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37 痛哭流涕的天奴 为·T????的第二枚玉佩加更

537 痛哭流涕的天奴 为·T????的第二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省城这边有我舅舅主持大局,也不需要我再操心什么,我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就准备和李爱国他们一起离开了。离开之前,我向我舅舅举荐了蚊子、老酱、飞刀陈等人,说他如果要在省城发展的话,这几个人将会是非常好的助力。

其实我舅舅用什么人,还轮不到我来插手,不过我还是希望蚊子他们能够得到重用,毕竟跟了我这么久,最后什么都没捞到那多亏啊。虽说他们跟我也不图这个,但我身为大哥也得考虑他们的前程。

我舅舅明白我的意思,说让我放心,他一定会妥善安排,李皇帝留下的产业很多,正是需要大力用人的时候。

解决完这件事后,我便坐了李爱国他们的车,一起回罗城去。

罗城距离省城不算太远,但开车也需要四五个小时,我们几个在车上打牌、聊天、玩闹,这次解决了李皇帝,大家的心情都很放松。回想一年多前,我舅舅刚被李皇帝带走的时候,那是大家最灰暗也最低落的一段时光,现在终于熬过去了,守得云开见月明。虽然大家也都知道。这肯定不是结束,我舅舅那边显然还隐藏着更加重大的事,将来同样不会轻松。

不过这短暂的欢娱,大家还是愿意享受下的。

到罗城的时候,天sè已经很黑了,大家想开庆功宴,叫我一起去吃个饭,但是被我婉拒了。他们以为我要去见孙静怡和李娇娇,说我重sè轻友。我说不是,我刚回来,还是先去见见我妈,喝酒的事等明天再说。

我把我妈搬出来了,他们肯定没有办法,准备派个兄弟开车送我,我说不用,我自己开车回去就行。

我和他们要了辆车,又把我从省城带来的东西小心翼翼放好,接着便开了车子往镇上赶。镇上就更近了,半个小时就到,尤其是我归心似箭,把车开得飞快,二十分钟就驶入了我们镇子。

说来也巧,虽然我一心想见我妈,没有想着去见李娇娇和孙静怡,但是路过李娇娇她们家小区门口的时候,我还正好看见李娇娇正一个人往里走着。既然看见了,我就不能视若无睹,于是立刻把车子往路边一靠,下车冲着李娇娇的背影就喊了一声。

听到我的声音,李娇娇迅速回过头来,夜sè下的她,看上去依旧美丽,只不过穿着相较以前朴素很多,看上去不是那么的妖娆了,不过却添了几分成熟的味道。

李娇娇看到我的瞬间,先是呆了一下,接着才飞一般地朝我扑了过来。

“王巍!”

李娇娇激动地大叫着,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哦不。这个比喻太粗俗了,像一只脱笼的鸟儿,根本不顾自己的形象,迅速奔到我的身前,猛地就扑进了我的怀中。

我也顺势将她抱住,甚至还抱着她转了两个圈儿。

李娇娇很激动,我也很高兴,直到我将她放下来,李娇娇才兴奋地说:“王巍,你怎么回来了?”

我刚准备答话,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愤怒的大叫,接着便有噔噔噔的脚步声传来。我回头一看,是一个挺高、也挺帅的小伙子,正是和李娇娇订了婚的程力。

上次过年回来,我借卷毛男的手把他打了个半死,现在看来伤是好了,跑起来也非常地快。看到程力,李娇娇的脸sè顿时变了,立刻就推我的胳膊,说王巍,快走!

上次我以火曜使者的身份回来,把程力和他爸都收拾得够呛,这事李娇娇也是知道的。不过我现在是王巍,李娇娇以为我是偷偷跑回来的,怕我的身份泄露遭遇不测,所以才想推我离开。

但是已经迟了。程力已经奔到我俩身边。程力红着张脸,先看看我,又看看李娇娇,面带愤怒地说:“娇娇,我说你怎么不让我送你回来,原来是和王巍偷偷在这约会!你实在太过分了,你连手都不让我拉,见了他却又搂又抱,你可是我的未婚妻,怎么能这么不守妇道!”

听这意思,两人之前应该是在一起的,程力想送李娇娇回来,但是李娇娇不肯。程力也不知打得什么心思,就在后面悄悄跟踪李娇娇,结果恰好撞上我俩拥抱的场面。

所以程力愤怒了、发火了。

不过他发不发火,我一点都不在乎,反正他最后四个字一出来,我便立刻扬起手掌,狠狠在程力脸上甩了一巴掌。

啪!

