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七十二章 破城

第四百七十二章 破城

看到陈海在齐寒江等人的簇拥之下,随同洪流一样的大军凌空掠来,拓跋颜通体皆是寒意,铜铃似的灰黯眼瞳里泛起一丝绝望。

不断的摧发巫法,他体内的真元几乎都已经榨尽,甚至都不能御风而立,只能站到还没有彻底跨塌的一截城墙督战,看着人族战兵从破开的四个口子,拼命里往城里杀去。

虽然南面铁崖部的魔猿城已经岌岌可危,但白鹿城能否撑得更久?

又或许魔猿城失陷之后,眼前这数万人族精锐,会加倍疯狂的进攻白鹿城?

此时拓跋颜自然从气息上,认出陈海就刚刚修成道丹、刚才就差点用一记紫霄神雷将自己击毙的那人,但这更令他感到绝望。

虽说对方看样子已经使出所有的底牌,但白鹿城守军更是到了强弩之末,东城墙总有四个大的缺口都被打开,他手下的蛮兵蛮将已经被杀得胆寒,有些部族的蛮勇,已经开始溃逃。

虽然少数逃兵被督战队无情的斩杀,但不能将东城墙夺回来,接下来他们要怎么守?

拓跋颜回头看了一下,不知道这时候将敌军一路孤兵引入大营附近,能有多大的效果。

然而拓跋颜无计可施,看到陈海、齐寒江等人族强者,直接从东城最中间的缺口,会同一支万人精锐杀入城中,即便眼下就剩一根稻草,他都要去抓一下。

拓跋颜便下令负责在那处缺口封堵的守军,呈扇形往后边战边退,又将身边所有的精锐扈卫都派出去,去堵两翼的缺口。

两边的缺口此时都还拼死堵住,偏偏将原东城楼所在的中央缺口让出来,这不是故意引诱他这一部兵马深入?陈海哪里会这么轻易就上当,神识彻底展开,往前方一寸寸搜索过去,蓦然发现前方不远处地底有一股杂乱而凌厉的血腥气息透地而出。

陈海虽然不至于被这地底莫名的血腥气息吓阻住,但打糊涂仗不是他的风格,他将这一路的营都挥使韩文当找过来,让韩文当先暂缓往白鹿城深处迂回穿插的动作。

韩文当认为敌军有可能要从西城门逃脱,追上去将溃敌拼命的缠住还来不及,哪里甘心暂停迂回穿插、大举歼灭的动作?

然而,陈海向来军纪严明、令行禁止,韩文当只能勒令中路的上万将卒都停住脚步,以防有变。

陈海要傀儡师驱使着三头血魔傀儡,在数百先行将卒的簇拥下往前探,越过数排房屋,深入白鹿城的深处,里面就是一座可以容易数万兵马的大规模校场。

陈海凌空而立,看得见三四千敌军正往那校场里聚集过去。

说是退却,但那部士气还没有被彻底杀崩溃的敌军却在校场的西侧开始结阵,准备顽守,那血腥气息便是从那校场地底透出来。

这陷阱也未免太明显了一些!

傀儡师驱御三头体型巨大的血魔傀儡,与四五百将卒先行,往校场方向怒冲而去,但刚走到校场的边缘,就听得凭空一阵巨响,数十条乌鳞滚滚的角蟒竟然嘴里喷吐着淡淡的煞毒绿烟,破地而出。

这些乌鳞角蟒黑鳞覆体,每一头都有二三十米长、水桶粗细,力大无穷、凶悍异常,是拓跋颜从尧山附近收缴过来修炼毒煞所用。

众人一阵冷汗,没想到校场之下竟然还藏有蛇穴,他们要是毫无感觉的集结重兵杀到校场上,突然让这么多的剧毒角蟒闯入他们的战阵之中,谁知道战事就一定没有反复?

那角蟒动作实则迅捷无比,甫以出现,就飞也似的都往三头血魔傀儡缠过来。

尽管血魔傀儡周身坚硬无比,但是被这些巨蟒从头到脚巨力缠住,浑身也是咔咔作响。

同时这些乌角蟒还有余力,张着血盆大口、甩着铁鞭似的巨尾,往血魔傀儡身周的数百龙骧军将卒横扫过去。

发现这样的变故,顿时就有十数龙骧军将卒措手不及,半截身子都被巨蟒咬往血腥巨口之中,数十龙骧军将卒被扫飞,骨断肢残,惨呼连连。

然而更多的龙骧军将卒虽然震惊、慌乱,但长期的操练,让他们下意识的朝最危险的目标执行捅刺动作。

一支丈余长的战戟,对二三十米巨大的巨蟒而言,就像针刺一般,根本无法形成致命的伤害,但几十支乃至上百支战戟,一起奋力的刺来,这些巨蟒还能视如无物?

