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胖子的大杀器

第五百三十一章 胖子的大杀器

风在耳畔呼啸,祖春的度越来越快,激荡的气流如刀割,视野摇晃不定,但是他的目光牢牢锁定着地面的那道身影。

体内血液蕴含的狂暴力量,仿佛被唤醒。

祖春不知道此时他的眼眸已经是一片血红,笼罩双翼的红光,浓郁凝实得就像是一层厚实的红水晶。他的气势在不断增强,一股沧桑的气息升腾而起。他仿佛看到自己飞越世界的尽头,飞过虚空,飞越星辰,他曾经主宰天空,骄傲和狂暴在他体内蔓延。

地面祖琰脚下的又亮起一面巨大的蛛网。

祖春视若未见,此刻他有足够的自信,就算是【火网天蛛变】,也无法阻挡此时的自己!

轰!

就在此时,他背脊一震,仿佛某个滞涩之处豁然而通。一股充沛雄浑的力量,瞬间注入他体内,他忍不住厉声长啸,气息激荡。

他心中狂喜,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突破!

第十八根脊柱被打通!

地面卷曲的蛛网,就像收拢花瓣的玫瑰,层层叠叠,把祖琰护在中间。层层犬牙交错的,按照刚才蛛网盾表现出来的防护力,这绝对是牢不可破。

但是此时祖春信心十足,他嘴角浮现狞笑。

似乎感受到祖春的杀意,地面的祖琰再次抬起头,他做出一个古怪的姿势。

左腿作支撑,右腿微屈,朝后斜伸,虚点地面,身体微微前倾。

微微白的炽热火焰从祖琰的眼睛飘扬溢出,眼眸彻底隐藏在火焰之中,此时的祖琰,表情淡然,就像火神降临。

他抬着脸,盯着天空急俯冲的祖春。

祖春周身笼罩红光,就像一道锋锐凌厉的红sè刀芒,凄厉的尖啸漫天席卷,令人心悸神摇。

祖琰的右腿插入地面,毫不费力破开泥土,就像巨人抡起的重斧,划出一轮厚实冷峻的半弧弯月。

周围卷曲如花瓣的蛛网,同时离开地面,就像被风吹起。一片接一片,令人眼花缭乱,似缓实疾地没入半轮厚实的弯月之中。弯月宛如被染红,层层花纹相叠,精致绝美,弯月的红光愈深沉内敛。

重腿如斧,在感应场的时候,祖琰就能做到。如今施展出来,气象截然不同,有本质的蜕变。

当那轮仿佛雕刻层层花纹的红sè火月朝天空寂然无声飞去,祖春心中莫名一寒,前所未有的危险感笼罩心头。

能够活到现在,成为烈花血部的副部,祖春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危险的恐惧并没有让他产生逃离的念头,相反,他知道在搏命的时候,只有更加疯狂更加不顾一切才有可能活下来。

他双手护在面前,就像一头被激怒的远古凶兽,带着漫天的尖啸和妖异的红光,猛地朝那道红sè火弯月撞去。

都是祖姓,都是红芒。

不同的是,一者妖异凶厉,一者深沉精致。

就像迟到的宿命,狠狠撞在一起。

炽目的光芒骤然亮起,天地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震耳欲聋的轰鸣,地面剧烈抖动,伴随着恐怖的冲击风暴,疯狂地横扫撕裂周围的一切。坚硬的岩石像挨了一记重锤,瞬间粉碎,还没来得及激射,就被风暴吞噬。树木瞬间被绞得粉碎,地面的泥土直接被掀飞数丈之深,好似一只怪兽在轰鸣前行。

恍如末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不知道过了多久,狂笑声在天空响起。

“哈哈哈哈!”

祖春满身都是血,但是他气势不减,悬浮在半空中。他看着下方地面的巨坑,笑声愈肆意狂妄。

祖琰要狼狈得多,他挣扎着从深坑底部爬起来。他衣衫破碎,全身好几处血肉模糊,整个右腿不正常的扭曲。

“哈哈哈哈哈哈哈,主家少爷,也不过如此!火网天蛛变,也不过如此!”

祖春只觉得说不出的舒畅,说不出的亢奋,就像束缚他的无形桎梏被他轰碎,说不清的痛快。

从今天起,他再也不是祖家旁支的祖春,而是烈花血部副部、【天鹏翅】祖春!

咚!

一声沉闷的巨响,突然在很远的地方响起。

祖春一愣,还没来得及转头望去,他感觉挨了一记重锤,身体不受控制颤抖。

等他转过脸,看到远处的一个小山头,一架古怪的小型塔炮的炮管,正在袅袅冒着黑烟。塔炮架在胖子的肩膀上,胖子屈膝半蹲,身体稳重如山。

那个胖子脸上看不到半点猥琐、恐惧、油滑,只有专注认真,脸上的表情一丝不苟,半边脸颊贴着滚烫的炮管。在他身前,是一根粗壮的支架,和他的双腿,正好构成稳定的三角支架。炮管的尾端连接一根粗壮的软管,延伸到他后背的水箱,里面是清澈如水的雪熔岩。

两人目光汇集。

胖子眼睛寒光一闪。

咚!

