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十章 火长常舒欣

第十章 火长常舒欣

山顶之上,树林之中,这时候一片寂静。

被徐乐一脚踢散的火堆,正在山顶各处零星燃动,火光映照进来,映得树林中或躺或站的大隋右屯卫恒安府鹰扬兵们脸sè一片煞白。

韩约厚重结实的身形肃立场中,这些与突厥人都见过阵的鹰扬兵们竟无一人敢于上前。

谁也没想到,打劫一个商队居然踢到铁板!

河东边地,是民风强悍,出了颇多侠少。可是比之军中手段,却还有差距。更不用说恒安鹰扬府是出名的精锐,和突厥人见阵也不落下风。

更不用说他们一火中人以有心算无心,行事也算谨慎,等着这商队入睡之后才悄悄摸上来。

就是突厥狼骑一个小队,易地而处,说不得都要在他们手里吃亏。

可偏偏这支商队,不仅早早的发现了他们的动静,而且还有这么一个可怕的人物。岁数不大,铁牌舞动纯然是军中手段,还高明得出奇。就是入恒安鹰扬府中,刘鹰击说不得都要重用,中垒营中少不了一个队正的位置。

这种人物,来行什么商!

这火长胸中转着念头,按着剧痛的胸口,再度开口:“你们不是突厥哨探?咱们是奉刘鹰击和苑校尉号令,伏路山中,截杀突厥哨探…………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火长,心思之活,在恒安鹰扬府中也是出名的。人的心思一活,临阵之际偷奸耍滑保命求生,什么样的念头都来了。再加上私心颇重,对军纪也就那么回事。所以虽然是跟着刘武周的老班底,却始终也没升上去,现下还只是一个火长。

刚才一声喊侥幸保住了性命,看来是鹰扬兵的身份镇住了人。这火长随口就给他们突袭安了个正大光明的理由,背上一边淌着冷汗,一边用言辞吓住眼前这个持铁牌的杀神。

他麾下弟兄,也是和他一般气味相投的,私下里也不知道一起做了多少干犯军纪的事情。火长口风一转,当下人人都明白过来,一起附和。

“你这汉子,不是突厥哨探,说一声就是,还冲进来打个什么?”

“要不是咱们手下有准,发现不对,发箭的时候抬了抬手,你们那里的人就得伤几个!”

“咱们一番好心,你倒是下手毫不容情!现下伤了几个,你说说这帐到底如何算法?”

韩约立在场中,拿着铁牌,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

厮杀之际韩约猛如疯虎,现在被这些兵痞一挤兑,当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适才这些人发箭,准准的都中铁牌,要不是自家遮护得宜,现在就该躺在这里了,怎么也不像有留手的样子啊。

可这些人毕竟是恒安府的鹰扬兵!

这个时候就听见徐乐的声音响起,似乎还带着笑意:“你们真是恒安府的鹰扬兵?伏路查探突厥人哨探,怎么到了云中南面来了?突厥人不是在北面吗?”

韩约回头,就见徐乐缓缓走了进来,在徐乐身侧,跟着手持单钺戟的宋宝。

隐隐火光之中,徐乐身姿挺拔,剑眉微微剔起。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

火长一怔,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不是哪个世家的子弟罢!不是世家子弟,怎么身边会有身手这般高明的护卫?

第二个念头接着就立刻翻腾而上,这世家子弟,如何带着货物,走这么一条凶险的商路?

难道是王仁恭王太守家族中的子弟?王仁恭久欲吞并恒安府鹰扬兵,麾下马邑兵也在不断北调,威慑云中。王仁恭家中子弟出而效力,化妆商队,出而查探云中府周遭虚实,也是论不定的事情!

火长脸上神sè青白不定,一时间连胸口痛楚都给忘了。念头转动不定,想着是不是纳头便拜,从此换一条粗腿抱抱,省得在刘武周麾下受穷。

转瞬间狠毒之意又翻了上来,世家子弟,如何是自己得罪得起!刘鹰击是大业天子钦点回返马邑,还是被世家子王仁恭逼迫得不能立足。

这些世家子眼中,没有出身的人就如草芥一般。自己今夜偷袭,就算一时容忍,回过头来,杀自己这一队兄弟如屠鸡犬一般!就算不亲自动手,告到刘鹰击那里,现下刘鹰击也必然将他推出来,给王仁恭一个交代!

如果不是世家子弟,只是行商之人,到口的肥肉如何能吐出来?自家几个兄弟白受伤了不成?

火长偷眼打量徐乐,徐乐只是站在那儿,等着他的回答。

星月光芒之下,徐乐一副英挺斯文兼具的模样,略微偏瘦的身形虽然挺拔,却怎么也没有韩约厚重身形那种威慑力。两手更是空空,浑身上下就看不到半件兵刃。

只要拿下了这世家子,那持牌凶神当不敢轻举妄动。有质在手,这持牌汉子也只能束手就擒!

火长悄然对身边几名弟兄使了个眼sè,自己卑躬屈膝的哈腰行礼,摸出怀中腰牌,双手递上:“贵人请看,我们正是恒安府鹰扬兵,上官派遣到这里伏路,我们也只有听令行事。突厥狼骑深入马邑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去年一场大战,突厥狼骑哨探不是直抵神武么?”

徐乐一笑接过腰牌,宋宝也在旁边探着脖子来看,可惜不识字,看不出个究竟。

徐乐打量一下,腰牌一个巴掌大小,木纹颇旧,看来是用了不少时日了。上面烙出字样。

右屯卫恒安鹰扬府中垒营乙旅庚队三火 火长常舒欣一员 面黑短须验明正身

徐乐一笑:“倒是真的。”

那火长常舒欣一拍大腿:“可不是真的!”

听见徐乐认明了腰牌真假,宋宝忙不迭的在旁边插口:“是真的就好,是真的就好,想是一场误会!这位军爷说得也没错,去年突厥入寇,狼骑据说到了桑干河北面。县中戒烟,我们都被召集起来分铺守城墙。在此间伏路伏到咱们,没什么死伤就好!”

宋宝背上冷汗,到现在就没停过。韩约本事,实在是让他开了眼。这小门神在神武县中,不知道收敛了多少身手!

而能使唤得动韩约的徐乐,宋宝也跟着高看一眼,列入了不能得罪的名单。

而眼前这些恒安府鹰扬兵,宋宝更不想招惹。只想今晚揭过之后,等到天明,自己带着几个兄弟转头便走。什么酬劳,什么徐乐所乘那匹好马,再都不想了。

明知道王太守和刘鹰击现下在云中左近争斗,自家还来凑什么热闹!

宋宝帮着分说,常舒欣忙不迭的打蛇随棍上,一个眼神过去,几名兄弟就和他一起堆起满脸笑意,朝徐乐身边凑来。

常舒欣满脸笑意堆得都快溢出来了:“既然都是误会,贵人那里有什么损伤,都是我的。这就陪贵人去查点一下,咱们虽然过得苦,倾家也要包赔贵人的损伤…………”

在徐乐身后,庄客和侠少们也慢慢跟了过来。

莫名其妙打了这么一场,结果发现是恒安府鹰扬兵,大家心下都是忐忑。看着徐乐和常舒欣谈笑甚欢,人人心下都是松了一口气,垂下手中兵刃。

今夜徐乐和韩约保住了大家性命,现下乐郎君三言两语似乎就降住了这些鹰扬兵,今夜之事,大概就这样过去了罢?

看网友对 第十章 火长常舒欣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