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09 兄弟相残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19次加更

509 兄弟相残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19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公子的人其实不多,只有十来个而已,毕竟这些人只是来帮我守场子的,人均手里一柄金刀,“金刀王家”的名声便足矣震慑住省城大部分不怀好意的人。

但是现在,这十多个人站在王公子的身后,却个个散发出超强的战意,仿佛他们可以代替千军万马。

而我身后,还是这三十个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真要打起来,我肯定不怵现在的王公子,而王公子偏偏像只炸了毛的公鸡,挑衅十足地看着我,显然已经铁了心要和我战斗到底。

而且话说回来,无论王公子以前欠不欠我人情,这些天他又帮我看场子,又帮我跑腿找关系,都已经还清楚了。现在他要拔刀相向,我也无话可说,只能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阿文…;…;”

“不要叫我阿文,你不配!”王公子一声咆哮。面目狰狞。

王公子以前确实说过,和他亲近的人才会叫他阿文,现在我们已经是对手了,当然不能叫他阿文。只是王公子这么说话,肯定引起了蚊子等人不满,他们当即就要怒骂回去,但是被我摆手给制止了,我继续看着王公子,说道:“好吧,我不叫你阿文,叫你王公子总行了吧?王公子,省城人人皆知咱俩私交不错,可现在也确属两个不同阵营,我既然没有强迫你改变立场,那么你也不用非得让我加入你们那边吧?咱俩不能就像之前在赵家车库那次一样好聚好散,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吗,干嘛非要闹得这么不好看呢?”

结果王公子还是目光灼灼,咬牙切齿地说:“说得没错,赵家那次已经讲了,从此见面就非朋友,而是敌人!这次正好应验,那就别再废话,拔出你的刀来,我们决一死战吧!”

我看看对面的十来个人,又看看我们这边的三十个人,摇着头说:“王公子,你何必呢,李皇帝和四大家族开战在即,想打得话以后多的是机会,用不着急于这一时的。”

在金龙娱乐城开战,王公子毫无胜算,我也不想让他白白受伤。但他并不领我这份情,他眼中的怒火越来越盛。就好像和我有深仇大恨似的,再度咆哮一声,突然拔刀朝我冲来。

“少给我磨磨唧唧的,今天咱们两人必须有一个躺着出去!”

王公子的脾气一向火爆,今天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

其实我能理解王公子的心理,他听说我被李皇帝逐出来了,本来是十分高兴的,千方百计地想要把我拉进四大家族的联盟阵营。在我被关进号子的这几天里,他也跑前跑后、尽心尽力地帮我。

但是现在,我却说我还是李皇帝的人,顿时让他有种受到欺骗、一把真心喂了狗的感觉,他这个性格本来就是一点就爆,当然就把全部的怒火撒在了我的身上。

现在,王公子朝我冲过来,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迎战。在他冲过来后,他身后的那些汉子也一起跟了上来,蚊子他们见状也要跟着上场。我的三菱刮刀被江儿给吃了,所以随手从身后的兄弟手里抽过来一柄三菱刮刀,指着对方的人说道:“都不要动,先让我和王公子较量一场!”

我说话还是有点用的,那些金刀汉子立刻站住了脚步,王公子也没有表示反对。显然同意我的做法。就像三国里面交战,双方将领先大战一场,也不算有毛病。

王公子冲过来的速度极快,像是一只真正的猛虎。看得出来,比武大会之后,他的功夫又有所精进,好歹也是省城最古老的家族,底蕴还是有的。还好这段时间我虽奔波各地,但是功夫并没搁下。

甚至昨天,我还突破了第十九处穴道。

王公子很快奔到我的身前,狠狠一刀劈下,空中闪过一道凌厉的金sè光芒。

势大、力沉,且灵活多变,这是正儿八经的王家刀法。【择天记吧少年王】

我也举起三菱刮刀就挡,蚊子他们纷纷后退,为我俩腾开战场。

叮叮叮、咣咣咣,三菱刮刀和金sè钢刀迅速交汇在一起,速度快到旁观的人只能看到不断闪烁的刀芒。王公子虽然功夫又精进了不少,但他以前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仍然不是我的对手。

只是一开始,我并没有下狠手,我只希望将他逼退而已。但王公子却刀刀攻我要害,恨不得将我当场斩杀似的,之前比武大会上的时候,王公子就说如果能够和我较量一场就好了,可惜最后并没如愿,没想到在这实现了,而且还是以命相搏,怎么想都感觉有点悲凉。

我拼力抵挡了几下,感觉到王公子的杀气越来越浓,忍不住说:“王公子,你要动真格的么?”

