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七章 恒安鹰扬

第七章 恒安鹰扬

夜sè之中,黑暗的树林当中。

云中之地,是一个被群山包裹的大盆地,而这群山,都是石山。树林中尽是嶙峋乱石,还有倒伏下来的枯木残根,星光从树林缝隙中洒下来,仿佛就如一片尸骸满地的修罗场一般。

八九条个身影,慢慢就从这枯木残根中站起身来。

这些身影,都是披着轻便简单的皮甲,头上未曾戴兜鍪,就是将头发简单束起。背上负弓,和弓囊交叉斜着一个撒袋,装满羽箭。这一撒袋羽箭用绳系紧,就是防止行动之中碰撞出声。

而每人腰间,还插着一柄直刀。另一边则是一个革囊,革囊中有火石,有盐,有醋布,还有三天分量的干粮。

这正是大隋军中装扮配备,看这每人携带的军资器物,应是一火的编制,撒出来为山间伏路的。

夜sè中看不清这八九人面目,但是看他们举动,都是矫健轻捷,身上也直散发出淡淡的血腥味道,不是经历过战场,从死人堆中摸爬滚打过一遭,难得给人这种感觉。

八九人不则声的悄悄聚集一处,带队火长压低声音询问:“山顶如何?”

一名军士低声回报:“都睡着了,只留一人守夜。”

又一名军士道:“这商队还算肥,二十驮子货,加上骡马,出手就能换五六十贯。不亏我们在山里伏了几天!”

带队火长似乎有些迟疑,一名军士急切的道:“火长,还想甚么!苑校尉的号令,过往军中商队不走官道,反而穿行山间,不抽他们的税,让军中喝风不成!苑校尉就是要杀一儆百,收拾一下这些南面来的商队!”

周遭军士纷纷附和。

“可不是怎的!王仁恭拼命招兵买马,一文钱也不朝云中漏,马邑兵一个个富得流油,咱们恒安兵就是精穷!眼看得刘鹰击要和王太守决裂,两人谁胜谁败不好说,这个时候趁机往腰里装点钱要紧!”

“火长你是跟着刘鹰击去过高丽的老弟兄,有点什么过错,就算知道,刘鹰击也包容了。抢干净这个商队,又算得甚事?”

“陈大瘤子,他们那一队奉苑校尉号令伏路一遭,一队弟兄,人人都落了几贯开皇通宝下腰,现下新靴子也穿起来,酒肉不停,窑子里的塞种鞑靼娘们儿见着他们就眉花眼笑!好容易争得这么一个伏路的勾当,咱们本事还差过陈大瘤子他们不成?”

这一火人马,正是云中恒安鹰扬府的兵。

现下马邑两大鹰扬府,马邑鹰扬在王仁恭治下,王仁恭不断招兵买马,竭力搜刮供应军需,实力不断膨胀。

而云中的恒安鹰扬府,是鹰击郎将刘武周统领。

王仁恭是琅琊王家后裔,正经世家子弟,朝中多有奥援,坐镇马邑日久。中原局势日非,大业天子南下江都,说是巡幸也好,说是逃避也好。临走之前还是尽到了大隋天子的责任,尽力对各地做了一番布置,对于这些久在其任,有兵有将有背景的地方郡守进行了牵制。

刘武周就是从从征高丽的军队中为大业天子亲手提拔起来的人物,回到马邑郡就接掌了恒安鹰扬府,就是为分王仁恭的权力。

心高气傲,刚愎自用,年前才击败了突厥南下兵马一次,自诩为天下之雄,对于现在中原纷乱局势别有想法的王仁恭,如何能承受得了?

现下中原处处起火冒烟,河北窦建德起兵,瓦岗军攻城略地,萧铣截断运河,洛阳王世充据洛口黎阳两仓别有盘算。

王仁恭就欲一统郡中兵马,未尝没有携天下闻名的云中精兵南下分一杯羹的意思!

攘外必先安内,王仁恭一边招兵买马,一边就是用各种手段逼迫着身在云中的刘武周。

马邑鹰扬兵不断北调,压迫刘武周。另外郡中已经不拨一文钱一粒粮至云中。

刘武周苦苦支撑着云中局面,维持着以他从高丽带回来的老弟兄班底组成的恒安鹰扬府。一边睁大了眼睛到处寻觅哪里能有财源。

经云中通往草原的商路,就成了刘武周打主意的目标。商队过得多,抽的税就多,就能养得起兵马!只要有兵在手,乱世中就有自家一份地位!

但是马邑郡叠经和突厥人的战事,现下王仁恭和刘武周两雄在郡中对立,哪里还有多少商队还能安心继续做生意?就算是还有胆子大的,也如徐乐这支队伍一般,穿行在群山之间,绕过官道前往草原。不然这点商货,都不够王仁恭和刘武周两家抽税来着。

局面窘迫如此,刘武周麾下心腹,恒安鹰扬府校尉苑君章就向刘武周建言,发恒安鹰扬兵搜拣群山,伏查这些穿行山间的商队,找上门去照章抽税,以济军需。

在徐乐出发之前,刘武周默许之下,这样的伏路恒安鹰扬兵,已经遍布云中周围群山之间。已经有几支商队着了道了。

纵然苑君章建议的本意还是抽税为主,可真到了被恒安鹰扬兵在山间堵住,荒僻之所,全部货物骡马都被夺走已经算是好的了,还很是杀伤了几条人命。只是这种噩耗一般的消息传递还需要时间,徐乐上路之时,根本还不知道。

不过对于徐乐而言,只怕就算是知道了,也照样要走这么一遭罢?

此刻山间树林之中,每名恒安鹰扬兵的眼睛都是通红,辛苦几日,总算堵着一支不开眼的商队,却不知道火长还犹疑个什么劲儿!

可就算是现在聚拢商议,这些恒安鹰扬兵语声仍然放得很低,警惕性不减。纵然就在林中,还小心的尽量放低身形。外围还有两名鹰扬兵警戒,已经摘弓在手,只是注意着周遭一切的动静。

这几年马邑郡连场大战,恒安鹰扬兵就是后娘养的,吃的饷少,打的仗苦。但也当真磨练出来一支精兵,在刘武周远征高丽的班底加入之后,战力更上层楼。

不然自负如王仁恭,也不会用竭泽而渔的手段,竭力扩充麾下兵马!

在几名弟兄的急切目光中,那火长狞笑一声:“你们当我心慈手软不成?我是在想,是不是将这一队都入娘的屠干净了!不然夺了商货,还得交八成入公。全落在咱们腰里不是更好?从高丽走一遭我算是明白了,功劳全是世家子的,咱们命不值钱,这世道,还是钱更实在!”

几名鹰扬兵一下噤声,看着火长比起他们更凶狠了十倍的眼神,个个咬牙点头:“就听火长的,咱们干这一遭了!”

看网友对 第七章 恒安鹰扬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