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五章 六识

第五章 六识

二十余骑驮马,在曲折蜿蜒的山路上艰难行进。

寒风虽劲,但阳光明媚,极目四顾,但见群山莽莽,直让人心胸俱阔。

神武和云中,同处于群山环抱的一片盆地当中,从神武到云中,从汉时就开辟驰道可通,足可通行车马。再过云中向北出群山,就是茫茫草原。

汉武帝时,常常在云中之地集结数万甚至十万大军,北攻匈奴,深入漠南。就是道路可以撑持大军的物资转运。

但徐乐他们一行,并没有走群山环抱之间的那条驰道。反而深入群山之间,沿着商队开辟出来的羊肠小道,鱼贯而行。

原因并没有什么复杂的,现下大业天子南去,各地郡守称得上是割据为雄。在马邑郡内,还有郡守王仁恭和坐镇云中的鹰击郎将刘武周之间的明争暗斗。

这些道路上,都已经遍布税卡,都想在过往商队中狠狠吸上几口血。这些资财,就变成了各地守臣扩充部下实力的助力。

徐乐这么一支小小商队,要是真的沿着官道过云中而入草原,估计二十驮子的货物,一路这样抽税,到了地头连小半都未必剩得下来。

所谓乱世将至,表现形式之一就是原来维系一个大帝国运转的法度渐渐崩坏。

但在山道中穿行,比之走在官道上就不知道辛苦到哪里去了。餐风露宿,路上没有亭堡,狂风暴雨,风刀霜剑,都得自己扛着。

山中野兽,也都得防范。而且世道渐渐崩坏,盗匪马贼再度兴起。突厥游骑,不时深入云中左近的群山之间。遇上这些家伙,就得拼命!

此时行商,真是拿命在拼搏。若是跟随还健硕的徐老太公一路向北,从庄客到侠少,心中还有些底气。但是此刻却跟着初出茅庐的乐郎君,不论是侠少还是闾中庄客,人人兢兢业业,提心吊胆。

一路行来,已经十余日的功夫,早已深入群山之中。

众人只觉得精力体力在这十余日中,消耗得飞快,人人都是一副疲乏的模样。就是驮马乘马这些牲口,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们紧张的气氛,在这山道之中连嘶鸣声都变得少了。

只有徐乐,还是那副神采奕奕,风流蕴藉的模样的。同样一副短衣窄袖的行路人打扮,硬是给他穿出世家子弟的味道。仿佛是出来踏青的五陵少年,这一趟大家赌上命的行商之路就是来找乐子的。

马蹄声声中,队伍上到一个山头高处,这个时候红日已经擦着西面山檐,将这小小商队的人马影子在山头上拉得老长。

徐乐当先攀上高处,四下张望一眼,手划了个圈笑道:“就在这里歇息吧!地方干爽,视线开阔。除了风大一点没别的毛病!”

一众庄客侠少陆续跟上,听到徐乐下令休息。众人沉默就将货物搬下驮子,给坐骑松马肚带,还有人去劈柴找水,几名侠少也没闲着,忙忙碌碌的开始设起晚上过夜的营地。

一名四十出头的老庄客也爬到高处看了一眼:“没走错,再有两天,就能绕过云中。继续再在山里走七程的路,就出山进了草原。乐郎君你第一次出门,居然方向辨识得这么清楚,当真不容易!”

徐乐一笑不以为意,自己也犯不着告诉庄客,爷爷从小就聚米为山,堆叠出他走过的冲要所在的山川地势,教自己如何分辨借用地势,教导自己如何在野外记清方向。一路行来,就是将爷爷的教导一条条在心底验证,结果发现自己在这方面还颇有天赋,学得不错。

爷爷教导这一身本事,怎么也不会是让自己终老在神武县做准备的,偏生就不愿意告诉自己身世,平日里也生怕自己踏出照拂范围内一步,这矛盾的心思,真是为难爷爷了。

正在准备要也去帮手准备营地之际,徐乐突然耳朵一动。

周遭尽是山林,虽然寒风已然劲厉,但枝叶尚未凋残完毕,仍然莽莽榛榛,一路行来,能听见狐兔响动的声音,却在这茫茫山林之中却看不见踪迹。

就山顶之处,有一片平地,虽然无遮无挡,风势迫人,晚上寒气估计能浸到人骨头里,可徐乐选在此间扎营,就是为了视野开阔,保证安全。

这个选择,庄客和侠少们都没有半点意见。行走在外,就是要吃得这份苦头。

就在刚才,徐乐听闻到脚下不远处,山林中似乎隐隐有枯枝踏断之声。而包括韩约在内,庄客侠少们却没一个感觉到有动静的。

这也是爷爷从小教导,并用绝不外传的手段,培养出来的六识敏锐!

但凡为将,披坚执锐,冲撞敌阵。那时刀枪如丛,就靠着六识敏锐,闪避开最有威胁的伤害,而寻找薄弱之处收割敌人性命,一切都靠着下意识的反应。直到为统兵大帅,为自己的主君破开敌阵,最后收获一场胜利!

