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14 霸道的声音

514 霸道的声音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之前我和乐乐就说好了,十分钟以后他再给岳青松打电话,那个时候我肯定已经把岳青松叫起来了。虽然计划没有赶上变化,准备举家搬迁的岳家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但乐乐的电话却是如期而至。

现在的岳青松还是照旧没时间接电话,他正准备挂掉的时候,我立刻高声喊了一句:“岳家主,是不是乐乐给你打的电话?”

这个时候,岳公子和岳家的十多个人已经围到我的身前,情况正处于十分危急的时刻。眼看着我就要不明不白的成为刀下冤魂,岳青松吃惊地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再次高声叫了一句:“你先让他们停手,我再详细地和你说!”

我一边说。一边用手中的三菱刮刀拼力抵挡。岳家的众多高手着实了得,分分钟就将我逼到了绝境,更何况还有岳公子这个实力不下于我的家伙,可谓险象环生。

岳青松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所以立刻下了停手的号令。岳家一众人当然听从他们家主的命令,立刻就停止了攻击,唯有岳公子还在不断地攻击我,但也减轻了我不少的压力。

岳公子大叫:“父亲,不要被他给骗了,一鼓作气把他干掉再说!”

在岳公子看来,我这人诡计多端、心狠手辣,是李皇帝的忠实走狗,又有洪、赵两家的前车之鉴,让他实在不敢对我掉以轻心。我也没法跟岳公子解释什么,只能一边抵挡他的攻势,一边继续对岳青松说:“你给乐乐回个电话,他会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岳青松将信将疑地给乐乐回了一个电话。

片刻之后,岳青松的脸sè渐变。

岳青松挂了电话以后。便让岳公子停手,岳公子回头看了父亲一眼,便迅速往后退去,但同时也让人将我团团围住,提防我会逃走。岳公子回头问他父亲到底怎么回事,岳青松却直接看向了我,说道:“使者先生,你怎么知道乐乐会给我打电话,还知道他会对我说些什么?”

我说我当然知道。

我指着自己的鼻子:“因为就是我让他告诉你的。”

岳青松的脸上顿时充满了不可思议。

岳公子一脸迷茫,再次问他父亲到底怎么回事,乐乐又是谁?

岳公子在密境呆了几年,除去偶尔完成李皇帝交代的任务以外。其他时间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并不知道自己家里所发生的情况。

岳青松对自己的儿子说:“你记不记得,你有个流落在外的姑姑?”

岳公子点头:“我听家人说过。”

岳青松继续说道:“这个乐乐,就是你这个姑姑的孩子,也是你的弟弟。半年之前,他来家里认亲,告诉我说他的父亲母亲都去世了。”

岳公子奇怪地问:“既然都去世了,怎么证明他的身份?”

岳青松答:“当然是有办法的‐现在先不说这个了,总之他的身份没有问题。你这个弟弟刚才打电话来,说李皇帝手下的火曜使者和水曜使者,会在今天凌晨三点率人杀进咱家!”

听到岳青松这么说,岳公子顿时满脸震撼:“他,他是怎么知道的?”

旁边的我忍不住插嘴:“不是你说的,当然就是我说的,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想不通吗?”

岳公子回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试探着说:“也有可能是大龙彪…;…;”

我摇头:“实话告诉你吧,我还没有通知大龙彪带人过来,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剿灭岳家计划,天上地下只有你知我知,就连李皇帝都不知情。”

这回岳公子说不出话来了,眼神呆呆地看着我。

一众岳家的人也是如此,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面面相觑、目瞪口呆。毕竟谁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做。

过了一会儿,岳公子才小心翼翼问:“为什么?”

为什么?

我肯定不能说我叫王巍,其实是小阎王的外甥,我来省城的目的就是为了除掉李皇帝。

不是信不过他们,而是没有必要…;…;好吧就是信不过,我和他们鸡毛关系没有。凭什么在他们面前坦诚我的老底?

我认认真真地说:“岳公子,实不相瞒,之前我灭掉洪、赵两家,乃是因为他们曾经欺负过我,所以我才伺机报仇罢了。至于岳家,不仅从来没有得罪过我。之前在省城大军围攻我的时候,还头一个撤退,这份恩情我一直记到现在。对,我不是个好人,我做过的坏事也不计其数,不过我有个好处就是知恩图报,岳家无愧于我,我也不会做出对不起岳家的事…;…;”

我一边说,一边意味深长地看了岳公子一眼,继续说道:“另外就是,我也看出你对你的家人其实还有感情,所谓的狠毒全是装出来的,在我面前演戏而已。当然,我也不愿戳穿你,就想默默地帮你一把,所以才给乐乐去了一个电话,让他提醒一下岳家主,免遭于难。”

这两段话,我全都是胡诌的,其实我放过岳家既不是知恩图报(他们对我有个毛恩,之前撤退是因为我绑架了乐乐),也不是看出了岳公子在演戏(这家伙的演技实在浑然天成,我甘拜下风),完全就是冲着乐乐而已。

如果没有乐乐。岳家今晚将会血流成河。

当初围攻我的省城大军,除了自个撤退的王家和周家,其实每一个我都怀恨在心,别特么说我心胸狭窄,换你试试?

