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六十七章 争议

第四百六十七章 争议

黑燕军在赤眉湖蛰伏了三年,委屈求全、忍气吞声,只为能够在这杀机四伏的草原上能勉强存活下去,但黑燕军终究是一头猛兽,今朝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獠牙来。

一片狼藉的灰鸦岭城寨中,烈火肆意蔓延,身穿黑甲的阎渊,此时站在残断寨墙上,一只脚踏在一个千夫长蛮将伤痕累累的尸首上。

在战场局势被黑燕军完全掌控之后,这个千夫长居然还能率领着一小部扈从,背靠着城墙做困兽之斗,给黑燕军带来了不小的伤亡。

黑燕军在燕州连年恶战下来,能随着阎渊辗转到赤眉湖的,无一不是精锐中的精锐,稍微调整了一下战阵,最终还是将这员凶悍蛮将斩杀当场,没有让他突围出去。

是役,黑燕军一万精锐强攻灰鸦岭寨,杀敌三千,在付出了三百余人的伤亡代价后,终于将这个牢牢从北部盯死赤眉湖的哨寨拔除掉。

站在寨墙之上的阎渊,也不管往北溃逃的蛮兵,他的眼神穿过尸骸狼籍的战场,往西北方向望去。

相距四千多里远,阎渊自然看不到尧山的一点痕迹,但他不难想象尧山的模样,想象那个人负手站在尧山之中,将瀚海草原上的局势,都玩弄在他一人的手掌心里。

谁能想象陈海此次北上,竟然有如此深沉的目的。

宁婵儿代表陈海,说是将选择权交给他,但他这时候能做什么选择?

一道虹光从远掠来,宁婵儿轻飘飘的落在阎渊身旁。

一向飘然出尘的宁婵儿,此时看起来有些许狼狈,左手的衣袖就少了一大块,露出了粉嫩的一截玉臂。

阎渊侧过身子,想宁婵儿一拱手道:“如非师妹以身犯险,怕是黑燕军伤亡要比现在多少两倍不止,阎渊在这里谢过宁姑娘。”

宁婵儿落下时本身有些愠怒,此时看到一向黑脸的阎渊如此正经的给自己行礼,心下非常受用,款款的还了一礼,问道:“阎师兄,大军何时出发?”

“现在就出发!”阎渊干脆利落的说道,除了消耗过剧或受伤的将卒,暂时留在灰鸦岭寨休整,其他尚有余力的骑兵,即刻上马出发,目标直指西北方向两千余里的沁海渡口,而在更远处,八万黑燕军步卒也即刻从赤眉燕北岸出发北上。

****************************

天sè已经彻底暗了下来,苍凉的号角声响起,在魔猿城城头激战的拓跋部士兵缓缓收拢,往出发阵地退缩而去。

此时的魔猿城头虽然还保持着大体的样貌,但城墙布满被砸开的蛛网状痕迹以及大大小小的石弹坑,着实显示了这一战的艰苦,也可见在数十具抛石弩连昼带夜的轰砸下,城墙是何等的坚固。

铁鲲拄着大斧呼呼喘息着,看着流水般回撤的拓跋部蛮勇,猛然将大斧高高举起,一阵欢呼声在魔猿城头响起;今日虽然数次遇险,但是魔猿城终于还是凭借着坚固的城墙,和精锐士卒守了下来。

看着兴高采烈的蛮勇,铁都心中却一阵叹息,战斗已经打响,但陈海依然没有出关的迹象,北崖也没有出兵增援魔猿城的样子,难道是出了什么岔子?

他可没有铁鲲那样无条件相信陈海。

然而在拓跋旗的大帐中,气氛并没有像其他人想象的那么轻松。

灰鸦岭遇袭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南麓大营,给左鹫等将带来了很大的震撼。

赤眉湖的那数十万人族他们并不是没有觊觎过,但是在授意小部族试探之后,发现对方着实是一块硬骨头。

当时拓跋部和克烈部关系还没有分明,都怕自己上了之后伤亡太大,给对方捡了便宜,这才给阎渊一部得以喘息的机会。

而阎渊一部也素来本分,只是做一些农耕牧守之事,从不逾矩,甚至还私下拼命贿赂附近的中小部族——今日悍然起兵,实在让人想不透他们的目的何在。

短暂的沉默后,左鹫气呼呼的说到:“那部人族素来太平,但总有些部族去骚扰他们农耕。眼下已是春末,青黄不接,赤眉湖周边估计又是一片汪洋,想来他们也过得非常艰难。一年来,诸部部族十几万大好男儿被我们征调过来,你我族地虽然不说是只剩下些老弱妇孺,但是能操戈作战的蛮勇也实在剩不下太多。他们要们趁你我后方防备空虚,杀入我们的族地劫掠一番,我们该如何是好?”

听左鹫的话明里暗里透着对拓跋部的不满,左阳一阵头疼,他实在不知道最终战事会纠结到这种程度,只是上了贼船,再难下来,否则一年的辛苦功亏一篑,怕是大小部族都会不满。

左阳正想要呵斥左鹫两句,却听得拓跋旗说话了。

拓跋旗双手交叉的握着,眉目之间犹如聚着山峦一般,沉重的说:“你我族地都有坚城,一时半会儿还是无碍的。今日战况大家也都看在眼里了,铁崖部虽然背靠坚城,士气也较之当初的蒙兀部高上许多,但是在你我两部的精锐兵马之下,还是岌岌可危。就今日就登上城头,六次之多。铁崖部现在的口粮估计也只能还勉强撑上几天,我看铁崖部他们是撑不到粮食耗尽那一刻了。”

灯火噼噼剥剥的燃着,有蛮将又说道:“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要是黑燕军早就和铁崖部有勾结,他们出兵强行抢夺沁海渡口,断我等后路,又该如何是好?”

