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六十章 异变

第四百六十章 异变

苍遗轻轻一挥手,那血丹就轻轻盈盈的飘到了他的面前,猩红的光芒从血丹中缓缓散发出来,将偏殿映衬的异常诡异。

陈海与苍遗神识怒张,往血丹之中“看”去,就见晶莹剔透的丹窍,犹如有血海不停的翻腾一般,有无数张痛苦而狰狞的面孔拥挤在血海之中,发出无声而扭曲的嘶吼,这些都是昆泰直接吞噬无数生命,没能彻底炼化而残留在血丹里的残魂。

从这数以万计的残魂,可见昆泰修炼到假丹境,到底吞噬了多少条生命。

苍遗的脸sè在血光的照射下看起来有些狰狞,长吐一口气,正sè说道:“罗刹血炼大法霸道无比,能直接吞噬血肉精华融入自身的筋骨血肉之中,强化自身。这枚血丹乃凝聚万千生命的血肉精华而成,虽然不能直接助你踏入道丹,但要能够炼化,对你实力的提升,绝不在那枚蕴道天丹之下。”

陈海摇了摇头,皱着眉头说道:“血丹虽然霸道无比,能助人提升实力,但血丹内那么多的残魂怨煞未去,贸然去吞噬炼化,极易迷失自我、遁入魔道——我不会吞服这枚血丹,要是没有其他用处,毁掉就是。”

苍遗缓缓的点了点头,展眉道:“罗刹血练大法虽然霸道无比,提升修为之快,是寻常玄法真诀所难以想象,但即便不提残魂怨煞的反噬,修为的快速提升,也易让人迷失心性,失去对力量真正本质的领悟。而倘若对道之真意参悟不足,修为境界始终得不到提升,以罗刹血炼大法获得力量再庞大,终有一天也会爆体而亡。”

苍遗也是担心陈海禁受不住绝对力量的诱惑,想要感慨的拍一下陈海的肩膀。

陈海则是嫌弃的闪到一旁,有些受不了苍遗的热情。

苍遗哈哈一笑,说道:“不过你能拒绝这份力量的诱惑,还是很出乎我的意料,其他的不说,宁婵儿看到这血丹,又知道炼化这血丹之法,怕是绞尽脑汗将血丹夺过去……”

当初陈海在昆泰身上的斩获他是有所感应的,陈海当初情况紧急,没有说到底缴获到什么东西,他当初就猜到昆泰已经修成血丹,而且血丹也落到陈海的手里。苍遗也担心陈海会私下去炼化血丹,提升自己的力量,毕竟左耳在陷入长眠之前,曾交待过他不得已将罗刹血炼秘法传授给陈海,要苍遗注意陈海有可能会遁入魔功。

此时见陈海的道心无比坚固,苍遗才真正放下心来。

看苍遗迟疑不定的样子,陈海手撑着膝盖站起来,说道:“既然无用,那便将这血丹毁掉便是,省得留下一个隐患!”

苍遗摆了摆手说:“别人不能用,难道你却能用。这血丹里特别强大的残魂气息,给我些时日,我倒是有办法将血丹中那驳杂的残魂炼除干净。力量是永远是纯净的,关键是使用的方法和目的,只要己心向道,诸多法门都可以为己所用。”

大道三千,殊途同归,陈海对于力量也有一番自己的体悟,既然苍遗能炼除血丹里的残魂,不用担心会受反噬,血丹自然没有必要毁去。

二人又把那本魔典翻阅了一遍,魔典并没有真正的罗刹血炼大法,多是从罗刹血炼大法上衍生出来的血炼秘术,一个个诡异、辣毒无比,陈海直接将魔典毁去,省得在金燕诸州留下什么后患。

“战事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我就在偏殿里,先将这血丹里的残魂炼除掉。”苍遗说道。

苍遗知道陈海并不急于结束尧山的战事,实际上,战事持续越久,在强大的外部压力下,铁崖部融合其他部族才越有效,而且铁崖部的战力才越强大。

苍遗从身上取出六件造型古怪的法器,按照特定的方位摆好,双手掐诀,大殿内的天地元气就化入道道青光纳入法器之中,很快就见六道电光缓缓升起,在空中扭曲旋转,组成了一个四尺见方的雷网。