只是我这两段话说得煞有介事,而且语气非常诚恳,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似的。出来混的,有一个好演技是必须的,岳公子会演,我当然也会演,大家就一起飙飙演技。

虽然这两段话里也漏洞不少,比如我要提醒岳家。为什么一定要通过乐乐?以及,我又是怎么知道乐乐电话的?还有,我既然看出了岳公子在演戏,顺水推舟地让他们离开就好,干嘛还多此一举地去通知乐乐?

只是当时这种情况,也没人去计较那么多了。或是也没时间去细细揣摩其中破绽。我这两番话,成功感动了岳青松、岳公子和岳家众人。岳青松真是个老实人,眼睛都红了起来,感慨地说:“使者先生,真是谢谢你了,虽然我们一家准备离开省城。可是我们将会永远记住你的恩情!如果有朝一日我们还能回来,必当十倍报答于你!”

岳公子虽然有点怀疑,但我放过岳家却是板上钉钉的事,他也不好再对我质疑什么,也跟着说:“王峰,不管怎样,我们全家都谢谢你了。就像我爸说的一样,我们一家老小都欠你一份情!”

四周的感谢之声也此起彼伏,岳家人人都在感念我的恩德,还有人夸我此行堪比孟尝。说实在的,听着这些话,我心里不是太舒服。因为我并没有他们所描述得那么好,这就叫却之不恭、受之有愧。

但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受下这些恭维,摆着手说:“好了各位,趁着李皇帝还没发现,赶紧离开省城吧。”

一众人再次向我拱手、道谢、告别。然后有条不紊地出了门去,趁着夜sè潜逃出城。

不一会儿的功夫,整个岳家大宅就一个人都没有了,真真正正的人去宅空。

我也转身回到房间,继续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便起身去往皇家夜总会,来到密境面见李皇帝。

我将整件事情给他说了一遍。

“你是说,你一觉醒来以后,岳家一个人都没有了,连水曜使者都失踪了?”李皇帝一脸震惊。

“是的。”

我耸耸肩:“岳公子回到家里,就对他家的人又打又骂,还差点又把他那个妹妹给玩弄了。我对他本来深信不疑。结果今天早上发现人都不见了,说实话我现在脑子还有点晕,怀疑他们是不是给我下了药?”

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大哥,有句话我虽然很不想说。但是现在也非说不可‐这一次,你是真看走了眼。”

李皇帝苦笑了一下:“是的,我一直以为岳公子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没想到他还能做出这么情深义重的事,真是让我错看他了,唉!”

李皇帝的眼神之中充满无奈,显然对岳公子非常失望。

“大哥,要追杀么?”我沉声问道。

李皇帝一摆手:“追个屁啊,现在交通这么发达,一晚上足够他们跑出大半个华夏了。他奶奶的,希望他们永远不要回来,否则我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接着又说对我说:“有这时间,你还是抓紧机会去控制岳家留下的场子吧,别让四大家族的联盟给抢了先,他们现在可是处处跟咱们做对。”

“是!”

我立刻起身,准备出去。

“等等。”

李皇帝想了一下:“你和土曜使者一起去吧,我怕你一个人会出什么意外。”

土曜使者就是那个有着一身发达肌肉的壮汉,一拳就能打裂一人高的岩石。威力十分惊人,我对他的印象深刻。

“好。”

我出门去,来到土曜使者门前,叫他出来。

这个壮汉来到我的身前,浑身散发出的威压让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心里琢磨着,如果和这家伙相斗,一定不能和他比力气,实在太可怕了。

“名字?”我问。

虽然同为七曜使者,但我对他们确实知之甚少。

土曜使者瞥了我一眼,淡淡地说:“你可以叫我岩石,反正只是一个代号。”

好嘛,够傲,七曜使者果然个个傲气无双。

岩石就岩石,只要他乐意,我叫他狗屎都行。

“李皇帝让你和我一起去归拢岳家遗留的场子,有句丑话必须放在前面,既然我还是总指挥官,你的任何行动必须服从于我。”我一边往外走,一边和岩石说着,我就怕他惹麻烦。

岩石冷哼一声,显然对我嗤之以鼻:“那得看你有没有让我听话的本事。”

我咬了下牙,没有答话,继续往外走去,心想那咱们就走着瞧。

岩石显然很不服我,出门的时候都要走在我的前面。他刚推开密境的门,外面就传来一个冰冷而霸道的声音:“李皇帝呢?让他给我滚出来!”

看网友对 514 霸道的声音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