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11 真正的禽兽不如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0次加更

511 真正的禽兽不如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0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岳公子多少年没回来自己家了,一回来就随意打死下人,似乎有种刻意报复的感觉,怪不得李皇帝派他来辅助我,估计他比我还想急着灭掉岳家。

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再看看逐渐远去的岳公子,我的心里无疑沉甸甸的,这家伙丧心病狂的程度远远超出我的想像。外界都说李皇帝手下的七曜使者个个禽兽不如、坏事做绝,现在看来是真实的。

也怪不得我舅舅根本看不上这些人。

我快走了两步,跟上岳公子的步伐,和他并肩走进岳家大门。岳家很大,虽然院子看着有点古朴,但是也很大气,院中栽着一棵大槐树,旁边还有一口深井,从完好无缺的辘轳来看,这口井应该还在使用。

在城里还能看到这种古老的东西,确实很不容易了。

岳公子不愧是岳家的人,进了院子就好像进了自己家一样,当即叉着腰叫叫板起来:“人呐,人呐!本人水曜使者,和火曜使者奉了李皇帝的命令过来办事,岳家怎么连个迎接的人都没有?”

“来了来了!”

正中的堂屋奔出四五个人来,为首的正是岳家的家主岳青松。其他几人都是膀大腰圆的汉子,在岳家的地位显然不低,不过没有看到乐乐,也没有看到闪电。

岳青松一边跑一边说:“不好意思,我派了下人在外面等着,是不是他偷懒了,没有接到…;…;”

岳青松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愣住了,面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包括跟在他身边的几个汉子,也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他们一个个盯着岳公子,就好像是看到了鬼。

岳公子嘿嘿嘿地笑着,踉踉跄跄地走过去,伸手拍着岳青松的脸,yīn沉沉地说:“岳家主,你不认识我啦?”

那个场景,我都看不下去了,哪有儿子对老子这样的,就算断绝了父子关系,起码的尊重也要有吧。岳青松显然没有想到到来的水曜使者,就是他数年前赶出家门的儿子,在一番震惊过后,脸sè逐渐变得yīn沉起来,他直勾勾地盯着岳公子的脸,说道:“使者先生,请进屋中。”

岳公子再次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大摇大摆地往前走去。我和岳青松也算老相识了,之前因为乐乐的事还打了一回交道,这人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非常老实,老实的令人发指。

岳青松也冲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便跟着岳公子一起走了进去。

进入堂屋,里面是中式风格,装修得还蛮大气,各种器物一看就价值不菲。堂屋一角摆着张八仙桌,岳公子直接走过去坐在首位,拍着桌子说道:“酒呢。菜呢,赶紧上啊,岳家的人都死光了吗,怎么一点眼力价儿都没有?”

岳青松的脸非常黑,但也不敢说些什么,立刻安排人上酒上菜。我和岳公子确实还没吃饭,于是我们就在岳青松的陪伴下先吃点东西,我和岳公子当仁不让地坐在首位,岳青松一行人则往下依次坐好。

我们刚刚坐好,一个汉子就急匆匆奔进屋中,在岳青松的耳边说了句话。岳青松的面sè顿时大变,抬头看着我说:“门口那个下人…;…;”

我还没有说话,岳公子就叫了起来:“我杀的,怎么了?那人竟然连我都不认识,活该他死!”

岳青松气得手都哆嗦起来,但他实在惹不起李皇帝,只能咬着牙说:“没事,使者先生高兴就好。”

岳公子得意洋洋地坐着,吆五喝六地让人赶紧上菜。酒菜都上齐以后,岳公子看着桌上的这一些人,又不满意起来,拍着桌子喝道:“怎么都是大老爷们,看着都快吐了!岳老头,把你老婆和女儿都叫出来啊!”

在来岳家之前。我对岳家做过一番调查,知道岳公子的亲生母亲故去得早,岳青松现在的老婆是后来娶的,还生了一个女儿,也就是岳公子犯下“禽兽之举”事件中的妹妹。

岳公子一回来,不光打杀了岳家一个下人,还要让岳青松的老婆和闺女陪伴,显然就是要给岳青松一个下马威。这一回,岳青松不能依了,缓缓起身说道:“使者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拙荆和吾女身体有恙,不能…;…;”

“我去你妈的!”

