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13 神奇的夜晚 为金大喜的皇冠第一次加更

513 神奇的夜晚 为金大喜的皇冠第一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经过这么一闹腾我才知道,岳公子今晚不止是来雪耻的,而且是来洗冤的。他是个恶人不假,但他没做过的事,谁也别想安在他的头上。

是啊,五年的冤屈终于昭雪,怎么能不凄凉呢?

岳公子并没离开,而是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在他还是岳青松的儿子时,所住的房间。这么多年过去,房间里没有丝毫变化,而且一尘不染,显然常常有人收拾。

我还站在堂屋,看着一帮人惊魂未定,妇人哭啼不已,女孩轻声啜泣,岳青松仍坐在地上发呆。过了一会儿,岳青松才缓缓站起,安排下人把妻子和女儿送回房去,接着走到我的面前,微微躬身,面带惭愧地说:“使者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实不相瞒,那个水曜使者。其实是我的儿子,五年前…;…;”

我摆了摆手,说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

毕竟我也经历了整个现场,真的不用劳烦岳青松再讲一遍。岳青松轻轻叹了口气:“真是惭愧,全是我的错啊,当初冤枉了吾儿…;…;”

我的心中一动,说岳家主,你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和你儿子重归于好?

岳家和洪家、赵家肯定不一样,虽然我和岳家也没什么感情,但是冲着乐乐,我也不能做下灭人全家的事。今天晚上来到岳家,最让我棘手的就是岳公子,这家伙虽然是岳青松的儿子,但是好像比谁都想灭了岳家,这也正是李皇帝派他过来的原因之一。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那怎么也好说,身边还带着个岳公子,无疑就难办许多。如果岳青松能和他儿子重归于好的话,岳公子肯定不忍再杀自己家人,事情不就迎刃而解了么?

我的这个提议,显然也让岳青松心有戚戚焉。岳青松一脸无奈地说:“使者先生,实不相瞒,其实当年把他撵出家门我就挺后悔了,不过当时我没想到他是被冤枉的,只以为他是酒后失态而已。这么多年过去,他的房间我都没有动过,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他还能够回来!到了今天,得知当年根本就不是他的错,老夫心里就更懊恼了啊,都怪我当年失察,才冤枉了他!”

我说既然这样,那你还犹豫什么,赶紧过去跟你儿子好好谈谈去啊!

岳青松却是微微摇头,为难地说:“使者先生。你有所不知,我那个儿子性格一向极端,从小就是他惹别人没事,别人惹他一定不行,包括我这个老父亲在内!从他进来开始,我就感觉得到,他对我怀恨在心,要不是你一直拦着,他动手杀我都有可能!使者先生,你能不能帮我去探探口风?如果他愿意原谅我的话,我就是给他跪下道歉都可以啊!”

这天底下,哪有老子给儿子跪下的道理,不过这也足以说明岳青松的诚意了。但他让我帮忙探探口风,那肯定是不行的,我和岳公子这次过来,任务就是剿灭岳家,我去问岳公子愿不愿意和他爹和好,那算怎么回事?

岳公子回头往李皇帝那告我一状,我就不好过了。

所以我也只能拒绝岳青松,摇着头说:“岳家主啊,我也老实告诉你,虽然我们同为七曜使者,但其实关系并不咋地,私底下也很少交流。要不是因为工作。我们也不会走到一起,所以这口风实在没法帮你去探。”

眼看着岳青松的脸上露出失望,我便推着他的脊背,说岳家主,你就自己去探探吧,那到底也是你的儿子,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呐,难不成他还真能把你杀了?

我一边说,一边把岳青松往外面推。

岳青松在我的鼓励之下,也鼓起勇气踏出堂屋,朝着岳公子的屋子走去。

岳家的人也都把脑袋伸出来,探头探脑地张望。

岳公子房间里的灯还亮着,岳青松走到门口轻轻扣了扣门,刚叫了一声使者先生,窗户处就飞出来个绿sè的暖壶,要不是岳青松躲得快,这暖壶就要砸在他脑袋上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滚!”岳公子一声中气十足地大吼。

岳青松吓得不轻,捂着脑袋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

“你看,我说不行吧?”岳青松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显然还是希望我能去跑一趟。

但我确实爱莫能助,只能再次摇了摇头。

岳青松叹了口气,说那没办法了,还请使者先生先休息吧,我会尽快弄出一份精简版的岳家产业图来。

岳青松给我安排了客房,简洁、干净,非常舒服。

等到外面彻底安静下来以后,我便拿出手机给火爷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帮我找找乐乐。我不是没有乐乐的电话,但是乐乐回罗城去了,那他肯定又被李皇帝的耳目给监控了,我肯定不能直接联系他,只能通过火爷婉转地寻他一下。

