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27 三曜战皇帝 为21000金钻加更

527 三曜战皇帝 为210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赵铁手浑身上下最厉害的就是这双铁手。

赵铁手的本名当然不是这个,只是后来这双铁手出了名后,才人人都叫他赵铁手的,时间久了反而没人记得他原来叫什么。据说,他练得是一种叫做铁砂掌的硬派功夫,需要长年累月地在一盆滚烫的铁砂之中不断插拔,方能锻造出一双不畏油浸火烧、刀劈斧砍的铁手!

这双铁手,据说比流星的硬气功还要厉害。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流星的四肢虽然不惧刀枪,但却敌不过我的炎烧拳,而赵铁手的那双铁手,则对我滚烫的拳头免疫。

一般人被他这双铁手擦上一下,非死即伤。当初他到罗城找我,我手下有个兄弟,就是死在他这双铁手之下。就是这样恐怖的一双铁手,在和李皇帝的铁拳对撞之下,竟然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真的就好像两支铁器撞在一起似的。接着,李皇帝几乎没什么反应,而赵铁手却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骨碌碌地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又惊散了一片人群。

人们惊讶,不是因为李皇帝一招把赵铁手打飞,李皇帝的身手之高深莫测,本来就是省城之中人人都知道的事;大家震惊的是,赵铁手竟然敢和李皇帝动手,而且还是为了我!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皇帝虽然没什么事,却是极度的怒火中烧,整个人像是一头快要发狂的狮子。

“你真的要反!”

李皇帝怒喝一声:“好,那我就送你和王峰一起上西天!”

李皇帝是真的疯了,对面还有四大家族势如狼虎,而他却完全没有放在眼里似的,再度朝着赵铁手的方向疾奔过去,身上的杀气也再度高涨,显然要先杀赵铁手,再取我的命。

在李皇帝看来,失去控制的手下,比势如狼虎的敌人更要可恨,更需要早早杀掉,这就是所谓的攘外必先安内!

面对这个情况,一众人都傻了眼,无论是对面的四大家族,还是这边李皇帝的人,大家都只能大眼瞪小眼。对面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刘璨君和冯千月还在我们手里;我们的人也不敢瞎动,毕竟和李皇帝打起来的是赵铁手,这让他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赵铁手被击翻在地,正要爬起,李皇帝就已经如阵旋风般冲了过去。赵铁手是因为我才遭到李皇帝的攻击。我肯定不能眼睁睁看着李皇帝动手杀人,所以我没有丝毫犹豫,立刻朝着李皇帝直撞过去,右手滚烫的拳头也朝着他的面门轰去。

我已经来不及考虑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我只知道必须要阻止李皇帝!

我的速度已经够快,常人眼里只能看到一道残影。我将体内的龙脉之力全部催发,龙脉图十九处穴道的威力也全部尽显,但还是拿李皇帝无可奈何,我都没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只觉得眼前晃了一下什么,咽喉就已经被他的右手狠狠掐住。

“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就满足你吧!”

李皇帝满面狰狞、杀气漫天,仅仅一只右手,便把我的整个身子控住,让我完全无法动弹。我吃力地举起自己滚烫的右拳,想去抓住李皇帝的手腕,但他的另外一只手伸出来,牢牢抓住了我的右手手腕。

接着,他的右手也开始发力,仅仅一瞬间的功夫。我就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喉咙也几乎要被李皇帝给掐断。

一道黑影闪过,赵铁手竟然再次窜了过来,伸出一双铁手拍向李皇帝的手臂。李皇帝发出一声咆哮,一条右腿突然自下而上踢出,狠狠抽在赵铁手的腰间,赵铁手的身子再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跌出。

李皇帝怒了,是真的怒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向被他认为最忠诚的赵铁手,竟然为了我就敢对他发动攻击。以李皇帝的聪明,当然能猜到我们之间肯定有什么瓜葛,但他显然不想再去深究这些,他只想把我们两个全部杀掉!

