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十六章 脱身

第十六章 脱身

太阳已经就要擦了山根,而在群山之间,好几支鹰扬兵小队正在山间奔走,每名鹰扬兵都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但这些恒安府鹰扬兵仍然毫不停歇的穿过一条条谷道,翻越一座座山脊,追寻着形迹直追下来。

布置在这片群山之中的恒安府鹰扬兵足有二三百之多,不然也难以周密的封锁这片群山各条山路。又能获得收入,又能训练士卒,刘武周以降的恒安鹰扬府军将对于派出兵力并没有什么吝惜。

现在这二三百人,都跟疯了一样在追逐着逃走的徐乐他们一行人!

恒安府鹰扬兵历来顶在马邑郡的最北面,分设军府的时候,对恒安鹰扬府设定的作用就是屏障消耗南下突厥人的冲击力,拖住突厥人的攻势,然后集结马邑鹰扬府的主力,甚至将雁门郡各鹰扬府,河东郡各鹰扬府的兵力调上来集结反击。

在后方将帅眼中,实在编制不过二千七百人的恒安鹰扬府,从来是一个可以牺牲消耗的对象。世家子弟要捞取军功也不会到这个鬼地方来。

这一切就早就了恒安鹰扬府这个团体特有的性格,凶悍,坚韧,团结,暴烈。一旦得到他们认同,那么就是誓死追随。

在刘武周以平民身份执掌恒安鹰扬府,然后又遭到王仁恭大力排挤压迫之际,恒安鹰扬府仍然少有叛离自家这个团体的,就是这个原因!

这一群处于群山之间,直面突厥压力的云中精兵。只认同强者,为生存奋斗而道德意识淡薄,因为生存压力又分外的抱团,见惯了生死心肠又刚硬万分。

而徐乐就是得罪了这么一个抱团的团体!

这些轻捷善走的恒安鹰扬兵用响箭互相联络,通传着各自发现的踪迹。封住一路过来各个山口,如猎犬一般死死追击,最终前锋几个小队,越追越近。

最后一丝夕阳的余光之下,一个鹰扬兵小队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一个丁字形的山口处。

此间一条山道在这山口处分成三个方向,一处蜿蜒向北,深入群山之间,一直往北,就可以出群山而到草原之上。而一处就是鹰扬兵追过来的方向,另外一处则是转而向东,从这里出去,要不了一天的行程,就可以来到从神武到云中的官道之上。

丁字形的路口之处,蹄印错杂,拧成一团。还有牲口拉得屎,洒落的货物分散得到处都是。可以想见当那支杀人逃走的商队被追到此间之际,已然慌乱成什么样子。

几名鹰扬兵顿时就借着最后微光趴在地上查看这些留下的踪迹。顿时就有人兴高采烈耳朵回报:“马粪里面还有热气,这些家伙离得不远了!”

另一名鹰扬兵翻检着地上洒落的那些盐和粮食的痕迹:“解池的盐,还有粮食!至少十几匹驮马的痕迹,入娘的朝北面去了,杀了咱们的人还想把这趟生意做完?”

又一名鹰扬兵叫了起来:“还有向东去的形迹!”

带队的鹰扬兵火长本来正摘下水囊稍稍喘口气,听见这声呼叫忙不迭的走了过去。最后的阳光中果然看见向东的道路上,有浅浅几道马蹄印的痕迹,似乎真有数骑向东去了。

几名鹰扬兵都在等着这名火长的决断,这火长喘着粗气思忖了一下,一巴掌拍在那鹰扬兵后脑勺上。

“这些行商为了货物都能动手杀人,还能舍了驮子向东去?天知道是前面那支队伍留下来的印记。通知小苑校尉,我们继续向北追!夜里大牲口走得慢,咱们今夜一定会追上这支队伍,给老常报仇!”

鹰扬兵们都是一脸兴奋,如此狂追下来,除了复仇之外。还不是就为了这么多货?火长说得正是正理,行商以命博财,哪有丢下全部货物自己向东走的道理?定是此前不知道什么人经过才留下的向东痕迹!

