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紫电雷芒

第四百六十六章 紫电雷芒

当第一波数百斤重的石弹狠狠的砸落到魔猿城头之时,陈海就有所发觉,但他已经到冲击道丹境最关键的一刻,实在不容他去为外事分心。

炼除残魂怨魂之后的血丹,悬浮在陈海的头顶三尺高处,一道道由无尽金sè光屑组成的金sè光链从血丹里散发出来,没入盘膝而坐的陈海体内,连接着他的灵海秘宫。

这条光屑之河,是由最为纯粹的灵元组成,这一幕代表着此时正源源不断有磅礴的灵元从血丹抽取出来,纳入陈海的灵海秘宫之中。

在陈海灵海秘宫之中,至阳至正的无尽真元,就像愤怒的汪洋大海,磅礴到难以想象,即将彻底失控,要将陈海的灵海秘宫彻底撕碎——要是苍遗看到这一幕,都会震惊,陈海在灵海秘宫纳入这么多的纯阳真元,竟然没有崩溃掉。

在纯阳真元形成的汪洋大海正中央,有一道紫电雷芒,也是这道紫电雷芒,维持住如此磅礴的纯阳真元纳入灵海秘宫之中,没有崩溃掉。

这道紫电雷芒,就是陈海修悟到第二重境界的风雷真意的具象。

凝结道丹的原理不难,参悟道之真意之后,以道之真意为种子,不断的汇聚、压缩纯阳真元,当纯阳真元足够巨量、足够磅礴,在达到一个临界点后,足够磅礴的纯阳真元就会往道之真意所在的极点坍塌,最终凝聚成道丹。

一方面,越强的道之真意能约束、压缩越磅礴的纯阳真元,另一方面,越强的道之真意,纯阳真元坍塌聚变的临界点越高,使得成丹过程越凶险,但成就的道丹品阶也越高。

陈海所悟的风雷秘意,在灵海秘宫具相后呈紫sè,也就意味着陈海一旦踏入道丹境,所悟就是诸修羡慕之极的紫丹——而修成紫丹,意味着陈海继续修炼下去,只要不意味辞世,将来有六到七成的把握能够修成道胎。

当然,陈海要是有足够的时间潜修,将所参悟的诸多道之真意,都融入风雷秘意之中,将风雷秘意修炼到第三重境界,或者掌握更高层次的真意,未必不能一步修成金丹。

此时形势危急,陈海涉及到的斗争越来越高级,明窍境的修为力有未逮——虽然很多时间,并非依赖于蛮力,但陈海总需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免于敌对势力的恶意刺杀吧?

再者,陈海对能修成紫丹,也实在提不出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近百年来,燕州修入道丹者也有二三百人,真正有紫丹成就的,也就三五人而已。

紫电雷芒散发出宏大的气息,在灵海秘宫中扩散开来,闪着丝丝电光,仿佛带着无穷引力一般,催动纯阳真元在灵海秘宫里旋转起来……

血丹中的纯阳灵元已经所剩无几,连带着那一道道金sè光链也黯淡了许多。

而陈海的灵海秘宫深处也已经近似干涸,但那凝重的风雷真意仿佛还没有满足,仍然在不停的吸附着真元,陈海古井不波的在那里坐着,外面的刀山火海,血肉横飞和他似乎毫无关系……

***************************

为了钳制沙滦等人,苍遗带领着众妖兽坐镇魔猿城,但双方道丹境以上的强者都不会轻易出动,因为他们发现,在十数万精锐所凝聚的杀伐意志面前,不仅天地元气搅乱得一塌糊涂,他们的神魂也是弱的,也是受压制的,即便进入前阵,也很难发挥道丹境强者应有的威力。

在常规的攻城战当中,铁崖部的四万精锐,依据坚城,又有这段时间来所铸造各种简单而有效的战械相助,也实在不是那么容易撼动的。

魔猿城上下震天嘶吼,一道道各sè光芒时不时的升起,接战不多久,城头上下就被鲜血染红了。

拓跋旗站在中军阵列之中,遥遥望着前方的战场,他面无表情。

铁崖部的防守之强,实在有点儿出乎他的意料,特别是对方的抛石弩,不但射程比己方的弩车远,而且更为精准一点,从开战到现在,己方已经有十几台抛石弩毁在巨石之下,相反己方的抛石弩刚刚到能砸到魔猿城城墙的有效范围。

当时有人说铁崖部的铁鲲广泛启用人族,当时他还颇为不屑,现在看来,或许拓跋汗国往后也应该重视人族工匠了。

拓跋汗国,每每想到这个词语,拓跋旗心中就激动万千。

这时候有一只魔鹫从极远厉啸着掠来,拓跋旗抬头望去,抬头释出一道玄光,指引那头从赤眉湖方向飞来传讯的魔鹫直接往他这边飞过来。

五千余里外的赤眉湖,有三四十万燕州人族聚集,其中有十万黑燕军精锐,这是除黑石城之外,拓跋旗必然全局考虑的第二大变数。

拓跋旗不能不关注这十万黑燕军残部的动向,下令监视赤眉湖的哨寨,每隔三天都要传递一次消息过来。

*****************************

在距离赤眉湖西北六七百里外,近年来拓跋部占据一座名叫灰鸦岭的石头山,建造一座坚固城寨。

灰鸦岭寨并不很大,大概一千步方圆,在茫茫的瀚海草原上,算不得起眼,这个城寨的建立,跟尧山的战事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而是监视赤眉湖黑燕军动向的总哨寨。

拓跋部暂时腾不出手来解决黑燕军,这时候也没有谁会认为黑燕军会参与尧山的战事,但谁也不会放任这么一支强大的人族精锐在拓跋部的腋腹之地立足,就此不闻不问。

灰鸦岭城寨常驻兵马三千,主将乃是拓跋旗的堂弟拓跋虎,也是一个明窍巅峰的存在。

起初拓跋虎兢兢业业的守在这里,唯恐赤眉湖方向有什么风吹草动,但他很快也认定,聚集到赤眉湖的黑燕军看似很强,但根基太差了。

此时的黑燕军是不可能偷袭拓跋部腹地的!

