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底牌

第四百六十三章 底牌

虽然已过年节,但瀚海之上,北风吹来,滴水成冰。

拓跋部在尧山西北角建立临海大寨之后,每天都会派出数千精锐骑兵,汇同银鲨妖沙栾所率领的银鲨群,往北崖这边逼近过来。

北崖鱼寨建在百米高的石崖之上,有居高临下可守之险,银鲨一族虽然是瀚海里的霸主,却无法上岸进攻,而拓跋部的精锐战骑,也没有办法强攻北崖鱼寨,但他们每每逼近,一是银鲨一族会在深海之中驱赶鱼群,二是扰袭、屠杀踏入冰层捕鱼的奴隶,也是对北崖鱼寨造成极严重的干扰跟威胁。

毕竟北崖鱼寨成立的目的,就是要从瀚海捕捉到足够多的海鱼,以补充尧山之内的粮食来源,即便伤亡再大,也不能不将奴隶们派到冰层上捕鱼。

看到陈海、苍遗、宁蝉儿等御空飞出,驱赶从分散于海底驱赶鱼群的银鲨,拓跋部逼近北崖鱼寨四十里的骑兵本阵,就适时分出数百精锐骑兵,像地滚雷霆似的踩踏着冰面,往捕鱼点围袭而来。

捕鱼点这边,齐寒江亲自率领两个千人队,结阵保护捕鱼的燕州苦奴,但这时候冲到近处的敌骑有些多,而且每人都持掷矛,在距离千人队阵五六百步处,就将一支支闪烁寒光的铁矛怒掷过来。

铁鲲是将两万仆从兵都交给陈海用于防御北崖鱼寨了,工兵营四万多辅兵,也归陈海调遣,但这么短的时间内,没有足够的兵甲战械装备,大多数的矛盾兵、刀盾兵,所持都是普通的木盾,防御力很差,每一次交锋,就少说有三四十人的木盾被铁矛射穿,被射伤或射死,鲜血淌成一地,染红冰面。

偶尔有三五支铁矛掷得特别远,射入捕鱼的苦奴阵列之中,更是惊乱一片。

捕鱼苦奴都没有经过训练,看到身边有人被射伤、射死,就如一群濒临灭顶之灾的蚂蚁乱成一团,齐寒江还要额外派人,将慌乱的捕鱼苦奴镇压下,不让他们骚乱起来……

齐寒江手里没有成建制的精锐骑兵可用,两万仆从兵,装备差、训练差、士气更差,结阵还能抵挡敌骑的冲击,根本无法分散开来在冰层的抄袭、追击敌骑。

看着敌骑在外围不断的兜着圈子扰袭,他气得都要吐血,却无计可施。

虽说北崖有二三十头堪比明窍境巅峰武修的大妖,但面对拓跋部成建制的精锐战骑,在开阔的冰层上厮杀,却也难占上风,何况拓跋部数千骑兵以及潜入在深海里的银鲨群随时都有可能一哄而上——陈海不能冒险,让诸妖杀出鱼寨太远,甚至严令诸妖的活动范围,不得离开鱼寨十里之外,现在还没有到决战的时机。

陈海、苍遗、黑角妖虎、宁婵儿、鹤婆婆等确认有新的一批鱼群,进入鱼寨海的水域,就赶回来,这时候骚扰的敌骑也收拢回去,北崖这边,捕鱼苦奴以及仆从兵,这一天下来,又有近两百人的死伤。

面对如此不利的纠缠场面,无以为计的苍遗也是气得大怒,就想单枪匹马追过去,杀十数敌骑泄愤。

陈海将苍遗拦住。

拓跋部五千精锐战骑,会同银鲨群,又有道胎境的银鲨老妖坐镇,苍遗是能杀十数敌骑泄愤,但也绝讨不到好。

冰坑附近一片狼藉,悲怮之声大作。

一个披裹兽皮衣裳的奴隶抱着一具尸体放声大哭,他怀中的尸体和他面目有些相仿,想来应该是兄弟,只是胸口被铁矛射穿,血汩汩往外涌,胸口剧烈喘息着,眼见是不行了。

哭了半晌,这奴隶指着收拾战场的奴兵破口大骂:“你们为什么就不敢打,为什么就打不赢……”

他旁边的一个人赶紧捂住他的嘴,可是很多人都已经听到了。

正在帮忙收拾战场的仆从兵将卒,也只是往这边看了看,张嘴想说话,却没有说出口,低头去收拾这狼籍的战场。

或许不能称之为战场,简直就是屠杀场,他们每天都要被杀伤、杀死百余人,却拿敌骑以及银鲨群无计可施,还要担心哪一天,银鲨群从海底将这一大片冰层都拱碎掉,让他们一齐落下冰冷的海水里冻死。

只是好多人在埋下头的时候,大滴大滴的泪珠顺着眼角落在冰面上,都来不及融化哪怕一点儿冰面,就被冻结了。

兵荒马乱的年代,人命不如草芥。

不过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将尸体以及受伤的苦奴、仆从兵抬进鱼寨,天sè还没有黑,千余苦奴们还得继续捕鱼……

陈海和苍遗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苍遗转身看了看陈海,发现陈海除了面目冷峻,其他都一如往昔。

苍遗敢要问陈海有什么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局,这时候心神微微一凛,他感知到有一小队人,正从尧山东麓的山岭里,往血魔峡方向潜去。

拓跋部派三五十人进来搞刺杀、搞破坏?这不是找死吗?