“少废话,我和李皇帝势不两立!”

王公子一声咆哮,攻势愈发凌厉,如果我再不认真对待,很有可能被他当场斩杀。

我知道,今天必须分出个胜负了。

我一咬牙,不再只是抵挡,而是变守为攻,唰唰唰地往前攻着。王公子真心不是我的对手,抛开他的实力本身就不如我外,我也算是比较了解王家刀法的了,他从哪攻,要怎么攻。我都心里有谱,他手里的刀只要一动,我就知道他下一招是什么,这样的他根本就不能和我打。

简简单单的几招过后,我便迅速寻到他的一个破绽,三菱刮刀突然往前一劈,便正中他的胸口,让他整个人都倒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少主!”

一众金刀汉子扑上。

“让开!”

王公子猛地一推众人,再次朝我冲来。

王公子已经被我劈了一刀,胸前殷红一片。但他的战意丝毫不减,仍旧气势汹汹。

如果换成别人,我早就下了杀手,但这毕竟是王公子,是我在省城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我们也曾并肩经历过许多风雨,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我又怎么下得了手?

所以我不再攻击王公子的要害,而是见缝插针地劈他胳膊或是小腿。

每一刀劈下去,我的心就痛上一分,有种骨肉相残的感觉。

我们本来应该是很好的兄弟。本来应该并肩面对其他敌人,现在却走上了自相残杀的道路。

而我别无选择。

一刀,两刀,三刀…;…;

一刀刀劈下去,王公子终于变得伤痕累累,四肢都遍布血痕。

终于,他扛不住了,一头栽倒在地,金刀却还紧紧握在他的手中,仿佛随时都要再站起来和我拼命。

但他终究还是站不起来了。

“少主!”

一帮金刀汉子眼含热泪,齐齐围拥上去,毕竟,王公子已经很久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了。

“不用管我…;…;”王公子哆哆嗦嗦地指着我,说:“杀,杀他…;…;”

一帮人抬起头来,怒火中烧地看着我,每一个人的眼里都写满了仇恨。蚊子他们也再度冲了上来,纷纷亮出家伙严阵以待。一帮金刀汉子站起身来,眼看着就要一起围攻上来,而我猛地将手中的三菱刮刀一指,冷冷地说:“你们上来也是送死,还是把王公子抬走吧,时间久了连这个少主都没有了!”

一帮汉子面面相觑,显然认为我说得有道理,便低下头去伸手去抬王公子。

王公子顿时急了,大叫着道:“听不懂我说话吗,我让你们不要管我,快去把那家伙杀了啊!”

而我接着说道:“服从命令重要,还是你们少主的命重要,自己考虑去吧!”

这些汉子不再犹豫,忍受着王公子的骂声,也坚持把他抬了起来,不声不响地往外走去。王公子拦不住自己的手下,却又对我破口大骂起来,说让我不要假惺惺的,即便我这次放过他,他也不会因此感激我的,下次杀我只会更加不留余地之类的。

王公子的骂声让蚊子他们义愤填膺,说他既然不识好歹,不如一刀了结了他。

我当然拦住了他们。

我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一帮汉子将王公子抬得越来越远。

然而,就在他们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一道幽远而清亮的声音:“李皇帝驾到!”

听到这个声音,一帮金刀汉子顿时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门口。通过幽暗的玻璃门可以看到,不远处正有一顶八抬大轿缓缓而来,左右前后都跟着不少的人,像是古代的皇帝出巡。

李皇帝竟然来了!

以现在省城的恶劣局势,道上谁都知道李皇帝和四大家族的联盟将有一场恶战。如在这个时候,让李皇帝看到受伤的王家少主,怎么可能会放过他?所以一帮金刀汉子都傻眼了,站也不是退也不是。

趁着李皇帝的轿子还未走近,我当机立断地喊道:“快,到后堂躲躲!”

蚊子着急地说:“峰哥,你管他干嘛,他刚才骂成你那样子…;…;”

我说别管这个,救人要紧,快!

那帮金刀汉子听了,立刻抬着王公子往后面走,而我则领着蚊子等人走出门去,迎接李皇帝。

暗红sè的轿子很快抬到门前,照旧是赵铁手打头。赵铁手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便回过头去掀开轿帘,将须发皆白的李皇帝扶了下来。李皇帝的身子还是颤颤巍巍的,仿佛风烛残年、脆弱不堪,但我不会再被他的外表迷惑。心里骂了两声之后,便微微躬身,说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李皇帝嘿嘿笑着,说:“听说你这里有麻烦,所以我来看看,不算迟吧?”