联系到火爷以后,我便把这边的情况跟他说了一下,让他尽快联系乐乐,然后给我回个电话,同时要提防李皇帝的耳目。过了大概十多分钟,乐乐的电话打了过来,因为并不确定他那边是否安全,所以我一开始还装作不认识他,问他是谁。

乐乐说:“巍子,我这边安全,李皇帝的耳目被我暂时甩开,你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

我这才问他怎么回罗城去了,他说他已经知道我在省城,也知道省城即将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所以回罗城去和李爱国商讨接下来的策略。

我知道乐乐的性子一向急躁,便说我在省城一切顺利,你可不要擅作主张。以免坏了我和我舅舅的事。

乐乐说明白的,会听我们指挥。

这时,我才说起岳家的事,说李皇帝派我来灭岳家的门。

乐乐一听就急了,说:“岳家不是说要投诚李皇帝吗,他怎么还要赶尽杀绝?”

我说问题就在这里,李皇帝现在已经丧心病狂了,必须要把省城所有家族斩草除根,你赶紧给你舅舅打个电话提一声醒,现在去和冯、刘、王、葛四家联盟还来得及!

乐乐说好,现在就打电话。

挂了电话以后,我才稍稍松了口气。心想岳青松知道真相以后,肯定会把我和岳公子赶出门去,这样我回去也能和李皇帝交差了。

过了不到一会儿,我这边的房门突然叩响。

我吃了一惊,心想乐乐这速度挺快啊,岳青松这就上门赶人来了?

我立刻过去开门。

门一开,一股子酒气顿时窜了过来,站在门外的竟然不是岳青松,而是岳公子。

我惊讶地说:“你怎么来了?”

岳公子回头看看左右,确定四周没人,才悄无声息地窜进我的房间,接着把门也关上了。回头问我:“王峰,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

岳公子说:“什么时候灭岳家啊,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我看现在就挺合适,不如现在就冲出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当时我心里那个无语啊,从罗城到省城,我也没见过岳公子这种灭自己家这么积极的人。虽说他已经和岳家彻底没有联系了,但是真的一点点感情都没有吗?

岳家的上上下下,可是看着他长大的啊!

只是当着岳公子的面,我肯定不能表现出什么来,而且我们确实抱着剿灭岳家的目的而来,当然要务点正业。我故作诧异地说:“你要疯啊,就咱们两人也想灭掉岳家?你跟我说说,你能杀几个人?”

岳公子说:“岳青松那个老东西实力挺不错的,但是咱俩联手肯定灭得掉他,其他人就更好解决了,一个一个灭过去嘛。”

岳公子这战略实在让我无语,我说你当人家都是木头桩子啊,就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等着你杀?

岳公子说:“你是总指挥官,你说怎么办吧!”

现在的我已经骑虎难下,再推诿的话肯定会被岳公子怀疑。所以我假装沉吟一阵,说道:“看得出来,岳青松是真心想归顺李皇帝,不仅所有产业和势力都甘愿交出,而且院中也没有任何人防范咱们。”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初我和流星虽然被请进赵家,赵义却对我十分提防,不仅把赵家所有精英聚在家中,还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把我给看得死死的。

相比之下,岳青松真的是太老实了,竟然一点都不设防。

岳公子一拍大腿,说:“我也发现这一点了,就凭岳青松这疏忽劲儿,他不死谁死?王峰,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岳公子说起岳青松的死,语气那叫一个轻松,好像在说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而且眼神之中还隐隐夹着兴奋,简直让人无语。我继续说道:“那我现在就叫大龙彪过来,在岳家附近埋伏起来,等到今夜凌晨三点的时候,咱们里应外合一起动手,保证把岳家上下杀得干干净净!”

“好,好,好!”

岳公子连说了三个“好”字,接着又兴奋地说:“那就今晚三点。不变了啊!我先回去,等你消息!”

我说可以,你可别睡着了啊,记得调个闹钟。

岳公子说怎么会睡着呢?

“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岳公子兴奋的声音都有点哆嗦了,和我告过别后,便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看看手表,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到夜里三点还有四个小时,应该足够乐乐通风报信,以及岳青松做出准备了。我躺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琢磨着岳青松下一步会怎么应对,无非也就两种。

第一,把我和岳公子赶出去,然后和四大家族的联盟汇合。

第二,把我和岳公子抓起来,交给四大家族的联盟以示诚意。

没有第三种了,岳青松不会杀了我和岳公子的,他真心没有这个胆子。

第一种简单点,我和岳公子离开就好;第二种的话,就得提前做出突围的准备了。正想着呢,乐乐突然给我打来电话,我立刻接起,问他有什么事?

