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四十九章 镇压

第四百四十九章 镇压

在诸蛮的眼里,陈海只是修为低微的佝偻老头,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佝偻老头,穆图看了心中却不禁发怵。

当初率残部赶到尧山,穆勒就被汗王穆豪勒令前往亢龙祖地悔过,穆图惶恐不安留在尧山主持挖掘上古地宫及筑城等事,然而当时潼口惨败的yīn影始终笼罩在他的头。

等到舅父蒙战率蒙兀部东迁过来,尧山的诸多事务,兵权、事权都被蒙战抓过去后,穆图就剩下一个主帅的名头,

不过,穆图并没有想过就此甩手,回黑石汗城。

随着时间的推移,尧山的局势越加严峻,而黑石城始终没有一兵一卒增援过来,叔父左胜王穆苛对蒙兀部的用心自然是早就昭然若揭,穆图心里也清楚,离开蒙兀部,他绝没有全全可言。

白鹿城失陷,蒙战战死,以及铁崖部守护妖兽魔獒的出现,给穆图心里太多的冲击,但他依旧想抓住蒙兀部最后所剩的五千残兵、五万余族众,到时候不管父汗穆图如何、不管大兄穆勒如何,他想着只要手里有五千精锐、还有五万族众支持,在瀚海草原总能有立脚之足。

然而他的用心被陈海直接揭穿,穆图突然发现,他还是在什么都做不了。

他看不透苍遗的修为深浅,也知道其他部族首领,不会在此生死存亡之前,站出来替他跟蒙厉说句话公道话。

他与蒙厉要么随眼前这修为低微、看似孱弱的佝偻老者走,要么就是硬着头皮留下来,等待铁鲲的血洗。

陈海负手走出大殿,穆图情不自禁的跟随出去,心神失守之下,双脚绊在了门槛上,“噗通”一声坐在地下。

一个在蒙兀部算是有数的强者,有着堪比人族明窍境中期武修战力的强者,心神失守竟然被大殿门槛给绊倒,说出去谁信?

陈海回头看到穆图一眼,又给苍遗使了个眼sè。

苍遗表情夸张的指了指自己,见陈海点头,才颇为无奈的耸了耸肩,伸手抓住穆图和蒙厉二人就踏空往北山而去。

众蛮将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默不作声,谁都知道,这对他们而言,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没有穆图、蒙厉的干扰,铁崖部能顺利吞并蒙兀部,与诸部联合,就有希望能守住魔猿城,而不是在敌军强攻来之前,内部就斗得四分五裂。

外面风声大作,就见苍遗踏空而起,身形极具变化,瞬时间一头高如山崖的魔獒咆哮着,带着无边的威势,叼着穆图、蒙厉二人往北飞去;陈海就迎风站在魔獒的后背,谁敢相信他是一名仅通玄境低微修为的人族奴隶?

苍遗当初在城头擒住左立,送到铁鲲的战戟之下斩死,给铁崖部众蛮兵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这时候,铁崖部的蛮兵、族人,赫然发现化身粗貌人族壮汉的苍遗,竟然就是他们祖地的守护大妖,都放下手中之事,冲着魔獒远去的背影欢呼,或叩头长拜,感激守护大妖的庇护。

魔猿城的动静拓跋部那边也有所察觉,远远看到远去的魔獒,拓跋旗等人一脸的yīn沉。

由于积雪的覆盖,拓跋部驱使燕州苦奴挖土填埋壕沟的进展非常缓慢,同时在进入秋冬之后,牧群的繁殖渐渐停止,一方面牧群的范围不再增加,同时战兵无法依赖牲口的奶汁解决一部分食物。

拓跋部这边的粮食储备,也有些紧张起来,

拓跋旗一边传讯后方,调拨食物,一边派后勤大营的守军在周边劫掠补充军资,但他同时相信蒙兀部的残族、溃兵,即便与铁崖部合并后,能勉强守住魔猿城、玉柱峰一线,但粮食应该比较更紧缺,很可能都撑不到两个月就会吃掉所有的粮食。

铁崖部现在到底有多强,非常不好琢磨,数十头守护大妖、地宫大阵、精良的淬金级兵甲,他们此时要强攻魔猿城,伤亡就很难控制。

考虑到魔猿城要比他们更紧张粮食,拓跋旗虽然强迫奴隶逼近魔猿城填壕沟,制造更多的抛石弩等战械,但主要还是以围困为主,又尽可能派小股精锐从两翼的山岭渗透进去,骚扰、破坏铁崖部的生产。

这或许才是解决这场战争的最好办法。

两百里的距离对于苍遗来说,不过是一炷香的事情,但是对于穆图和蒙厉二人来讲,却仿佛过完了一生,他们实在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来迎接自己。

到了尧山地宫在北崖的大门前,二人被重重扔在地上,苍遗恢复了须髯汉子的形状,几道玄光脱手而出,山壁上慢慢显现的两扇巨大铜门,深深惊呆了二人。

难道里面就是他们耗尽心思、动用十万苦奴挖掘大半年都没有挖到影的上古地宫?

