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七十章 逆血丹

第四百七十章 逆血丹

随郭泓判第一批赶到尧山增援的弟子,三十余人虽然也都只有辟灵境中后期的修为,但对神魂层次的参悟,要铁贺、铁牧等铁崖部的巫蛮深得多,因而他们作为傀儡师,血魔傀儡在他们的祭炼下,更加彻底的将战斗本能发挥出来。

由于驱御血魔傀儡,会大幅消耗傀儡师的精神念力,因此每头血魔傀儡的冲杀时间有限,为保证后续的攻势不断,共四十头血魔傀儡,也是分四批,每批十头,与手持盾戟的甲卒,一起杀入白鹿城坍塌出来的缺口。

白鹿城的守兵还没有最初的打击中缓过神,一片混乱,十头血魔傀儡仗着浑身鳞甲刀剑难伤,悍然冲过豁口,肆意挥舞,所向披靡。又加上牙尖爪利,所过之处一片血雨腥风。

拓跋颜已经从最初的慌乱之中恢复了过来,他看着豁口处所向无敌、刀枪不失的血魔傀儡,一脸的yīn冷。

这时却见一名身体相对较小的女蛮将,从断崖般的城墙飞天而起,扑往最近的一头血魔傀儡,就见她的身影快到极致,竟然在这头血魔傀儡的利爪开阖间挪腾转移,绕走一圈后随即又往城里纵去。

女蛮将速度极快,即便傀儡师发现异样,察觉到自己控驱的那头血魔傀儡被一根韧性极强的绳索缠住时,想有什么反应已经来不及了。

女蛮将用百炼索缠住一头血魔傀儡之后,就飞入城中,汇合城里的数十身强体壮的蛮兵,竟一起将这头像铁塔般的血魔傀儡直接拉倒,从豁口拖入城中。

拓跋部的蛮将反应也快,知道血魔傀儡刀枪难入,十数名强壮的蛮勇举着铁锤冲过来,冲着血魔傀儡的头部就狠狠地砸下来……

血魔傀儡看似刀枪难入,但就怕钝击,炼入两眉间祖窍的傀儡精魄,被狠砸了七八十下,就在剧烈震荡中熄灭掉了,血魔傀儡就变成一摊死物倒在城中一动不动。

才解决一头血魔傀儡,并不能令拓跋颜眉头舒展,还有九头血魔傀儡冲入豁口血腥厮杀,后面还有三十头血魔傀儡即将替补上来。

他看着手下的蛮兵,以肉血之躯扛着铁盾冲上去,稍不慎就被身强力壮的血魔傀儡一扫而飞,他的心在抽搐,下令部将找来绳索拉开,横在豁口之后,以便尽可能将这些体形巨大、但身形有些滞碍的血魔傀儡缠住,以便后面的兵马能站住阵脚,将缺口堵住。

拓跋颜还有心想要循着附在血魔傀儡身上的神念寻找源头,只是人族甲卒的杀伐意志无比的凌厉,汇聚而成的杀伐兵气,完全排山倒海一般,往白鹿城侵凌过来。

拓跋颜的神识在白鹿城及前阵延伸可以,但想渗透到六万甲卒的中军大阵,无疑是以卵击石,像浪花扑到石崖,除了将自己搞得头晕眼花之外,休想用神识探察到那些傀儡师,到底藏在那里。

无法探明在幕后控制血魔傀儡的傀儡师藏在哪里,拓跋颜想着靠突击先解决掉傀儡师的念头,自然也就无法实施。

事实上就在前锋军冲锋的地下,在尧山地宫延伸到白鹿峡内的黑暗甬道里,数十玄修弟子盘膝而坐。

一名辟灵境后期弟子一口鲜血喷出,委顿在地上,那头傀儡精魄被震灭的血魔傀儡,便是他所控御,此时他也受不住神魂反噬而受重创,需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这时候也有两名甲卒过来,想要搀他下去疗伤,但他倔强的拒绝了,想要留下来,与其他傀儡师继续并肩作战。

在他的四周,以姚文瑾为首,三十多傀儡师盘坐着,头顶散发出淡淡的光晕,他们都没有修成神识,只能通过六识感知那玄之又玄的感应,与头顶上的血魔傀儡联系在一起。

陈海抽不出四十名明窍境强者来驾驭这些血魔傀儡,而辟灵境弟子没有修成神识,要与血魔傀儡形成感应,必需要距离极近才能勉强做到,但这些傀儡师不能编入前锋战阵之中,那么很容易被敌军里的强者率兵突袭杀死,但敌军绝难想到,控制血魔傀儡的傀儡师,就在距白鹿城不远外的地底。

陈海看到最先冲入豁口的血魔傀儡,动作明显迟缓下来,心里微微一叹,知道驾驭血魔傀儡对辟灵境修为的弟子而言,压力还是太大,以他们的精神念力,根本就支撑不住一盏茶的时间。

