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十一章 直道

第十一章 直道

徐家闾中,徐老太公宅邸当中,仍然一灯独明。

上了岁数之后,睡眠本来就少。但是自从中风之后,放徐乐出门行商,徐敢自己屋中,夜中油灯,似乎就没有熄灭的时候。

一夜夜的,徐敢就靠在胡床之上,望着北面。虽然北面并没有开窗,但徐敢的目光,似乎能穿透墙壁,远及云中关山,直跟随在自己从长安城中抱出来的孩子身边。

自己已经是风烛残年了,一桩桩一件件的往事在心头滑过,盛年之际的金戈铁马,十几年前开始的乡里生活,都是过眼云烟,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这个被自己一手养大的孙子而已。

儿子儿媳,正在地下等着自己呢。到了那儿,自己会告诉他们,这孩子,被老头子养得很出sè…………

外间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响动之声,徐敢耳朵一动,分辨来人。

不是韩小六,徐乐出行没有带他,韩小六这些时日一直郁郁寡欢。嘴上都可以挂油瓶了。他应该是守在外间值夜的,小孩子瞌睡多,现在估计正睡得昏天黑地。

只会是韩氏。

这个自己当年北上之际,在河东救下的一家人。一直忠心耿耿的跟随自己,开荒,落户。丈夫逝去以一个女子操持徐家的内外家务,就连儿子韩约,现下也都在徐乐身边,一起冒险北上。

厚重的门帘掀开,进来的果然是韩氏,她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热气腾腾的麦粥,还有一碟腌菜,一碟熏鱼肉。满脸担心的看着徐敢。

“太公,今天一天都没吃下什么,觉也不睡,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是不是稍微吃点才好?”

徐敢勉强一笑:“一天下来,药都喝饱了,哪里还吃得下。一会儿我自然去睡,韩氏你就不用挂心了。”

韩氏放下托盘,看着徐敢:“太公是挂心乐郎君罢…………”

徐敢闭上眼睛。

韩氏眼圈有点泛红,用袖子擦了一下:“我也是看着乐郎君长大的,落得一表人才。现下世道这么乱,当年太公不许乐郎君出神武一步,现下怎么为了点免行钱就让乐郎君去吃这个辛苦?实在不成,房子地都卖了,还怕这一关过不去?”

徐敢闭着眼睛轻声开口:“老头子保护不了他太久了…………”

韩氏停住语声,听着老人一句句的说下去,语声当中,竟然是说不出的萧索:“天下要乱了…………而我,也老了。我曾经想过,就让阿乐平凡的过完这一生也罢。但那是太平世道的事情。现下,却又是一个即将尸山血海,群雄竞逐的岁月要开始了…………在这个年月,阿乐的一身本事,是藏不住的,藏不住的啊…………”

老人语声喃喃,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这种大乱之世,老天爷自会召唤无数豪杰之士出来,用他们的血肉献祭,直到让最后一人站在至高之处。躲不过的,躲不过的……若是十年前,就是我去拼了这把老骨头,但是现在,我去之后,只有靠阿乐自己了。我只能让他上路,尽早见识这个世道的腥风血雨…………”

有些话语,韩氏并没有听懂。却明白了大概意思,颤抖着声音发问:“那乐郎君,会没事吧…………”

一直委顿的徐敢突然睁眼,老眼中威光四射,凌厉如电!

“我徐敢一手教出的孙子,如何会有事?阿乐天姿过于其父,锋锐之气更是天生,只要始终秉胸中直道而行,天要压下,他都能将天捅一个窟窿!”

韩氏重复着她不懂的两字:“直道?”

徐敢厉声道:“不要屈身辱志,为世家走狗。纵然杀人盈野,也只为还世间一个太平!”

在这一瞬间,徐敢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一个青年。比徐乐稍长一些,不足三十的年纪。眉眼酷肖徐乐,只是比徐乐看起来神情更加稳重一些。身姿挺拔,对着自己大声开口。

“…………孩儿不是去贪图将来富贵,而是越国公与晋王谗杀高熲,祸乱朝纲,并谋夺储君之位。大隋终南北分立,五胡乱华之世。不能让这太平之世败坏在越国公与晋王手里!儿子奉国公之命,决意扈卫太子,只为守护胸中直道!”

