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奖赏

第五百四十三章 奖赏

“果然不愧是师北海的女儿。”

叶夫人赞不绝口,这张战报她反反复复看了几遍。

年听风在一旁,堆着笑:“谁说不是,将门虎女,师雪漫颇有其父之风。属下收到战报的时候,也十分惊讶,再三确认之后,才敢禀报。”

“是啊。”叶夫人感慨道:“血灾都多少年过去了,说起来,这还是神之血第一次出现成建制的覆灭吧。”

年听风恭敬道:“都是夫人英明,当时局面何等糜烂,夫人挺身而出,力挽狂澜,救我等于水火之中。”

叶夫人哈地笑出声来,嗔道:“你这家伙,现在马屁功夫倒是见涨了。”

年听风道:“属下由衷之言!别人不知道夫人的难处,属下看在眼里。”

叶夫人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管他们作甚?要么是一群半截身子进棺材的老家伙,要么是一群被酒sè掏空的家伙,再要么就是一群冲动无脑之辈,以为凭借一腔热血就能翻天。不足为虑!”

年听风:“夫人说得是!”

叶夫人手指轻轻弹了弹战报,露出沉吟之sè:“这塔炮你怎么看?”

年听风道:“夫人目光如炬!属下认为,师雪漫之所以能够抗衡并且战胜烈花血部,塔炮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此物的出现,对战争的影响极为深远。在塔炮之前,还没有一种武器,能够让大师以下的元修,能够如此轻易击杀元修大师或者神通血修。烈花血部的副部首陶风,就是直接死于塔炮之下,形神俱灭。”

叶夫人点点头,沉声道:“你继续说。”

“是。”年听风整理了一下思路,他收到战报也没早多少,接着道:“不管是在我们,还是神之血,大师级别强者的数量都决定了战部的实力。大师级别的强者,在战场上作用巨大。然而塔炮却能对他们构成致命的威胁。哪怕塔炮只是针对对方战部的大师级强者,都能极大地克制对方兵团。”

叶夫人沉吟片刻,问:“那我们能不能炼制塔炮?”

年听风道:“属下之前研究过重云之枪的塔炮,在上次的伏击战中,地火塔炮的表现也非常亮眼。属下当时就在想,我们能不能炼制?询问过一些兵器大师之后,得知塔炮的炼制并不困难。主要是吐浆兽喷鼻比较难寻,但也非不可取代。然而问题是,光有塔炮没有用,还需要雪熔岩。雪熔岩炼制之法,只掌握在松间谷手中。许多人试图破解雪熔岩之秘,但是据属下所知,还没有人成功。”

叶夫人闻言,有些惊讶:“松间谷的首领可是那个叫做艾辉的苦力?倒是有几分本事啊,总是能折腾出一些东西。”

年听风道:“他是王守川唯一的学生。”

“难怪!”叶夫人恍然大悟:“名师出高徒,这就难怪了。我以前还是小看他了,不声不响,竟然炼制了此等利器。假以时日,说不定还能做出一番事业。”

年听风没有吭声,垂首肃立一旁,安静地听着。

叶夫人忽然道:“以天心城的名义,嘉奖师雪漫,上次不是奖赏给他们一座镇神峰吗?这次再给赏一座!重云之枪伤亡惨重,急需补充有生力量。给她就地补充人员的权力,另外,重云之枪是我们天外天重要的战部,大师的数量太少了。送她五位大师,我们可以给师雪漫一张大师名单,让她自己挑。大师的人员,听风部提供一部分,其他家提供一部分,挑人的时候注意一下。”

年听风会意道:“属下明白。”

他心中暗自咋舌,这样的大手笔,就算他,只怕也难以拒绝。一座镇神峰,再加五位大师,师雪漫就算知道可能被掺沙子,也难免心动吧。

因为这足以让重云之枪的实力,发生质的变化。

叶夫人看了他一眼,满意道:“告诉选中的人,要听从师部首的命令,不得肆意妄为。当然,如果师雪漫不想要,亦不要勉强。”

“是!”

叶夫人忽然道:“把这份战报,想办法送到新光城。”

年听风心中一凛:“属下明白。”

他恭恭敬敬退出来,发现不知不觉,身上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阳光照在身上,年听风没有感受到半点温度。

“大人!”

门下等候的属下,看到年听风出神的模样,轻声提醒。

年听风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回营地。”

他心中苦笑,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吓成这样。夫人问他塔炮之利的时候,他以为夫人觊觎塔炮,没想夫人却让他把消息传递到新光城。

好一招借刀杀人!