岳公子就跟发了羊癫疯似的,突然就把面前的桌子给掀翻了,一桌子的酒菜哗啦啦倾倒在地。我和岳公子坐在一起,所以没什么事,桌上的其他人就倒了霉,或多或少地都被汤水洒了一身。尤其是岳青松,岳公子显然就是冲他去的,掀桌的时候也往他的方向翻,导致岳青松的身上全是汤水,简直惨不忍睹。

岳公子的突然发疯,让岳青松都傻了,坐在椅子上面呆着。

岳公子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岳老头,少给我装蒜,赶紧把你老婆和女儿叫出来,不然我今天就把你的屋子给拆了!”

说实在的,岳公子这副做派,连我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但我也不便说点什么,只能沉默不语。岳青松也真是个老实人,竟然连这种侮辱都能受了,默默地转头对旁边的人说:“去把夫人和小姐都请出来吧…;…;”

旁边的人默默退了开去。

岳公子眉开眼笑起来:“这才对嘛,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是不会为难你的,毕竟咱们有过一段父子情谊。”

岳青松默默地说:“使者先生还能记得往事,我已经很欣慰了。”

“记得,当然记得!”

岳公子的眼睛之中几乎喷出火来:“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岳公子的声音充满仇恨,像是来自九幽地狱的魔音,让现场众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岳青松的面sè更是充满无奈和忧虑。

在岳青松的安排下,很快重新换了一桌新的酒席,他的妻子和女儿也走了出来,也就是岳公子的后妈和妹妹。妇人四十多岁的年纪,但是保养得当、风韵犹存,是个标准的美妇;女孩则二十来岁,正是青春艳丽的年纪,皮肤白皙、腰肢纤细。也是个标准的美人。

但是再怎么美,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岳公子当初究竟怎么下了手的,实在让人费解;这种禽兽的脑回路,或许真不是普通人能理解的。

妇人和女孩一现身,岳公子的眼睛一下亮了,嘴角也咧了开来,拍手叫道:“好啊,好啊,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岳老头,你可真是会享受啊,在家藏着这么两个大美女!来来来。快来我身边坐,让我好好疼疼你们!”

岳公子也真是疯了,这俩人一个是他后妈,一个是他妹妹,言语轻薄地让人大皱眉头,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说出口的,好端端一个人样,怎么尽干些畜生的事?

妇人和女孩都吓得面sè惨白,她们在出来之前,已经通过下人知道岳公子的事情,本身就是硬着头皮出来的,结果岳公子还让她们陪着吃饭。简直不堪入目。

岳青松就是再老实,再畏惧李皇帝,显然也不能容忍岳公子的这种行为,一双拳头立刻握了起来,眼看就要爆发。我琢磨着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真把岳青松给逼急了,我和岳公子都得倒霉。

我立刻站起身来,伸手拦着岳公子,又冲岳青松道:“岳家主,不好意思,他喝多了,你让她们两个坐在你身边吧。”

“谁说我喝多了,我怎么可能喝多?!今天我高兴啊,亨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两位美女快来,为我斟酒!”

眼看着岳公子又要发疯,我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并非要跟岳公子置气,当时完全只是本能而已,单纯厌恶他这个人的品行。我知道他心中有气,当年被亲生父亲抽了一百鞭子还赶出家门,伤痕累累、奄奄一息,差点死在街头,这次回来才想施以报复。但我真是有点看不下去了,感觉岳公子不仅有病,而且还病得不轻。

我以为我们同为七曜使者,我这一瞪未必有效,但没想到的是,还真把岳公子给吓到了。难道是我的威名太盛,连岳公子心里都畏惧我?总之,我这一瞪之后,他便不再说话了,默默地坐在旁边。

岳青松感激地看了我一眼,立刻便招妻子和女儿坐在他的身边,免遭岳公子的荼毒。即便如此,妇人和女孩也依旧是面sè惨白、如坐针毡,连看都不敢看岳公子一眼,好像他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禽兽。

不是好像,就是。

场面一时有点尴尬,我便主动转开话题。

“岳家主,我记得你有个外甥叫许乐,之前比武大会之上,我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今晚怎么没有出现?”

在岳青松看来,我和乐乐的渊源哪里只在比武大会,之前省城大军围攻我的时候,我还绑架了他,以此逼退岳家。不过那些不开心的事,岳青松肯定不会再提。而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不好意思,他恰好不在家里。”

“哦?他去哪了?”

