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36 该走的走,该留的留

536 该走的走,该留的留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割下李皇帝的脑袋?!

听过这句话后,我立刻明白过来,我舅舅对李皇帝仇深似海,单单杀了他还嫌不够,还要再割了他的脑袋泄愤。我没有丝毫犹豫,握紧我舅舅交给我的钢刀,朝着李皇帝狠狠一刀斩了下去。

我舅舅给我的这柄刀通体发黑、材质特别,握在手里就觉发凉、发寒,感觉和打神棍有点类似,所以我立刻就猜得出来,恐怕这就是传说中的第三把神器,屠魔刀了。

如果我舅舅刚才用这柄刀。恐怕早早地就把李皇帝给收拾了。将李皇帝处理完之后,我舅舅又让我找块布将其包起,虽然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还是照做了。

一代枭雄李皇帝,就这样死在了谷山脚下,连脑袋都被人割了下来。

做完这些事后,我舅舅没有再说话了,而是冷眼看着四周的情况。

谷山脚下,大战仍在继续,四处都是喊杀声和惨嚎声。李皇帝那边的人虽也不少,但是毕竟他们的老大已经死了,所以军心特别的混乱,除了少数一部分人还在奋力厮杀以外,大部分人的士气都特别低落,轻轻松松就被我们的人给击溃了。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我们这一战已经处于必胜的状态,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我感觉我舅舅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面sè也有点发白。所以就劝他到旁边去休息一下,但我舅舅摇头拒绝了我。我知道,虽然我们这一战已经必胜,但他还是想站在这里,来稳固大家的军心。

现场,我们连连告捷,根本不需要我再出手,所以我就一直站在我舅舅的身边。趁着这个机会,我们也聊了聊天,我才知道,我舅舅之前说的那场开春时的终极大战,指的就是今天这场。他早就算准李皇帝和数大家族之间会有一场决战,所以准备从中渔翁得利。

不过中途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因为他被那几个神秘男子给带去见太后娘娘了,当时他还打算把这场决战再往后推迟一下,没想到因为我和冯千月的意外,导致他不得已把计划提前,而且迅速从罗城往这边调兵遣将,还好龙王为他拖延了足够多的时间,才让他能在关键时刻赶到。

说到这事,我舅舅还着重表扬了下我,说我把罗城那帮耳目的名单全找出来,实在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举动,否则这兵调得也不会这么顺利。总之,还好最后一切平安。

听着我舅舅的夸奖,我的心里当然喜滋滋的。不过说到太后娘娘,我也问我舅舅这人到底是什么鬼,以及“懿旨”又是什么东西,接下来是不是要对付她了?

还有,我舅舅以后真的就是“杨皇帝”了吗?

我对这一切都有太多太多的疑惑。

我舅舅只淡淡地看了我一眼,说:“这事以后再说吧,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再多嘴了。

现场的恶战大概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李皇帝那边的人终于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已经彻底土崩瓦解。就算还有几个顽固分子。被我们的人歼灭也是早晚的事。

而天上,也终于下起了雨,绵绵细雨浇灌在这片谷山之上,从那些伤者、亡者身上冲刷下来的鲜血汇聚成一条条细小的河流,朝着低洼流淌,“血流成河”在这里不再是一个夸张的词了。

回想起我刚到省城的时候。觉得李皇帝真是高不可攀、遥不可及,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将他打败,三年,五年,还是十年?

可是如今,才刚刚一年过去。李皇帝的尸体就倒在了我们脚下,他的人也所剩无几了。随着李皇帝那边最后一人倒下,我们这边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大家也逐渐朝着我和我舅舅这边靠拢过来。

我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人,李爱国、花少、乐乐、豺狼,当然还有流星、龙王、赵铁手、王公子等等,大家都安然无恙。众人的脸上没有胜利之后该有的欣喜,只是面sè平静地站在我和我舅舅的身边,俯瞰着脚下众多的尸体和呻吟不止的伤者,就好像这一切都是我们应得的。

细雨还在下着,落在我们的头上、身上,这是今年开春以来的第一场雨,将整个天地都笼罩得雾蒙蒙的。细雨之中,一个人突然艰难地朝着李皇帝的尸体爬来。

是大龙彪。

他浑身是血,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他的双手插在泥里,一步步地爬了过来。

见状,有人举起钢刀,准备上去了结他的性命,但是被我舅舅给阻止了。大龙彪淌在泥水里,一步步地爬过来,最后扑在李皇帝的身上,悲痛地大声哭嚎起来。

哭了好一阵子,他才一头栽倒在李皇帝的身上。死了。

在这场连绵不尽的春雨之中,我们一众人挺身而立,气氛显得有些凝重、悲壮。我舅舅突然看了李爱国一眼,说道:“我还是喜欢你以前染黄头发的样子。”

李爱国笑了起来:“我这回去染了。”

直到这时,罗城的一帮人在围聚在我舅舅身边,齐声高喊了一句:“阎王大哥,欢迎归来!”