我乐得咧开了嘴:“要说前几天有人找我麻烦,那还说得过去,现在我都回归火曜使者的身份了,还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来找我?”

说到这里,我又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再说。就算我真的有麻烦,您让赵大哥来就行了,怎么还亲自过来?”

李皇帝还是笑着,颤颤巍巍走到我的身前,拍着我的肩膀说道:“王峰啊,你屡屡立下功劳,我要是不亲自来一回,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接着,他又左右四望,奇怪地说:“我听人说前段时间都是王家的人在这驻守,才确保你的金龙娱乐城免遭于难。现在你又回归火曜使者的身份了,那个王家少主什么反应?”

我苦笑说,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老人家的眼睛。没错,前段时间他确实在这,你也知道我俩曾经有过私交,这次他听说我被你驱逐出来,所以就想邀我加入他们四大家族的联盟…;…;

我一边说,一边抬起自己血淋淋的三菱刮刀,说道:“这不,刚和他干了一架,他和他的人已经跑了,说是下次还要杀我。”

李皇帝严肃起来,问我没有趁机把他杀了?

我说没有,哪里下得了手?但,也就这一次了,算是报他前两天为我驻守金龙娱乐城的恩情,以后再见肯定不会手下留情。

李皇帝点点头:“我相信你能处理好你的私人事情,所以我也不会给你太多压力。但你自己要考虑清楚,不管你们以前关系有多好,现在已经是敌非友了!”

我说是,我明白了。

接着,李皇帝又问我什么时候回密境去。我说我在这再住一晚。和兄弟们叙叙旧,明天就回去了。

李皇帝没说什么,只是让我尽快归队,说是还有其他任务要交给我。

我苦笑着,说您老人家真是逮着老实人往死里用啊,就不能让我休息几天吗?

李皇帝嘿嘿一笑,说这事还非你不可!

李皇帝的轿子离开以后,我便和蚊子他们返回了金龙娱乐城。王公子也在一众金刀汉子的搀扶下走了出来,他的前胸和四肢都包扎了绷带,大家既然是在道上行走,随身肯定携带伤药。

王公子的面sè惨白。连站立都很吃力,行走也需人搀扶。他来到我的身前,一脸复杂又冷漠地说:“为什么帮我?”

我说没有为什么,只是不想看你那么快死罢了!

王公子冷哼一声:“即便你这次帮了我,我也不会记你什么恩情的!”

我说随你。

王公子不再说话,面sè冷漠地抬起头来往前走去,但他刚走两步,就又站住了,一脸吃惊地看着前方,在他身边的一干兄弟也是个个表情诧异。

我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心一横回过头去,果然看到李皇帝那一干人去而复返,正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我们。

显然,李皇帝看出我在说谎,所以刚才只是假装离开,调了个头又返回来了。

我也是愚蠢,李皇帝在这四周肯定有耳目啊。

“火曜使者,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李皇帝的声音像是从冰窟窿里窜出来的,冷到让人浑身发寒。

大堂里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看向了我。

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说没有什么解释,还是刚才的那些话。对他确实下不了手,所以打算放他一次。

“你下不了手,我来!”

李皇帝的声音如同凭空响起一个炸雷,再也没有了先前颤颤巍巍的衰弱模样,反而像个杀伐果断的死神。在他一声令下,赵铁手立刻拔步而行,朝着王公子那一干人杀气腾腾地冲来!

一众王家汉子立刻拔出金刀,齐刷刷地朝着赵铁手劈了过去。

但,就像当初周、王两家混战,赵铁手出来制止一样,他那双坚如韧铁手随便在空中一摆。那些明晃晃的金刀便被挡了开来;他的双手在四处一拍,便听一片惨叫之声响起,一众王家汉子纷纷朝着四面八方摔去。

这些汉子本来就只是给我看场子的,当然算不上有多厉害,所以在赵铁手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击飞这些汉子以后,赵铁手又再次朝着王公子攻去,王公子也只能提起金刀应战,但他现在连站都站不稳,怎么可能是赵铁手的对手?他手里的金刀刚举起来,就被赵铁手给随手击飞了。

紧接着,赵铁手又横出双掌,朝着王公子的胸口拍去。

如果王公子现在安然无恙,或许还能抵挡赵铁手一阵,但是现在就连一个普通人,都能轻轻松松地杀死他,更何况还是赵铁手这样的高手!赵铁手的那一双手平淡无奇,看着只是有点昏暗、发黑,有点像铁砂掌一类的东西,但每一个了解赵铁手的人都知道,这一双铁掌堪称威力无穷!

