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三章 太公徐敢

第三章 太公徐敢

看见徐乐进来,老爷子又闭上了眼睛。

那守着药炉的小孩子起身招呼:“乐郎君!”

这小孩子是韩约弟弟,韩氏也是丈夫早逝,拉扯着两个孩子长大。徐乐摆摆手:“小六,找你哥去,这儿有我。”

韩小六就差欢呼一声,三步并作两步就朝门外冲去,在门口才回头问了一句:“乐郎君这次带我不带?”

徐乐哼了一声:“你再长几岁罢!”

韩小六老大不乐意:“我也不差似哥哥什么,马上能开八斗弓,步下能开一石五!不管是刀盾还是长兵,乐郎君你尽管来考较我本事!”

老太公闭着眼睛冷冷开口:“你还差得远!”

韩小六敢跟徐乐耍赖,老太公开口却像老鼠见了猫,半点不敢则声,朝徐乐伸伸舌头就掉头出门。

老太公仍然闭着眼睛:“就不该教你们本事,一个个在闾中就是呆不住。要不是老头子卒中倒下来,你是不是还不肯回来?”

徐敢说话,已经有些含含糊糊,漏音缺字,正是中风之后的后遗症。但语气仍然威势不减。尤其睁开眼睛的时候,仍然威光棱棱,哪里像是一个寻常乡里的老人?

去年开始,马邑郡中接连起兵大战,或者救援雁门,或者与河东军合兵抵抗突厥南下。徐敢为他这个一手建立的徐家闾苦心孤诣操持一切,毕竟年岁高大了,突然中风倒下。

想及那时看着自家爷爷突然倒下的模样,徐乐都心有余悸。

对于徐乐而言,爷爷就是自己身后的撑天巨木。从小教养自己,从文到武。更不愿意让自己和一切危险的事情沾边。

自己想帮手什么,爷爷总是说自己还小,成家以后,等他两眼一闭了,再操持家事不迟。

就算自己叛逆年月,在和河东侠少厮混,最后闯出乐郎君这个名头。还不是靠着爷爷赚来的家当让自己结交朋友,爷爷教出来的一身本事折服众人?

徐乐不能说是太乖的孩子,也许是徐家血脉传下来的,性子锋锐乃是天生。什么事情打十几岁起就很有自己的主张,对爷爷将自己拘管在神武县这个小小天地里也感到百般无奈。对爷爷无微不至的关照也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可当爷爷倒下的时候,徐乐才感觉出来,爷爷这十八年来,已经尽力为自己撑持出一片还算安全的天地。

外面的天地,等闲事耳。要见识有的是时候,现在最要紧的是该自己照顾爷爷了,撑持着这个家熬过这个乱世岁月!

去年这个时候,徐乐还和一群侠少盘算着怎么绕开爷爷管束,寻个地方投军,然后在这世道上闯出一番功业出来。刘武周不也是乡间侠少出身,投于征高丽军中,最后回来做了恒安鹰扬府的鹰击郎将,开府建节,起居八座?

但是当爷爷倒下之后,这将近大半年来,徐乐在徐家闾绝足不出。只是帮忙操持家计。侠少飞扬跋扈,争雄斗狠之气近乎全消,多少朋友也断了往来。

老爷子数落自己,徐乐就当没听见,走到廊下取下药罐,倒到碗里,放在一边等稍稍凉些,这才对徐敢笑道:“这大半年我还不老实?为这个家可是操碎了心。”

徐敢哼了一声:“知道家计艰难了?以前手脚那么大,还不是老头子在后面撑持!”

发了一句火之后,徐敢又放低了声音:“真过不下去了?”

徐乐摇摇头:“过不下去了,家底干净,县里给闾中定的多是中户,咱们徐家更是上户。找人在主簿那里递了话,主簿说现在谁也违不了太守的令。闾中今年免行钱总计三十贯文上下,结束了县中的铺户,也不过就收回十二三贯文,村中还能凑起五六贯文。交不上就得应役,县中主簿还传了句话,说听闻过我的名字,这个时候早日投军才是正理,说不得就在王太守手下混个出身出来。”

徐敢默然,突然又开口道:“大业天子南走,一个个都起了别样心思。王仁恭还不是想在这乱局中分一杯羹!这些世家子,没一个好东西!”

徐乐摊手:“现在也只有回易这条路了,买北面达旦部族的马,结束店铺的钱全都换了粮食和解池的盐,到时候运马到善阳交割。”

徐敢不语,放在承平年月,这条回易道路都是千辛万苦,徐家闾初立的时候,老爷子就走过这条商路,获利虽然甚厚,但几次生死都系于一线。更不用说现在突厥大军已经迫于马邑之北,屡次南下骚扰,攻破雁门,和马邑兵河东兵连场大战!

