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故布疑阵

第四百六十一章 故布疑阵

为防止银鲨群突袭过来,奴隶们已经撤回北崖鱼寨;铁鲲等人也得了消息,赶到北崖鱼寨来,神sè焦灼等陈海他们回来。

眼看着在和拓跋部的对峙中,他们已经渐渐占到了上风,待开春之后,即便拓跋部不撤兵而走,他绝难讨到什么便宜,却不料这时候竟然出现这样的变故。

不过,诸蛮将对铁崖部守护獒妖的实力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本以为拓跋部仅有小部精锐到尧山东北麓捕鱼,苍遗必能挫败拓跋部的图谋,未料苍遗与陈海、宁婵儿他们三个去去就回,都没有跟敌族斗上一番。

这情形令诸蛮将略感不安,私下议论,难道几头鲨妖投靠拓跋部,竟然令修行数千年的守护大妖都有所忌惮了吗?

诸蛮将私下议论,声音在小,苍遗也能听得见,烦不胜烦,挥手就要将诸多蛮将从北崖鱼寨前赶出去。

众蛮将还不清楚形势,有些不愿意离开,苍遗拿眼睛一瞪,须髯皆立,诸蛮将这才省得眼前这位爷可不是那么好惹的,灰溜溜的跑了。

陈海见铁鲲看上去镇定,但是紧握的双拳还是出卖了他。

魔猿受不了场中的气氛,锤着胸口吼道:“不行就干他娘的,一个小小的鲨妖,敢跑到苍老大捣乱,嫌命长了。”

陈海不理会魔猿,对铁鲲说道:“这边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我自有解决的手段,但是怕是这北崖鱼寨,要安排将卒常驻,才能令捕鱼之事进行下去。”

只要捕鱼之事不断,诸部族人能获得充足的食物,拓跋部总不能在魔猿城围到天荒地老。

铁鲲头痛道:“要将鲨群的扰袭隔绝在百里之外,北崖鱼寨安排的兵马不能太少,而魔猿城那边防御也就勉强维持,一旦抽走太多的蛮勇,恐怕拓跋部会毫不犹豫的强攻魔猿城。”

说到底,铁崖部能用的兵马,还是差成立汗国之后的拓跋部太多。

陈海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我都了解,不过我不需要从魔猿城抽调精锐蛮勇。之前魔猿城有仆从兵两万,你将他们交给我就可以了……”

匠工营目前是姚文瑾在负责,年前新组建的工兵营是齐寒江在负责,而且铁鲲也清楚,陈海从榆城岭陆续调来上百名基层武官以及匠师,补充到匠工营、工兵营,将框架撑起来。

由于陈海调来的基层武官及匠师,修为都很普通,甚至有一半人都只有通玄境后期的修为,所以其他部族的首领都没有在意,还以为匠工营以及工兵营都在铁崖部的掌握之中。

唯有铁崖在陈海身边一段时间,知道陈海最善于底层弟子,只要将匠工营、工兵营的框架撑起来,之后慢慢再从天机学宫或龙骧大营调人过来,补充进去,匠工营、工兵营的真正实力,最后必将令人大吃一惊。

这事实上从工兵营开山凿道、修建城寨以及匠工营筹铸造兵甲的速度跟质量,都能看得出来,匠工营与工兵营的实力每天都在增强一分,只是没有直接反应到战力上,诸多部族首领都没有察觉而已。

此时再将魔猿城的两万仆从兵交出来,就相当于是将尧山之内的十数万奴隶,已经大多半脱离铁崖部的控制。

陈海将铁鲲的纠结全部看在眼里,说道:“有朝一日,我会助铁崖部在瀚海草原纵横驰聘,但我也会将这些燕州苦奴带回来,也希望铁崖部在瀚海草原以后不要再蓄养燕州苦奴——你知道,不这样,我在燕州交待不过去。”

铁鲲点点头,表示理解,陈海要不是提这些条件,就不是他所认识的陈海了。

苍遗皱眉道:“这边鲨妖之事你想要如何解决?”

陈海并没有回答他,转头问宁婵儿:“宁姑娘,你的冰凝丹和凝火汁液还有多少?”

宁婵儿不知道他问这些做什么,愣了一下回道:“凝火汁液还剩两瓶,冰凝丹还有不少!”

陈海蹙着眉头说道:“或有可能,那多炼制一些,御敌时或能用得上……”

*********************

此时与银鲨一族结成同盟,拓跋旗就决意在尧山西北麓、在白鹿城的北面一百里处,派驻一万精锐战兵、一万奴兵,在一座斜伸入海的岬岛上建造寨垒。

此寨与银鲨一族背腹相依,不畏铁崖部兵马来袭,不仅能为拓拔部源源不断的补充大量的海鱼食物,而在冰层没有融化之前,还可以就近跨海去偷袭仅一百四五十里外、铁崖部设于北崖的鱼寨。

这时候,拓跋部虽然不能从白鹿城出兵直接进攻玉柱峰,但白鹿城联络拓跋部在尧山南麓及西北麓的兵马,又重新变得重要起来,拓跋旗重新将拓跋颜调到白鹿城担任主将,协助银鲨一族,从北面牵制铁崖部。

