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八章 夜袭

第八章 夜袭

徐乐猛然睁开眼睛。

这已经不是虚无缥缈的感觉了,真切的轻微响动之声,就从不远处的林中传来!

虽然轻微之极,但是徐乐还是可以清楚的分辨出脚步落下时候,踩断枯枝之声。还能分辨出从树林中向上摸来之人,是怎样走两步停一下,仔细观察周遭局势。

年少时候,爷爷带自己入深山,将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丢在那里,然后不定什么时候,不定什么方位,突然摸出来,只要防备不及,就是一顿臭揍。

防备及时了,还是一顿臭揍。自家那时才十岁出头,还打得过老而弥坚的爷爷不成?

就是在这样一个个寂静的夜里,在山林里的狼嚎虎啸声中,自己这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拖着眼泪鼻涕仔细分辨着周遭每一点响动,熬过一个又一个漫漫长夜。

六识敏锐,对危险的直觉。每一点长进,都是自家少年生涯满满的血泪痛史啊…………

徐乐静悄悄的翻身而起,而这个时候,坐在石上的韩约,似乎也听见了响动,第一时间回头过来,压低声音对徐乐道:“乐郎君,你别上前!”

徐乐站定脚步,韩约应付不了,自己再出手不迟。自己转过头去,将庄客们一一拍醒。

说实在的,对于自家爷爷也花了相当大精神调教出来的韩约,徐乐也有绝对的信心。

山间遇伏,不是盗贼,就是马匪。这动静也不是有多少人朝这里悄悄摸来的样子,韩约一人,足以拾掇得下!

韩约一把拾起脚下的长方形包袱,慢慢掀开了包袱皮,露出一面生铁打造的盾牌。

盾牌长约三尺,宽约一尺有半。沉甸甸的足有十三四斤的分量。盾牌正面,蚀刻出一个神荼的形象,手持铁鞭,煞气腾腾。金属打造的盾牌,在星光下反射着幽幽的光芒。

韩约提着盾牌,走到宋宝他们身边,一脚将宋宝踢醒,宋宝一惊睁眼,张口就要骂人。看着韩约绷紧的面孔,宋宝毕竟当了这么多年侠少,厮斗经验颇有一些,顿时就收住了声。

韩约朝山下树林指指,自己提着铁牌蹑着步子,迎上前去。

宋宝忙不迭的将兄弟们全都推醒,这些侠少都睡得懵懵懂懂,有人张口要说话,却被宋宝按住了嘴巴。

星光下宋宝面容扭曲,压着嗓门:“真有敌人!”

在另一边,几名庄客也都爬了起来,徐乐一个个都嘱咐了不得高声,这些庄客们抖索着去取出随身兵刃。

不管是庄客还是侠少,边地男儿的随身兵刃都差不多,都是一张弓,再是一两撒袋的羽箭。随身再是一把直刀。只是民间所用军器,赶不上军中的精利。所用角弓,弓力超过一石的都少,直刀也最多不过三炼的熟铁,真要厮杀一场都得报废大半。

侠少和庄客们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互相之间瞧不上了,肩并肩站在了一处,纵然都放轻了动作,但仍不时传出各种碰撞的轻响之声,在这安静的深山夜中,这点响动似乎就大得如同响雷一般。

宋宝手中兵刃,却是一支单钺戟,能使动这等重心不平衡的长兵刃,不是真有两分本事,就是装逼。

宋宝算是前者,他的一个本家叔叔,当年也是北周军中一个小武官,贺拔岳老柱国的部下。伤了筋骨返回乡里,自家子弟没教养出来,早逝之后家门沦落。当初父母早逝托庇门下的宋宝却学出了他叔叔的本事,因为受不得白眼愤而流落江湖。

一杆单钺戟,马术又精熟。参加过马邑郡内好几场动用了马匹军器的厮斗,快马长戟,就闯出了铁飞燕这么个名号!

山中陡然遇袭,宋宝倒没什么好惧怕的,他是个狠厉的性子,不把别人性命当回事,也不把自己性命当回事。可环顾一下左右,自家侠少在夜sè当中都紧张得直咽唾沫,那几名庄客从撒袋中取出羽箭,插在地上都因为手抖插得歪歪斜斜。

再看被庄客们护在身后的徐乐,还空着两只手,脸上居然还带着潇洒的笑意。虽然乐郎君一笑就是丰神如玉,可马上可能就要有一场厮杀!

