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九章 小门神

第九章 小门神

徐乐和韩约两声大吼,加上漫天飞扬的火雨,将这八九名暗处摸上来的鹰扬兵映得眼目发花,下意识的松手放弦,除了指向韩约的羽箭还有些准头之外。其余发出箭矢,鬼知道是不是还瞄准的先前目标。

三四支羽箭带着尖利呼啸声从庄客侠少头顶身侧掠过,除了徐乐和嘴角伤疤绷得扭曲的宋宝之外,所有人都吓得一缩脖子。

这呼啸之声劲厉,至少是一石朝上的弓力,哪怕是骨箭射中身体,都得开个透明的窟窿出来!

二十多匹驮马都被惊动,这一瞬间都咴咴嘶鸣,要不是栓得结实,只怕在这山顶就炸了群,非得摔下去几匹不可。

寒冷山风,荒无人烟的野外,树林中突然出现的敌人,空中突然炸开的火雨,羽箭掠过,马群嘶鸣。几名庄客侠少都吓昏了头,松手放箭,羽箭也没了方向,嗖嗖没入树林之中,天知道射中来的什么。

宋宝绷紧了面孔放声大吼:“别放箭,别伤了韩约!”

在宋宝震耳欲聋的吼声当中,庄客侠少们才回过神来,垂下弓矢拔出直刀,颤抖着盯紧韩约扑向树林中的身影。

宋宝看看韩约背影,再飞快回头看了一眼徐乐。

韩约虽然有小门神的名号,也参与过神武县侠少间好几场厮斗。但在宋宝看来也不过如此,他是手里面实打实有几条人命的。

至于那个仰仗爷爷名声的乐郎君,对于宋宝而言就是个笑话。自家庄客和拿钱结好的一些朋友夸赞一声乐郎君一身好本事,就当得真了?

但此次夜中突然遇袭,徐乐敏锐的感觉,还有突然扬起火堆耀来敌眼目的举动,都让宋宝刮目相看。

但是这还不能让宋宝决心为商队死拼到底,他这可是看清了来敌穿着大隋军中皮甲,用的是军中弓矢,悄没声摸上来的身手,只能是鹰扬兵,而且还是马邑郡中仗打得最多的恒安府鹰扬兵!

现下宋宝心中转着的念头,就是是不是现在带着兄弟们掉头就跑?

所谓不让人放箭,与其说是怕伤了韩约,倒不如说是怕伤了这些鹰扬兵,到时候掉头就跑之际,这些鹰扬兵会不死不休的追下来!

“入娘的,是不是现在就跑?弟兄们都能带出来吗?这荒山野岭的,丢了马匹,还能不能走出去!”

将手里单钺戟都攥出汗来的边地出名侠少,所谓神武铁飞燕宋宝,内心激烈争斗,只是深恨自己怎么就应了韩约,来走这一趟倒霉的行商之路!

就在宋宝身侧的徐乐,却半点不在意宋宝心中的挣扎,只是定定的看着韩约直冲而前的身影。

阿约,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这可是我踏出家门的第一步,将来还有太多男儿功业要去建立,你可是我的得力助力!

~~~~~~~~~~~~~~~~~~~~~~~~~~~~~~~~~~~~~~~~~~~~~~~~~~~~~~~~~~~~~~~~~~~~~~~~~~~~~~~~~~~~~~~~~~~~~~

叮当几响,正是几支羽箭撞在铁牌之上声响,火星飞溅之中,几支羽箭被铁牌撞飞,歪歪斜斜的飞了出去。

韩约厚重身形没受半点阻碍,如一座移动的山岳一般,十余步距离转瞬即过,一头就撞进鹰扬兵的队伍当中!

几名鹰扬兵丢弓弃刀,怒吼着拔刀砍来。

韩约宽大身形似乎就如鳔胶粘在了铁牌之后,随着铁牌舞动腾挪。直刀砍来,都被铁牌推开。树林中满是金属碰撞摩擦令人牙酸之声响动。火星乱溅之中,韩约在推开一把把直刀之后,就毫不停步的合身直进!

他身形始终藏在铁牌后面,进步之后也只是铁牌一挤,一推,一撞!

十三四斤的铁牌,重重砸在一名名挡路的鹰扬兵身上,一名名鹰扬兵或者高高飞起,或者重重坐地,只要给撞中,就是口吐鲜血,摔倒在地,半晌起身不得。

徐老太公调教出来的韩约,所用铁牌技艺,不折不扣是军中手段。

将军披甲冲阵,身边总有这种起着遮护作用的亲卫。临敌之际,或者用盾牌,或者用自己血肉,始终保护着自家主将破阵斩将,夺旗而还!

铁牌之上,神荼形象在这一个似乎就如活过来一般。而在铁牌之后,就是神武县中侠少称之为小门神而不名的韩约!

若说徐乐根本没展现过自己什么本事,那么韩约在此前神武县的侠少生涯中,也最多就拿出了自家一半不到的本事!

转瞬之间,持牌韩约就已经破阵而入,直撞到那火长面前。火长骂了一声,直刀在手,矮身直进砍来。

韩约沉重铁牌朝下一沉,喀喇一声,这火长手中十炼直刀就已经被铁牌一沉之势砸成了两截!

火长这才发现,韩约手中铁牌,下缘磨得锋利,还凸起三个尖锐狼牙。这正是临阵之际,为了将铁牌砸入地下结成坚阵而打造的。

加上铁牌沉重的分量,韩约持牌断刀如催腐木。

接着韩约又是一进步,合身贴着铁牌就是一撞。这火长竭力就朝旁边一跳,心下亡魂大冒。

不是商队吗,怎么就撞上这种硬点子?

鹰扬兵已经被韩约撞到了四五名,这个时候哪里还爬得起来,剩下几人倒是袍泽情深,红着眼睛拔刀从后面扑来。

韩约眼里却只有那名火长的存在,在他跳开一步之后,韩约身形终于离开紧紧贴着的铁牌,长臂朝前一送一翻,铁牌平平直递了出去。

这火长又是竭力一跳,却还是被铁牌擦到。只是一擦,就觉得被山撞到一般,肋下痛得让人直喘不过气来,按着胸口单膝跪下。

韩约手腕又是一翻,铁牌高高举起,铁牌底部三只狼牙闪烁着寒光,就要朝这火长砸下去。一旦着实,这火长身上就得开三个碗口大的窟窿,华佗扁鹊齐至,也救不回来!

火长在这一瞬间已经痛得动弹不得,只能抬着眼睛看铁牌朝下落。

生死关头,火长反应也出奇的快,只是撕心裂肺的大吼一声:“我是恒安鹰扬兵!”

韩约一怔,铁牌落式稍斜,从这火长身边掠过,扑的一声闷响,铁牌重重没入地上,碎石飞溅。而那铁牌之上神荼之像,正正对着死里逃生的火长,似乎就在对他张牙舞爪的怒吼!

看网友对 第九章 小门神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