拓跋旗在白鹿城住了数日,看到玉柱峰、北崖那边都没有什么动静,就亲自亲卫黑蛮骑,护卫着第一批从西北麓收获的上百万斤海鱼,往南而去。

满载渔获的拓跋部一扫往日yīn霾,踏着月sè的队伍一路上欢声笑语,最后便有苍凉的蛮歌在草原上回荡着。

这对于之前军纪严明的拓跋部是不可能存在的,可是拓跋旗并没有阻止,相反也随着调子轻声哼唱着。

赤濡听不懂拓跋部的俚语,不过那苍凉激昂的强调,让素来多愁善感的她心里有一种别样的情绪在滋生。

想到这里赤濡转头看了看沙滦,看他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些什么,轻轻的将头靠在沙滦的肩上。

沙滦和赤濡相伴数千年,自然能隐约察觉到她的不安,只是眼前的实力对比,拓跋部实在没有输的理由,只是安慰的轻抚赤濡的秀发,紧绷的表情也缓和了起来。

还没有行出百里,平地一阵狂风突然刮起,大片的浓云开始汇聚,沙滦一惊,在风中他嗅到了苍遗的气息,飞入半空之时,同时又将青光石境祭出。

拓跋旗手下黑蛮甲,都是百里选一的精锐,歌声蓦然停住,数千精锐结阵,将驼运海鱼的数百头蛮牛围在当中,一缕缕玄之又玄的杀阀意志凝聚成一股无影无形的强悍气息,死死锁住方圆数十里的天地元气。

护卫渔获的队伍就变成了呲着獠牙的巨兽,等待着猎物上门。

云层越积越厚,终于遮挡住了皎洁的月光,拓跋旗等人也都将气息提到巅峰,一个个奇形怪状的蛮魂接连在他们身后凝聚成形,闪烁着或明亮或幽深的光芒,将陷入漆黑的大阵照亮。

拓跋旗并不畏那头妖蛟敢来偷袭,虽然蛮族对杀伐兵气没有详细的研究,但拓跋旗率部征战半生,也清楚在数以千计、万计的精锐战兵强悍意志面前,不要说道胎境了,即便是道胎境强者、大妖,也会受到严重的压制。

此时,方圆数十里方圆的天地元气都被锁住,即便是沙滦借用青光石境,也没有办法额外借用天地元气,仅仅凭借自身的真元法力,那头妖蛟在无数战矛、弓弩的刺射下,又能坚持多久?

何况拓跋旗他们可不都是吃素的。

yīn沉的乌云笼罩天地,呼啸的狂风卷起地上的积雪,刮的所有人都眯着眼睛,但足足有半盏茶的时间,都没有见到其他的变化,那头暗中搅|弄风云的妖蛟,却始终没有现形。

拓跋旗正疑惑对方到底搞什么鬼时,忽然间,沙峦大吼一声,拓跋旗转身就看到阵后传来一阵惊慌失措的惨叫,数十块冰块凭空出现,拓跋旗眼睁睁看着左翼数十个拓跋部最精锐的黑甲蛮,被封死在玄冰之中。

看到冰中的蛮勇一个个脸sè灰败,就眨眼的工夫,就已经确定无法救回来了。

沙滦所修便是冰煞,但一出手就是数十极煞玄冰块,都勉强能赶得上他出手一击了,难道对方除了那头妖蛟外,还有其他值得重视的大妖?

不会是法阵,沙滦没有感知有天地元气有异动。

然而变化并没有停止,就见左翼的夜空里,又无肆燃烧出一团团幽绿的烈焰。

这烈焰看着诡异,随风而动,左翼有数十蛮勇根本躲避不及,沾染一点,筋骨皮血就被烧穿,随后又化作熊熊烈焰越燃越烈,诸多战力强悍的蛮勇连同身下的战骑,不一会儿就在惨嚎着烧成焦炭、没了声息。

这蚀骨烈焰同样不是什么大阵所引发,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气都没有丝毫的动静,难道又是哪位道胎境强者,凭借自身真元,就能释出如此强悍的妖焰?

铁崖部除了那头妖蛟,到底还有多少强者相助?

沙滦与拓跋旗面面相觑,赤濡更是心惊不已。

“铁崖部绝没有那么多强者相助,定是有什么蹊跷法门捣鬼,要不然又怎么被会我们困在尧山之中这么久都不杀出来?”拓跋旗没有跟沙滦以神念交流,而是直接说出来,希望能安定军心。

藏在远处山岭捣鬼的宁婵儿,也能隐约听到拓跋旗在说什么,撇嘴一笑,跟陈海说道:“要是拓跋旗最终知道,你只是故意让拓跋部围困住尧山,心里会怎么想?”

陈海苦笑一下,知道他有什么想法很难瞒过宁婵儿,传念道:“银鲨一族搅和进来,形势还是要比我预料的要复杂一些,希望今天装神弄鬼,能吓住他们一段时间,不然他们现在就直接奔袭北崖鱼寨,还是会令人头痛啊……”

北崖鱼寨是尧山之中最重要的食物来源,又在天罡雷狱阵的覆盖范围之内,要是拓跋旗当机立即调派一部精锐,与银鲨一族汇合从北面强攻北崖,他们要守住,又不能从魔猿城抽多少精锐蛮勇来,诸妖伤亡就惨重了。

在血魔大劫来临之前,陈海可不想损失一头大妖,龙骧大营现在还是太缺高端战力了!

看网友对 第四百六十一章 故布疑阵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