然而让他意外的事还在后面。

李皇帝刚把赵铁手踢飞,一条右腿还没来得及收回,空中竟然再度窜过一道黑影,一条极其凌厉的铁腿狠狠抽向李皇帝的脑袋。

此刻,李皇帝一只手掐着我的脖子,一只手抓着我的手腕,一条腿还在空中,实在没有余力再去应付这条凌空而来的铁腿‐他实在没有本事把另一条腿也踢出来,毕竟他不会飞,他还需要站着。

于是,这条凌空而来的铁腿,就狠狠抽在李皇帝的脑袋上。

李皇帝再强,也到底是个人,而不是神。

这条腿如果抽在李皇帝身体的其他部位,可能没有多大影响,可是抽在脑袋上,也逼得李皇帝不得不往旁边闪了好几下趔趄,甚至还使劲摇着自己的脑袋保持清醒。

这样一来,他就不可避免地松开了我的脖子和手腕,同时顺手一抓刚才踢过来的那条飞腿,然后狠狠甩向一边。李皇帝捂着自己的脑袋,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然后朝着某个方向看了过去。

是流星。

朝着李皇帝踢出关键一腿的,是七曜使者之一的流星。流星被李皇帝顺手一甩,身子至少飞出去七八米远,再次惊散一大片的人群,但他还是稳稳站住了身形。然后表情冷漠地看着李皇帝。

而我,终于从死亡的边缘侥幸逃了出来。只是,因为之前的极度缺氧,导致我的脑子还有点晕,所以在李皇帝的手抽离之后,我就不受控制地瘫倒在了地上,但我也在努力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确保自己能够早点恢复过来。

“是你…;…;”

李皇帝眯着眼睛,眼神如刀一般盯向流星。

“对,是我。”流星认认真真地说:“大哥。难道你真要把七曜使者全部杀完才罢手吗?对不起,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赵铁手慢慢站了起来。

我也慢慢站了起来。

我们这边的人全部面面相觑,显然已经彻底傻了,没有人能搞清楚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是来打四大家族的吗,不是要一统省城吗,我们这边还占着极大的优势,怎么莫名其妙地就开始内讧了?

既然搞不明白,自然没人说话,只能傻傻地看着。

李皇帝yīn沉沉的眼睛挨个扫过我们三人,正准备张口说话的时候。身后突然又起了一阵骚动。

我们这边有人大喊:“小心,疯牛要抢人了!”

李皇帝猛地回过头去,只见我们的队列前方,已经倒下了好几个人,而疯牛已经挟了刘璨君和冯千月,快速朝着四大家族那边奔去。我们这边的人赶紧就往前追,疯牛甩手往前一抛,两个人影便朝着对面飞去,对面也迅速奔出不少汉子,分别将刘璨君和冯千月给接住了。

“爸…;…;”

刘璨君和冯千月都大哭着,分别投入自己的父亲怀中。

而疯牛则迅速回头,手持铁锤稳稳站住,并且做出一个极度凶狠的表情,像极了神话里面恐怖至极的钟馗,吓得我们这边的人顿时纷纷不敢动了。疯牛见状,这才慢慢退回到了四联那边的阵营中去。

显然,自从李皇帝对我动手开始,疯牛就有了救人的打算,只是碍于赵铁手和流星都在,他无从下手;等到赵铁手和流星也加入到对抗李皇帝的行列中来,他便当机立断地冲了过去,迅速打倒几个看管人质的汉子,然后挟了刘璨君和冯千月就跑,终于成功把二人救出。

古时候人们形容某位大将英勇,往往说他可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今的疯牛虽然没砍谁的头,但他能在上千人的眼皮底下救走两人,也是相当威武和霸道了。

刘璨君和冯千月平安救出,四大家族那边自然是一片欢呼声,人人都在为疯牛的英勇而赞不绝口,冯天道和刘德全也毫不吝惜地夸他,整个四大家族之中一片欢声笑语。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自然是我们这边。随着两个关键人质的脱逃,李皇帝这边的优势自然全无,本就处在傻眼中的众人更是面面相觑,有的人直接摇头叹气起来,说着完了、完了,士气也疾速消退。

而这一切的根源,当然是在我的身上。

如果不是我,就不会搞出这一大摊子的事来。

还有流星和赵铁手。

如果不是他俩,疯牛也不会那么轻轻松松地把人救走。

本来唾手可得的胜利。本来即将一统的省城,就这样化为了梦幻泡影。

可想而知,李皇帝有多么愤怒。

怒到癫狂。

你见过一个人的头发全部竖起来的样子吗?

炸毛,不仅仅是一个形容词,而是真实存在的一种生理现象。怒到极致,或是吓到极致的时候,“炸毛”这一现象就会在有毛生物的身上出现,比如说猫、狗、狮子、老虎等等。

也包括人。

此刻的李皇帝,头发和胡子就全部竖了起来,就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狮子。

接着,李皇帝发出一声震荡山野的咆哮,无数飞鸟从林中惊起,就连整个天地似乎都颤抖了一下,在场的人无不为之胆战心惊,就连对面的四大家主也都为之一颤。

李皇帝不是个傻子,虽然流星和赵铁手自始至终只是表现出一副想要制止李皇帝杀人的样子,但他知道我们已经有了异心,所以绝不会留下我们。

“我要把你们三个叛徒通通杀了!”

