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五十章 真相如此

第四百五十章 真相如此

一边是无上玄功,一边是逆之必死,形势如此,这哪里又由得他们选择?

穆图和蒙厉委坐在地,脸败如灰,任由陈海宰割。

陈海将穆图、蒙厉丢给鹤婆婆,跟着诸妖一起,先从道禅院的筑基玄法修炼起来,他没有看到宁婵儿的身影,也不知道她干什么去了,就先出了地宫。

郭泓判、齐寒江他们过来后,主要是接管地宫的中枢大阵,同时每人还要重新祭炼一头血魔傀儡,但人数还是太少了一些,这么短的时间内要做的事情太多,根本就没有空闲下来的时间。

在苍遗镇压着跟鹤婆婆盯着,诸妖也不能没事去找郭泓判、齐寒江他们的麻烦,这时候看到穆图、蒙厉,刚才也看到陈海威胁这两人的样子,心里就盘算着将这两人偷偷吃掉,或许不会惹恼苍遗。

看到一头头如山般的巨妖,不怀好意的看过来,都差点将口水滴到他们的头上,穆图、蒙厉如坐针毡的盘膝坐在祭天台前,但哪里能听得见鹤婆婆所传授的法诀?

陈海回到血魔峡,姚文瑾正照陈海所绘制的图卷,监督匠工们用精锻铁打造钩镰枪出来。

而姚文瑾祭炼许多的血魔傀儡,这时候就像一头血sè石像守卫在匠工营的辕门前。

陈海走过来,血魔傀儡猛然睁开血sè妖瞳,待看清楚是陈海,血魔傀儡又无声无息的闭阖上双眼,很快,姚文瑾就从匠工营里走出来。

姚文瑾身在匠工营里,就能通过血魔傀儡感知营门附近的动静,可见他已经将这头血魔傀儡祭炼到随心驱驭的地步了。

虽然姚文瑾此时距离辟灵境圆满,还差一步,而通常说来,辟灵境后期的玄修弟子,是无法自如的去掌握这么强大的傀儡,不过,姚文瑾是破而后立、神魂要比辟灵境后期的玄修弟子强大太多,又掌握上品的道之真意,真正的实力,都不在明窍境中期玄修之下。

姚文瑾跟陈海说了一些军械兵甲的打造情况,目前大量溃兵逃入猿跳峡,这些溃兵逃出白鹿峡前,又将大量的兵甲丢弃掉,这使得匠工营这边的任务,一直就沉重起来,姚文瑾也几乎是昼夜无休,监督兵甲战械的打造,希望能在尧山最终的决战来临之前,能进一步提升铁崖部战兵的实力。

陈海了解过这边的情况,就往自己的木屋走去。

姚文瑾怔然的看着关上门的木屋,一时间也是感慨万千。就在一年前,自己还是地榜之尊,视天下英雄如无物。可现在自己虽然只是辟灵后期,感觉却要比之前踏实许多。

铁崖部、蒙兀部和拓跋部在尧山秣兵历马,缠斗已经将近一年,死伤那么多族人,可一旦血魔大劫降临,他们现在所苦苦追求的权势以及部族生存的空间,又能剩下些什么?

心态有些超然的姚文瑾摇了摇头,他也越发感受到陈立肩上所承受的重压,将纷杂的思绪抛在脑后,走回匠工营里。

***********************

早初时,蒙战除了率四万战兵坚守白鹿城之外,还令诸部族人撤入白鹿城以东的山谷里安置。

蒙兀部本族的族人,主要安置在白鹿城西面的白鹿峡内,条件相对要好一些,其他部族的族人都安置到玉柱峰以东的深山险谷之中,条件要艰苦得多。

然而白鹿城被攻陷之后,除了两万多溃兵南逃进入猿跳峡外,蒙兀部的族人与奴隶仓皇逃跑,伤亡极其惨重。

没有穆图、蒙厉的制肘,铁鲲除了蒙兀部的战兵彻底吞并过来之外,还在三天时间内,将蒙兀部五万多族人打散开,分到铁崖部的族人聚居村寨进行安置,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两部族的融合。

其他部落的族人早就迁入玉柱峰以东的深山里,倒没有什么损失,但诸部都损失不小战兵。

此时在吞并蒙兀部之后,铁崖部直属编有两个万人队的战兵,其他十数部族,加起来又编有二个万人队的战兵,统一遵奉铁鲲为主帅。

即便有个别部族的首领心里千般不愿,但迫于形势,还是无奈屈从了。

天sè已晚,铁鲲并没有让人掌灯,一个人坐在议事殿中,大手缓缓的敲击着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铁鲲开始喜欢上了用这种方式来思考,仿佛在幽远的铎铎声中,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虽然铁鲲从来都没有想过,执掌四万精锐战兵的一天,但今天他却没有特别的兴奋,当年那个蹙着眉头的丰俊身影充斥在脑海之中,铁鲲忍不住会想,那个人远在榆城岭,到底是怎么看待尧山形势的,又会怎样看待铁崖部的崛起?