人影幻灭而去,徐敢紧闭双眼,一滴老泪滑落:“…………可孩儿你还是被世家抛弃了啊…………老头子这十几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无时无刻,无时无刻…………”

韩氏不敢再打扰徐敢,轻轻回转,掀起门帘之后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老人仍然闭着眼睛,喃喃自语,有若梦呓。

有些创痛,永远都不会消散。

~~~~~~~~~~~~~~~~~~~~~~~~~~~~~~~~~~~~~~~~~~~~~~~~~~~~~~~~~~~~~~~~~~~~~~~~~~~~~~~~~~~~~~~~~~~~~~~~~~~

树林之中,常舒欣和几名鹰扬兵状似热络的朝着徐乐考过去,一副想讨好这个看起来貌似世家子弟的少年郎君一般。

徐乐笑吟吟的看着他们,也摆出一副准备接受他们奉承的样子。

在常舒欣他们就要靠近的时候,徐乐笑道:“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算揭过了。今夜过去,我们就此分途。这点误会,我们自不会和任何人说,也就预祝常官人你将来封妻荫子,战阵而得公侯了。”

常舒欣一怔,然后又堆出满脸笑意,走近几步,弯腰似乎是要对徐乐行礼一般,就势去摸出靴筒中暗藏的匕首,一跨步就绕到徐乐身后,雪亮匕首,抵上了徐乐颈项!

而常舒欣身边那些鹰扬兵,横刀在手,一下将常舒欣围住。

常舒欣狞声笑道:“什么公侯万代,爷爷只有眼前的好处!”

他嗔目朝着韩约大吼一声:“还不放下手中铁牌?不要自家主子性命了?”

常舒欣动作突然,韩约本来已经松了一口气,反应不及。在常舒欣挟持住徐乐的时候,这才操铁牌在手,怒吼一声:“你敢!”

红着眼睛正要冲撞过来,常舒欣大吼过来,韩约一下怔住,看着那柄雪亮的匕首,再也动弹不得!

地上躺着趴着的鹰扬兵,这个时候都挣扎爬起,不顾创痛,张弓搭箭,对准周围一时间反应不及的庄客和侠少们:“不要命的尽管试试!”

宋宝就被一支羽箭指着鼻梁,浑身是汗,被这突然变故激起了凶悍之气,正准备开口鼓动大家拼命。就听见常舒欣又在大声怒吼:“爷爷只求财不要命!丢下兵刃,爷爷拿了财物就走!从此你东我西,大家两不相干!”

韩约看了一眼徐乐,缓缓就将手中铁牌垂下。庄客们的主心骨就是徐乐与韩约两人,看见两人一被制住,一放弃了抵抗,群龙无首之下,也都下意识的垂下了手中兵刃。

宋宝大声嘶吼:“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韩二,这个时候还顾什么乐郎君,自家性命要紧!”

看宋宝仍然凶顽,常舒欣对他冷笑道:“我们是恒安鹰扬兵!周遭不止我们一火人马,这是云中地界,你要敢动手伤了我的弟兄,看能不能走出这座山去!”

一名鹰扬兵顿时从撒袋中换了一支响箭,搭在弦上,指向夜空。如果周遭山中真的还有恒安鹰扬兵,这一支响箭发出,就会闻声而来!

侠少们本来给宋宝鼓动得要拼命,这一句话出来,人人都望向宋宝。

这些人可是刘武周麾下的鹰扬兵!他们只是乡间轻侠之士而已,不要说世家或者拥兵重将了,就是县中小吏也不敢得罪。难道真的和他们拼命?

宋宝手中单钺戟一颤,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就听见徐乐的声音响起,仍然是那副似乎带着笑意的语调:“常军侯,我可是给过你们机会了…………”

常舒欣一怔:“什么机会?”

徐乐不答,又淡淡道:“爷爷临行前就嘱咐了我一句话,有人要对付你的话,这般紧要关头,一旦出手,就要做到绝处!”

处字才吐出口,徐乐已经反手向后,闪电一般圈住常舒欣这个老兵痞的颈项,随手一扭,喀喇一声,常舒欣颈项折断,瞪大眼睛,滑落在地。似乎临死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温文少年,竟然有这般身手!

…………我给了机会了,说今夜过后就此分途,两不相干。我也不计较你们意欲偷袭行劫杀人之事了…………可你还要杀我。

这等凶徒,多死几个,这世上就多几分太平!

秉胸中直道而行,第一次杀人,似乎也没什么呢…………

随手除掉常舒欣后,徐乐只是这么淡淡的想着。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 直道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