徐乐笑道:“那我去投马邑鹰扬兵了?爷爷你教的本事不过拿出几分,我就闯下了乐郎君这个名号,再多拿几分出来,说不得王仁恭都要高看我一眼,不知道王仁恭家有没有女儿,招了我当女婿,爷爷你也不用愁我的婚事了。”

徐敢瞪眼:“你敢!我教养你出来,不是让你去当世家门下走狗!”

徐乐取过放凉了一些的药,端过去喂徐敢喝下,笑着宽慰:“好好好,从小到大耳朵都听出茧子了,宁愿在乡里为民,也不要去当世家门下走狗。”

徐敢小口小口的喝着药,打量着自己这个孙子。

十九岁的英锐少年,眉眼正是徐家人特有的英挺。当年他父亲也是这般,在长安城中,多少人侧目!

比之他的父亲,徐乐更多了常年带着的阳光般的笑容,多少侠少之间结仇,徐乐一笑间都能化解。

自己老了,再也不能保护他,不能为这个心爱的孙子挡风遮雨了…………

今后的路,只能让徐乐自己走下去了,在这又乱起来的世道之中…………

喝完了药,徐敢掀开毛毡,就要坐起来。徐乐忙不迭的上前扶持,看着当年名震桑干河谷的爷爷半边身子僵硬,还在努力坐直身子,徐乐心下就是一酸,却克制住了。还开着玩笑:“我知道爷爷你是老马识途,还和达旦部有交情,但我真没法带爷爷你上路啊。这实在照顾不过来…………”

徐敢瞪眼:“老头子要你照顾!”

勉强坐定之后,徐敢定定的看着徐乐,沉默半晌终于开口:“明日就出发?”

徐乐点头:“选了八个人,我和韩约带队,二十头牲口也准备好了。十六驮粮食,四驮子盐。明日再不上路,草料钱都贴不出了。”

对自家这个孙子万事都潇洒自若的态度徐敢也是没法子,自己一生都是刚硬严肃性子,老而弥坚。早逝儿子也从来都是行事一板一眼。也不知道这个孙子怎么教养成这样的。

不过徐敢还是知道,在徐乐随和潇洒的笑意举止背后,是锋锐得近乎逼人的本质。真到紧要关头,徐乐能把天都捅个窟窿!

却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日,能约束住这个如剑一般锐利,迫不及待想投入这个乱世当中的唯一血脉?

徐敢慢慢开口:“我老了,没法再关顾你一辈子了。天下将乱,你也总要面对这个世道…………明日出发,便明日出发罢。但有两件事,你当牢记。”

徐乐也收敛了笑意,垂手道:“爷爷,我听着。”

徐敢语声如铁:“徐家先祖,随祖逖祖车骑北上,南返不成,移籍北地,最后辗转马邑。数百年来,胡族祸乱中原,徐家子弟,自保乡里,从不助胡族为虐。西魏立八柱国,汉人渐掌大权,先祖这才出而从军,为恢复汉家江山出力。虽然现在又僻居乡里,但这祖训,从来未曾忘过!与异族勾连,就不是我们徐家子孙!”

徐乐肃容躬身应是,对爷爷这份祖训,徐乐其实微微有点不以为然。随祖车骑北上,不知道是哪年的事情,所谓不能南返,也就是在北地做了顺民。西魏八柱国掌兵,虽然多是汉人,但宇文家还是异族,难道先祖就知道开皇天子能最后立下大隋这汉家江山?

不过对于异族,徐乐也从来没有好感。突厥压于马邑之北,年年南下骚扰,甚而打破雁门围大业天子于雁门城,边地之中,被突厥杀戮的痛史比比皆是。徐乐从来不是被人欺负了还要凑上去的性子。

突厥人杀掠汉家,如此血仇,岂能不报?可是爷爷总要放自己离开神武,才有将来驱逐突厥,立下一番功业的可能啊!

十九岁的少年,又有一身本事,遭逢这个将乱之世,如何能没有一颗为冠军侯封狼居胥的心思?

且留待将来!先将家事安顿好,让老爷子安心养老,再无顾虑。这世道总要有英雄来澄清,如何就不能是我徐乐?

徐敢语声又沉郁了下来:“第二件事,就是我对你的嘱咐,而今而后,一辈子都不要为世家高门当门下走狗!”

看网友对 第三章 太公徐敢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