赵铁手这一掌拍下来,百分之一百能要了王公子的命!

我虽然不是什么圣母,但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王公子死在赵铁手的手上。我立刻窜了出去,手中的三菱刮刀狠狠劈向赵铁手,赵铁手用手挡了一下,同时脚步飞快往后退去。

我也抬起头来,冲着李皇帝的方向大喊:“大哥,你就给我一个面子,放过他这一次吧!”

“不行!”

李皇帝斩钉截铁地说道:“四大家族联合起来的力量太过强大,现在好不容易逮到王家少主落单,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李皇帝的话就如同圣旨,赵铁手听了以后再度朝着王公子袭来,而我也只能继续用三菱刮刀抵挡着赵铁手的攻势。论实力。我当然不是月曜使者赵铁手的对手,但一来他对我肯定手下留情,二来我也能够抵挡一阵子,所以我一边出招,一边冲着李皇帝大喊:“就这一次,真的就这一次!我保证,下次再见到他,保证亲手把他杀了!”

但,李皇帝并不作声,赵铁手也就不断往前攻着。赵铁手虽然有心放水,但在李皇帝的面前也不能做得太明显了,所以和我纠缠了一阵之后,便抓到我一个破绽,一掌将我拍开之后,再度朝着王公子攻去。

眼看着实在拦不住了,我的双膝突然一弯,朝着李皇帝跪了下去,红着眼睛说道:“大哥,算我求你!”

李皇帝依旧无动于衷,而赵铁手也狠狠一掌拍向王公子的胸口。王公子无力抵挡,只能闭上眼睛坦然受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李皇帝的声音终于悠悠响起:“住手。”

李皇帝的声音一起,赵铁手的手便猛地停了下来,凌厉的掌风甚至吹动王公子的衣襟。

李皇帝长长地叹了口气。

“明天到密境来。”

说完以后,李皇帝便转身朝着门外走去,一大帮人也哗啦啦跟了出去,赵铁手又看了我一眼,同样转身而去。

“峰哥!”

蚊子等人冲了上来,七手八脚地将我搀起。

蚊子回头怒喝:“王少主,我们峰哥对你足够仁至义尽了吧?!”

王公子一脸复杂,沉默不语。

一帮王家汉子纷纷爬起,重新聚拢在了王公子的身前。蚊子还想再说几句什么,我摆摆手没有让他再说下去,冲着王公子道:“走吧!”

王公子一言不发地往前走去,一帮王家汉子同样沉默不语地跟着。

王公子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红着眼睛看向我说:“王峰,如果咱俩是一个阵营的,多好?”

我没说话,缓缓闭上眼睛。

我心里想,咱俩确实是一个阵营的啊,其实我比你更想杀了李皇帝。

脚步声渐渐远去,王公子和他的人离开了。

我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几乎一夜无眠,我一直以为自己的心肠足够狠了,洪家、赵家说灭就灭,一点都不带犹豫的。当初我杀赵川的时候,赵雪晴苦苦哀求,但我还是果断地下了手。

可是在王公子面前,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纠结的痛苦。我舅舅让我在那场终极决战之前,无条件服从李皇帝的命令,可我怎么下得了手呢?这一次死乞白赖地混过去了,可下一次呢,我要怎么面对?

第二天上午,我如约来到密境。

在李皇帝的房间里,我看到他正在摆弄几张麻将牌。而那几张麻将牌上并非平常所见的幺鸡白板等等,而是几个不同的姓氏:冯、刘、王、葛、岳。

省城仅存的五大家族。

“还是要灭。”

李皇帝喃喃地说着:“要想一统省城,这几大家族非灭不可,无论留下哪个都是祸患。”

李皇帝一边说,一边将麻将牌都翻过来,以背面朝上,接着哗啦啦地随意翻动着,就好像在洗麻将牌一样。

“随便挑一张,选中哪个,你就去灭哪一家,一切全看老天的意思。”李皇帝依旧喃喃地说着。

李皇帝翻动了一会儿牌面,突然随意地抽出一张,接着猛地翻面。

上面赫然写着一个“王”字。

我的眼皮顿时一跳。

李皇帝嘿嘿笑了起来,捏着那张“王”字的牌,冲我说道:“王峰,这可是天意啊。你说过的,下次再见,会亲手杀了他的。”

他一边说,一边把牌丢到了我的脚下。

看网友对 509 兄弟相残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19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