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冥河断】VS【点铁花】

第五百三十七章 【冥河断】VS【点铁花】

杨笑东全力飞行。

身后遥遥传来的轰鸣声,挑动着他的神经。回头望去,哪怕隔得很远,都能看到远方迸溅到空中的红白光芒。

滔天的红光凶厉暴虐,就像冥河扬起的怒涛,把天空都染成一片血sè。一道道洁白的枪云气,就像白sè的蛟龙,在血海中翻腾。

他看得心惊胆战,也暗自心焦。

说实话,他加入松间谷只不过是无奈为之,心不甘情不愿。但是加入重云之枪后,他对师雪漫的感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和艾辉的狡猾机变不同,师雪漫做事更加直率,光明磊落。固然有的时候一言不和拔枪相向,但是所有的问题全都摆在明面上,令人心服口服。

杨笑东很喜欢师雪漫的这种风格。

比起艾辉那种绝对自扫门前雪的利己风格,师雪漫会主动帮助身边的人,勇于承担。

反正在杨笑东心中,师雪漫大人的形象比艾辉不知道要高多少!

重云之枪的生活,非常的辛苦,但是杨笑东却觉得很充实。

大人的命令是让他把两位伤员带回去,他强忍着返身支援大人的冲动,全速飞行。

杨笑东一靠近阵地,便被姜维等人发现。当他降落的时候,姜维桑芷君等人立即围上前。大家看到昏迷的胖子和重伤的祖琰,脸sè不禁微变。

胖子和祖琰很快就被接下去治疗。

姜维沉声问:“情况怎么样?”

杨笑东焦急万分:“遭遇了敌人的战部,大人正在和对方激斗,我去帮忙。”

姜维很冷静,一把拦住他:“大人怎么吩咐你的?”

杨笑东愣了一下,脱口而出:“她让我带他们先走。”

先走?他有些回过味来。

姜维点点头道:“大人会找机会摆脱,要相信大人。对方很可能马上就要来了,我们要做好战斗准备。对方是哪支战部?可认得?有什么特征?”

杨笑东道:“对方骑着黑sè的狼,为首的那人,手上拎着斧头。”

在天锋部的时候,姜维就被当做重点培养对象,高层评价他有大将之风。

姜维头脑冷静,心思缜密,平时严于律己,从不懈怠。从很早开始,他就对神之血的战部非常关注,闻言立即道:“是烈花血部,部首是刑山,很凶悍难缠的家伙。”

姜维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却是心中有锦绣。搜集神之血战部情报的时候,他就曾构想过,该如何应对。当他做这些思考和推演的时候,大概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用到。

危急关头,容不得仔细思考,亦没有时间慢慢斟酌,最考验平日里积累。

没有一丝犹豫,姜维语速飞快道:“我们要增加一些布置,小山,我要很多的坑,一尺左右大小。数量越多越好,阵地四周都有。”

王小山有些紧张,但还是保持镇定道:“这很容易,坑洞需要硬化吗?或者加些石刺?”

对玩泥巴大师来说,挖洞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他还能让这些坑洞坚硬如铁,密布时刺。

然而出乎他预料,姜维摇头:“不,不要硬化,要软化。能不能灌入泥浆,要比较滑的?”

王小山马上反应过来,欣喜道:“这个法子好!有,有一种流沙浆,非常滑,比油脂更滑。”

姜维眼前一亮:“那就用流沙浆,速度要快,敌人马上就要来。”

王小山干脆利落到:“放心,不超过二十息。”

说罢转身就去。

姜维有条不紊地指挥大家,重新布置阵地。虽然许多布置大家还不明白用处,但是能够感受到,副部首大人的布置似乎非常有针对性。

看到姜维沉着指挥若定,桑芷君的目光异光闪动,情不自禁流露出爱慕之sè。

王小山站在阵地边缘,屈腿半蹲,双手按在地面,就像四肢着地的大蛤蟆。他蓦地怒目圆睁,浑身气势陡然爆发,周身升腾起一层明亮的土黄sè。

厚重的土元力气息,沿着地面扩散,地面蠕动。

恍惚间,大家生出一股错觉,大地仿佛在向他塌陷,就好似王小山所立之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一个又一个坑洞,出现在地面,飞快向四周扩散蔓延。

哗啦。

突然地面冲起一道深褐sè的泥浆柱,泥浆如同雨下,转眼间,就填满坑洞。

盛满泥浆的坑洞表面开始凝结成壳,转眼间,地面恢复如常,和刚才一模一样。

周身光芒黯淡的王小山站起来,满脸憨厚老实,身上看不到半点刚才的气势。倘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也无法把眼前这个看上去像农夫一样的家伙,和土修大师联系起来。

王小山解释道:“我在上面加了一层伪装,很薄。”

姜维赞道:“有伪装更好。”

他估算了一下时间,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所有人,作好战斗准备。”

飞到云海下方的师雪漫,停住身形。眼角的余光瞥见杀气腾腾的刑山,不为所动。她神情肃穆,手中的云染天轻轻抖了个枪花。

嗡。

渗入心神最深处的颤音。

头顶的云海倏地倒灌,如同鲸吸,白sè的云气像白sè的龙卷风,没入师雪漫的枪花之中。

师雪漫手臂一颤,脸上罕见地露出吃力的表情。

紧追不舍的刑山忽然眼角狂跳,心头突然升起极度危险的预感。

不好!