长长的叹了口气,铁鲲起身往血魔峡而去,左思右想都摸不到头绪,看来还是再去找曹氏叔侄问个清楚。

铁鲲走到血魔峡的木屋前,待抬手敲门,却听见吱呀一声门开了,看见门后姚文瑾的笑脸露了出来,两人见了一礼,姚文瑾便扬长而去。

看着眼前的这位佝偻老者,铁鲲走进木屋,心思有些复杂,正是因为那个人所派来的曹氏叔侄,他才能到达今天的高度,他不是没有想过,那个人通过曹氏叔侄对铁崖部的渗透及控制实际上比外人所想象的要深,但权势犹如毒酒,令人欲罢不能。

“曹公!看起来拓跋部并没有那么蠢,他们看上去不像有要立时强攻魔猿城的样子。现在任由他们围困下去,魔猿城要维持四万战兵、两万仆从兵马,储粮怕是撑不过一个月啊。”铁鲲忧心忡忡的说道。

“是危机也是良缘,要不是粮食紧缺、强敌围攻,铁崖部哪有那么容易去融合蒙兀残族,令其他部族遵从号令?”

陈海微微一笑,他这时候再没有必要的在铁鲲面前掩饰自己的真实身份,就见他坐在长案后,浑身肌肉皮肤一阵扭动,不多时,那个深深刻印在铁鲲心里的模样就出现在铁鲲面前。

虽然之前对于陈海的身份有所怀疑,但是此刻陈海真正的出现在他面前,还是让铁鲲有些不能接受。

铁鲲手足无措的捏着自己的衣角,嘴唇嗫嚅着,主人两个字差点儿没有冲口而出。

陈海笑了笑,问道:“怎么?之前没有想到是我亲自过来吗?”

铁鲲默然不语。

陈海也不去管他,拿起郭泓判交给他一份天机禁制秘图审阅起来。

“陈侯,你来尧山到底是为了什么?”铁鲲平复了心中的慌乱,半天挤出了这么个问题。

陈海轻轻把书放下,“我来尧山的目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有害过你么?”

“陈侯你素来心思缜密,所谋甚远,铁鲲自认不是你的对手。只是我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要平白送我一场富贵?”

陈海看着戒备心未消的铁鲲,无奈的摸了摸鼻子。

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自己在铁鲲的印象中是怎么的形象,站起来洒然一笑道:“我在燕州纵横来去,别人容不下我再崛起下去,有意想掐住我的脖子,但我岂能让他们如愿?此来尧山,最大的目的还是要开通新的运输线,这些我都明白告诉你了,你为何不信?再说了,左右都是一场富贵,送谁不是送,选择谁合作不是合作?如有选择,自然还是送给熟人比较好,毕竟,我这个人还是念旧的。”

陈海走到铁鲲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铁鲲一个激灵,就想要躲闪,但马上就制止了自己,暗骂自己在陈海面前实在没有出息。

“那日地宫大阵适时发作,想必是陈侯已经能彻底掌握尧山地宫了吧?”铁鲲轻声问道。

“哈,难为你一直忍到今天才问我。我现在也不需要再瞒着你什么了,或许普天之下,都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与道禅院实是同出一脉。这处地宫正是道禅院上古留下来的遗迹,苍遗在此守护数千年,就等着我过来,我如何不能掌握在手中?”陈海反问道。

“啊……”铁鲲心中一阵怅然,没想到最后的真相竟然是如此,没想到陈海与赤眉教都是同出道禅院一脉,没想到尧山地底这强大而神秘的上古地宫,竟然是道禅院的遗物!

铁鲲心里震惊无比,但也不知道陈海此时没有必要再骗他什么。

再想想数十万人在尧山为上古地宫战得你死我活,却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早早就被人下手控制住了,不知道对面的拓跋旗等人知道了会不会气的吐血。

“那地宫大阵……”不等铁鲲说完,陈海就挥手阻住了他。

“并非我挟宝自重,只是这天罡雷狱阵我另有安排,所以你就不用再枉费心机了。等尧山战事一了,我自会秘密将大阵移出,不会走漏了风声,这点你尽可放心。只要是铁崖部能保我商道不绝,铁崖部就永远是龙骧军的友军而非敌军。将来铁崖部遇上危难,龙骧军也不会坐视不理。此次我派人送来了上千套淬金铁甲,下次送些重膛弩等天机战械过来也说不定。”

“当真!?”

铁鲲呼的一声站了起来,顿时感到脑子有点儿不够用了,重膛弩之威,铁鲲在横山城和潼口城下可是体会很深。这等军国神器,他实在想不到陈海也愿意送给铁崖部掌握。

虽然一旦自己手中有了重膛弩,就坐实了自己和人族勾结,但是看样子瀚海还要乱上几年,也就顾不上许多了。

“我说出去的话哪儿会有假?粮草之事,我大体已有打算,你就不用担心了,眼下当务之急,是要将其他部族的溃卒操练起来,尽快融入铁崖部,没有了蛮勇的支持,怕是其他部族彻底融入铁崖部不远了就,在此我就提前称呼你一声,铁鲲汗王。”

铁鲲恍恍惚惚的离开了血魔峡,巨大的喜悦充斥着他的内心,汗王!多么美妙的词啊,至于被陈海钳制这个问题,却不在铁鲲的担心范围之内了,即便是铁崖部从此成为龙骧军的附庸,也要比以往强出十倍、百倍……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章 真相如此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