声音无比清脆,周围的几个声控的路灯都亮了。

这一巴掌抽下去,直接把程力的半张脸都抽肿了。程力也完全懵了,捂着自己的脸,呆呆地看着我,隔了半晌才说:“你,你敢打我!王巍,你失踪好几个月,知不知道李皇帝一直在找你?前段时间他还派了一个火曜使者过来调查你的去向,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置你于死地?”

我这一巴掌,不光把程力抽懵了,旁边的李娇娇也吓傻了。还不知道什么情况的她,也担心李皇帝会找我的麻烦,赶紧推着我的胳膊,让我快走。

但程力不让我走,抓着我另外一边胳膊大叫:“你今天哪都不能去…;…;”

我直接狠狠一脚把他踢开,说去你妈的,老子去哪用你管呢?

我这一脚直接把他踹得翻了俩跟头。但实话实说,我已经非常手下留情了,如果我使出自己全部的实力,这家伙不死也残。但程力被我踢飞以后,仍旧不依不饶,他知道打不过我,索性不站起来了,而是坐在地上骂我,各种污言秽语不绝于耳,还说他是李皇帝的亲戚,我竟然敢这么打他,就等死吧之类的话。

我也是个脾气不好的人,哪能容忍得了别人这么骂我,当场又要再上去抽他。上次我以火曜使者的身份不方便动手,现在做回王巍,可算是方便了。我撸起袖子。准备将他暴揍一顿,但李娇娇一直拉着不让,劝我赶紧离开这里。

这种时候,我也没法跟李娇娇解释那么多,只能先把她给甩开,然后迅速冲到程力身边,抬腿就要踢他。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又传来一声大叫:“你给我住手!”

我一回头,只见一个穿着时尚的中年女人匆匆奔来,原来是李娇娇的妈妈来了。

一看到李娇娇她妈,我就头大不已,我实在不愿意跟这个女人发生纠缠,所以立刻调头就准备走。结果李娇娇她妈反应还挺快的。猛地上来就抓住了我的胳膊,怒气冲冲地说:“你打了人还想跑?没门!”

接着又冲程力大喊:“孩子,快叫你爸!”

程力匆匆忙忙地就拿手机,一边找号一边大叫:“阿姨,你一定要拦住他,不要让他跑了!我不用叫我爸,我叫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就能收拾他!”

李娇娇她妈说:“好好好,你快打电话,不管是叫谁来!”

程力叫谁,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就是不想和李娇娇她妈纠缠。李娇娇也跑过来劝她妈放手,但是李妈妈死死抓着我的胳膊。冲着她闺女说:“我绝不能让他耽误了你,这次说什么都不能放过他!”

李娇娇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妈,你就让他走吧…;…;”

但坦白说,李娇娇她妈想困住我简直痴人说梦,我要不是怕伤着她,早就一脚把她给踢飞了。我猛地一抽胳膊,李娇娇她妈根本就抓不住,反而被我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看了李娇娇一眼,说我走了,随后再来找你!

说完以后,我便迅速朝我车子走去,李娇娇她妈还想再上来抓我,但我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她就站着不敢动了,但还是哆哆嗦嗦地说:“我,我警告你,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的女儿,程力他爸现在的势力非常大,你们的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我冷哼一声,根本就懒得搭理她,直接坐上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现在李皇帝的死讯还没传开,起码程力和他爸是不知道的,以为自己还受着李皇帝的庇护,接下来我肯定不会放过他们。不过现在,我还是先见我妈要紧,还有东西要交给我妈。

正往我家的方向开着,我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我也没看是谁,直接就接了起来,里面传来一个哆哆嗦嗦的声音:“是,是火曜使者吗?我有王巍的消息了!”

我一听这声音,卧槽,这不程力吗?!

我现在拿的这手机,还是我在省城用的,之前来罗城的时候,程力和他爸为了方便接待我,都记了我的电话。怪不得程力刚才说不需要叫他爸,叫另外一个人就能收拾我,原来找的是火曜使者。

确实,能收拾王巍的,火曜使者是最佳的人选了。

当时差点把我给乐坏了,我正准备在手机里把程力大骂一顿,但是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一个更好玩的主意,便立刻变回了王峰的声音,说:“哦?王巍在哪?”

程力立刻把刚才的事和我讲了一遍,但他并没有实话实说,也没提我扇他一巴掌和踢他一脚的事,只说看到我和他的未婚妻在一起了。还说他提了火曜使者和李皇帝的名字,结果我完全不惧,还大言不惭地说火曜使者和李皇帝算个鸟毛,尽管让他们来吧之类的。

总之,程力在电话里把我描述得非常嚣张。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试图勾起火曜使者的怒火,好让火曜使者能够赶快过来收拾我。

而我听完之后,也故意大怒地说:“好,这回你可立功了,你和你爸一定要看住他,可别让他跑了!”