一名鹰扬兵顿时抽出响箭,扣弦对天发出。凄厉的尖啸声响动,不多时候后面两翼纷纷响起了应答的响箭信号。

后面缀上来的鹰扬兵小队同样咬得如此之紧,顿时让带队火长焦躁了起来,踢着抓紧时间喘息的手下们:“入娘的全给我滚起来,死死追上去,这个头彩不要让别人得了去!能不能在小苑校尉面前露脸,就看这一遭了!”

一群鹰扬兵挣扎起身,稍稍扎束一下,又健步如飞的直追下去。

而此刻夕阳也终于没入山巅之下,夜sè四合。驮马嘶鸣之声,就在前面隐隐传来。

火长大声厉呼:“追上去!”

一火鹰扬兵发足狂追当中,只有那名发现向东去浅浅马蹄痕迹的鹰扬兵还在不住回头。

这向东留下的痕迹也是新鲜的啊…………

~~~~~~~~~~~~~~~~~~~~~~~~~~~~~~~~~~~~~~~~~~~~~~~~~~~~~~~~~~~~~~~~~~~~~~~~~~~~~~~~~~~~~~~~~~~~~~~~~~~~~~~

夜sè之中,几十只火把闪耀。将一段山道映照得通明。

山道之中,满是灰头土脸的鹰扬兵们。一天半夜翻山越岭的狂追下来。就算这些吃苦耐劳,坚韧敢战的恒安府鹰扬兵都是一脸疲惫,满头满脸的汗迹尘灰。

山道之中,是十七八匹或卧或站的驮马,马背上都是货物。这些驮马马臀流血,到了此间已经耗尽了气力,不少已经是口吐白沫奄奄一息。

马背上的那些货物,或者是今秋才收下的新粮,或者是农家自纺的绢段丝麻,或者是从解池转运来的精盐。都是草原上抢手的货物。不拘在哪个鞑靼部族中都能换到十几好马,几十上百张上好的皮子,就算在云中城出手,至少也是六七十贯开皇通宝,走一趟就是一倍的利。

这么大的收获,但是这几十名鹰扬兵却一个个都脸sè难看。几名带队火长紧握刀柄,互相yīn沉的对视,都恨不得拔刀对着夜sè狠狠挥砍几下。

入娘的,这商队中人竟然这般决绝,说舍了几十贯的货物就舍了,自家轻身向东跑了。骗得大家像狗一样狂追这么久,舌头都快拖到了肚脐眼。现下这商队中人还不知道得意成什么模样。

杀了我们恒安鹰扬府的人,就这样脱身。三千恒安鹰扬健儿,这脸皮给扒得血淋淋的!

后面又是几只火把闪动,亲卫们簇拥着苑君玮大步走来。

苑君玮同样也是一身尘灰,这名小苑校尉,在追逐中没有比麾下少走一步。只是看了一眼场中形迹就明白了。苑君玮狠狠扫视了这些部下一眼,掉头就走。

“向东追!不信他们能逃到天上去!”

~~~~~~~~~~~~~~~~~~~~~~~~~~~~~~~~~~~~~~~~~~~~~~~~~~~~~~~~~~~~~~~~~~~~~~~~~~~~~~~~~~~~~~~~~~~~~~~~

夜sè之中,徐乐带着庄客和侠少,八九骑组成的小小队伍没有举火,正摸黑向东行进。

后面一直没有响起响箭呼啸的声音,鹰扬兵们似乎真的被徐乐舍下的所有货物所诱,向东追去了。

越向东走,一众人脸上紧张的神sè就越淡,几名侠少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就是庄客神情有些沉重。

这几十贯的货都没有了,就算侥幸得了一条性命回来,回到闾中,今年秋税免行钱又该怎么办?

韩约在夜sè中凑到徐乐身边,就是这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徐乐扫了韩约一眼,咧嘴一笑,仍然是那副轻松写意的模样:“担心什么?怕回去日子过不了了?放心,这笔钱讨得回来。”

韩约一怔,愣愣发问:“问谁讨?”

徐乐将握在手中的鹰扬兵腰牌一抛一接,语声如铁:“还能问谁?当然是刘武周!”

看网友对 第十六章 脱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