听了这蛮将的话,众人都深深吸了口冷气。

潼河从溱潼关蜿蜒流出,途经雁荡原、榆城岭,直入大草原,蜿蜒两万余里后从东部草源汇入瀚海之中。

潼河下游的水面通常都有十数二十里之宽,蛮族根本没有力能在潼河下游筑造超大的固定桥梁,只是在下游最狭窄的沁海河段,用铁链将数十艘渔船捆绑在一起造成一座浮桥,成为连贯潼河东西两岸的下游唯一通道。

一旦沁海渡口及浮桥有失,拓跋部在尧山附近的十数万兵马就将顿时成为孤军,非要等到暮秋时节来临,潼河重新冰封起来之后,才能返回族地。

有人建议道:“要不派两万人回撤到沁海渡口,只要沁海渡口不失,那么我们在收拾完魔猿城之后,回身就能解决掉那一帮捣乱的人族。”

忽然帐中一阵冰寒的气息散发出来,现在已经是春末,天气回暖,众将穿的也都单薄了起来。这一阵气息寒意刺骨,帐中几个修为低的都不禁一阵寒颤。

“说来说去,这有何难,只要是魔猿城攻下了,渡河之时在俺老沙看来还不是轻而易举?”却原来沙滦被吵的心烦,这才放开气息让众人“冷静”一下。

拓跋旗连连拍案,有沙滦这道胎级的海妖在,联手军中诸多巫蛮一起施展术法,将沁海那处只有两里宽的狭窄河面直接冰封起来,让大军渡过也不是什么问题。

只是有一处隐忧拓跋旗没有说出口,那就是陈海训练的那两万奴兵为什么没有出现在战场上。当然,如果他知道那是六万精锐,而且还有近一千名辟灵境的话,表情会更加精彩。

第二日一早,有了沙滦的承诺,拓跋部依然如往常一样攻城。

拓跋部短短百余年的时间就崛起到现在的模样,果然不是只靠幸运,日头没有上到中天,魔猿城就已经几次告急了。若不是铁鲲在陈海身边耳濡目染了那么多年,要不是有诸妖助阵,怕是魔猿城早就易手了。

看着前方激烈的战况,铁鲲缓缓把头向北望去,心里默念着:“主人,铁鲲已经全部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你可千万不要负我。”

地宫大殿中,六万将士依然枕戈待旦,齐寒江焦急的来回踱步:

“我说乐毅,到底我们什么时候出兵?”

乐毅一边通过大阵观察魔猿城的战况,一边淡淡的说:“再等等!”

“等个屁!”齐寒江竖眉怒目,“我看那魔猿城已经几度遇险,若是魔猿城有失,拓跋部就会配合白鹿城以犄角之势钳制住我等,该如何应对?到时候魔猿城失守事小,误了主公的大事我看你该如何交代!”

“乐毅素来沉稳,陈侯闭关之前有交代,用兵之事大家商讨,由他决定。他既然说还不到时候,我们还是在等等吧!”鹤婆婆看齐寒江想要犯倔脾气,就出声帮忙圆场。

吴蒙等人领兵惯了,自然对局势有比齐寒江更好的判断,此时也都建议出兵,齐寒江嘿的一声坐在地上,闷气不止。

众人在这里争吵,魔猿城头忽然风云sè变,春末的天气,竟然有点点雪花开始飘落。

在附近一处山峰掠阵的苍遗睁开双眼,变回真身,狞笑的朝天咆哮起来!

“终于要出手了么?”乐毅也是微微一怔,苍遗出手,意味着对面的银鲨妖也出手,他就吩咐下去,要让六万将士准备从血魔峡出击。

一旁的姚文瑾站了出来,这时候高呼不可,阻止乐毅此时出兵。

众人并不认得姚文瑾,姚文瑾的真正身世,这时候还绝不能泄漏出去,所有人只知道眼前这个脸部被毁容的中年人,是陈海到尧山后所收的随从,才辟灵境后期的修为,实在想不通陈海为何会如此看重他,竟然将匠工营都交给他负责。

只是此人负责匠工营素来进退有据,办事毫不拖泥带水,众人对他也没有什么恶感,此时看他跑出来横插一杠,都大感奇怪。

齐寒江早就在地宫中快被憋出毛病了,此时好不容易乐毅决定出兵,却被这人阻止,登时大怒,上前就要揪住姚文瑾的脖领子质问他。

姚文瑾虽然修为被废,但是境界却还在,怎会被齐寒江轻易抓住。身子微微一闪一挪,躲开了齐寒江的抓握。

齐寒江一抓而空,惊奇的“咦”了一声,他知道自己的出手有多快,辟灵境修为的人怎么可能闪过去?他又要欺身往前,却被鹤婆婆拦住了。大战之前,他对自己人动手,说到陈海那估计也说不过去,讨好的对鹤婆婆笑了笑,又指着姚文瑾,不悦的喝道:“小子,俺知道你已经跟随了主公一年多的时间,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余地?”

姚文瑾能明白陈海真正的用意并非真就要重创拓跋部,将拓跋部杀得一蹶不振,更不符合将来的抗魔大局,但他这时却不能将血魔大劫之事和盘托出,也是急得不行,只是坚持说要等陈海出关做最后的决定。

“且不说主公闭关何时能够出关,战局演变如此,该怎么应付自有定计,我相信主公即便此时出关,也会决意出兵的。”乐毅说道,决定不理会姚文瑾,就要下令出兵。

蓦然间,地宫深处传来了一声轻啸,啸声中隐隐带了风雷之音。鹤婆婆、张雄等人都是道丹境的人物,一时之间喜上眉梢……

看网友对 第四百六十七章 争议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