黑燕军在赤眉湖畔能自给自足,更多应该是想着自保,而不是招惹是非;没有太多的人口,就没有太多扩张领心的野心;而有限的人口,也注定黑燕军没有统治瀚海草原的可能,他们没事吃撑了,冒着极大凶险去偷袭拓跋部的腹地干什么?

想明白这些后,拓跋虎就开始他的幸福生活,每日处理完并不繁重的日常事务,就会躲入营寨中美酒大肉。有时候黑燕军那边送些礼物过来,表示要以后和平相处,拓跋虎也都笑纳下来。

既然认定黑燕军不可能有胆跟拓跋部结仇,为什么不笑纳?

将来汗王决定要剿灭黑燕军,踏平赤眉湖,到时候剿灭、踏平就是!

今日也不例外。

拓跋虎刚得到魔鹫传书,知道尧山那边的总决战今天已经打响,只等拿下尧山,整个瀚海东岸的草原就会都沦为拓跋部的狩猎场了,到时候拓跋部就才有资格跟黑石汗国并肩齐驱,他拓跋虎的权势也会水涨船高。

志得意满的拓跋虎,今天罕见的出现在校场上,慷慨激昂的乱讲一通,随后就回到自己的营寨中去了。

那里有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在等着他,是灰鸦岭附近一个小部族首领下午刚送过来给他享用的。

刚才拓跋虎手里有一堆事要处理,都没有来得及享用,这时候想想那柔美的身姿,妖艳的脸庞,拓跋虎就感觉心头像点着一把火似的。

回到大帐,胡乱的将一条羊腿送下腹中,又灌了半坛子没救,醉眼惺忪的拓跋虎着人将女奴送了上来。不够多时,就听得账外一阵佩动环响,大帐帘子一掀,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带着一股奇特的香风走了进来。

拓跋虎眼神一阵呆滞,死死的沾在这个宫装美女的身上,再也移不开了。在绝sè美人面前,拓跋虎没来由的感到一点儿自惭形秽,他抬起袖子,狠狠在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唯恐一嘴的油腻唐突了佳人。

那美人轻笑一声,屈身道了一福,拓跋虎傻笑着就要伸手去抱,那女子咯咯笑着轻盈的一转身让开了。

“大王英雄盖世,先让小女子敬大王一杯如何?”说着就抱起那半坛酒往桌案上的碗中倒去,只是那半坛酒对这弱女子显得有些重了。

看着蹙着峨眉,略有些吃力的佳人,拓跋虎喉结蠕动了一下,咕咚一声咽了一大口口水。放下酒坛,女子看着拓跋虎的痴样,轻抬手臂用流苏般的衣袖掩着口嘻笑了一声,伸出一双胜雪的柔荑,将酒碗端起敬献给拓跋虎。

拓跋虎此时已经sè迷心窍,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女子的一处指甲,闪着妖异的红光。他抓起酒碗一饮而尽,顿时感觉这杯酒比刚才更有劲了许多。

他哈哈大笑道:“美人儿,我看你这柔弱的身段,想来越述部的老东西还没有糟蹋过你,且让本大爷来试试。如果那老东西之前欺负过你,将来我拓跋部必定踏平越述部,帮美人儿你好好出一口恶气。”

说完就合身向那女子扑去,可那女子虽然看起来柔弱,但是脚下步伐却轻盈的很。一阵叮当乱响,拓跋虎扑倒了许多家什,但就是没能一亲|美人芳泽。

拓跋虎心中的那团火越燃越烈,只觉得眼前的景物都开始扭曲了起来,而佳人银铃般的笑声,也犹如在远方一般。昏昏沉沉的他自然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浑身冒起了红光,最终还是一股剧烈的灼痛惊醒了他,这时才惊慌失措的发出惨叫,但是没有持续两息,意识就陷入永久的混沌。

拓跋虎最终变成了一团人形火炬栽倒在大帐中,那火迅速的窜燃起来。

大帐的扈卫,发现主将遇刺要冲过来营救、围杀刺客,一道剑光纵横斩出,宁婵儿纤纤玉手,同时将反扣的二十多枚冰凝丹一起洒出。

拓跋虎虽死,但灰鸦岭寨还有三名千夫长,实力皆是不弱,宁婵儿要是被拖住数息时间,极可能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她这时候也是不要命的将冰凝丹、凝火灵液洒出去,想要趁着混乱,杀出敌寨。

这时候沉闷如雷霆般的马蹄声,从远处震动大地,灰鸦岭寨站在哨楼上的斥侯,这时候突然发现就在七八十里,上万黑燕军精锐骑兵如同钢铁洪流一般,正往他们这边快速切来……

“敌袭!敌袭!”

寨内因主将遇刺一片混乱,而寨墙上的哨楼因为发现上万敌骑逼来,敲响大钟发出警讯,一时间乱作一团,也不知道是组织人手围杀刺客,还是先将所有的兵马调上寨城,抵挡半个时辰就会到达的强袭!

看网友对 第四百六十六章 紫电雷芒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