而他们目前即便有四组血魔傀儡可用,但也无法充当攻城的主力,还得依赖甲卒,先控制住坍塌的豁口,死命守住阵脚,再一步往里突破。

战争虽然残酷,但这六七万兵马想成为真正的百战精锐,就必须要经历血与火的淬炼。

虽然地宫中的血魔傀儡还有近千头,可惜陈海能调用的辟灵境中后期玄修还是太少,而实际上需要明窍境的强者,才能真正将血魔傀儡的战斗潜能彻底的激发出来。

虽说每一批血魔傀儡上去冲阵的时间极短,但混编入甲卒战阵,威力还是不容小窥。有它们为臂助,龙骧军将卒慢慢在城墙坍塌处站稳了阵脚,一面面巨盾嵌搭起来,形成盾墙,抵挡敌蛮从四周八方杀过来的反击,消耗他们的锐气。

面对拓跋颜这一级数蛮将所斩出的刀煞剑芒,随军作战的玄修弟子,或者基层武官自身,便祭出一道道防御道符,使阵脚变得更紧密。

当然,在血魔傀儡只能间隙性上前助阵,白鹿城的守兵也没有那么慌乱了。

所有的巫蛮都疯狂将各种能激击血脉力量的巫法,撒向抵挡在前方的蛮勇,像钢铁洪流一样,往豁口处冲过来,势要将身形比他们小大一截的人族战兵,轰赶出去。

只是他们这次遇上的人族兵卒,比他们以往所屠戮的,强大太多了,即便是普通的兵卒,气力也要比想象中大得多。有些身材比他们矮小一截,甚至都没有通玄境修为底子的兵卒,都敢拿着刀戟跟他们硬碰。

“怎么样,逆血丹还是有些效果的吧?”

与阎渊联络过,确认黑燕军主力已经全面朝沁海渡进军的宁婵儿,只用了小半天时间,就已经与鹤婆婆一起赶回尧山,这时候就站在陈海的身侧,得意洋洋的传念问道。

逆血丹,是宁婵儿在禁药逆灵散基础上改良的一种丹方,作用跟蛮族的巫法一样,都是刺激普通人兽体内的气血,能临时大幅增强气力。

宁婵儿虽然拿药奴试药,早就研制出逆血丹的药方,但在她想要在黑燕军大规模推广时,黑燕军大势已去,根本不是她一剂丹方就逆转的,这次也是逆血丹首次亮相。

只可惜尧山的资源还略少一些,宁婵儿之前也就炼制不到几百人份的逆血丹,她原不打算用,但陈海知道后,坚持要在这一仗中试验效果。

逆血丹还是太少了,对辟灵境强者无用,对普通将卒的影响持续时间也只有一炷香的工夫,在陈海看来就是兴奋剂,但不足以影响战局的走向,让乐毅继续想办法在白鹿城东城墙的两翼,再各打开一处缺口,将更多的兵马送过去,跟敌蛮交锋。

而不管局势再如何恶化,白鹿城这边算是勉强将六万精锐的的攻势了,接下来就看拓跋旗那边什么时候能拿下魔猿城了,拓跋颜心里默默的想着。

***************************

黑燕军的异动,第一时间就将瀚海东岸的草原都惊动起来。

拓跋旗没有管黑燕军的动向,因为他知道族地会有应对方针。

黑燕军悍然北上,推进速度又飞常的快,拓跋部一时无法判断其主攻方向,有可能是奔沁海渡口,也有可能奔袭拓跋、克烈等部族的腹地,第一时间,只能先派出两千精锐骑兵日夜兼程,前往沁海渡加强防御。

沁海渡是整个瀚海东岸屈指可数的咽喉之地,绝对不容有失。

拓跋部在抽调了大量战兵赶赴尧山前线,虽然还是留下了近五万的精锐以确保族地根本所在的白河城不失,但是颇为尴尬的是,精锐骑兵剩下的不多了,他们只能派两千战骑先行,而在半天后,确认黑燕军的推进路线,彻底偏向沁海渡,

两万蛮卒也从白水城出发,赶去增援沁海渡。

镇守沁海渡口的主将元亥也早早发出了动员令,要求沁海渡周边五百里内的部落,丁三抽一,即刻赶赴沁海渡协助防守。

然而,尧山那边持续一年的战事,所需要的粮食以及丁壮,都是第一时间从最靠近的沁海渡附近征调,可以说沁海渡附近的青壮蛮勇,几乎被征调一空。

在元亥严令之下,又是抵挡人族黑燕军的强袭,周边大大小小数十个部落无法不回应,但也只能勉强凑出一万丁壮,战力实在勉强得很。

一望无际的瀚海大草原上,温和的风吹拂着大地,尺许长的牧草随风起伏,犹如波浪一般,正是草长莺飞的好时节。

阎渊带着五千精骑马不停蹄的奔驰着,他没有直接奔袭沁海渡,他此行的第一目标,是距离他们就剩两百里,由室韦部族长曲塔所率、增援沁海渡的两千精锐。

沁海渡虽然是渡口,但在拓跋部这些年的经营下,已经建成一座坚城,阎渊仅凭借五千精骑,又没有攻城器械,很难在短时间内就将沁海渡城强攻下来,他率精锐先行,主要是先殂击敌援……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七十章 逆血丹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