苍遗小心将血丹度了过去,待雷网闭合起来,一个精致的雷狱炼魂阵就此成型。

这时候就见一道道细如游小的雷柱,从雷网上释放出来,如有灵性的劈向正中央的血丹。

血丹看似夷然未损,但在陈海的神识感识下,就见丹窍血海里,一道道细微的白烟冒起,那是一道道残魂被炼化后所显露的迹象。

血丹中的力量并未丝毫的流失,陈海暗感苍遗道胎境的修为,果然是有一些大手段的。

血海深处,隐藏的神魂怕下数万,看那雷霆炼魂的频率,估计这血丹被净化完毕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好在这雷狱炼魂阵启动后,就能自动运转,即便有偏差,一两道雷柱也没有办法将血丹劈开,陈海与苍遗给偏殿加了一道禁止,就先离开处理其他事务。

等二人从偏殿走出时,天sè已经大亮,不过二人都不太疲倦,就信步走出大殿。

在血腥味浓厚的偏殿之中呆了整整一夜,这时出门呼吸道冷冽的空气,直感觉甘甜无比。

北崖之外,奴隶们在冰层早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从鱼寨到魔猿城,奴隶们不辞辛劳的转运着食物,在漫天的雪白之中,拉出一条黑sè的长线。

宁婵儿此时也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

这次宁婵儿在瀚海的表现可以说让陈海刮目相看,没想到丹药也有如此复杂多样的攻击手段,就连苍遗也很吃惊宁婵儿这次居然没有胡搅蛮缠来讨要蕴道天丹。

只是这妖女什么时候将神魂禁止解掉的,陈海和苍遗居然都不知道,可见她身上还有很多秘密要挖掘。

三人并排在北崖矗立着,看着茫茫一片雪原,良久都没有人说话,宁婵儿大感无趣,转身就要往回走了。

冰坑那里突然有了些骚乱,可是在三人的神识范围之内,并没有发现有敌人的气息,只好疑惑的往冰坑飞去。

三人赶到的时候,陈海只看到上千的奴隶在围着冰坑往里面观看,宁婵儿好奇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多人怎么不干活呢?”

陈海略一扫视,就知道出了什么情况。

正在此时,黑虎妖尊从海底冲了上来,落在苍遗身旁,焦急的说道:“苍老大出事了,方圆百里,既然没有一尾鱼的存在。”

正在此时东方远远的传来一声巨响,陈海和苍遗二人对视了一下,让黑虎妖尊他们守在此处,二人腾空而去,宁婵儿眼珠一转,也紧紧的跟了过去。

两柱香的时间过去,三人远远看到尧山东北麓、靠近石崖的海面上,冰层也破开了一眼大洞,一条条大鱼争相恐后的往岸上跳去,比铁崖部刚开冰坑时要壮观的多。

数千拓拔部的精锐峙守在石崖边,正监视着奴隶将跳上冰层的海鱼运上岸,银鲨妖所变成的鱼头巨汉,与拓跋部宗子拓跋旗并肩站在一起,正凝目朝这边望过来。

没想到这银鲨妖却是不笨,竟然知道要跟拓跋部联合起来对付他们。

银鲨妖所变的鱼头大妖沙滦,看到苍遗和陈海、宁婵儿飞过来,站在二三十里外的云端朝这边窥视,挥动手里的黑铁战戟,用强横的神念告诉他们,谁才是瀚海真正的霸主。

拓跋旗也远远的向这边望来。

虽然在知道苍遗实是一头修炼万年妖蛟后,他们是很震惊,但是拓跋部此时也有沙滦等大妖的加入,特别是沙滦下的数百头银鲨才是瀚海真正的霸主,他们这时候觉得,他们才是这场战争真正的胜者。

此时陈海当然可以组织大妖在将冰层下的群鲨驱赶走,但银鲨一族在开阔的海域里优势太大,诸妖的御水术修炼得实在稀疏平常,他们很难跟银鲨一族在瀚海之中僵持下去。

何况此时已经过了年节,大地回暖,瀚海之上的冰层会一天比一天薄,再有两个月就会彻底消融,到时候会更麻烦……

苍遗脸sè铁青,但是对方还有拓跋部的精锐战兵数千,拓跋旗和左阳等一群强者也不是吃素的,在虎视眈眈盯着这边,他们三人要冲过去,绝讨不到什么好处,只能先回去从长计议。

看网友对 第四百六十章 异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