穆图、蒙厉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有朝一日,竟然能以这样的方式走进上古地宫。

苍遗不理会穆图、蒙厉像是走进大观园似的,他先大摇大摆的往大殿中走去。

陈海摸了摸鼻子,对二人说:“二位还是先进去吧。前面那位,可真是好久没尝过人肉了。”

穆图、蒙厉既感到羞辱,心里又惶恐震惊,慌忙站了起来,连身上的泥土都顾不得拍打。随陈海通过甬道,往地宫大殿那里走去。

穆图被高逾百米的雄伟大殿深深震惊了,没想到这才是地宫大殿的真面目,之前都不敢想象。

轰隆一声,大殿的石门重重落下,穆图和蒙厉二人心里羞辱、愤怒、痛恨,这一瞬间都削弱了许多,都震惊在地宫大殿的雄阔之中,他们还看到大殿正中的祭天台下,曾在玉柱峰北坡露身的二三十多头巨妖,竟然都并排坐着,正听一个白发老妪在说些什么。

那白发老妪看起来,甚至都只有那头极其高拔的金毛魔猿的手掌那么大,这时候却能令这些妖兽都服服帖帖,让二人怀疑自己是不是身处梦中。

穆图有些呆滞的放慢了脚步,他身后蒙厉一时不察撞在他的背后,突如其来的碰触吓得二人都尖叫起来,由于大殿足够空旷,两人的声音不住的回响。

“吵什么!”

鹤婆婆正在为众姚传授化形之术,一被搅扰,不满的瞪过来。

化形之术夺天地造化,每每听到精妙之处,令诸妖情不自禁的手舞足蹈,此时正是一个门槛,却突然被人惊扰,众妖登时大怒,决定要给这个搅局的人点颜sè看看,当着穆图、蒙厉的面,讨论要将这两人是生吃蘸酱,还是就生吃,还是红烧或青蒸。

金毛魔猿都流下长长的哈喇子,大叫受不了了,不管是不是陈海拿过来考验它们的道心,都决定将这两蛮夷分吃了再说,不料一回头,金毛魔猿正好看到苍遗负手立着,万腔怒火也只得化作一脸谄笑。

鹤婆婆拍了拍手,清脆的击掌声并不太大,却能叫诸妖都安静下来,鹤婆婆又不满瞪了一下陈海,怕他带人回来,打乱她授课的节奏。

近距离看这些妖煞逼人的大妖,穆图与蒙厉更加感受到那令人喘不气来的压力。

“穆图王子,现在可记得我?”

穆图转回头,却见刚才那个佝偻老头,脸部、颈部、手部的筋骨皮肉在微微蠕动着,身形就在变化着,等他真正看清楚陈海的脸庞,穆图像是被雷劈中一般,站在那里,嘴巴张了半天,都吐不出一个字来。

就是这个人,当年在潼口城下,一杆战戟,就悍然将修为明明都要强过一截的大兄击垮掉,他怎么可能忘掉眼前这个人?

天机神侯!

天机神侯怎么可能会出现的尧山,还冒充挖掘地宫的燕州苦奴?

虽然穆图猜不透陈海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有些事情也豁然明白过来。

铁崖部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强大?原来铁崖部脱离蒙兀部真是早有预谋,又或许这尧山地宫,就是眼前这天机神侯,给汗国设下的圈套?

穆图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要炸掉了。

身后的蒙厉压着声音问穆图:“他到底是谁?”

“他就是当年在潼口城下单纯以肉身之力,将穆勒大兄击败的那个人类!”穆图无奈的回道。

蒙厉骇然,虽然他还年轻,但是妖蛮发育要比人类早很多,两米多高的他看陈海就如同儿童一样,可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就眼前这个弱小的身躯,竟然能将穆勒击败。

陈海却不管他们二人脑子里面胡思乱想些什么,又笑着道:“相信你们也清楚,我要杀死你们,就像捏死两个蚂蚁一般,甚至要不是我将你们带回地宫,铁鲲也容不下你。然而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也不会擅生杀戒,只要你们在此专心潜修,不走出地宫去,我不仅留下你们的性命,还将人族无上玄诀真法传授给你们,如何?”

穆图虽然颓废了一整年,但是脑子并不笨,稍微一转圈,就想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瓮声瓮气的说道:“你不就是怕铁鲲尾大不掉,日后还拿我们二人去压制铁鲲吗?”

陈海咦了一声,没想到这个穆图却也不蠢。

当然了,他不杀穆图、蒙厉,也不是在铁崖部吞并蒙兀部残族之后,他日后能借穆图、蒙厉牵制铁鲲,陈海实际还是考虑龙骧大营、铁崖部与黑石汗国的关系,事后必然会相当恶劣,一旦暴露血魔大劫,他得要有能联络黑石汗国的信使,这才留下穆图、蒙厉的性命。

穆图、蒙厉对他不构成威胁,留下他们的性命又如何?

当然,穆图不可能知道陈海真正的打算,能转瞬间猜到牵制之事上,却也是很有些城府的。

“我会怕铁崖部尾大不掉吧?”陈海笑着跟二人说道,只是他的笑容,在二人眼中犹如血魔一般狰狞恐怖。

“难道你们二人会认为我惧怕一个小小的妖蛮部族?”陈海的声音在二人脑海中忽远忽近,下一刻,穆图、蒙厉就看到一樽六臂血魔忽然出现在陈海背后,张牙舞爪,栩栩如生。

强大的血腥杀戮意志在大殿中弥漫,冲刷着二人的神魂,二人仿若溺水一样,大张着嘴喘不过气来。

一旁诸妖此时感受到那强悍之极的血腥杀戮意志,心里都是一惊,想不透看上去修为低微的人族,气息是如此的强悍,甚至都不是在那老妖蛟之下?

怎么可能?

黑角妖虎、青鳞巨狼、金毛魔猿都转头看来,只是此时的陈海还是陈海,没有半点异状。

“陈海!”鹤婆婆愤怒异常,连陈侯都省去了,要知道传授妙法极为辛苦,耳提和面命缺一不可,不但要讲授,还要当面演示变化才行,今天三番两头的被打断,如何不气,“再有一次你自己亲自来授!”

陈海向鹤婆婆示意道歉,又好整以暇的对穆图、蒙厉说道:“一边是无上玄功,一边是必死之途,现在,二位可以做出选择了。”

看网友对 第四百四十九章 镇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