李皇帝一声惊天怒吼之后,便朝着距离最近的我疯狂奔来。

李皇帝是真的准备要杀人了,但他并没有吩咐手下兄弟围攻我们三人。显然想要亲手将我们给杀死。

我今天过来谷山的目的,不是为了和李皇帝为敌,只是想救出冯千月而已。现在这个目的达到了,按理来说我只要逃离这里就可以了,可在李皇帝气势汹汹地冲击之下,我根本就无处可逃,只能握起自己滚烫的右拳准备迎战。

我本来想让流星和赵铁手离开这里,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们两人飞快地朝我这边冲来,显然要和我并肩作战。共同对付李皇帝。

这是最坏的结果。

在来谷山之前,我就担心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冯千月,我是必须要救的,她对我有情,我不能无义。我已经做好了打算,哪怕是葬身在谷山,也要把冯千月给救出去。

但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流星和赵铁手被卷进来。

我舅舅不知所踪,他的计划还没完成,还需要流星和赵铁手的帮助,现在却因为我一个人的决定。将他们两人也拖累了。

我于心不忍、愧疚难安。

但是,流星和赵铁手并没有怪罪我的意思,他们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和立场,毫不犹豫、毫不顾忌地站在了我这一边。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复杂心情,实际上也来不及想那么多了,只能硬着头皮迎战。

流星和赵铁手也是如此。

恶战,一触即发。

我和流星、赵铁手三人,各施手段攻向了李皇帝。

于是这一场本来应该是李皇帝和四大家族之间的战斗,最终演变成了我们三人围攻李皇帝的场面,这样的结果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没想到的。

真的,谁都没有想到。

让李皇帝最为骄傲的七曜使者,今天本来就只来了三人,而这三人竟然还和他们的主人干上了。

哪怕是神机妙算的诸葛亮亲到,恐怕都不会算到这样的结果。

这是一场几近天崩地裂的战斗。

我无法形容这一场战斗的惨烈,我和流星、赵铁手三人,绝对可以算是省城一线级别的高手,即便面对各大家族中的顶尖高手也不为所惧。毕竟是李皇帝亲自挑选出来的七曜使者,哪个没有两把真正的刷子?

可以自信地说,我们三人联手,省城就没有对付不了的人。就是疯牛、龙王也得乖乖认输。可是偏偏,我们就真的打不过李皇帝。

虽然我们七曜使者没人知道李皇帝的真正实力,可一开始我们想着,单打独斗不是他的对手,三人联手总能和他一战高下了吧。结果战是战了,败也败得非常彻底。

赵铁手的铁手,流星的飞腿,再加我的火拳,竟连李皇帝的一片衣角都沾不到。这个不管什么时候看上去都病恹恹的老头,体内所蕴藏的实力真是恐怖至极。

怒到癫狂的李皇帝果然十分可怕。

尘土飞扬、烟尘滚滚。这绝对是省城之中最高级别的战斗,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生怕错过每一个精彩镜头。

十几招过后,第一个飞出去的是流星。

流星的腿刚击出去,李皇帝便一拳砸了过去,就听“咔嚓”一声脆响,流星的腿显然断了,当即惨叫着飞了出去。

你能相信吗,流星那条连钢刀都不惧的腿,竟然被李皇帝一拳就打断了。

接着,第二个飞出去的是我。

我使出自己滚烫的炎烧拳,想在李皇帝的身上烧出一个大洞,但李皇帝完全不惧我拳上的灼热力量,直接硬碰硬地和我对轰一拳。这只烧过很多人的拳头,面对李皇帝却丁点作用不起,反而让我的手臂发出“咔嚓”的声响,接着巨大的力道席卷我的全身,让我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

这一刹那,我想起自己刚刚夺得比武大会冠军的时候,李皇帝曾问过我关于“炎烧拳”的秘密。但我含糊着遮掩了过去。那时,李皇帝并没追问,还说功法这种东西肯定是讳莫如深的,不愿说就不愿说吧,我还以为他是尊重我的隐私,现在才知道他压根就没把我这“歪门邪道”放在眼里。

我倒在地上以后,就感觉自己整条手臂几乎废了似的,而且体内也受到了极大的摧残,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就好像李皇帝那一拳的威力直接打入了我的体内一样,我的脑海中闪出一个词来。暗劲。

这,才是暗劲真正的使用方法吧?