岳青松继续回答:“他到罗城去了,说是有点事情,过几天会回来的。”

眼瞅着岳家就要被灭了,乐乐竟然恰好不在家里,也是悲催到不行了。我心里想,乐乐啊乐乐,这可让我怎么办呢?我本来计划的是,到岳家以后,想办法跟乐乐搭上话,跟他说清楚现在的局面,和他商讨出个应对的法子来,结果乐乐不在,让我有点孤掌难鸣。

但是当着岳青松的面,我也不好意思表现出什么来,只能不动声sè地越过乐乐,又问闪电的去向,说当时在比武大会上,我对闪电也印象深刻,不知他到哪里去了?

岳青松告诉我说,比武大会之后,闪电自觉实力不济,所以出外历练去了,前几天刚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比武大会过去都快半年了,闪电前几天才走,什么外出历练,分明是觉得岳家有难,所以提前跑了。闪电这人本事没有几分,遇到危险倒是比谁溜得都快,当初在拳台上,为了不跟葛平交手,谎称肚子疼的招数都使出来了,也就岳青松这种老实人才会信他。

正跟岳青松聊着天,岳公子轻轻拽拽我的胳膊,低声说道:“王峰。你怎么帮着他们,还和岳老头聊上了,别忘了咱们是来干什么的!”

要灭岳家,岳公子竟然表现得比谁还要积极,也是让我哭笑不得,我也低声说道:“我怎么帮他们了,是劝你行事别太过火,没看岳家主刚才都要和咱们翻脸了吗?你觉得咱们俩人斗得过一整个岳家么?这事只能智取,不能强攻,你别擅作主张,别忘了谁才是总指挥官!之前灭赵家的时候,流星就是不听我话。差点酿成大祸!你也不要找事,一切听我指挥,不然你就回密境去吧。”

我手里有李皇帝的玉扳指,随时可以把岳公子赶走,岳公子便不说话了。

我和岳青松也继续一边聊天一边吃饭,整体气氛还算愉悦。

国人商讨事情,一向喜欢在饭桌上,我们当然也不例外。趁着气氛还算融洽,岳青松遣人拿过来一叠文件,上面记载了岳家的所有产业和人员,只要我们签个名字,这些东西就都归李皇帝所有了。

产业和人,李皇帝当然是要的,但是李皇帝不允许某些人活下去,尤其是岳家的骨干。

我耐心地翻阅着文件,感觉没什么大问题,便移交给旁边的岳公子看。岳公子看了几页,竟然不耐烦起来,“唰唰唰”地把一叠文件给撕掉了,并且出口骂道:“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欺负我没念过书吗,写简单点!”

岳公子的疯疯癫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我深感无语之际,岳青松也只能忍辱负重地说:“不好意思。那我随后再整理出一份更简单的来,今天晚上就麻烦二位使者暂时在这睡一夜了。”

听到岳青松这样的话后,岳公子得意地朝我看了几眼。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撕毁文件就是在这寄宿,想趁着今天晚上夜深人静之际,再行动手。

好狠的心。

这可是他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家啊!

就算有再大的仇、再深的怨,真的至于下这么狠的手么?

文件被岳公子给撕毁了,正事就没法再谈,所以我们又聊了点其他东西。说到当初配合省城大军围攻我的那事,岳青松向我表示了深深的歉意,说他当时并不想去,但是道上的人统一行动。如果岳家不去的话,恐会遭到非议,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去了。还说,就算我当初没绑乐乐,他也会想方设法离开现场的。

不管岳青松这番话是真是假,我就当真的听了,反正我也打算救他,不如就把关系搞好一些。

既然乐乐不在,就得想其他办法了。

我正和岳青松聊着,岳公子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摇摇晃晃起身,端了杯酒朝着他的妹妹走了过去。在座众人皆知,岳公子是个丧心病狂的禽兽,突然做出这种举动肯定不怀好意,当初他被赶出岳家,就是因为他在酒后欲对妹妹做出不轨之事!

所以岳公子一动身,满座的人都进入了一级警备状态,面sè紧张地盯着他看。尤其是岳青松的老婆和闺女,更是惊慌得如同被猎人追击的兔子,其实她们还不如兔子,兔子起码还能逃跑,她们却只能干坐在凳子上,哆哆嗦嗦地看着渐渐走过来的岳公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女孩吓得不轻。只能伸手抓住妇人的胳膊,妇人到底是当妈的,就算心里非常畏惧,也得护着自家闺女。妇人站起身来,指着岳公子说:“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岳公子却嘿嘿笑着:“老娘们,没你的事,给我滚开!”

