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六章 值夜

第六章 值夜

篝火燃动,徐乐坐在一块石头上,笑吟吟的看着庄客们在谈笑。

这些庄客都是徐家闾带出来的,爷爷也教传过一些武艺,就为了保家护村。

但庄客毕竟是庄客,学了点本事也就是老实种地。才上路的时候,比之意气风发,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宋宝那群侠少,庄客们有些畏缩。

但是十几天下来,于途除了辛苦更没碰上其他事情之后。这些侠少们耐不得餐风饮露有些委顿下来,庄客们不仅耐得辛劳,还给磨砺出一点胆气来了。现下围坐篝火,啃着干粮也是笑声不断。

也不知道真遇到敌人会不会给打回原形。

说实在的徐乐自己也是第一次走远门,徐乐从来没有感到一丝惶恐畏惧。胸中所有的,全是跃跃欲试。天地越是广阔,前路越是莫测,徐乐只觉得自己越是有兴味。

这般少年勇气,只能说是天生。

宋宝几名侠少,坐在不远处,对着这里指指点点说笑。有人目光只是在自己座骑上流连。然后几个人也不布置夜中轮班警戒,扯过毛毡,寻一个避风处倒头就睡。

这还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啊,爷爷庇护下才有的那么一个乐郎君名头,真的是镇不住人!

看庄客们一个个面上都露出了不忿的模样,徐乐笑着摆手:“都去歇息吧,一路上大家都辛苦了,上半夜韩约,下半夜就是我值夜。大家养足精神,明日多走一点,早点出这见鬼的山!”

庄客们笑着摇头:“上半夜是韩约这犟牛,下半夜咱们上就是,哪里用得着乐郎君辛苦?”

庄户汉子,没那么多弯弯绕的肠子,几句话就算说定。再加上一路下来,实在行得乏了。就着火堆喝了热汤吃过干粮,倦意简直是已经慎到了骨头里。

庄客们互相道了乏,再瞅瞅宋宝那几名侠少转瞬间就有人已经鼾声大作,一个个扯过毡子,也纷纷寻了避风处,倒头就睡。

篝火噼啪响动,而在火堆旁还清醒着的人,就是一坐一立的韩约徐乐两人而已。

寒风呼啸,松涛阵阵,头顶银河经天。

徐乐站起身来,扫视了黑沉沉的周遭一眼,嘴角上扬,似笑非笑。对韩约轻声道:“宋宝铁飞燕名气好大,却瞧不上我,不听招呼。今夜他是指望不上了,万一有事,我们俩并肩上罢。”

韩约绷紧了脸:“真的有事?”

徐乐摊手:“我哪里知道?只是听见了枯枝被踩断的声音,感觉有些不对罢了。爷爷教的这些本事,我又没验过,谁知道这感觉准还是不准?”

韩约只是摇头,压低了声音:“乐郎君,宋宝不知道你的本事,我从小一样和你一起在老太公手里磨出来的,知道乐郎君你厉害…………但是今夜遇事,你护着乡亲们,我一个人上。”

徐乐一笑:“你也瞧不起我?”

韩约认真的看着徐乐:“我娘交代了,一路上不能让乐郎君你冒险。我们韩家当年都是在老爷子手里救下来的。乐郎君你伤了根汗毛,就是我们韩家对不起老太公。”

韩约咧嘴一笑:“……你知道我听老娘的话,乐郎君你就别让我为难了。”

徐乐回望韩约,比起徐乐僻处乡里,却天生一副世家子弟气度。韩约就是最朴实的边地男儿模样,粗眉大眼,结实诚朴。虽然才二十一二岁的年纪,却已经厚重得如一座山也似。

自己打小和韩约一起长大,这韩约就如自己的影子一般,这么些年来,从来未曾离开左右。自己叛逆时候和侠少厮混,但有不开眼的家伙挑衅,韩约就能如疯虎一般冲上。自家这乐郎君的名声,小半靠自己豪爽开朗,对了那些侠少的脾气。小半是仗着当年爷爷的威名,剩下小半,就是靠着这韩约打出来的!

现在爷爷倒下,遮天巨树不在。可总有这韩约站在自己身后。

迎着韩约诚恳的目光,徐乐终于拍拍他肩膀:“我去睡觉,下半夜我来换你。”

韩约咧嘴一笑:“乐郎君,太公从来说我牛一般的精神气力,一夜我都包了。累不坏我。”

徐乐摇摇头,心下有点无语。十几年来,韩约说是自己跟班,其实就是爷爷的耳目,到哪儿都盯着自己,现下好容易出来一趟,韩约还是一副要把什么都包了的模样。

不过也懒得和这头犟牛争执,自己到时候爬起来,这韩约还能逼自己睡回去不成?

回转到篝火边,庄客们早就给徐乐留了一个最好的位置,离火堆不远不近,一块大石在后遮住了风,地面也给平整过了。一层毛毡垫一层毛毡盖,都还用火烘过了,躺上去整个身子都暖和了起来。

徐乐放平躺下,一名老庄客支起身子来,一直没睡就在等着自己躺下,老庄客低声嘱咐:“乐郎君,晚上盖严实了,冒了风路上病倒,不是玩的。韩约这犟牛守上半夜,到时候咱们自然会去接,你踏实睡个好觉。”

徐乐笑着朝老庄客点点头,躺倒下来。老庄客还仔细看着徐乐将自己盖严实了,这才放心躺下,不过一瞬功夫,老庄客的鼾声就响了起来。

徐乐却睁着眼睛,悄然坐起身来,左右四顾。

庄客们正沉沉睡去,这些土里刨食的朴实汉子们,聚于徐家闾,开垦种植,不少人还是打小看着自己长大的。爷爷倒下,他们冒着风险和自己一起上路。他们可没有自己打小磨练出来的一身本事,还有满心想要让整个大隋知道自己名声的雄心壮志!

于途之中,就算再是辛苦,也将自己照顾得妥妥帖帖。

而韩约山一般的身影,就端坐在不远处一块大石之上。脚下放着一个方方正正的布包。寒风之中,纹丝不动。

是啊,自己还要代替爷爷,守护他们啊…………

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将他们平安的带回去!

徐乐静下心来侧耳倾听,但除了松涛阵阵,并无半点其他异动入耳。但那种莫名警惕的感觉,却越来越浓。

如此黑夜,如此深山之中,自己不可能丢下诸人,去查探一番。

如果爷爷将自己六识磨练得真有那么出sè,那今夜就等着恶客到来也罢。

只要他们敢来!

徐乐冷淡一笑,继续躺下,闭上眼睛,呼吸微微,似乎就这样沉沉睡去。

看网友对 第六章 值夜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