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斩杀银鲨

第四百七十四章 斩杀银鲨

赤濡在未开启灵智之时,就以优雅的身姿在银鲨一族中闻名,开启灵智之后,就被当时还是妖丹的沙滦护了起来,顺风顺水的修炼,这也就养成了她不爱争斗的性子。

这次若不是不放心沙滦,怕是也不会登上魔猿城,不仅被陈海击伤,还让陈海将蹑魂丹附入她的体内,最终令她与沙滦的行踪无法遁形。

赤濡即便没有受伤,也就能与宁婵儿斗个旗鼓相当,此时受伤未愈,却受陈海、宁婵儿、鹤婆婆的联手围杀,她哪里能应付得住,但她心时清楚陈海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她非常清楚,无非是借她给沙滦施加压力,令沙滦难以招架苍遗的攻势。

赤濡将本命妖丹吐出,散溢出可惜的森严寒意,直接当空凝结一块块寒煞玄冰,苦苦支撑着,挡下陈海、鹤婆婆、宁婵儿斩杀过来的道道戟芒、剑光。

赤濡知道如此消耗丹元,必定支撑不住多久,凝结一杆寒煞玄冰枪,便朝宁婵儿刺出重重枪影,希望先将实力最弱的宁婵儿解决,她或能与陈海、鹤婆婆纠缠下去,等着沙滦找到机会,带她一起突围。

她知道,沙滦绝不会放弃她独自突围的,这时候只恨没有像沙滦那样,有耐心花费数百年的水磨工夫,炼制一件得心应手的法宝,要不然也不会像今天这么被动。

看到人身鱼尾的赤濡,当自己最好欺负的,重重枪影带着冻僵气血的寒煞笼罩过来,宁婵儿嫣然而笑,说道:“姐姐,妹妹可没有得罪你,你怎么就偏偏想先杀我呀!”

宁婵儿脚踏清虚天罡步,身形在极瞬间闪开十数道残影,甚至每一道残影都附有她的一缕气息,令道丹境、神识敏锐到能感知百里外微弱气息的赤濡,这时候也分辨不出,哪道残影才是宁婵儿的真身。

有传承跟没有传承,区别就在这里。

在十数道残影蓦然间收敛成一道,十数道皆附有凝火灵液的剑芒,同时往赤濡斩去。

赤濡能挡住剑芒,但十数滴凝火灵液瞬息所化的烈焰已将她吞没。

赤濡反应也是极快,瞬间凝聚一面玄冰罩,护住周身,但这时候一道携带紫电雷芒的戟芒,自半空斩来,连同玄冰护罩,将赤濡的半截鱼尾一起斩断。

“沙滦,你降或不降!”陈海怒吼道。

无论是他或鹤婆婆,都能将赤濡当场斩杀,但真要将赤濡斩杀,让沙滦发起狂来,他们与苍遗联手还真未必能将沙滦留下来,所以无论之前在魔猿城头,亦惑在此时,他对赤濡出手,都是伤而不杀,就是想逼沙滦束手就擒。

说实话,今日沙滦要是能立下永不犯尧山的大誓,陈海也不想多造杀戮,毕竟天地之大,修成元胎者,实在是历经太多的劫难,并不容易,何况沙滦平时潜伏于深海之中,连苍遗都没有察觉,也必然是没有造下杀戮恶业。

“你这蝼蚁,想你爷爷投降,是痴心妄想!”沙滦脑海充塞着悲怒跟仇恨,拼着真身受苍遗雷击,摧动青光石镜往陈海他们这边轰来。

“吓死我了!”