然后继续冲着女孩走去,满脸淫笑。

桌上的其他人都敢怒不敢言,唯有岳青松却是怒火中烧,他已经向李皇帝投诚了。却还要遭到这种侮辱‐还是自己亲生儿子的侮辱!感觉岳青松现在就是个火药桶,到达临界值后就要爆炸了,但他第一时间并没发飙,而是转头看向了我,投来求助的目光。

在岳青松看来,我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人,起码要比岳公子有良心多了。

坦白说,岳公子的这个行为让我也头大无比,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诫他,让他不要擅自行动,一切听我指挥。结果他动不动就自作主张,刚才撕了文件不说,现在又去骚扰他的妹妹,非得逼着岳青松大动肝火?

人渣,简直就是个纯种的人渣。

李皇帝麾下的七曜使者,个个狼心狗肺、禽兽不如,李皇帝能集齐这么多的人渣也是相当不易。

看着岳公子满脸淫笑地一步步朝他妹妹走过去,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啪”的一声把酒杯放在桌上,喝了一句:“够了!”

说实在的,我不愿意把李皇帝的玉扳指拿出来吓唬他,我希望凭借自己的威信就能将他压住。

还好,在我这一声断喝之后,岳公子终于站住了脚步,岳青松也感激地朝我看来。

但,岳公子并未彻底放弃,他回过头来,笑嘻嘻道:“火曜使者,你别那么激动,我就和我妹妹喝杯酒而已。真的,就喝杯酒,不信你监督着我,如果我有什么不轨举动,你就马上把我杀了!”

如果岳公子只是和他妹妹喝杯酒,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他说得这么诚恳。我再阻止就有点不给面子了。于是我回头看向岳青松,用眼神询问他的意思,岳青松显然和我想得一样,如果只是喝杯酒,那肯定没什么的。

而且话说回来,现场这么多人在这,岳公子就算想要干点什么,大家也不会答应啊。

于是岳青松也点了点头。

如此,岳公子才得以顺利走到女孩身前,将手中的杯子递了过去。

“妹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岳公子的眼神像狼一样,仿佛要把他妹妹的衣服扒光。

旁边的妇人,痛苦地扭过头去。

岳青松暗暗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看着他这个混蛋儿子。

而我,则默默把手伸进怀中,如果岳公子真敢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我肯定第一个不放过他。

在岳公子的眼神直视下,女孩吓得面sè惨白,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哆哆嗦嗦地举了杯酒,和岳公子手里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

“哈哈哈哈哈…;…;”

岳公子大笑起来:“好啊,好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忘不了妹妹啊!”

岳公子仰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岳公子的言语虽然有点轻薄,但是行为还算规矩,我悄悄松了口气,正准备把手放下来的时候,就见岳公子把手伸向了女孩,一把就将她挽在了自己怀中。

“啊…;…;”

女孩尖叫起来,裹挟着颤抖的哭音。

这一刻终于还是来了。

这个王八蛋,这才真正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岳青松是第一个咆哮起来的,他可以屈从李皇帝,可以把所有产业、势力上交,只求换一平安;但他绝对无法容忍自己的女儿受到侮辱,这已经完完全全地突破了他的底线!

“给我把他杀了!”岳青松狂怒如狮。

不光儿子想杀老子,老子也想杀掉儿子,这种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情虽然在这世上不多,但也总归还是有的。

同桌的四五个汉子最先奔了上去。

他们能坐在这张桌上吃饭,当然都是岳家的高层,而且各个身手不凡。

数道黑影一起窜向岳公子。

那时,岳公子还未完全把女孩控制住,只要他们速度够快的话,一定能来得及把人救下。

然而就在这时,岳公子却突然张开嘴巴,接着“噗噗噗”几口吐出,数道水箭竟然分朝不同方向激射而出。原来他刚才含到嘴里的酒并没有咽下去,而是通过这种方式再吐出来,运用一种特殊的力道达到伤人目的。

原来,这就是水曜使者的本事。

坦白来说,岳公子的这几道水箭,威力应该不是太大,但那几个汉子都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一手,而且距离也特别近,所以纷纷中招,一片惨叫声后向后跌出。

这些汉子倒下去后,接着是我冲了上去。

岳公子不听我的指挥,一而再再而三地生出事来,已经让我完完全全地怒了,不光两只眼睛无比通红,浑身上下更是散发着无穷的杀气…;…;

顿时,手握三菱刮刀,踏着饭桌一冲而上。

看网友对 511 真正的禽兽不如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20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