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五十一章 伏妖

第四百五十一章 伏妖

送走了魂不守舍的铁鲲,陈海又想了一会儿,才熄了灯火,走到屋后,掐诀释出几道玄光,就见屋后那座崖洞深处,显现一条幽深无比的甬道来,陈海信步往里走去。

尧山地宫庞大无比,仿佛是一座巨大的地下堡垒,龙帝苍禹与左耳,当年费用心机在此建地宫,是要开一派传承的。地宫有三处出口,一处在血魔峡,一处在白鹿峡,一处在濒临瀚海的北崖。

北崖出口,是尧山地宫的正门,白鹿峡出口被无法乱山掩埋,而走血魔峡,要在光线昏黑的甬道里走好一会儿,才能到达地宫大殿。

苍遗看到陈海去而复返,略微有些诧异。

陈海想着要解决食物紧缺的问题,还得将地宫大殿那几十头大妖利用起来。

听陈海解释一下,苍遗大感头疼。

这些妖兽本身就桀骜不驯,他是依赖蛮横的武力,将这些妖兽打怕了,才建立起赫赫凶威,令诸妖勉强屈从,但如今要他们做那些繁冗的杂务,诸妖怕是又要闹腾一翻。

陈海微微一笑,却不怕这些巨妖闹腾。

此时大妖们在地宫大殿里聆听鹤婆婆讲解了两天的化形篇,正一个个自行参悟,就见一个个体型巨大的上古凶兽,大殿里或立或卧,丑陋而狰狞的妖脸都带有几分凝重,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陈海走上祭天台双眼闭而旋开,眼瞳里金芒四溢,诸妖似受到莫名的刺激,都从入定中惊醒过来,只看到陈海站在祭天台上,一个个不满的呲牙咧嘴、咆哮不已。

陈海双手虚按,妖兽们慢慢安定了下来:“事情有些变化,诸前辈怕是不能再在这里安心修炼化形篇了……”

众妖兽一听大急,那头老鹤妖将化形篇讲解深入浅出,大家才刚刚浅尝到一些滋味,怎么舍得就此断了?

十数道强横的神识直接冲击过来,质问陈海出尔反尔,是不是要对它们耍赖。

陈海无奈的摊手说道:“尧山还被强敌死死围困,数十万族人滞留在狭窄的谷道里,眼下只能将所有的人都聚集起来,外出筹集粮草,鹤婆婆也不例外,传法之事就必须要先停下来,等解了眼前的危局再说。”

众妖面面相觑,人族攻伐之事他们并不上心,自己的修为才是最重要的,有朝一日若能有苍遗的威势,纵横瀚海,想揍谁就揍谁,想想就令人激动。

然而目前铁崖部的情况,它们也是都看在眼里,知道陈海说的是实情,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回应。

“小子,你却不要把俺们都当成傻子,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又能影响什么大局?你们自去解决那劳什子吃饭问题,这鹤儿就留在这里给我们传法,能碍你多大事情?”金毛魔猿锤着地对陈海咆哮道。

陈海看着凶态勃发的金毛魔猿,丝毫不畏惧的笑道:“猿前辈这话就说差了,鹤婆婆本就是我道禅院之人,如何调配,自然由我来拿主意,反观诸位前辈,虽然名义上都是我道禅院护山长老、护山执事,但可曾想过要为我道禅院分忧了?”

众妖兽这才明白过来,陈海原来是变着法子想让他们出手,一时间都哈哈大笑起来。

那金毛魔猿看了看苍遗,也不管苍遗在不在场,恼怒的吼叫道:“小子,爷爷们就帮你这一回,也算不白白承你好处。哼,你们人族果然不够爽利,还没有受你们一点点恩惠,就要这要那的。”

苍遗眉头一皱,他和陈海师兄弟相称,听金毛魔猿左一个小子,右一个爷爷,如何不气,抬手就要教训那金毛魔猿。

陈海知道这些大妖想要收服,不是容易的事情,伸手止住苍遗发怒。

那金毛魔猿也发现了想要发怒的苍遗,知道自己大嘴巴惹祸了,心里面先怯了几分,但诸妖对陈海也是又爱又恨,爱的是陈海传自己无上玄功——它们也都是识货的,这两天来所传真法之精妙,已经远非他们平时参悟能及,修为最深的黑角妖虎、金毛魔猿以及黑鳞狡才修炼两天,虽然还不能真正化形变身,但已经将喉口的横骨炼化掉,都已经能像人那般直接开口说话了——它们又恨陈海时刻都想着剥削它们。

陈海要齐寒江看押着穆图、蒙厉,与诸妖一起走出北峡,就已是在瀚海之上了。

此时的瀚海,早已经冻得结结实实,陈海挥动袍袖,就将三四米厚的积雪从冰层上吹开,仿佛数里方圆内又狂降鹅毛大雪,露出一小块光洁如镜的冰面。

众妖兽看来到此处,有些摸不着头脑,质问陈海:“你这小子说蛮族缺粮,银石滩那边就敌军十几万头牲口,我们去哪里,替你驱赶数千头牲口过来,却跑到这鸟不拉屎的瀚海上作什么?”

陈海笑道:“诸妖尊妖功通玄,也就能驱赶几千头牲口过来,能让数十万蛮族吃食多少,又岂是长久之计?我这次还是要请诸位妖尊,助我破冰猎渔……”

众妖兽愤怒了起来,让他们去打打杀杀,也算不辱没他们的身份,此时竟然好像要让他们做苦力一般,如何能从?