乐乐着急地说:“巍子,我给我舅舅打电话。一直都打不通,是不是已经出了意外?”

我说没有,我这夜里三点才会行动,岳家主可能是睡着了吧,不行你就打给其他人,让其他人去叫醒岳家主。

乐乐接下来说的话让我倍感无语,他说他只有岳家主的电话,没有其他人的电话!当时我那个无语啊,乐乐在岳家住了也有小半年了吧,竟然除了岳家主外,其他人谁都联系不上,这半年都住到狗肚子里去了?

我只好给乐乐支招。说我现在去找岳家主,就说我睡不着觉,想和他喝一会儿酒,大概十分钟后,你给他打电话。

乐乐说好。

岳家的宅子大,有很多屋子,我出去的时候也得小心点,不能惊动了岳公子,引起他的怀疑。挂了电话以后,我便蹑手蹑脚地开门走了出去,我住在岳家大宅里的西厢,岳青松则住在东厢。我要过去找他,得穿过一整个院子。

夜深人静,我都做好准备借助yīn影和暗处窜过去了,结果一开门我就傻了眼。

本来应该空无一人的院子,现在竟然密密麻麻地站了几十个人,而且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地背着包裹,还有提着行李箱的。岳青松和他的妻子女儿也在其中,一副准备举家搬迁的样子。

而且我看到岳公子竟然也在岳青松的身边。

一家四口,看上去其乐融融,四周则是一群下人,还有岳家的一些元老。

我承认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感觉脑子有点当机,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么多的人一起行动,竟然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真是绝了!

其实不光是我愣住,一院子的人也都愣住了,本来正在行走的他们,现在齐刷刷看向了我,一个个目瞪口呆。

大家就这么面面相觑着,时间仿佛停滞了一样。

“岳,岳家主,您这是要去哪啊?”几秒钟后,我终于打破了沉默。脑子混乱地随便问了一句。

“哦,我上街遛遛弯。”岳青松估计也凌乱了,糊里糊涂地答了一句。

我:“…;…;”

岳青松:“…;…;”

他妈的,我实在不想吐槽,有大半夜带着全家、拖着行李上街遛弯的吗,岳青松这是把我当三岁孩子一样哄啊!

不过片刻之后,我就明白了岳家这是什么意思。

岳家确实要举家搬迁。

显然,岳青松已经知道李皇帝的计划了。

但他一不想和李皇帝做对,二不想和四大家族联盟,三不想卷入即将到来的省城恶战。以岳青松的性格,反正都打算把所有产业和势力交出去了,现在为了避祸。举家搬迁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这里,就又体现出各大家主的性格不一了,当初的赵家,其实也有机会离开省城,但是赵义舍不得自己的产业,所以决定把老婆和女儿献给李皇帝;赵义死了以后,赵川上位,则是带领赵家汉子和李皇帝正面刚,结果连门都还没有出去就被灭门了。

与之相比,岳青松又显得聪明许多,惹不起就躲嘛,只要有双勤劳的双手,在哪里不能生活?

虽然我不是岳青松这种人,但我还挺喜欢他这种性格。

怪不得乐乐给岳青松打电话打不通,正忙着搬家呢,哪有时间接电话?

至于是谁告诉岳青松这件事的,毫无疑问就是此刻站在他身边的岳公子了。灭掉岳家的任务,本来就是我和岳公子的,也就只有我们两人知道,不是我告诉岳青松的,当然就是岳公子了。

现在,岳公子同样背着大包小包,站在岳青松的身边,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样。

他奶奶的。这王八蛋演技可真好啊,之前为了蒙蔽我的耳目,竟然一出手就打杀了岳家一个下人,后来更是屡屡对他父亲不尊,还差点把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摔死,搞得我真以为岳公子迫不及待地要灭自己家呐。

我还苦巴巴地想着怎么提醒岳青松,结果人家都准备举家搬迁了,还真是个…;…;神奇的夜晚啊,实在让我哭笑不得。

不过话说回来,应该只是岳公子一个人演戏而已,如果一大家子都是在我面前演戏,那他们可以集体去申请奥斯卡奖了。而且以岳青松的老实性格。不穿帮才怪,就拿刚才来说,“上街遛弯”这种蠢话都能说得出口,这是在歧视我的智商吗?

现在看来,岳公子刚才到我那去,询问我接下来剿灭岳家的计划,哪里是着急要灭掉岳家啊,而是在套出我的计划以后,好提前做出应对之策,带着一家老小逃离省城!