程力立刻说好,又说王巍应该是回家了,问我什么时候能来?

我说我现在就出发,坐飞机非常快,你要把他看好。

程力激动起来,说会等着我的,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我也挂了电话,乐呵呵地往家赶去。

到家门口,我把车子停下,又把东西拿好,下车推门入院。虽然前段时间我才刚刚来过,但是现在再度回家依旧激动不已,穿过院子,又推开屋门,我妈就在沙发上坐着,显然正在等我。

罗城今天全军出动前往省城,这事我妈肯定是知道的,所以猜到我会回来。再度看到我妈,我又激动起来,猛地往地上一跪,说妈。我回来了!

其实我以前并没有给我妈下跪的习惯,谁家过日子也不是整天给妈下跪的,但是自从知道我妈的身份不凡,以及看到她做事时的种种手段之后,我看到她总有一种又敬又畏的感觉,忍不住就像给她跪下,好像我妈就该高高在上。

而我妈竟然也一点都不觉得别扭,好像我给她下跪也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而且符合规矩。我妈慢悠悠地站起来,走到我的身前将我扶起,轻轻说了一句:“嗯,你辛苦了!”

今天这一天下来,当真是惊心动魄。我妈也不问我情况怎么样,只是说我一句辛苦,好像知道我一定会平安归来似的。

接着,我妈又问:“小阎王呢?”

我妈说到我舅舅,也不说是“你舅舅”,而是直接称呼他的外号,显然还没有原谅他。

我说我舅舅还在省城处理事情。

我妈听后,面sè有点不悦,说:“他没交代你什么吗?”

我说有。

说完以后,我便把省城带来的东西交给我妈。

那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包袱。

我妈把包袱解开,里面便露出李皇帝的人头,李皇帝仍旧大睁着眼,再加上他的白发白须。看上去无比渗人。

我在外头混得久了,手上也沾了不少人命,所以看到这样的景象还无所谓。但我妈整日呆在家里,看着就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农家妇女,我还挺担心她接受不了这样的情景,结果她的脸sè竟然比我还要淡然,看着李皇帝的人头,点点头说:“不错,还算小阎王有点良心。”

是的,我舅舅让我回来,就是让我送人头来的。

至于原因,我也能够想到,二十多年前被李皇帝杀死的我姥姥和我姥爷,虽然不是亲的,但我舅舅也说了,不是双亲、胜似双亲。这句话不仅适用于我舅舅,显然也适用于我妈,否则我妈不会二十多年如一日的祭奠两位老人,而且直到现在也没原谅我的舅舅。

把人头拿回来,显然就是要祭奠那两位老人在天之灵的。

等了二十多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我妈站起身来,冲着空荡荡的屋子说了一句:“天奴,大仇报了,你出来吧。”

我愣了一下,猛地回神。

现在的我,反应速度也算快了。所以立刻看到一个影子从厨房走出,正是高达两米、形似关公的天奴。

原来天奴是住在我家厨房的?

但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厨房到底哪有有空间能容下这么一个大个子,总不能藏在灶火里吧,他又不是灶王爷?

天奴一走出来,就看到了地上李皇帝的人头。

这个犹如泰山一般的大汉,眼眶竟然一下就红了,手脚也变得哆嗦起来,仰天叫道:“死了,他终于死了!”

李皇帝的死,竟然能让天奴这么激动,我好像隐隐猜到了点什么。

而我妈一声不响地走到衣柜前面,将木质的柜门打开。露出里面的灵位来,供奉着的正是那对老人。我妈熟练地点火、上香,天奴也把李皇帝的人头送了过去,放在两位老人的灵前。

我妈退到一边,天奴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顿时泪流满面、嚎哭不止。

“爸、妈,李皇帝终于死了,你们在地下可以安息了…;…;”

果然,这对老人其实是天奴的父母。

二十多年前,李皇帝将他们当作我舅舅的父母抓了起来…;…;

当年的事我虽然没有经历,但是通过陈队长的讲述,那出惨剧一直存活在我的脑海,由此也可以想像天奴会有多么绝望!