陈海看着场中乱象,扶额不已;苍遗也为难的看着陈海,摊手表示没有办法。

金毛魔猿跃到陈海身旁,巨大的身躯重重落在冰面上,像看蝼蚁盯着比它小腿还矮的陈海,狰狞笑道:“小子,我等是有求于你,但尊严也不容这样被你践踏。这样,你我赌上一场,你若能受我三拳安然无恙,我等就听你指挥如何?”

陈海眯着眼睛仰着头看着七八米高的魔猿,毫不畏惧的回答道:“受你三拳,又能如何?要不然这样,你受我三拳,要是你能承受住,我便将化形篇的全部法诀奉上,再送化形灵丹三枚,恭送妖尊离开尧山如何?”

“狂妄的小子,你倒是很有自信啊!”金毛魔猿狰狞笑道。

诸妖自然不信如此孱弱的陈海能拿金毛魔猿如何,金毛魔猿虽然不是它们中最强的,也早修成妖丹了,大家这两天听经讲道实在太闷了,好不容易有乐子可看,都轰然叫好。

也不用苍遗或陈海吩咐,诸妖欢快的撒开蹄子,腾陈海与金毛魔猿比试的圈子,黑角妖虎甚至还张口吐出青光莹莹的一块石头,要跟黑鳞狡打赌输赢,黑鳞狡却懒得理会黑角妖虎,齐寒江凑过来,说道:“黑虎妖尊,寒江与你赌上一赌……”

郭泓判等人都畏惧诸妖透漏出来的妖煞太盛,再加上陈海委派给他们的任务也重,没事绝不会凑到诸妖跟前去,唯有齐寒江不知道死活,这时候在黑角妖虎、黑鳞妖、金毛魔猿面前能说得上话。

“寒江,老黑看你比较地道,要不咱们将这鬼捞子天机侯干掉,让你干老大怎样?”黑角妖虎压着声音说道。

“那等老猿给我家神侯颜sè看了再说、”齐寒江嘿然一笑,他看中黑角妖虎吐出来的这块青石看上去没有炼入多复杂的阵法禁制,却宝光隐隐,心想或许是天地间最难得一见的天生地成的灵宝,就想着骗到手。

魔猿看着堪堪达到自己小腿处的陈海,大感有趣。

陈海定了定神,种种武道秘形从陈海脑海中流水般划过,缓缓的往前踏去,一个巨大拳印脱手而出,拳印极瞬间滋长到磨盘大小,不知道蕴藏陈海多少真元法力在里面,往魔猿胸口印去,魔猿只感到一股大力像怒浪狂潮一般冲击过来,内中还暗含着无数道雷电之力。

剧烈的疼痛和一阵阵麻痹让魔猿收去了戏谑之意。

它开始感觉到眼前这个人类的确不是那么简单,但也激发起凶性来,一声大吼,咔嚓一声,四肢着地深深陷入冰层之中,浑身金光闪动,背后一只看起来异常凶恶的巨猿虚影咆哮不止,怒吼道:“你这娃娃,爷爷今天就是赤着身子让你打,你要能让爷爷退后半步,爷爷今天就认栽了!”

这分明是妖丹催动到极致、元神外显的表现。

众妖兽大惊,在他们看来,陈海那轻飘飘的一拳怎么看也不像能给魔猿带来巨大伤害的样子。

陈海缓缓退后了一步,缓缓收回手臂,脚下步伐一个交错,在怒潮真意的催发下,再次凝聚拳印往魔猿胸口轰去。

陈海这一拳同样是平淡无奇,也就拳印凝聚得大些,没有什么声息跟动静,但这时候诸妖看到魔猿刚才那般情形,也不再小视陈海,认真看过来,就觉得陈海一拳轰出,似暗含天地法则,即有生机,又有说不出的杀机凌厉,生与杀环环相扣、层层循环变化。

在拳印轰及魔猿的胸口,生与杀的气机循环,恰好在极短的时间完成第十二个循环,杀机仿佛崩决的怒海暴发出来,无数道银光闪闪的雷柱在拳印与魔猿的胸口前猛然的爆发出来。

魔猿虽说不作任何防御,但这一瞬,胸口也是凝聚一道黑sè幽芒,以抵御那雷霆拳印所蕴藏的天地之威。

一股无形的气浪从拳肩交接处散开,将方圆三四千米内的积雪疯狂吹卷起来。

魔猿胸口凝聚黑sè幽芒被撕裂粉碎,它悲鸣着在冰面足足被推山上百米远,双足给冰层留下了两道米许深的冰沟,最终没有支撑,轰然一声往后栽倒,半天都没能爬起来,它都不相信自己会败。

四周的冰层也绽放出道道蛛网般的裂纹,好在冰层厚愈百米,这才没有完全裂开。

众妖兽实在想不到魔猿居然在第二拳的时候就抵挡不住了,想想陈海刚才那一拳的威势,一个个冷汗直流,都收齐了对陈海的轻视之心,场中顿时静了下来。

苍遗飞快的跑了,狠狠地给陈海一下子,笑道:“你这小子,白白让师兄为你担心。如果你赌斗输了,看你如何收场?”

陈海捂着胸口,神sè痛苦的道:“我只是说我不干涉他们的行止,可没说师兄也不能干涉他们的行止,你担心这么多作甚?还有师兄,你以后能不能换一个表达热情的方式,这样下去我迟早会死在你手上。”

众妖兽听得陈海的话,一个个呆若木鸡,暗想以后再和这人打交道,一定要慎之又慎,苍遗哈哈大笑……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一章 伏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