宋宝摇头,握紧铁戟,目光只是追着韩约一步步向前的身影,现下能指望上的,只有小门神韩约了。

入娘的,但愿夜中而来的,不是什么硬手!

~~~~~~~~~~~~~~~~~~~~~~~~~~~~~~~~~~~~~~~~~~~~~~~~~~~~~~~~~~~~~~~~~~~~~~~~~~~~~~~~~~~~~~~~~~~~~~~~~~~~

那名恒安鹰扬兵的火长,带着部下,一步步的朝山上摸去。

一火部下,都是经历过战阵的。当初十一个人,死了两个,还剩九个。火中未曾补人,但都是厮杀中配合精熟,可以贴心换命的弟兄!

九人都负弓在身,撒袋捆紧,只是提着一柄直刀。直刀都被火熏过,不会反射光亮。

火长的盘算,就是这样悄悄摸上去,收拾掉那个值夜的,其余商队中人,睡梦中给他们一个了结,就算是慈悲做善事了。

可在距离山顶商队营地还有二十余步距离之际,火长站定脚步。

入耳传来微微的响动之声,兵刃碰撞之声,还有压制不住的紧张喘息之声。透过已经变得有些稀疏的树影。可以看见还未熄灭的篝火映照下,七八条身影肩并肩站定,七八张弓已经拉开。在这些人身影之前,歪歪斜斜插着一排羽箭。

更有一个高大厚重的身影,提着一面旁牌模样的物事,一步步向他们这些鹰扬兵摸来的方向走过来!

这些商队中人,居然听到了自家摸上来的动静!

火长跨前一步,抬起一只手。八九名鹰扬兵全都将直刀叼在口中,摘下背后角弓,这尽是大隋军器监监制的一石二斗步弓,接着手一抹一支羽箭就搭上了弓弦,转眼弓开如满月!

~~~~~~~~~~~~~~~~~~~~~~~~~~~~~~~~~~~~~~~~~~~~~~~~~~~~~~~~~~~~~~~~~~~~~~~~~~~~~~~~~~~~~~~~~~~

这座山峰的山头颇为宽平,树林一直延伸到了山顶。之石越到上面,越是林木稀疏。

韩约一步步的向响动声传来处走去,徐乐貌似轻松,却一直紧紧盯着韩约的背影。

林木尽头,距离营地所在的地方不过二三十步距离,要是让来人摸到林木边缘发箭,则未曾披甲的庄客侠少,只怕自己和韩约两人都无法遮护完全。只有让韩约进抵林木边缘处,引对手弓矢先发。摸清对手虚实,再决定怎么将他们收拾干净。

徐乐坚信凭借可能是马贼盗匪手中那些软弱的角弓猎弓,怎么样也伤不到一牌在手的韩约。

徐乐锐利的目光,一直越过步步向前的韩约,望向林中深处。

星光终于映照出八九条鬼魅一般悄悄摸上来的身影,叼刀在口,人人张弓,微弱星月光芒之下,拉满的角弓上搭着的箭矢,箭簇处正反射着慑人的寒光!

一半弓矢,正对韩约,一半弓矢,却指向了正紧张结阵的庄客和侠少。

饶是以徐乐被老爷子十几年来非人手段磨砺出来的艺高人胆大,当看清了这些人的时候,忍不住都是心神一震。

这八九条身影,都穿着大隋军中制式皮甲。皮甲正中,还有一面铁制护心镜。

这不是什么马贼盗匪,是马邑郡中,曾经与突厥死战不落下风,被视为天下精兵之最的马邑郡两府鹰扬兵中人!

徐乐猛然一声暴喊:“韩约!”

吼声当中,徐乐已经一脚踢起身前火堆——之前不扑灭篝火也是为了这个。

燃动的柴草枯枝被徐乐一脚掀起漫天火星,在空中蓬的炸开,洒落下来。从暗处望向这突然亮起的火光,在这一瞬间,就算是李广再世,也要一瞬间被炫了眼目!

韩约跟着怒吼一声,整个身形一下就小了下去,铁牌护身,直朝树林中撞了过去!

而树林中就听见一阵蹦蹦蹦箭矢离弦之声,八九支羽箭激射而出!

看网友对 第八章 夜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