宁婵儿尖叫道,双手乱舞,二三十道流光从她袖里掠来,冰凝丹在半空就化作一面面玄冰罩,硬生生的挡住青光石镜的去势。

宁婵儿论修为,绝难跟沙滦修成妖胎的大能想提并论,但她炼制的法丹妙用无穷,一枚冰凝丹,想当一枚四品的煞冰道符,她出手就是三十枚冰凝丹,挡住沙滦一击,还是有把握的。

“咔咔咔!”青光石镜也不知道用何物炼成,看着就脸盆大小,在沙滦手里却重愈山岳,瞬息时间就将宁婵儿用三十枚冰凝丹所化的玄冰护罩震碎。

“我也来试试这石镜之威!”鹤婆婆振动巨翼,洒落层层金煞剑芒,凝成一道金sè剑之长流,持续不断的往青光石镜轰去。

剑芒斩击青光石镜密集得就像一声修远的长叹。

看到宁婵儿将整瓶凝火灵液都要往青光石镜洒,陈海传念说道:“省着点用,这石镜非凡火能炼化……”

“谁说我要去烧这石镜?”宁婵儿没好气的横了陈海一眼,挑出一滴滴凝火灵液,往被斩断鱼尾的赤濡洒去,逼沙滦不得不出手去抢赤濡。

“吼!”沙滦已经顾不上他头顶上苍遗所凝聚的那道雷柱久久未落,却还在极速的聚集更多的电弧雷光,他极速往赤濡身前扑去,山岭间留下他极速闪动的破空厉啸,陈海他们都能看到空气在剧烈的往四面八方震荡,说明沙滦的移动速度,在几瞬间早就远远突破音障了。

而与此同时,同时有十数道玄冰枪,在青光石境之外凭空凝聚,往陈海、鹤婆婆、宁婵儿怒射过来。

不亏是修成妖胎的绝世强者。

陈海挥戟怒斩,重重戟芒如怒潮澎湃,将玄冰枪斩断成寒煞四射的碎冰落下。

“轰!”苍遗虽然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凝聚威力更强,能劈开整座山峰的紫霄神雷,但是沙滦被陈海、宁婵儿、鹤婆婆拖出数瞬,这数瞬短时已经足够让苍遗,将方圆数里内的雷煞罡元都凝入这一道紫霄神雷之中。

苍遗不像是陈海还无法掌握如此强悍的紫霄神雷。

紫宵神雷凝成的那一刻,就与苍遗神魂相通,沙滦只要被苍遗的神识锁住,就遁无可遁。

沙滦绝不甘心投降,也绝不会束手就擒,他知道他无法躲开,只能硬扛,他想要收回青光石镜,去挡这一道天威之雷,但鹤婆婆这时候将吃奶的劲都使出来,剑芒像金sè洪流一般就都没有停息过,宁婵儿也是将这段时间所炼制的所有冰凝丹掷出,陈海手里的裂天战戟像怒潮般斩出,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将青光石镜镇压住……

即便是沙滦收回青光石镜,硬扛苍遗这一击也会受重创,但青光石镜这么妙用无端的法宝,陈海他们怎么舍得它毁于今日的战事之中。

沙滦没想到陈海他们两名道丹、一名明窍巅峰的实力会如此的强悍,收不回青光石镜,他身形极具扭曲,刹那间就变成了银鲨真身,更有妖胎所化的一重重护体玄光,去硬扛这道紫霄神雷,同时还不忘将赤濡往地下的暗河里猛推过去……

紫霄神雷轰落下来,沙滦苦修千年、妖胎所化的护体玄光,就摧朽拉朽般被撕裂、摧毁,沙滦巨大的银鲨妖躯,半片身子受雷击直接湮灭成灰。

沙滦在神识彻底陷入混沌的最后一刻,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那时候他还只是刚刚修成道丹,刚刚猎食回转的他,邂逅了还未开启灵智的赤濡,赤濡一身银麟皎然如月光一般,一身优雅的曲线,在珊瑚丛中和一群游鱼在嬉戏,那一刻,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永别了,吾爱!”