天奴跪在地上不停地哭着,这个天塌下来仿佛都压不垮的汉子,现在哭得像个孩子。天奴哭了许久,我妈才走过去蹲在他的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抚慰,说:“天奴,对不住,当年要不是我和雨哥带你到帝城去,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一切都是小阎王酿成的,他以为他把李皇帝的人头送回来就没事了?他人躲在省城不敢回来,但我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

我妈说得雨哥当然就是我爸,我妈说得这件事情,我以前也听我妈说起过,当年我舅舅攻进省城的时候。我爸和我妈以及天奴都不在家,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惨剧。

这么多年来,我妈一直都没有原谅我舅舅,甚至比恨李皇帝还要恨他。

但天奴跪在地上冲着我妈摇头,说道:“小姐,我并没有怪罪小阎王,我知道他当年也尽力了…;…;而且当年,他也是为了您和雨哥能够复出,才组织自己的势力杀入省城的啊!虽然最后失败了,可他一片诚心可昭日月…;…;”

不等天奴说完,我妈便打断了他,恨恨说道:“我有让他管我和雨哥的事了吗,一切都是他自作主张、多管闲事!他明明没有那个能力。却不知天高地厚,酿成后来的苦果也是活该,自作自受!当年他就该死的!”

说到这里,我妈又叹了口气:“就是苦了常叔和许姨,死得真是冤枉,让你这些年来也日日生活在痛苦之中…;…;”

常叔和许姨,显然就是天奴的父母。

但是天奴依旧摇头,哽咽地说:“小姐,这些年来,我相信小阎王心里的苦不比我差!他坐了二十年牢,同样日日生活在折磨之中!小姐,我真的从来没怪过他,也没怪过您和雨哥!而且,小阎王也为我报了仇,把李皇帝的人头都送来了,我不痛苦了,真的,我很开心,很痛快…;…;您就别再怪罪小阎王了!”

天奴一边哭,一边朝着我妈的方向磕头。

我妈的眼泪也掉下来,抚着天奴的肩,说好,我不怪他了…;…;

“小姐…;…;”

天奴再次一头磕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我妈也拍着他的头,默默流着眼泪。

坦白说,并不是我绝情,因为我没经历过当年的事,对灵堂里供奉着的那两位老人并没什么感情。但是现在,看到天奴和我妈哭成一团,我的心里也很不好受,有种想哭的感觉。

过了许久,我妈和天奴才止住了哭声,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接着,我妈又让我过去上香、磕头。

我便走过去,老老实实地做完祭奠的一切流程。

等我站起身来,我妈便让我进屋子里,显然有话要继续和天奴说。我听话得进了自己卧室,结果一推门差点没激动地跳起来,孙静怡竟然坐在我的书桌上正在看书。

上次回来。孙静怡就在我卧室藏着,这次回来竟然还在。我无语了,真的无语了,心里面充满了激动,孙静怡这是住在我家了吗?

孙静怡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抬起头来笑眯眯说:“阿姨说你今晚会回来,所以让我在这等你…;…;”

这一刻,我又想给我妈跪下了,果然知子莫若母啊,我妈实在是太了解我了,提前就给我把媳妇准备好了,我激动地朝着孙静怡扑过去,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阿姨说了,这段时间你的功课落下很多,所以让我来给你补补课。”孙静怡继续说道。

我顿时就站住了脚步,浑身的激动也仿佛被一盆凉水从头浇到了脚。

我苦着脸,说姐,我刚回来,还不想学习,只想和你温存一下。

孙静怡想了一下,便站起来冲着门外说道:“阿姨,王巍说他不想…;…;”

我立刻冲过去捂住孙静怡的嘴巴,求着饶说:“姐,我错了,我们现在就学习,我特别爱学习,一天不学习就浑身难受,谁阻止我学习我就打断他腿!”

而我妈在外面已经洞悉一切,淡淡说道:“让他好好学习,他要敢对你动手动脚的,我进去打断他的腿。”

我赶紧把孙静怡的嘴放开了。

孙静怡轻轻笑了一下,拉着我坐下来,将桌上的书本摊开,问我哪里的知识掌握得还不够牢固?

我说自从上次期末考试完后,我又有段时间没上课了,就是之前的功课,也是一知半解。

孙静怡做出一脸无奈的样子:“这可不行啊,马上就要高考了,你要是还想和我进同一所大学,就得加把劲了。”

没错,考上同一所大学,确实是我和孙静怡当年有过的约定。一转眼,竟然就已经高三了,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仔细想想实在太可怕了。

我也有点紧张起来,说好,我们赶紧复习吧!

我把书本摊开,刚要进入状态,就听外面的屋门有人叩响。

这么晚了,是谁来了?

耳听着我妈打开门后,王大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嫂子,程大力和他儿子,还有李娇娇她妈来了,在您家外面鬼鬼祟祟的,也不知想干点什么!”

看网友对 537 痛哭流涕的天奴 为·T????的第二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