一声震天巨响,炮管喷吐耀眼的白sè火光。胖子就像受到重击,脚掌猛地陷进岩石,直至脚踝。胖子的脸上浮现红晕,他怒目圆睁,一身神力动。但即使如此,强大的后座力还是让胖子的身体猛地向后一仰。

祖春的身体再次一颤,巨大的力量撕裂他的身体。

他低头看去,胸膛有两个碗口大小的血洞,彼此相连,就像两轮咬在一起的圆月。

好霸道的塔炮好准的准头……

难道是天心城的秘密武器吗?

他意识变得模糊,从天空坠落。

胖子浑身大汗淋漓,热气蒸腾,就像刚刚出炉的蒸猪。浑身皮肤通红,汗水横流,但是胖子此时浑若未觉。他收起身前的支架,取下肩膀上的炮管,拆开软管。手掌带着元力,从炮管上缓缓抹过,炮管变得柔软。胖子小心把炮管和软管卷起来,和支架一起放在身后的背包中。

整套动作一丝不苟,动作娴熟。

收拾好之后,胖子以体型不相称的敏捷,从山丘上一跃而下。

几个起落,便出现在摇摇晃晃的祖琰身边。祖琰满脸惊愕,他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胖子不管什么时候都背着一个大包,祖琰都习以为常。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胖子的大包里面,竟然暗藏杀机。

胖子擅长塔炮,祖琰早就见识过。

胖子竟然改良了塔炮,变成、变成……

祖琰也不知道该新怎么形容这种全新的单人塔炮。算武器吗?算吧。可是和祖琰熟悉的武器有着太大的区别。

胖子二话不说,一只手抄起满脸呆滞的祖琰,扛在肩上。

祖琰只觉得天旋地转,等他回过神来,现自己居然已经被胖子扛在肩膀上。

他脱口而出:“放我下来,我能自己走……”

胖子沉喝道:“闭嘴!别引来追兵!”

祖琰呆住,他从来没有见过胖子用这么严肃正经的语气说话,一时之间被震住。

扛着一个大活人,还背着一个大包,胖子看上去毫不费力,几个起落,来到祖春身边。

祖琰看到祖春睁大眼睛,死不瞑目,脸上还残留着不能置信,胸膛两个触目惊心的血洞。胖子的塔炮炮击洞穿了祖春的胸膛,雪熔岩的高温,让血洞四周一片焦黑,这也使得没有血液流出。

死不瞑目的祖春,大概是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胖子手上吧。

祖琰忽然想,倘若是自己,能够挡得住胖子的塔炮吗?

他没有信心。

他曾目睹胖子用地火塔炮干掉过神通血修,当时还有点震惊于地火塔炮的威力。但是地火塔炮,架设麻烦,需要很长的准备时间。除非是大规模的会战,或者用于防守,如果是遭遇战之类,就没有用武之地。

没想到胖子竟然不动神sè就改良了地火塔炮,把它改良成一种能够单人使用的武器。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就在祖琰感慨间,胖子一把抓起地上的祖春,扛在另一边肩膀上。

祖春死不瞑目的脸正对着祖琰,祖琰心里有些毛,他不由道:“你干嘛扛尸体?”

胖子一边飞奔一边解释:“给雪漫他们看看啊,看能不能研究出点什么。起码可以知道他是哪支战部的吧。”

祖琰顿时无比羞愧,作为一名探哨,他实在有些不合格,连胖子都不如。探哨的责任就是尽可能地打探到敌人的情报,自己光顾着和敌人厮杀,纠缠在家族事务上,而忘了自己的责任。

真是不应该。

“再说我还没有检查尸体呢,要是就这么暴殄天物……不对,暴尸野外,那岂不是白打了?多可惜!亏本的生意我可不做。”

刚刚还满心羞愧的祖琰顿时无语:“是曝尸野外,不是暴尸。”

“哦哦哦,可是为什么不能暴?”

“……”

胖子动作飞快,扛着两人一路狂奔。他知道刚才的动静太大,一定会惊动双方。如果不能尽快脱离战场,很有可能会被赶过来的其他血修探哨给剁成渣渣。

祖琰已经半残,没有战斗力。

自己的塔炮偷袭一下还行,和别人一对一,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估计自己的塔炮还没有搭建好,敌人已经把他大卸八块。

胖子两腿生风,脸憋得通红,豆大的汗珠不断滚落,就像一头大象在林间狂奔。

铁妞,你们快来救俺啊!

:访问网站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一章 胖子的大杀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