**************************

拓跋旗叹息着收回神识。

沙滦和赤濡想通过地底暗河潜回瀚海,被陈海他们截住时,拓跋旗是有心要去帮忙的,但想到对面的强者甚至比他们这边更多、更强悍,想到他还要将身后八万精锐带回族地,拓跋旗这才作罢。

此时沙滦用自己最后的一线生机,换去了赤濡的逃脱,这实在让他所不能理解,但是沙滦已经身死道消,再想其他的也是无益。

怎样带着手下的八万精锐安全返回白水城,才是他拓跋旗目前最要考虑的。

沙滦显露真身的巨大残躯倒在山脚下,将一大片密林压塌,一杆黑sè的战戟与青光石镜落了下来,落在沙滦妖躯的身边,宁婵儿却看也不看,跟陈海说道:“我们说定的,它的大丹是我的!”

沙滦的妖胎已经被苍遗轰灭,它体内最珍贵的那就是他苦修数千年的妖丹,那里封存着沙滦苦悟数千年的道之真意,可以说是炼制蕴道天丹的主药,而且品阶非常之高。

宁婵儿要能籍沙滦的妖丹炼丹蕴道天丹,在她成丹之时,所修道丹还能提升一个层次。

看到宁婵儿怕人跟她抢银鲨妖丹的样子,陈海撇嘴一笑,说道:“这枚道蕴天丹,我还没用,你真要炼制新的道蕴天丹,这枚天丹先借给你参详参详吧……”

宁婵儿即便掌握道蕴天丹的丹方,但她的修为还是弱了一些,想要自己炼制道蕴天丹,把握实在不高,还不如先借现有的这枚道蕴天丹先踏入道丹境,再炼制出新的道蕴天丹,提升自己。

以银鲨妖丹的精纯修为,他所修妖丹,辅以其他的灵药,估计能炼制三到四枚蕴道天丹来。

“好,不管炼制出多少新的蕴道天丹,我只取一枚!”宁婵儿没想到陈海竟然没有借蕴道天丹,就修成道丹了,看来陈海是完全不稀罕这格蕴道天丹内蕴的那一丝天地法则。

苍遗看也不看那杆黑sè战戟与青光石镜,便化为真身往玉柱峰方向飞去,鏊战数日不休,以他磅礴的真元也是大感吃不消,需要回地宫潜修一段时间。

战局还要僵持几天,双方都要重整阵脚,这几天也用不上他再出场。

陈海将没有祭炼,都极其沉重的青光石镜与黑戟收入储物戒,虽然他身上的储物戒是燕州一流的储物法宝,但也只能减去六成重,但青光石镜、黑戟减去六成重,还有二千多斤,加上储物戒里所藏的裂天战戟等物,陈海携三四千斤的重物御风飞回魔猿城,两百多里路就累得半死。

这时候阳光早已经重新洒遍大地。

魔猿城灰白的城墙已经全部被染成血红sè,肉泥、残肢遍地都是。

有了四万精锐的援军,魔猿城的防御体系暂时没有了问题,但是铁鲲并不敢疏忽,还是抽调人手去堵住魔猿城的缺口。

白鹿城的失守,还给了铁崖部一个意外之喜,那就是地底巨大的冰窖中,大量的渔获储藏在这里,将有两三千万斤之多。

当初拓跋部以白鹿城为中转,将从西北麓捕捞的海渔转运往前锋大营,限于运力,大量的渔获在白鹿城堆积如山,随着天气转暖,拓跋部在白鹿城挖掘了好几个巨大的冰窖作为储存。

这样一来,就彻底的解了铁崖部的燃眉之急,大量的渔获可以让铁崖部熬过春荒,让他们在尧山里开垦出足够的粮食、积攒到足够多的牛羊进行繁殖,到了冬季,铁崖部才不会再次有断粮之忧。

铁鲲站在残破的魔猿城城头,看着上下一片忙碌,这时才松了口气,铁崖部的崛起之路,就从今天开始。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七十四章 斩杀银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