这不是寻常民间侠少手段,打下经历过非人磨练的徐乐早就明白了这一点。长成之后,也一直在猜测自己的身世来历。为此还不惜叛逆过,结果爷爷比自己还犟,打死都不肯说。而被爷爷一直磨练出来的本事,也被告诫着不许展露,结果到现在徐乐这个乐郎君名号还是靠着手面豪阔,还有老爷子当年的名声才得到的。还不比韩约实打实的拼杀过几场,小门神这个名声在神武县侠少中是人人敬畏。

摊着这么个爷爷,徐乐觉得自己十九年的人生当中,大多时候都是无奈…………

徐乐凝视响动传来处少顷,那里再度变得安安静静。徐乐最后只是一笑,走到还在忙忙碌碌的韩约身边,低声嘱咐了几句。

~~~~~~~~~~~~~~~~~~~~~~~~~~~~~~~~~~~~~~~~~~~~~~~~~~~~~~~~~~~~~~~~~~~~~~~~~~~~~~~~~~~~~~~~~~~~~~~~

篝火燃动,山风将篝火火焰拉扯得长长短短,将围坐在篝火边上诸人的面孔映得明暗不定。

小小商队,晚上围坐在篝火边上的阵容也泾渭分明,侠少们一拨,庄客们一拨。十几日来都是如此。

几名侠少正裹紧身上皮袄,瞅着他们老大宋宝被韩约招呼过去,低低的在说些什么。

说是侠少,但这几名跟错了人,老大宋宝恶了马邑鹰扬府的一名旅帅,现在当神武侠少被鹰扬府搜罗一空之际,他们却不得其门而入。而云中刘武周出名的只认高丽归来的老弟兄,例外极少,在他那儿送死有份,出头不易。

而王仁恭对不肯归入鹰扬府的马邑轻侠,打击不遗余力。这几人跟着宋宝这些时日颇有走投无路之感。不然韩约相邀,在神武向来以勇武闻名的宋宝怎么可能随着几名庄客,一个被徐太公保护过度的乐郎君走这么一遭?

委实是囊中金尽,又要避开那位刚硬的王太守锋芒,想拼死走一趟商路,换点盘缠,然后到河东去投军去。据说那位唐国公也正在招兵买马。

十几日下来,这几名侠少也都委顿了不少。论起打杀,侠少们自然强过庄客,吃苦耐劳的本事,却差得许多。只觉得这一趟实在是有些不值。

转眼间宋宝和韩约交谈完毕,隐约还听见宋宝冷哼一声。侠少们抬头,就见宋宝回转而来,一屁股坐在篝火边上。

一名侠少询问:“大郎,韩二说的什么?”

宋宝冷哼一声:“说咱们那位乐郎君,似乎听见周围有甚动静,觉得今晚未必太平。让咱们小心些。”

那名侠少缩了一下脖子,环顾左右,疑惑道:“安安静静的,谁在这死冷的天气伏在这荒山野岭,等着对付咱们?”

宋宝也冷笑:“原来这条路上,有些马贼盗匪,但是现下什么光景?王太守在善阳神武招兵买马,刘鹰击在云中也恨不得将能用的精壮搜罗一空!这些马贼盗匪都成了恒安鹰扬府的兵了,谁还耐烦在这里吃风!”

他一指正坐在篝火边上,和庄客们低声说笑着什么的徐乐。

“…………这位乐郎君,是个运道好的,落草就有名震神武的徐太公呵护。徐太公倒下了,自家不知天高地厚的来走这条路,偏偏撞上王太守和刘鹰击帮他把道路收拾干净了!瞧着我们一路太清闲,什么活儿都是他的庄客干,现下想给咱们兄弟找点事情呢。”

几名侠少一起望去,篝火将徐乐英挺的面孔映得轮廓加倍分明,纵然身在荒野,但这名乐郎君仍然一副风流蕴藉,宛然五陵少年出来踏春郊游的模样。让几名这些日子过得颇为惨淡的侠少忍不住就觉得眼角直跳。

一名侠少愤愤的道:“那大哥如何说?”

宋宝冷哼一声:“该睡觉睡觉,谁耐烦搭理他!韩约是小门神不假,我也是神武铁飞燕!这一趟走完,到时候在算账,三成是酬劳,还得有谢礼!”

另一名侠少凑趣:“我瞧着乐郎君那匹马不错,大哥得了,异日河东投军。唐国公识得英雄,论不定河东鹰扬府越骑营里,就得给大哥留个位置!”

鹰扬府中,越骑营毫无疑问待遇最高,王仁恭的马邑鹰扬府越骑营骑士,每月人能拿两贯开皇足文,走在哪里都是高人一等。

被兄弟们一句话撺掇得心热,宋宝狠狠剜了正拴在一旁吃草的那匹红驹一眼,招呼诸人:“那是将来的事情,现下睡觉!”

看网友对 第五章 六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