而且在这之前,他还在饭桌上洗清了自己的冤屈,好为接下来能和父亲和好打下基础,否则他直接上门去和他爸说出李皇帝的yīn谋,岳青松都未必相信自己这个向来行事不端的儿子。

好嘛,还真是步步为营,岳公子竟然连我都骗过去了,不得不说这家伙实在是高,心思缜密、手段老辣,怪不得能在李皇帝手下担任水曜使者。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他这也算是连李皇帝都骗了啊!

李皇帝何其聪明,我一直觉得能骗过他的人,个个都是人中之龙,比如说我舅舅,比如说赵铁手。

呃,当然还有我‐顺势吹自己一把,不过分吧?

现在又多了一个岳公子。

原来这七曜使者之中,也非个个都对李皇帝忠诚,怀揣小心思的人不在少数。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我已经把所有事情都想通了。

我本来就不打算对付岳家,他们既然打算举家搬迁离开省城,那还省了我好大功夫呐。看着一院子面sè复杂的人,于是我也装作很傻很天真的模样,说道:“哦,上街遛弯去啊,行啊,去吧。我继续休息了。”

我一边说,一边往后面退,准备回到屋中。

如果事情就这么结束,那就皆大欢喜,第二天我也有话和李皇帝说:“我一觉醒来,他们就全不见了,这可真怪不得我,我哪里知道岳公子会和他们沆瀣一气啊!”

岳公子是李皇帝指派给我的,怎么怨也怨不到我的头上。

可惜的是,事情偏偏不能这么善终。

我刚想返回屋内,岳公子就大叫一声:“爸,不能留下他,否则咱们还没出城,就被李皇帝的人给拦住了!”

岳公子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在他看来,已经连灭洪、赵两家的我,绝对是李皇帝的忠实拥趸,绝不可能这么放过岳家的。只要给我一丝喘息的机会,我会马上通报给李皇帝,然后全城搜捕岳家一家老小!

可是啊岳公子,你真的想错我了啊…;…;

现在的我可真是百口莫辩,我总不能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们,说我本来就没打算灭掉你们,所以你们赶紧走吧,我不会向李皇帝通风报信的;而且就算我说了这话,他们也未必信啊!

更不能和他们说出我的身份,我和他们非亲非故的,怎么能够乱说?

得,绕了一大圈,把我给绕进来了,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岳公子已经头一个朝我冲了过来。

而且他一边冲还一边喊:“这家伙不好对付,大家跟我一起上!”

岳青松显然不想和李皇帝的人发生冲突,但是时至此刻他也没有办法,只能跟着大呼一句:“快上,和我儿一起把他杀了!”

岳青松一声令下,至少有十多道黑影齐齐朝我的方向窜来,而且个个都是高手。我的心里连连叫苦,实在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才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做有口难言。

岳公子是最先奔到我身前来的,他的嘴巴微张,便有数道水箭朝我身体不同方向射来。

一个天天喝酒的人,还能练出这种功夫,也是相当厉害。

不过因为我对他这一招已经提前有所防范,所以立刻摸出三菱刮刀,在空中一番挥舞,便“铛铛铛”地将这些水箭尽数挡下。一点没有夸张,真是“铛铛铛”的声音,那些水箭便如钢钉一般凌厉,怪不得之前能把数条大汉尽数击飞。

水箭攻势没有奏效,岳公子已经来到我的身前,狠狠一拳击向我的面门,破空之声顿时响起,显然也是威力极大。别说,这个平时看上去只会饮酒作诗的公子哥还真有两把刷子。

同时我也暗中庆幸,还好当时晋升七曜使者的时候没有选他做我的对手。

不过岳公子的拳头来势虽猛,但我也不是不能防范,我立刻挥出三菱刮刀,尖锐的刀芒一闪而过,逼得他不得不往后退去。他可不像赵铁手有双无坚不摧的手,也不像流星拥有金钟罩铁布衫的硬气功夫,所以并不敢和我正面相抗,但他退后一步之后,竟然又“噗噗噗”吐出几道水箭,看来这是他的看家绝活,实在防不胜防。

我又挥舞刮刀,将他的水箭尽数挡下。

如果只是对付岳公子一人,我还算是有点把握,可四周的黑影已经窜了上来,岳家的高手齐出,我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断断抵挡不住啊。就在我觉得头大无比的时候,突然恍见不远处的岳青松拿出了手机,似乎有人给他打来了电话。

我福至心灵,想到了一个主意,立刻高声叫道:“岳家主,是不是乐乐给你打的电话?”

看网友对 513 神奇的夜晚 为金大喜的皇冠第一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