手中。因为担心李皇帝识破我的身份,我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打神棍了,之前更是不慎遗失在小花园里,被我舅舅给收了回去,还好在罗城的时候,赵铁手又交给了我。

现在重新拿到这根打神棍,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我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多大的威力,但每次将它拿在手中的时候,就会觉得浑身热血沸腾。

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字:杀!

果然,无论我使用多久的三菱刮刀,使用得最熟练的仍旧是这条打神棍。

空中窜来一条黑影,江儿的血盆大口再次张开。

我猛地甩出打神棍去,江儿也毫不畏惧,照旧张嘴使劲一咬。

咔嘣!

这一次,断的不是打神棍,而是江儿的牙齿。

至少有四五颗牙齿从江儿的口中簌簌落下,鲜血也弥漫在了他的口中,而我手中的打神棍却安然无恙。

果然,神器就是神器,难怪龙王看到它会那么激动,难怪它会在我舅舅身边陪伴如此之久。

江儿似乎也是第一次碰到他的嘴巴咬不断的武器,当场也有点发懵,眼睛之中布满惊诧的神sè。而我抓住这个机会,再次抡起手中的打神棍猛地往他脸上一扫。

砰的一声重响,江儿的身子就像棒球一样被我狠狠击飞出去,撞在黑暗中的墙面之上。

全垒打。

我都不用去看,就知道江儿必死无疑。

在我的全力一击之下,我不信他的脑袋硬得过打神棍。

与此同时,那十多个汉子也冲了进来。

我当然不会手下留情,执起手中站着鲜血的打神棍,飕飕飕地四处狂扫、狂劈,一片惨叫哭嚎之声响彻整间宅院。不出一分钟的时间,这些汉子全部倒在地上。

我没有为自己暂时的胜利沾沾自喜,我今天晚上的任务就是杀死蜘蛛,但他已经不知所踪。

我立刻拔腿就往外面追去,不只是因为李皇帝交给我的任务,还为了我自己的安全,有蜘蛛这样一个敌人活着,于我来说是莫大的威胁。

然而我刚奔出院子,就见一个黑影直直倒飞过来。

我赶紧侧身让开,黑影“砰”的一声撞在门槛上面。我低头一看,正是蜘蛛,蜘蛛已经死了,脑袋歪在一边,嘴角也流出鲜血。而门外,则响起一个沉重而霸气的脚步声…;…;

看网友对 507 打神棍的威力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18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