这一句话,他们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他们的吼声震天动地,响彻在这片山谷之间。

我舅舅点了点头,抬头望向遥远的山川…;…;

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该清场的清场,该送往医院的就送往医院。一切都井井有条地进行着。我舅舅并没有像过去一样提前离开,而是站在现场看着大家忙碌,我也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王公子率众来到我的身前,向我告别,说他准备走了。

我点点头,说今天谢谢你了。改天咱们一起喝酒。

王公子顿了顿,仔细看着我的脸,笑道:“我还得重新适应你这张脸,说真的,还没以前帅呐。”

和我开过玩笑以后,王公子又转头看向我舅舅。面sè严肃地说:“阎王大哥,你会和李皇帝一样想要一统省城么?如果那样的话,我们恐怕还会走到对立面的!”

我舅舅盯着王公子,但是没有说话。

王公子叹了口气,苦笑道:“我明白了。”

说完这四个字后,王公子便带着王家的人转身而去。

说句实话,我也不知道我舅舅的计划是什么,但如果他真的要做杨皇帝,恐怕一统省城是免不了的,因为这是那个太后娘娘的命令。

一想到接下来可能还要和王家、冯家等等继续拼杀,我的脑袋顿时就有些大。我看了我舅舅一眼,但他现在显然并不太想说话。我只好暂时先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王家的人离开以后,蚊子、老酱他们也都聚在我的身边,一方面恭喜我终于获得最后的胜利,一方面也在研究着我的脸,说得重新适应,而且以后不知道以后该叫我什么了。

我说这个没事。你们继续叫我峰哥就行。

虽然我不止一次地盼望过自己有天能够堂堂正正地做回王巍,但是今天真的成了王巍以后,反而对“王峰”这个名字也有点恋恋不舍了,毕竟也陪了我有一年了,经历了不少的风风雨雨,还是相当有感情的。

众人也都笑了起来,说还是习惯叫我峰哥。

花少、豺狼他们也都围在我的身边说话,我们已经有很久没见面了,所以话题当然是少不了的。不过我告诉他们,我在过年的时候已经悄悄见过他们几个了,他们一帮人顿时气得把我高高举起,说我不够意思。见了面也不和他们说话,还把我架到树根处,玩一种很猥琐的游戏,折腾了我半天才把我放下来。

现场基本清理干净之后,我舅舅便让李爱国他们都回罗城,说罗城现在是一座空城。别被有心的人趁虚而入。

但李爱国他们都不愿意,说我舅舅现在刚经历过一场大战,虽然成功剿灭了李皇帝,也理所应当地接收李皇帝的地盘,但是终究还没培养起来属于自己的势力,如果其他几个家族想对我舅舅不利的话,会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李爱国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今天的事想必很快就能传开,对省城的人来说,李皇帝固然可恨,但是小阎王也不遑多让,而且比李皇帝更加可怕。李皇帝一统省城失败,难保小阎王就不卷土重来。

他们为了自保,很有可能趁着我舅舅势力未起之时,提前把我舅舅消灭。

但我舅舅却冷笑一声,说道:“放心吧,他们不敢!”

短短的七个字,真是把我舅舅的张狂和霸道展示得淋漓尽致。他断定刘德全、冯天道等人绝对没有胆子主动找他。这就是人的名树的影,我舅舅的凶名不是吹得。

虽然我舅舅这么说了,但是大家还是都不情愿,不过最后我舅舅发了火,说现在好歹还有龙王和龙家军,就算有什么危险也能抵挡一阵,让他们不要在这添乱。

就这样,李爱国他们只能不情愿地离开。

接着,我舅舅又转过头来,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着我说:“你,也回去!”

我舅舅赶李爱国他们回去,我还能够理解,罗城确实需要驻守。但,连我也赶回去,我就觉得莫名其妙了,我甚至怀疑省城是不是要有什么危险,所以我舅舅才急于让我回家?

虽然在省城这一年来,我朝思暮想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堂堂正正地回到罗城,继续做我的罗城老大王巍,但是现在,我总隐隐觉得不妙。

而且我和我舅舅刚见面,我还有好多话想和他说,好多嗑想和他唠,就这样走了算怎么回事?所以,我立刻就表达了抗拒,但我舅舅俯下身来,在我耳边讲了几句话后,我的神sè才变得凝重起来,认真地说:“好,我这就回去!”

看网友对 536 该走的走,该留的留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