天心城有大师之光,夫人有足够的底气,但是新光城除了人,什么都没有。倘若新光城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雪熔岩的炼制之法。

隔岸观火的夫人,正在等待合适的时候,比如艾辉被杀,松间谷群龙无首。那时夫人只要打着为艾辉报仇,主持公道,有很大可能招揽和收编松间派。

到时候,就是人财两得!

真是好算盘,夫人只不过刚刚拿起战报,就能想出这个办法,真是厉害!

神之血大军营地。

南宫无怜看着冲进营帐的诸将,神情不悦:“谁让你们进来的?”

其中一名将领主动站出来:“宫主恕罪,实在是十万火急!”

本来准备发作的南宫无怜,看到诸将脸上神情惶惶的模样,心中咯噔一下,生出不祥的预感:“出了什么事?”

“宫主,烈花血部覆灭,刑山阵亡!”

南宫无怜一呆:“你说什么?烈花血部覆灭?全灭?”

诸将连忙把战报详细汇报,汇报的声音还带着颤抖。

南宫无怜深吸一口气:“所以这次还是师雪漫?”

“是。”

南宫无怜的怒火骤然爆发,尖声破口大骂:“废物!一群废物!在一个女人手上栽倒两次,废物都比你们强!你们有什么用?告诉本座,你们有什么用?”

所有人低着头,不敢反驳。

南宫无怜骂完,脸sè变得苍白,开始在营帐中走来走去。

神国一直占据着绝对的上风,五行天只能靠北海之墙苟延残喘。在战场上,神国也是拥有着巨大的优势,几乎彻底压制元修。如果不是师北海驻守在北海之墙,五行天早就被他们踏平。整个神国上下,都看不起长老会,认为值得尊敬的,只不过师北海一人而已。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失利,整个神之血,第一次出现成建制的覆灭,这种倒霉事竟然被自己碰到。不用想,南宫无怜就知道陛下听到这个消息,会何等暴怒!

而自己在营地里,绝对难辞其咎!

想到这里,南宫无怜心中更慌了,叶白衣的失利,陛下赏赐天神心。自己捅出这么大的娄子,陛下绝不会轻饶。

眼下必须自救!

不光是南宫无怜,其他将领也是人心惶惶,神之血有史以来最惨重的失败。陛下的怒火,没有人可以承受得起。

“都愣着这干嘛?”南宫无怜脸sè发白:“全部给本座出击!踏平天外天,一定要把师雪漫抓回来,押解献于陛下!要不然我们都得完蛋!”

“可是叶大人未醒转,没有叶大人的指令……”

“当老子的话是放屁吗?”南宫无怜气得七窍生烟:“本座可是丑话说在前头,谁要是要本座在陛下那里丢人,谁全家都别想活了。”

看到诸将脸上依然浮现的犹豫之sè,南宫无怜强忍怒火,深吸一口气:“叶大人醒了本座自然会告诉他。但是各位,再磨磨蹭蹭下去,大家就等着丢掉小命吧。”

诸将对视一眼,都知道到了必须作出抉择的时候。

“叶大人就拜托宫主,我等这就出发!”

说完诸将便匆匆离开。

片刻后,号角声起,人生鼎沸,夹杂着血兽的嘶鸣不绝于耳。

大军出发!

重云之枪的气氛不是太好,看不出半点胜利的喜悦。这次的伤亡实在太惨烈,死亡达到四分之一,战部有一半的元修身上带伤,这还是他们占据了阵地防守之利。

对于重云之枪这样年轻的战部来说,如此惨痛的损失,可谓伤筋动骨。尤其是十三位松间派的老队员的阵亡,对重云之枪的打击非常大。

师雪漫等人脸上看不到半点笑容,松间派都是血灾的幸存者,都是在松间城大家并肩战斗,一起活下来,彼此之间的情谊极为深厚。

沿途遇到不少奔赴战场的战部,看到重云之枪的旗帜,都纷纷让出道路,以示尊重。

大捷的消息已经传开,重云之枪的名气,如今是如日中天,压过天锋兵人,俨然是元修第一战部。

师雪漫劝这些战部暂时不要前进,敌人的报复很快就会到来。

然而没有人听她的劝告。

烈花血部的覆灭和天心城对重云之枪的重赏,都让大家充满憧憬,说不定自己也能够成就奇迹,名扬天下!

血修变得不再是不可战胜。

师雪漫看着这些人离去的背影,无奈摇头。她知道这次他们胜利是多么侥幸,如果没有王小山,如果没有塔炮,如果没有胖子爆发,如果没有天锋赶到……

远处的天空yīn沉沉,她心中一阵不安。

看网友对 第五百四十三章 奖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