三头血魔傀儡也反应过来了,在傀儡师的摧动下,开始撕扯身上纠缠的巨蟒。

“不过是几条爬虫而已……”

这时候在高空监视战场的鹤婆婆,看到也就剩这一路敌军还有些抵抗力,这时候展开数十米宽的金羽巨翼,在空中盘旋一下,巨翅一展,就见有五六十道剑芒,怒扫过来,每一道剑芒都精准无比的斩杀在乌鳞角蟒的身上。

那巨蟒看似鳞甲坚厚,对上鹤婆婆这含怒一击还是不够看的,顿时就有不少巨蟒身上就被射出无数血洞。

只是这些巨蟒的血液,也是剧毒无比,往四周飞溅,血魔傀儡自然无碍,但普通的龙骧军将卒身上被溅上蛇血,不要说手跟脸了,即便是兽皮铠甲都被烧灼得滋滋作响。

顿时又有近百人惨烈死去。

鹤婆婆在半空气得怒鸣不已,飞扑下来,利爪抓起来一头巨蟒,在半空撕碎,就将毒煞极烈的蛇血蛇肉,往敌军头顶洒去。

这些角蟒再力大无穷、再剧毒无比,却不是鹤婆婆修炼上千年真身的敌手,而这时候又有六头不畏蛇血毒煞的血魔傀儡冲过来,助鹤婆婆一起将这将乌鳞角蟒撕碎,往校场西侧的敌军怒掷过去。看清楚形势,陈海便让韩当文指挥兵马,绕过校尉,从两翼的巷道,往白鹿城深处突破。

白鹿城的守军终于彻底崩溃,哭喊着往后逃去。拓跋颜的督战队毫不手软的手起刀落,将这些人斩杀掉。

可是兵败如山倒,这些又哪儿是一两队人所能阻止的?人数不多的督战队不多时就引起了众怒。

这时谁挡在溃兵的前面,谁就是溃兵的敌人!

看着手下的督战队被溃兵所淹没,拓跋颜叹了口气,他此时还能有一丝机会逃走,但他脑海中千回百转,无一不是拓跋部的千年族运,谁能想到,以三万蛮勇应对六万人族,还据城而守,白鹿城居然都没有支撑过一天一夜,可见敌人是何等的恐怖?

他此时就算能逃走,又有何益,又能力挽狂澜?

当初蒙兀部建造白鹿城的时候只有东西两门,而西面首当其冲要面对敌军的强攻,蒙战特意将西城门修建的极为狭窄。

大量的拓跋部溃兵拥挤在南门,自相践踏,死伤无数,如此情势下,拓跋颜都不可能依靠西城墙再建立一道防线,准备做最后的挣扎。

今日一战之后,怕是拓跋部将会彻底败落下去,或许会消失在岁月长河之中,但是只要有拓跋部名字的出现,那无疑就是笑话的代称。

什么千年族运,什么崛起霸业,一朝就会化为灰灰。

拓跋颜遥遥往魔猿城看了一眼,怕是拓跋旗现在已经能发现白鹿城失陷了吧,就让他,作为拓跋部坟墓的垫坑人吧。

他惨然一笑,凌空向在一旁给龙骧军掠阵的陈海扑去。

陈海只是淡然看着朝他扑杀过来的拓跋颜,袖手而立。

齐寒江杀得兴起,兴奋得要朝拓跋颜迎战过去,大喊大叫道:“妈的,对面的主将居然不逃,让我去结果了他。”

陈海却硬生生的摁住齐寒江的肩膀,让他老实站在一旁,说道:“油尽灯枯之人,有什么值得你去一战的?”

拓跋颜刚刚试图有所举动,就有三组人物围杀上去,上百杆淬金戟怒捅过来,丧失斗志又真元耗尽的拓跋颜没有想着要逃走,一拳往前面轰去。

虽然前方有两名人族精锐,被拓跋颜一拳轰成肉渣,但同样有十数支锋锐长矛扎入他的体内,拓跋毅已经油尽灯枯到连一个防御术法都施展不出来……

对于拓跋颜,陈海还是有些印象的。

当初在银石滩,拓跋颜无视已经精疲力尽的铁崖部,带着重伤的左鹫缓缓退却。从这点看,他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只是陈海实在想不通这么谨慎的人,这时候竟然宁可战死在沙场之上,也不逃去跟拓跋旗汇合……

只能叹古来征伐,最多慷慨悲歌!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七十二章 破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