苍遗正要拉陈海一起去伏杀这些刺客,却见陈海眉头深锁,神识聚敛,正往那小股人马潜进来的方向延伸,而陈海神识正有节奏的收放,这正是用神识与人远距离交流的秘法,苍遗这时候明白过来,这小股兵马,是陈海调过来的人。

俄而,陈海才收回神识,露出了些笑容,对苍遗道:“这些人让我等了这么久,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他们?”

苍遗不知道三五十人过来能抵什么用,被陈海拉着往血魔峡飞去。

乐毅他们这时候已经进入血魔峡,为避开他人的耳目,四十多人都挤在陈海的木屋里,四十多人都穿着兽皮以及麻葛混编的衣裳,破破烂烂,但里面却都是最精良的战甲,玄兵战戟,也都用麻葛裹住,不露锋芒,看着就像是逃跑的苦奴。

看到陈海过来,乐毅、韩文当兴奋的上前行礼道:“不负主公所托,我们总算是赶在二月底之前进入尧山了……”

陈海点了点头,问道:“一路上辛苦了,其他人呢……”

乐毅回道:“为避免引起注意,我们分成二十个小队,扮成逃跑的奴隶或逃荒的难民或进入草原采集药草或狩猎的药农、猎户。不敢贸然进入尧山,前夜先在尧山东面的石蛟岭聚集,我先带着第一批过来参见主公……”

“好!好!”陈海让其他人先进地宫,将乐毅、韩文当留下来,跟他们介绍当前的尧山局势……

“二十队人,都有你们这样的实力?”苍遗震惊问道,他原以为只有乐毅、韩文当四十多人过来,就算乐毅、韩文当都有明窍境后期乃至巅峰的修为,但都抵不上什么屁用,但要是乐毅、韩文当才是第一批,后面还有十九批这样的精锐,那就完全是两个概念了。

“我从哪里挑四十名明窍境强者来,”陈海微微一笑,说道,“现在天机学宫及龙骧大营,要保证龙骧军的战力不被严重削弱,我也只能抽调一千八百基层武官过来!”

“一千八百名基层武官!”苍遗眼珠子瞪得溜圆,这时候才真正明白陈海的算计是什么,陈海是要用这一千八百名基层武官,将两万仆从兵以及四万工兵营的辅兵,都编训成能够进入战场的精锐战力!

陈海一方面安排鹤婆婆去迎接其他人马,分批潜入尧山,要确保在这支精锐初步编训成之前,不惊动敌兵,另一方面又将乐毅、韩文当他们从血魔峡带入地宫,由郭泓判带着他们先熟悉地宫里的情形。

地宫足够开阔,将是他秘密编训战兵的地点。

陈海与苍遗回到偏殿,解除掉禁止,雷狱炼魂阵还在运转,只是已经没有电光在劈下来,在雷狱炼魂阵郑重,猩红的血丹已经完全变了模样,丹窍之中蕴含的血海也变成了一团粘稠的金sè,不再有一丝残魂怨煞的气息。

苍遗撤了阵法,将净化后的血丹拿给陈海,陈海闭着眼睛体悟着这丹药的的气息,直感觉宏大无比,这里面蕴含的是最纯粹的力量。

陈海小心翼翼的把金丹收了起来,跟苍遗笑了笑,说道:“等张雄他们都过来,将操训之事安排好,我就直接闭关冲击道丹了,到时候北崖这边的防御战事,还望师兄多多照拂——师兄要切记一点,我们至少还需要不动声sè的拖延两个月。”

**************************

天气依然寒冷,但是吹来的风已经带了些柔和的气息,有在瀚海草原上生活几年的人知道,冬天快要过去了。

可冬天过后呢?

他们这些人该怎么办?

是如同私下里流传的一样,打完这一仗真能让他们重返家园,还是继续在瀚海受苦?

又或者说,他们怎么可能打赢这一仗?

很多奴兵想到这里都非常迷茫,士气低迷。

虽然相比之前在蒙兀部的生活,现在的日子改善很多,但是看不到希望,人怎么能振作?

“收队!”嘶哑的声音在各个方阵中流水般响起,齐寒江很快带着两万人浩浩荡荡的往地宫走去。

这让奴兵们都很疑惑,为什么不回营寨?

整齐的队列中开始有些骚乱,军纪官来回巡视,一通喝骂才勉强制止住了。

穿过一道狭长的山崖,一座宏伟的石门无声开启,黑漆漆的洞口犹如噬人的巨口一般张着,齐寒江与十数扈卫坐在山崖上,督促畏畏缩缩的士兵进入地宫。

心思慌乱的仆从兵,走进来之后,却发现道路的尽头原来是一座无比巨大的地下大殿,大殿里的中央,站立着近两千名气势冲天的战将,而再往前在祭天台上,数十个人傲然而立,站在正中的,正是陈海。

看网友对 第四百六十三章 底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