我看向倒在另一边的流星,他和我差不多的模样,虽然只断了一条腿,但是整个身子几乎都不能动了。

真是可怕的暗劲,竟能给人造成内伤!

我知道,赵铁手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赵铁手是七曜使者之中,排在我舅舅之后的第二高手,但他自己也曾说过,比起我舅舅来差得很远。果不其然,他也没有撑上几下,双掌便结结实实地挨了李皇帝一腿,整个人都倒飞出来。

他的下场也是一样,除了两条手臂皆不能动以外,整个身体也受到了不小的摧残,躺在地上连动弹一下都吃力了。

不到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我们三人全被打飞出去。

我们三人放至整个省城,有谁敢说我们不是高手?我们三人往阵前一站,四大家族之中,哪个敢说一定就能斗过我们?可就是这样的三个人,在联起手来的情况下,竟连几分钟都撑不住,李皇帝“省城第一高手”的称号果然名不虚传。

但,李皇帝的身体好像真的有恙,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而已,他就已经气喘如牛、汗如雨下。我感觉,如果我们能再撑一段时间的话,或许还真能斗得过他。

但是这世界是没有如果的,败了就是败了,李皇帝不会再给我们重来的机会。

我们三人各自躺在地上。连动弹一下都觉得困难,而李皇帝也站在原地喘了好长时间的气,才慢慢地恢复过来。在他眼里,敌人已经不再是对面的四大家族,而是我们三人。

他那双yīn沉沉的眼睛一一扫过我们几个,冷冷说道:“说,你们的主子是谁?”

李皇帝真的是个聪明人,他一眼就看出我们是串通在一起的,而我们的背后必然还有一位更大的人物。他没有急于将我们杀死,就是想从我们口中问出答案。

我们三人当然闭口不答、沉默不语。

李皇帝突然回过头去,冷冷地看了一眼刘德全。

刘德全好像被李皇帝刚才所表现出来的威势给吓坏了,本来立誓要和李皇帝战斗到底的他,现在竟然展现出一丝慌乱,立刻摆着手说:“不是我!我能把木曜使者插入密境,已经耗光我所有的能力了!”

李皇帝冷笑一声:“我觉得你也没有这个本事!”

刘德全讪笑两声,竟然不敢应答。

“刘德全,我先处理一点家事,接着再说咱们两个的事,你看如何?”

“好。”

李皇帝和刘德全说完以后,才又回过头来,重新看向我们三人,认真地说:“你们只要告诉我答案,我可以考虑留你们一条活路,怎样?”

李皇帝扫了一圈,目光落在我的身上:“王峰,你先说吧。”

我一听这意思,好像还有回转的余地,于是我思虑再三之后,便说:“大哥,我真没想背叛你,我只是想救出冯千月而已,那姑娘对我情深义重,我实在是放不下她,所以才干了忤逆的事!”

李皇帝微微点头,又看向赵铁手:“你呢?”

赵铁手抬起头来,说道:“大哥,我也没有背叛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七曜使者之中,死的死、伤的伤、走的走,真心不剩下几个人了,我是在为你考虑啊,所以才不想你杀了王峰!”

李皇帝再次点头,最后看向流星:“该你了。”

流星也说:“大哥,我跟你有好几年了,这期间里没有少受铁手大哥的照顾,实在不忍看你把他杀了,所以才想出手阻止,希望你别见怪。”

赵铁手和流星都属于脑子转得挺快的人,而且能屈能伸,该玩花招的时候也不含糊。他们的想法和我一样,如果能骗过李皇帝,总比白白受死强吧?

“这么说来,你们三个其实对我都挺忠心,是我错怪了你们?”听完我们三人的陈述,李皇帝皱眉问道。

“是的,大哥。”我们三人异口同声地说。

李皇帝长长地叹了口气。

“赵铁手,你跟我二十五年了。”

“流星,你跟我七年了。”

“王峰,你跟我的时间最短,也才几个月而已。”

“我一直以为你们挺了解我的。”

“所以我不太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们觉得我这么好骗,竟然把我当三岁孩子一样哄?”

“你们三人同气连枝、同仇敌忾,显然有着什么共同利益,有人在背后操纵着你们。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但是你们不肯说实话。那么好吧,我也没有太多耐心,就挨个送你们上西天吧。至于背后的那个人,我迟早会把他给揪出来的。”

李皇帝一边说,一边从旁边的人手里接过一柄钢刀,缓步朝我走了过来…;…;

看网友对 527 三曜战皇帝 为210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