但是此时掉转身形已经来不及,他敢把后背露给对方,接踵而至的杀招一定会把他打得神形俱灭。

刑山也是个狠辣的角sè,烈花血部部首之位,也是他从无数次的厮杀中赚取的功劳。

生死关头,他也拼命!

全身的血灵力鼓动,一声似牛非牛的低吼从他的胸膛爆发,周身笼罩的红光骤然变得浓郁粘稠,恍如鲜血涌动。鲜血边缘,释放一层层淡红sè波纹,就像一道道血sè涟漪。

苍茫悠远的气息,降临在刑山身上。

手中的黑sè重斧,不知何时变成森森白sè,就像岁月风化的白骨。

全身鲜血般浓郁粘稠的红光,涌向他手中森森白斧,轰然化作漫天血河,染红半边天空。

手中的白斧,带着血河,斩向师雪漫。

【冥河断】!

此时的刑山,已经顾不上是不是生擒师雪漫,巨大的压力面前,他悍然动用自己的杀招!

神通和传承不一样,一旦唤醒,血脉自生,就能自然而然的领悟其中的奥妙。但是想要提升,则需要更纯正的血脉。虽然刑山只有一丝稀薄的冥河蛮牛血脉,他也踏入一个以前从未听闻过的世界。

冥河连通生死,纯正的冥河水,只要沾上一滴,便会切断因果。

什么是因果,刑山还无法理解。

他体内的冥河蛮牛血脉并不纯正,【冥河断】上凝聚的血光自然也远远做不到像冥河水那般厉害。但是只要沾染上元力,它就能切断元力和元修之间的联系,继而吞噬元力,壮大自身。

师雪漫这一枪,汇集的元力一定非常惊人,对他来说,无异于一顿美食!

师雪漫不知道刑山的想法,她甚至没有感受到刑山【冥河断】的气息,她所有的心神,全在自己手中的云染天上。

苍穹铁之云!

倒卷而来的云气,没入她的枪花之中,变得其重如铁。手中的云染天变得重如山岳,她需要用全身心才能控制住云染天。

一朵朵黑sè的花朵,从枪尾飞出,围绕在云染天的枪身,缓缓盘旋。这些看上去像钢铁铸造雕刻的花朵,全部是云雾汇集而成。

每一枚铁花,都超过千斤之重!

师雪漫所创的绝技,铁花】!

人们形容枪总是喜欢用梨花枪,雪亮的枪花好似梨花朵朵盛开。而师雪漫却走的另外一条道路,择其重,承其重!

当六朵黑黝深沉的铁花,盘旋在洁白剔透的云染天周围,师雪漫浑身的气势陡然消失。

她的目光从云染天上挪开,看向刑山。

映入她视野一道巨斧裹挟着漫天血芒,犹如一道冲破河堤的红sè洪流,带着排山倒海的威势,朝她碾压而来。

呼。

师雪漫缓缓吐气,吐气如剑,她头顶的云海也仿佛被一道利剑从中一分为二。

她的眼眸没有一丝变化,波澜不兴,沉凝不动,坚决如铁。

迎面而来的血河,仿佛没有看见一般。

跨步,刺枪!

没有任何花巧,就像最普通不过的枪招。但就是如此简单基本的动作,在师雪漫手中,却透着难以言喻的美感,就好像所有的光线此刻都汇集在她身上,不自主吸引所有的目光。

这看似再平凡不过的一刺,化作一点寒芒,在它周围,六枚铁花众星拱月般缓缓盘旋,飞向滔天血河。

比起【冥河断】的威势骇人,师雪漫的铁花】平凡普通得很。

但是不知为什么,这威势看上去没有任何特殊的一枪,吸引大家的心神。

所有人不自主摒住呼吸。

六枚铁花拱卫着一点寒星,一头撞入凶厉之气滔天的血河之中。

刑山的脸sè突然大变,眼前的血河突然炸开。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握着巨斧的手掌一麻,刚刚还散发着可怕威势的重斧就像酥脆的饼干,瞬间化作齑粉。他的手掌直接炸成一蓬血雨,他甚至来不及感觉到痛。

然后看见只剩下半截的右臂。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七章 【冥河断】VS【点铁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